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音乐人不用在选秀中承担过多使命,但不能在变革中缺席

黄启哲  | 文汇报 |  2015-01-22 10:02 点击:
【字体: 】   评论(

作为综艺节目,我们没理由要求《我是歌手》承担过多的音乐使命,但这些主流音乐人,不要让国人的耳朵被欧美音乐霸占,也不要被地下音乐、独立音乐抢先,而在这场缓慢而艰难的音乐变革中缺席。

《我是歌手》自元旦开播以来,已经推出三期,收视率在同时段节目中稳居第一,话题热度也是持续不退,可是一路看下来,“无聊”成了观众感概的“高频词”。
  选曲上,《找自己》《往事随风》《生夏如花》《至少还有你》,每一首都是年代金曲。歌手表现上,飙高音的还是飙高音,酒吧腔的依旧酒吧腔,唱粤语的一如既往地拿Beyond说事儿。只剩下改编,尚且用藏腔、西塔琴、阿卡贝拉提供一些“点缀”,只是这些手段和元素,在前两季节目中,观众们也见识过,不稀奇。
  “无聊”,是观众的审美疲劳,更是歌手们在比赛中的功利心使然。是比赛,就有得失心;有得失,就难免迎合。什么样的歌曲能发挥自身优势,什么样的主题能引发观众共鸣,什么样的技巧能体现实力,为了避免淘汰,歌手们自然趋之若鹜。
  这就苦了一些“走心”的歌手。新加坡歌后陈洁仪被淘汰时,总导演洪涛直言她才是自己心中的第一名,“音乐不应该拿来比赛,但是有比赛的时候,观众才会关注音乐。如果说残酷换来的是大家对音乐的重视,每一个人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那么,《我是歌手》里的音乐是什么?
  还记得第一季尚雯婕的选曲改编,电子、哥特、摇滚、爵士、香颂,杂糅一气,不谈水准,难得的是让电视观众见识了一把音乐风格。第二季韩磊也串了一首《味道》,北方音乐人会用的旋律走向,把一首痛彻心扉的港台情歌改出了千帆过尽的沧桑姿态。
  它也曾是一档让音乐人感到自豪的节目,在偶像领跑的流行乐坛,实力唱将找到了自己的舞台,所以会吸引韩红、孙楠这样已有乐坛地位的歌手“找自己”,所以满文军、陈洁仪们不甘寂寞,一回合淘汰,也值了。而透过节目,更多幕后乐手、乐评人的名字出现在荧屏上,电视节目再不搞假唱那一套了。
  可是到了第三季,编曲尚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已看不到歌手的突破,在选歌上,再不见流行音乐史上的遗珠,重复的不过是比赛专用,KTV排行榜金曲。《我是歌手》变成了《中国好声音》的歌手版。
  一个综艺节目的后继乏力,说到底是整个华语乐坛的悲哀——唱功这项歌手的基本素养,却变成了重新走回大众视野的不二法门。
  而“回炉成功”的那些歌手们,面临的,依旧是选秀结束后新人们的尴尬。黄绮珊,中年熬出头,除了更多的商演机会,再没有震撼人心的作品问世。90后小唱将邓紫棋,名声大噪后绯闻缠身,大家流连的,不过一首《泡沫》。
  让大众关注音乐,终究沦为了消费一个人、一首歌、一个节目的借口。
  而成就的,依旧还是收视率、曝光度、演出费。
  如果我们的歌手,玩的还是选秀新人的那一套,保持着不假唱一条原则便能理直气壮、固步自封,就永远不要抱怨我们的听众热捧《爱情买卖》,广场舞的伴奏只有《小苹果》,白领精英也为了《我的滑板鞋》热泪盈眶。在网络音乐人不断贡献流水线产品,神曲满天飞的时候,我们的专业歌手、音乐人却拿不出与之相抗衡的原创作品,令人遗憾。
  网络固然破坏了产业生态,降低了专业门槛,让低俗和粗糙有了生存的缝隙。但同时,也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有了选择,就有比较。唱功高下会有辨识,音乐水准也不在话下。就好像作为“踢馆”歌手失败的李荣浩,唱功在其他六个人面前显然是捉襟见肘,但他的音乐却为自己赢下了第五名的成绩,与其说是观众不懂唱功,不妨说是被他的原创作品所打动。所以,歌手们不必为了陈洁仪的离开而埋怨观众不懂唱功,倒是要看到李荣浩的出现标志着大众对音乐品质的需求。
  作为综艺节目,我们没理由要求《我是歌手》承担过多的音乐使命,但我真心希望,节目中这些配备顶尖乐手、手拿一流麦克风、出入专业录音棚、砸下重金包装的主流音乐人,不要让国人的耳朵被欧美音乐霸占,也不要被地下音乐、独立音乐抢先,而在这场缓慢而艰难的音乐变革中缺席。
  归根结底,关于好音乐的定义,综艺节目可以忽略,而音乐人不行。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主流音乐人不能在变革中缺席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我是歌手》, 孙楠, 韩红, 《味道》, 《泡沫》, 李荣浩,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