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音乐剧是不一样的生意,融资绝非工作的全部

杨嘉敏  | 知乎日报 |  2015-01-13 12:1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没有任何两场演出是一模一样的,每一场演出都有它自己的独特属性和经济公式。一个剧演得越久,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但你的观众却慢慢开始减少了,这是违反大规模生产规律的。

最近,我们报道了七幕人生A轮融资的消息,很多朋友都很关心这家音乐剧公司。我们摘录了这家公司创始人杨嘉敏在《知乎日报》上的一篇专栏,供大家参考:

去年年初时在伦敦看戏,淘到一本百老汇音乐剧制作人的访谈录,洋洋洒洒四百多页,如获至宝。当时正值《Q 大道》北京首演在即,就翻了这篇《Q大道》原版制作人 Kevin McCollum 的访谈跟大家分享,Kevin 也是《吉屋出租》的制作人之一,托尼奖普利策奖各种奖项拿到手软。小规模快速试错,重视用户的意见,是他文中很重要的两个观点,仔细一想,跟当今炒得火热的互联网思维其实如出一辙,但演出行业有这种觉悟的,恐怕还是极少数。

说音乐剧制作人的工作就是融资,就跟说演员的工作就是念台词一样扯淡。把制作人的工作局限在融资这件事上对于音乐剧的整个生态环境会有很大伤害。我觉得制作人的工作应该是创造出一种环境,提供一些可能的工具和方法论,让一个新的作品达到最大的潜力。每一个好的制作人都需要游刃有余地游走在艺术创作和商业现实之间,但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在这个过程中,融资往往是最后一步,甚至是最简单的一步。

对我来讲,没有任何两次的制作经验是相同的。我也不相信在今天的市场上想要商业化地制作一部音乐剧有任何公式可套。面对一个体量并不大的观众群,一成不变地做事情风险太大了。你什么时候看到过音乐剧出续集?Funny Lady 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而且续剧还是电影。对我自己而言,我选择制作音乐剧是我相信人们走进剧场是因为他们非常渴望听到一首歌,一种旋律和一个好故事。

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可以看的东西太多了,再没有什么能让人觉得惊讶,但一段能够真正触及到你内心的旋律或歌词要比你想象的有力量得多,即使你很久之前就听过,它依然能够打动你。当我们走进剧场的时候,我们期待的是那种让人汗毛直竖甚至热泪盈眶的惊喜或感动。

那你怎么迈出第一步呢?首先,你必须明白戏剧产业走的是研发模式,而不是大规模生产模式。电影工业采取了大规模生产模式是因为它的复制成本很低。一部电影一旦拍出来之后并不需要太多额外的人力去维持他的运行。但是每一场演出都是需要额外投入的,每一个下午场,每一个晚场,每天如此。

而且没有任何两场演出是一模一样的,每一场演出都有它自己的独特属性和经济公式。一个剧演得越久,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但你的观众却慢慢开始减少了,这是违反大规模生产规律的。然而,在戏剧产业中所涉及的人力和房地产的这些部分又是按照大规模生产规律来运行的,这也是音乐剧制作中最困难的地方。当然这些都可以另外写一本书了。回过头来看,如果你用研发的模式去看待音乐剧制作,那你的目标就应该是尽可能低成本地进入并检验市场,先看看大家是不是喜欢你的作品。

在音乐剧行业里,最重要的,也往往是最烧钱的一块,就是把掏钱买票的观众拉进剧场。《纽约时报》一个星期天的整版全彩广告就得花掉十多万美金。对于今天在百老汇演出的大部分剧来讲,宣传费用常常要比导演、主创和演员所有的费用加起来还要高。在这种环境下,你要做的不仅仅是把愿意买票的观众拉进剧场来,还要让这些观众对你的演出给出反馈。

