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考级、劣迹艺人分级惩戒、激活传统音乐……一文看完两会代表的行业提案

未知  |  2021-03-12 09: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今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正式闭幕。在此次两会上,对于音乐行业在演艺、教育、传播和科技创新等方面的议案多次引发热议。劣迹艺人分等级惩戒在今年的两会上,《红高粱》《猎狐》的编剧赵冬苓提出希

今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正式闭幕。在此次两会上,对于音乐行业在演艺、教育、传播和科技创新等方面的议案多次引发热议。

劣迹艺人分等级惩戒

在今年的两会上,《红高粱》《猎狐》的编剧赵冬苓提出希望对劣迹艺人分等级,分问题进行惩戒,并且惩戒要有规则和章程。对此,她表示:“明星享受了作为偶像的红利,就应对自己有更高的道德要求,犯了错承担责任无可厚非,但是建议对劣迹艺人的惩戒要有规则和章程。”

赵冬苓认为,艺人的行为规范需要针对其不同的问题,制定不同的惩戒措施。同时还要更加关注他们的作品,将资本的风向尽量保持在可控范围内。如果有劣迹艺人退出娱乐圈,那么受他牵连的作品,一种解决方式是找他索赔,另一种是想办法补救。

此外,她也表示:“如果他的问题不是太严重,那么给他一个惩戒期,比如一年、两年,等到惩戒期满,一个他可以复出,另外一个他的作品可以播出。”

 因此,赵冬苓提出了两点诉求,第一、对于污点艺人的惩戒要有章可循;第二、受污点艺人牵连的作品,希望在一定的冷静期之后可以允许发行。而该提案一经公开,就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赵冬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从中宣部给她的答复来看,有关方面已经对惩戒劣迹艺人的有所规划。并且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目前正在完善与管理办法配套的《道德建设委员会工作章程》和《违规演艺人员自律惩戒和复出评议标准》。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律师则将劣迹艺人中“明星吸毒”的问题单独拎出来,作出了法律层面的建议。

在他看来,虽然广电总局曾对涉毒艺人表示一律不予采用,但实际上仍有不少人重返荧屏,由此带来的市场影响是非常负面的,对此他表示:“今年还有不少演员在吸毒,而演员本身教育程度比较高而且是青少年的楷模和偶像,他们造成的影响就比较恶劣,所以应当处罚的严厉一点。”

基于此,朱列玉律师建议将一次吸毒,终身禁演写入法律法规中,促使娱乐圈形成不敢涉毒的良好风气。

全国政协委员韩新安也建议在对失德失范艺人分级惩戒上,制定国家层面的行业自律管理规范,做到有章可循。他表示近些年对于劣迹艺人惩戒因为规则内容较为笼统、性质界定不够清晰、惩戒标准不够细化、执行主体不够明确等,所以警示和惩戒效果不佳。



因此建议文艺界各全国性行业协会在原先制定出台的道德公约、自律公约、自律守则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细化,促成文艺界行风建设联动机制,形成强大合力,齐心协力推动文艺行风建设可持续健康发展。

此外,全国人大代表廖昌永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偶像,一个明星,任何举动都会被无限放大。

他说道:“当一个年轻人一夜之间爆红,面对所有人都把你的缺点屏蔽掉的情况,很难保持淡定。因此,粉丝要冷静,媒体要冷静,艺人更要冷静。艺人一定要对自己严格要求,要知道我是谁,我在做什么,不要迷失自我。”


针对“饭圈”:整顿无底线追星

今年两会期间,针对“饭圈文化”中越来越多的非理性追星行为,全国人大代表、泰安市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认为无底线的追星行为已经超出了饭圈文化的边界,提出了整顿“无底线追星”的建议,并表示艺人走红应靠作品而非流量。

