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是歌手》比《中国好歌曲》争议大?

卢谦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1-15 14:25 点击:
【字体: 】   评论(

1月2日,湖南卫视第三季《我是歌手》开播,与前两季收获“很多赞”不同,这一季自开播以来,就不得不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


1月2日,湖南卫视第三季《我是歌手》开播,与前两季收获“很多赞”不同,这一季自开播以来,就不得不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

先是《我是歌手3》侵权使用了造字工房5款字体,节目制作方需要支付15万元的使用费;其次是关于新加坡国宝级歌手陈洁仪被淘汰,引来观众爱飚高音的质疑,媒体人孟静写了一篇文章《为何不喜欢我是歌手》,广为传播;然后歌手何韵诗发表专栏,炮轰《我是歌手》的“反智”。

当质疑者谈论《我是歌手》给音乐产业带来的破坏性,拥护者说“太抬高它了,这是一档娱乐节目,不是音乐节目”。你定义它是一档娱乐节目,它的基础产品却是“音乐”,各种“高大上”的设计是为了“回归音乐”,消费的大都是老歌和老歌手。

同样是音乐选秀、综艺节目,《中国好歌曲》面对的压力就低得多。

质疑一、《我是歌手》哗众取宠,影响乐坛“多元化”发展

综艺节目收视率排行榜显示,2015年1月2日《我是歌手》第三季首播成绩超越前两季,全国测量仪收视率1.7,收视份额10.17%, 同时段第一,份额超第一季首播67.5%。但《奔跑吧兄弟》和《我是歌手》并不是同时段节目,仅对比收视率的话,当日几档热门综艺节目全国网收视率排名如下:第一名:奔跑吧兄弟;第二名:我是歌手,第三名:中国好歌曲(收视接近1.25)第四名:最强大脑(收视破1)。而在1月9日的排行榜上,《我是歌手3》的收视率排在第三,排在前面的是《奔跑吧,兄弟》和《跑男来了》,而竞争对手《中国好歌曲》则排到了第七。

《我是歌手》只是一档娱乐节目而已,“争议”即眼球,毫无疑问这一季的《我是歌手》已经赢了!由于《我是歌手》的影响力,质疑点主要集中在《我是歌手》是否用“小圈子评审”主宰乐坛大走向,影响到多元化音乐的生存,它凭什么主宰乐坛走向?

何韵诗写道:“这群小圈子观众评审团变相主宰着两岸三地乐坛的大走向,让那本来已经狭窄得可怜的音乐空间变得更单一无味,歌手放弃自己擅长的风格去迎合,长此下去,一切只会倒退再倒退。”

其实,作为一档娱乐节目,把它推到如此高的地位,赋予它那么多责任很牵强。《我是歌手》作为一档以“音乐”为基础的娱乐节目,定位就是以“音乐”博“收视”。电视节目当然要围绕“收视率”转了,满足了看官们的需求,背后才有钱来,才能在市场上生存下去,它并不负有“引领”音乐艺术的责任。它的责任很简单,就是办好内容,向观众有所交代。

质疑二、观众是节目组花多少钱雇来的?

“这是真正的权威吗?它是专家吗?”这个问题的宝贵之处,在于评价权威可信度的时候有用。《我是歌手》现场大众评审的恶搞表情图已经传遍朋友圈,标题戏称“发挥最稳定的果然还是观众们的演技”。

音乐历史学家罗伯特.萨宾曾在一本书里写道:“到了1830年,捧场制度达到全盛时期,各家机构白天收钱,晚上鼓掌……”

当年歌剧界的捧场客行业渐渐分化出专业细分——譬如下令一声就哭的“专业观众”,用高音在观众里狂喊“再来一个”的“喝彩人”,和当代选秀节目、娱乐节目相似的地方就是,“假”得一目了然。不过那时候的交易从不背着人进行。西奥迪尼《影响力》一书提到,100年后,伦敦的观众还能从媒体上看到歌剧界刊登的“付费捧场的费率”,这份广告单提到寻常掌声至少10里拉报酬,要是狂热的叫好喝彩,则价格面议。

这种来自歌剧界的付费鼓掌制度倒也颇有历史渊源,愈演愈烈,在今天的中国也没什么大不了,职业观众的存在早已心照不宣。

总导演洪涛在微博上坚决否认道:“#我是歌手#观众沉醉音乐的动图在网上疯转。我们珍惜音乐带来的魔力,任性实放了两季;某些媒体誓死不信,一直任性质疑。我们有条剪辑铁规,所有镜头必须是真实同步的即时反应。谢谢每个真情流露的观众,真诚可以怀疑,但不可以被讥讽、嘲笑!感谢每位歌手、艺术家,你们造就了中国电视前所未有的观众!”