但是,在你开始制作一台音乐剧之前,你应该想清楚你做这台音乐剧的初衷是什么,这是首要的。为了制作而制作并不是初衷,除非你钱太多烧得慌,或者跟自己过不去。其次,你应该为你的剧目找到最初的预演场地,找场地就要算清楚账,一方面确保你还有足够的制作经费雇佣你的创作团队,另一方面还要确保有足够多的观众可以进场看到这部剧,并早早地开始为你进行口碑传播。这是为什么我的很多作品在进入百老汇之前,会先在外百老汇或者其他城市先演上一段时间的原因。

《吉屋出租》和《Q 大道》的成功都归功于我们从小做起,从外百老汇的剧场做起,这使得我和我的同事们有机会看到,对于这些在我们眼里非常棒的作品,观众是如何作出反应的。这是真正的合作力量。在内部,你跟你的同事们合作,更重要的是,在外部,你跟你的观众合作,不断听取来自于他们的想法和反馈。

《吉屋出租》的作者 Jonathan Larson 很早就想在“纽约剧场工作坊”做一次工作坊演出。94 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他发起的朗读会。一开始这部剧的结构很糟糕,但是音乐让我欣喜若狂。我从来没有听过摇滚乐和音乐剧场的表达方式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Jonathan 的嗓音非常独一无二,但是作品本身还非常需要打磨。

我和 Jeffrey Seller, Allan S. Gordon 几个人给了工作坊一笔钱让他们做出一个完整的工作坊作品。他们用这笔钱聘请导演,音乐总监、演员等,并进行了为期五个星期的排练和七个星期的演出。当时他们自己只能筹到一半的钱,我们同意帮他们支付剩下的费用。最终,我们从 Jonathan 手上拿到了剧目的商演版权,如果观众喜欢这部剧并且真的火了(判断一个剧是不是火了,我的标准是财务上获得了成功,也就是收回了所有的投资并且产生了利润)我们就可以进行真正的商业化运营了。

之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这件事表明当我们决定做一部剧之前,我们会想清楚很多事情。我们知道制作这部剧是因为看到了 Jonathan 独一无二的才华,是因为我们知道“纽约剧场工作坊”是预演这部剧最合适的场所,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有最优秀的创作人才——Jim Nicola,导演 Michael Greif,音乐总监 Tim Weill 等等——所有这些人在将《吉屋出租》这部伟大的音乐剧作品展示给世人的过程中都功不可没。

我们制作《Q 大道》的路径又很不一样,在我们把这部用玩偶表演探索现实人生的剧带到 the vineyard theater 和 the new group 这些地方预演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剧商演版权。我们去这两个剧场预演是因为这两个剧场的常规观众应该是我们的目标观众,他们应该会喜欢看到一个用玩偶讲述真实生活的音乐剧。

这些早期的时髦的观众对我们很重要,因为我们迫切地需要知道观众是如何看待让真实的玩偶师在舞台上操作玩偶这件事,需要知道观众会不会爱上那些毛茸茸的玩偶。我们并不确信自己的这些想法是不是靠谱,我们需要这些观众的反馈,也迫切需要他们开始在人群中谈论我们的剧。如果我们没有在 Vineyard/New Group 不断完善演出,我们可能就要花掉好几百万美金来做宣传。

但最终,我们找了这样一个剧场,以很低的成本让这些早期有探索精神的观众看到我们的演出,并开始告诉他们身边的朋友,积累了初期的口碑效应。人们其实非常愿意跟朋友分享自己看过的好东西,这几乎是人性使然。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一帮最优质的观众,告诉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我总觉得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变得越来越小的世界中,最宝贵最有价值的经验往往来源于完全基于合作的意识觉醒。

《Q 大道》和《吉屋出租》最终都走上了百老汇的舞台,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大张旗鼓想要做一个百老汇的音乐剧,而是我们想在一个可承受的成本模型下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东西。我们听取了最早来看我们演出的观众的意见,我们跟所有人倾力合作,最终发现,我们除了把这些演出带到真正的百老汇舞台,别无选择……

来源:知乎日报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杨嘉敏, 七幕人生, Q大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