宋文新表示:“我理解无底线就是他的粉丝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大量的精力、大量的金钱去追星了,并且这个追星已经成为一个体系化或者团队化,或者已经出现组织了。在线上关注偶像的行踪,在线下追着他的行踪到处跑,在机场或者车站用损害公共安全的形式来追星,这个就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她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的原因有两点。第一,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在从自然人到社会人转变的过程中,会感到迷茫,因此会把偶像当成一个理想的自我来追寻,把偶像作为今后的自我去打造。其次,学校的德育教育过于单调也影响了青少对自由个性的追从,所以青少年会觉得闪亮的舞台更有吸引力。

同时,宋文新也表示,当前中国处于文化发展大爆发的时代,未成年人接受外界社会环境的手段很多,尤其是现在的娱乐新闻把明星的消息当作话题来炒作。但演艺界的明星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大家还应关注国内各个方面和领域的时代楷模。

对于前段时间,演员张小斐的全国粉丝后援会发文控诉经纪团队“失联”,随后她解散了官方粉丝团和全国后援会,超话主持人也由公司接管的行为,宋文新表示认可。“越来越多的艺人应该靠自己的作品和实力去走他演艺的可持续之路而不是靠粉丝的追从,流量,数据走上顶红但红极一时的位置。”

随后,“建议整顿无底线追星”登上了微博热搜,目前该话题的阅读量达到3.1亿。

央视网发文称,“我们没办法也不应该阻止人们喜爱明星,但要注意方式方法、尺度界限。

人民日报今日也发文称,“把流量当生意,炮制虚假繁荣,玩大了也玩砸了,自然难逃法律制裁。花钱打榜刷数据,刷掉了形象也刷乱了市场。追星无罪,但异化为造假,不是骂战就是互撕,则完全背离初衷。整顿无底线追星,严惩流量造假正当时!”

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也谈到,“饭圈文化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一个明星,而是变成了产业,那么既然是产业,就应该有规章制度。冯远征也希望先正确的去引导饭圈文化,应建立规章制度。特别是在中小学生当中。”


全国政协委员、柳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韦震玲也提出了“重视整治粉丝文化乱象”。

她表示,“明星粉丝中青少年占据一定的份量,他们没有收入来源,一听号召纷纷去筹钱或是买应援礼物,为偶像大量氪金。”


其实,在资本的介入下,粉丝文化里集资给明星送贵重的应援礼物,收买营销号为明星及相关公司打榜带流量,网络骂战诋毁诽谤其他明星或明星的粉丝,逃课去帮明星造势,花钱请人在机场代拍等行为有的已经涉及到犯罪,而这些行为大都是由粉丝后援会组织的。

因此她建议,明星粉丝后援会应该在民政部门登记,明确责任、权利和义务,“能组织做什么活动,是否能够筹集经费,在哪个层面筹集,必须按照相关规定登记备案,依法开展活动、接受年检。”

全国政协委员磨长英则建议,国家和地方主流媒体适当减少纯娱乐栏目的比重和时间,同时增加对重大科技事件和优秀科技人员事迹的宣传报道,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


她表示:“青少年肩负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任。但是,这代人从小就拥有优越的生活条件,很难体会’幸福是奋斗出来的’精神实质,加上娱乐信息充斥各种媒体平台,如果不及时正确引导,很容易把安逸享乐当成人生的主旋律,长此以往甚至有可能动摇国家发展的根基。”

另外,在科技宣传上可以运用大众的、通俗的形式,将有难度的学术语言转化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话语形式。


建议取消音乐考级

关于音乐教育,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李心草指出,“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是绝大多数琴童和家长的学习原则,教师的日常教学也常常急功近利。

他建议认真论证考级的教学大纲制定、曲目制定及最后的考试方式制定等,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现状,不如取消考级。”

李心草坦言道:“音乐考级是一块大蛋糕,直接关系到很多人和机构的实际利益。但是相比于我国青少年儿童在美育教育中的身心健康成渣,孰弊孰利呢?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很多现状让我觉得很痛心。