这种争论是一个死局,节目组即使存在“付费观众”,也坚决不可能承认。即使事实上这些人都不是“付费”来的观众,是经过严格筛选而来的,也不可能通过在微博上说几句话众人就相信了,毕竟外界并不了解这些现场的专业观众是怎么筛选来的。对现场500位大众评审专业性的质疑是一个问题,如果不希望“落人口舌”,有“操纵”之嫌疑,确实非常值得湖南卫视考虑明年改进设计。

“回归音乐”是工具,还是目的?

音乐选秀节目已经走过了10年,选手们都在“讲故事”、“比惨”,但是《我是歌手》和《中国好声音》的“回归音乐”确实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乐评人、歌手梁欢曾经评论道:“《我是歌手》当然让这个歌手一举成名,让那个歌手老树新花,让每个参与的歌手商演价格翻几番。但这不是它的全部作用,它的摄像机数量、乐队阵容、音响系统、剪辑密度,这些东西,提高我们的胃口,让我们再难忍受那些差的节目——这是好节目最大的作用。”

总之,《我是歌手》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华语乐坛最“高大上”的综艺节目,是一个“变废为宝”的节目。在打造《我是歌手》之初,“回归音乐”也是最让观众心动的地方。最好的硬件、最好的歌手、最好的乐队、新鲜的赛制,导演洪涛自己也说过,希望有些不同色彩音乐进来,让大家受到更多音乐魅力的感染,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越多观众喜欢看这个节目越好”。

歌唱类选秀节目打出“回归音乐”这个牌确实没错,音乐人曾经的商业来源是“唱片”,这条路已经被堵死无路可走,只有“商演”能实实在在赚到钱。但是歌手商演的前提是“有流量”,电视台生存也要“流量”。按理来说,电视台做节目,音乐人做音乐,本来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双方也就算是“盟友”的关系,互相有利用价值,一起“共谋”造“流量”,大家有钱赚,岂不皆大欢喜?

与《中国好歌曲》打“创作牌”、“原创牌”不同,除了赵牧阳、罗中旭少数早年成过名的音乐人,来《中国好歌曲》参赛的大都是需要出名的新人。而参加《我是歌手3》节目的则是成熟歌手,消费的是老歌手,演绎的也多是老歌,这恐怕是为什么《我是歌手》被骂的主要原因。早年成名但已经过气的歌手,在台上被一批“专业性”存疑的观众评头论足,对于参加节目的歌手本人来说,这点委屈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但在其他混了很多年的过气歌手看来,却心里多少有些”添堵“。

电视台要的是”收视率“,“音乐”从来都只是工具,不是目的,老歌手有个全民关注的平台能用来”引流量“,为什么要端着呢?那么多道德审判,寄音乐发展的希望和责任到市场化的综艺节目上,《中国好歌曲》和《中国好声音》皆如此,不是很搞笑吗?如果《我是歌手》来请何韵诗登台,她会断然以及淡然拒绝吗?

迎合大众是不是就是低趣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互联网的发达,让欧美和日韩两大流派迅速获得年轻人的心,华语乐坛就是无所作为,港台明星更是从早年的”云端“跌落,那种深深的失落感,也并不十分值得同情,这是大势,别抱怨吐槽委屈了,好好做内容吧,更别再为自己的无能和浮躁到处找借口了!如果真的相信“内容为王“,就沉下心来好好创作音乐,总有一小部分”粉丝“愿意为你的好音乐买单。这是为什么我比较欣赏许环良的原因,他很坦然的接受互联网,拥抱90后和年轻人,依然坚信”内容为王“。

现在互联网的扁平化和透明化,不乏渠道去推荐你的好内容,电视台只是其中一个渠道,比如国内乐童在为独立音乐人服务、乐视在到处搞付费直播、库客的古典音乐在数字化时代也能够生存、数字音乐APP已经在为版权撕逼......很多人在摸索,在前进,未来会有更多互联网新渠道不断冒出来,00后、11后成长起来,他们为属于自己这个时代的音乐买单,也许欧美和日韩依旧大行其道,内地的音乐人也有产生天王的机会,也许10年后,TFBOYS的粉丝们也开始怀旧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我是歌手》, 洪涛, 《中国好歌曲》,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