“上海好声音”:要政策、要钱

Chinambn  | 新闻晨报 |  2014-08-21 17: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还要打开胸怀,重要的不是钱,重要的是有更好的扶植政策,艺人其实跟牧民一样,是追逐水和草而生的。”

小编:上海好声音去哪儿了?除了与音乐产业大环境的颓势有关系外,重要的是,上海对音乐产业的扶持力度,你的钱在哪儿?

 

上海曾造就无数流行歌曲和歌手,但近年来却难寻踪迹。徜徉衡山路上,酒吧内大都是来自国外的驻唱歌手,被传唱近90年的《玫瑰玫瑰我爱你》还在耳际……

2014年,由上海培养,并签约上海环球天韵唱片公司的霍尊在一档由上海打造的电视节目《中国好歌曲》中脱颖而出,并将自己的原创《卷珠帘》透过央视推向全国。他的出现让上海这座曾经的流行音乐高地再次看到了希望,同时本土音乐人才“墙里开花墙外香”这一现象也再次被高度重视。

  上海好歌手去哪儿了?为什么音乐人才鲜有“海漂”现象?上海新汇文化娱乐集团副总裁、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会长臧彦彬感慨地说:“我们还要打开胸怀,重要的不是钱,重要的是有更好的扶植政策,以及在这块土壤上给他们一席之地。艺人其实跟牧民一样,是追逐水和草而生的。”

中国好歌曲衍生上海式造星

通道畅人才渐海漂“海漂”成为话题,上海的原创音乐力量到底突破口在哪里?除了坚持扶持原创20年的东方风云榜,《中国好歌曲》的成功,让人看到了音乐造星的新模式,新汇音乐基地能汇聚全球音乐资源,也是一种上海音乐产业的新玩法,这些玩法让原创人才产生了“海漂”冲动,也让人对上海的原创音乐力量、原创人才有了巨大的期待。

音乐产业基地:

签了20支“北漂”归来乐队

  ——“光有闪光点还不够,我们还要打开胸怀,重要的不是钱,因为很多人愿意投钱,重要的是有更好的扶持政策。

  国家音乐产业基地2009年授牌,是全国第一家授牌的音乐产业基地,曾经靠新汇集团投入5000万元全资。目前,入驻企业26家,入驻率100%,七八十家海外和北京的制作公司想进来,美国独立唱片协会旗下六十家也想入驻。

  臧彦彬说:”基地主要是积累全国音乐人才,积累人脉资源并拥有20万首曲库。除此之外,我们积累很多海外资源。很多音乐人羡慕上海,他们觉得上海的地理位置太好了,中西方文化在此融合交流,上海对海外文化并不排斥,国际性艺人进来感觉很舒心。一谈到中国市场,国际性艺人会首选上海,上海打造着东西方结合的音乐新天地,我们开国际论坛,大家也都是围着上海转,这就是上海的优势。“目前全国三大音乐节草莓、迷笛和爵士音乐节都看重上海的市场,但它们全是北京做的,臧彦彬一直希望迷笛移到上海,”他们在上海看到市场,但认为上海原创力度不够,北京在原创方面会更强。我建议他们把华东总部放到上海。但当被问到上海有什么政策时,我真说不出。“臧彦彬说,现在是上海重拾流行音乐辉煌最好的时候,”去年年底就开始发生变化,很多大型节目不见了,央视的综艺弱化,地方电视台的节目在崛起,上海一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目前,上海陆续有一些人才回流,新汇签约了20支地下乐队,很多都是”北漂“回来的上海人。海外音乐人也越来越多,我们现在和瑞士美国交流越来越多,他们都是独立的小的音乐室,很多流行音乐人做自己的音乐室,北京的压力大,他们希望能有轻松一点的环境。”

  除了环境轻松了,很多本地改行的音乐人也在蠢蠢欲动。臧彦彬说:“本地艺人林宝以前的公司改行做保安公司了,老板说没办法,要生存,他们现在蠢蠢欲动想要回文化行业,现在各省市对文化发展很重视,很多曾经的业内人也因此看到希望。我相信未来五年上海流行音乐这块土壤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看到上海未来的闪光点,但只有这些还不够,我们还要打开胸怀,重要的不是钱,因为很多人愿意投钱,重要的是有更好的扶持政策,在这块土壤上能给他们一席之地。”

  [造星模式]

  植根上海 打造华语娱乐第一门户

灿星制作:“上海式造星”开始了

  ——通过“好歌曲”这么一档极度放大选手创作天赋的节目,让选手的创作才能为世人所知,同时集合了全国最好的伯乐,让人才找到知音,让观众能够信服。

  《中国好歌曲》让人记住了两个上海人,一个是正以火箭速度蹿升的本土音乐新贵霍尊;另一个是同样少年成名,却依然在他乡漂泊闯荡的孙嫣然。虽然在不同的城市追寻着自己的音乐梦想,但他们共同的认识是,如果不是有“好歌曲”这么一个展现他们创作能力的平台,或许他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为人熟知。而这两人背后共同的推手——上海本土制作团队灿星也正在进行“上海式造星”,为上海歌手“回流”提供了一条通道。