他还建议降低和调整艺术类院校舞台表演专业的教师准入门槛。称就某些艺术类表演专业来说,舞台和创作的实际经验更为重要,用文凭作为教师准入门槛的标准,反而把很多具有丰富宝贵舞台经验的人拦在了艺术高校门外。

该提议因为关系到众多机构和家长而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有网友提出了,取消考级之后如何判定孩子学到什么程度等相关热议问题。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刘月宁看来,提升学生艺术素养不能一考了之。艺术测评的目标就是帮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形成审美情趣、健全人格,因此应该树立正确导向,完善评价机制,切实推进学校美育评价改革。


另外,鉴于我国各地区经济、文化、教育水平发展水平各不相同,刘月宁还建议美育的评价考核不能全国一刀切,应遵循美育特点,构建适应各地情况、符合学生成长规律要求、弘扬中华美育精神的评价体系,因地制宜、分类分层地将艺术测评纳入具备测评条件的省市开展试点。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教社副主任胡卫认为,就艺术教育在目前学校教育发展中的现状而言,还存在一些问题。如观念上把艺术教育等同于考级,把艺术课等同于副课;师范生艺术教育专业水平不够,艺术专业人士教学水平不够等等。


因此他提出对艺术教育的考试评价,应该从“总结性评价”向“形成性评价”转变,由“单项评价”向“综合评价”转变,在日常教学的过程中记录和判断学生的美育成长,课程结束时通过学生才艺展示、戏剧表演等多种活泼的形式来展示学生的学习成果。

任胡卫认为:“通过转变评价理念和方式,让学生享受艺术教育的乐趣,体验自我艺术成长的成就感,提升对艺术的兴趣,真正实现美育陶冶情操、提高品格修养和文化自信的价值。”


数字音乐被重视,借助文旅传播中国音乐引思考

全国政协委员丁磊作为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多份提案。其中在“发挥数字音乐文化传承作用”的相关提案中,丁磊建议:

1、政府充分整合数字化音乐资源,针对各民族、地区传统音乐,实行一对一精准推广;

2、推动民歌、戏曲等传统音乐,与“音乐+文旅”、在线音乐演出等数字音乐新业态结合;

3、探索利用AI等技术进行音乐创作,推出有中国文化特色的AI歌曲精品;

4、针对原创音乐人设立专项奖励基金,阶梯性减免税收,激发传统音乐创新活力。



全国人大代表、遵义市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传玖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遵义市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要把策划的国际音乐会做成音乐节,每年一届,做成常态。要把这个音乐会做成正安的文旅品牌,打造正安的音乐文化品牌,从而为正安的旅游产业化献力。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艺术创作没有捷径,必须投身到火热的生活当中去。

他表示:“纵观音乐发展的过程,过去农耕时期的劳动生活创造了很多的艺术方式。比如说北方的伐木产生了哈腰挂的山歌,南方的纤夫产生了纤夫的歌曲。但是我们当代生活劳动方式变了,就要有新的生活体验,而且要把这种新的生活方式融入到作品当中。所以说离开了生活,艺术作品的创作是不会提高的。”


因此他希望包括他在内的所有艺术工作者,都能够真正的深入生活,真正的了解社会,把生活、身边的人物和事件都能够深刻的体会到、感悟到。也只有这样才能使作品能够有新的特色,赋予作品新的时代特点。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也明确称,中国音乐的核心竞争力是“中国特色”


叶小钢认为,音乐是一种国际化的语言,每一个民族的每一种语言都有其独特的语境和表达方式,而中国有几千年历史积淀,有非常深刻的民族音乐根基和烙印。

他表示:“现在有部分海外学习回来年轻人的作品,不怎么容易在国际或者国内得到共鸣,可能就有中国特色不足的原因。全世界每个民族自己的音乐有其发展的逻辑和方式,一旦被证明是有效的,也能够打动全世界其他民族人民。”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两会, 音乐行业,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