霍尊:创作力维持热度

  虽然父亲是歌手火风,但霍尊却是个在上海长大的男小囡。他自己开玩笑说:“我身上南北结合的特点挺少的,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是个性格比较豪爽的人。”

  霍尊从小是在原卢湾区的老弄堂里长大的。他说,一个人的创作风格,往往取决于他从小到大所听音乐的取向。而上海的氛围,让霍尊从小就能听到各种流派、各个国家的音乐门类,这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之后的创作风格,包括他在演唱上使用的“岛式唱腔”,也是从小听山口百惠、五轮真弓、香川里美这些日本歌手时受到的影响。

  参加“好歌曲”后以火箭式的速度直通春晚,一夜爆红的霍尊说,他不会像大多数音乐人一样到北京去发展,“大家都知道北京的大环境很好,机会是最多的,但我还是倾向于在本土做好,再说从小呆在上海也习惯了。而且北京的竞争太激烈,上海的氛围会比较轻松一点”。

  霍尊称因为有了《中国好歌曲》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平台,才有了他现在的知名度。之前,霍尊也参加过不少电视音乐节目,也演唱过《卷珠帘》,却一直没能得到太多的关注。在他看来,“好歌曲”放大了他在创作上的才能。他说,原创永远是最有力量、最新鲜的,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创作能力维持自己的热度。

孙嫣然:希望回故乡上海

  创作型歌手孙嫣然也有类似的经历。父亲是搞艺术出身,顺理成章就将女儿往这条路上培养。初中毕业后,父亲让她脱离了应试教育体系,专心走音乐道路。

  在父亲每天两首歌的“逼迫”下,孙嫣然在那段时间写下了近400首歌曲,多的时候甚至一整晚能写出12首。正是在这种音乐教育下,她17岁就和EMI维京唱片签了唱片约,18岁发了第一张专辑,可谓少年成名。

  但随着唱片业的衰落,维京唱片退守台湾地区,孙嫣然非常努力做的一张专辑石沉大海。陷入沮丧的她为此和父亲发生了矛盾,倔强的她因此叛逆出走,只身跑到北京。

  远离家乡的孙嫣然依然唱歌写歌,但发展却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参加了《中国好歌曲》,她的名字才再度被大家提起。

  对比两个城市的音乐氛围,孙嫣然说,尽管北京的音乐圈子更有包容性,更能够找到机会,但她心里还是想回到上海。就像那首《漂流瓶》想要表达的一样,漂流瓶在海上漂,等有一天有个人能够真正懂她,那就回到自己的故乡。

灿星:深耕上海人才资源

  不管是霍尊还是孙嫣然,这两个人若是放到一般的选秀节目当中,很可能会迅速被淹没掉。值得关注的是,在一阵阵“上海留不住音乐人才,好的音乐人都北漂去了”的哀叹声中,让这两个来自上海的创作天才浮出水面的,恰恰是一档由上海本土力量灿星制作推出的节目——《中国好歌曲》。从“好声音”再到“好歌曲”,灿星制作用上海人特有的精耕细作以及价值坚守,为上海乃至全国的音乐圈寻找着最核心的原创力量。

  “如今的时代,一个音乐人才的横空出世除了自我努力,还要依靠平台和机制,而灿星就提供了这么一种造星模型。”灿星制作宣传总监陆伟告诉记者,霍尊在《中国好歌曲》上的成功,说明了灿星这种造星模式的独有之处,一是凭借制作能力赢得了央视平台,二是通过“好歌曲”这么一档极度放大选手创作天赋的节目,让选手的创作才能为世人所知,三则是集合了全国最好的伯乐,让人才找到知音,让观众能够信服。

  而灿星的这种造星模式,从血液里都渗透着“上海”这一关键词。据陆伟介绍,首先,灿星的核心价值观中,一直有着一股上海人特有的气质和坚持,比如价值观非常统一,像灿星所有的节目,都强调展现当代中国人的梦想,最关键的是,在近年来文化人才不断外流的情况下,灿星却坚持深耕上海的资源和人才。

  陆伟表示,凭借连续两年出品的优质节目《中国好声音》,灿星赢得了央视的青睐,目前同时有两档节目《出彩中国人》、《中国好歌曲》在央视播出,而这两档节目的制作全是在上海完成,灿星是通过自己在原创制作上的能力赢得了央视的信任,而灿星将制作中心放在上海,有着更长远的规划。陆伟透露,随着“好声音”、“好歌曲”等一系列节目的成功,在灿星未来规划中,正是希望将上海打造成华语娱乐的第一门户,而目前因为灿星的集聚效应,已经有大量电视人才以及歌手、原创人才向上海聚集。

  目前可见的是,越来越多的国际顶尖音乐机构和人才都向灿星抛来了合作的绣球。而随着以灿星为代表的制作公司影响力日渐提高,除了让人看到了“上海制作”在文化创意产业上的新动力和趋势,也让人期待其对各种人才产生的向心力。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他们“去哪儿了” 20年难觅“上海好声音”之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