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效BGM“蚂蚁呀嘿”刷屏海内外,AI隐患与机遇并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3-03 21:5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带有特效的BGM在短视频传播上具有天然的爆红潜质。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28708.jpg

在社交媒体时代中,随着不同传播媒介和工具的发展,层出不穷的梗(Memes)也成为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情绪需求。

最近,刷屏朋友圈的梗则是“蚂蚁呀嘿”。

2月27日,甄子丹在微博中上传了自己与吴京合影制作的“蚂蚁呀嘿”短视频,配文“丹京受怕二重唱!”,随后吴京转发微博,表示“唱的人胆战心惊”。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74755.gif

在抖音中,由网友上传的恶搞马云、马化腾、马斯克、扎克伯格等商界名人的“蚂蚁呀嘿”登上热门,引起众多人的模仿潮。《浪姐》成团后成为《创造营2021》导师的宁静、《浪姐2》陈小纭纷纷进行模仿……

目前,抖音中话题#蚂蚁呀嘿#中的视频更超28亿次播放,微博中,相关话题#蚂蚁呀嘿视频大赛#也达到4500万阅读量。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17630.jpg

“蚂蚁呀嘿”的幕后功臣,是一款名为Avatarify的摄影与录像类别变脸软件应用。

由Avatarify制作的特效“蚂蚁呀嘿”因其令人上头的BGM和任何人物都可被恶搞的娱乐性,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跟风,Avatarify的下载量也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

据蝉大师发布的相关数据,Avatarify在2月25日的热度呈直线式爆发,并且从2月25日开始连续五天稳居苹果App Store摄影与录像分类榜TOP1,其中四天登上总榜TOP1。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10419.jpg

此外,作为抖音原生剪辑工具的剪映以及配合Avatarify使用的腾讯加速器在排名上也随之提升。

随着剪映上线了“蚂蚁呀嘿”的视频制作模板,原产品Avatarify很快在中国实现了本土化,而它使命也以极快的速度被终结。

3月2日凌晨2点43分,处于爆红阶段的Avatarify在中国区苹果App Store下架。由海外开发团队打造的Avatarify在国内的发酵,从默默无闻,到全民模仿,到黯然下架退场,仅用了不到一周。

关于下架原因,目前官方并未说明。


01

Avatarify是怎么红的?

2020年疫情期间,很多人都在用 Zoom 和 Skype 等软件进行视频会议。俄罗斯的一位开发小哥Ali Aliev觉得这样开会太无聊,想逗一下在 Zoom 上开会的同事,于是他参考发表在arxiv上的论文 《First Order Motion Model for Image Animation》,基于论文中的first-order-model,构建了一个能够把别人的照片套在自己脸上的“变脸”软件 Avatarify。并且使用 Avatarify 模仿马斯克,与同事进行视频会议。

这则恶搞视频被YouTube网友们热捧,Avatarify也因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和虚荣心小火了一把。随后Ali Aliev开发了更方便大众使用的Avatarify APP版本,于2020年7月30日上架苹果App Store。

模拟商界大佬、学术伟人、娱乐体育界的明星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甚至还有人将自己的宠物恶搞了一番。当可爱的宠物狗配上Cardi B的Rap,如此强烈的效果对冲,让各位网友们更加上瘾。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84704.jpg△ Instagram上用熊的的动图宣传Avatarify在俄罗斯上线

除了此次出圈的蚂蚁呀嘿(原曲《Dragostea Din Tei》),该APP还提供了许多其他经典的复古电子舞曲作为BGM模板。不仅包括Dua Lipa、Billie Eilish、Cardi B、BTS这样正红的歌坛新秀,还有皇后乐队、黑眼豆豆、Snop Dogg传唱世界的经典作品,更不乏《Despacito》《Baby Shark》这样的YouTube“神曲”。

除了有名人变脸的恶搞画面,高识别度的BGM与画面相匹配,形成一个个模板供用户使用。这样带有特效的BGM在短视频传播上具有天然的爆红潜质,而音乐在保障短视频的高传播度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传播中,由于其时间精短,选用最为人熟知的乐段,可以有效地带动人们情绪,与最抓人眼球的画面进行结合,在社交媒体中可以短时间内击中用户们的“嗨点”,引发病毒式传播。


02

AI换脸的“前世今生”

事实上,给视频中的人物“换脸”这项技术已不再新鲜。

2016年,由德国科学家团队研发的Face2Face便已经可以实现实时的面部图像转换。

2017年,国外一个名为Deepfake的用户在Reddit上发布了一个利用AI技术重新换脸盖尔·加朵的假视频引起轩然大波。代码开源后,凡是拥有基本电脑知识的用户,都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做出一部换脸视频,从此以后,这个技术被统称为DeepFake开始在国外兴起。

2019年,B站ID为“换脸哥”的Up主上传了一段把朱茵饰演的黄蓉换脸成杨幂的94年版《射雕英雄传》视频引起关注,当时微博话题#将朱茵的黄蓉换成杨幂的脸#阅读量过亿。

虽然这个视频随后便因涉嫌侵犯肖像权下架,但是此后AI换脸开始在国内兴起,换脸软件ZAO也走向了市场。

2019年8月30日,主打AI换脸视频制作的陌陌系产品ZAO上线,一夜之间吸引了大量用户,迅速在苹果APP Store免费应用榜单中升至第一。

由于瞬时用户需求量巨大,ZAO甚至曾出现服务器宕机现象。

然而就在正式上线的第二天,ZAO就因为平台素材的版权问题及用户个人隐私的安全性,引起了各界的质疑。

按照当时的用户协议,用户需要“同意或者确保肖像权利人同意授予ZAO及其关联公司全球范围内完全免费、不可撤销、永久、可转授权和可再许可的权利”。

有用户指出,APP收集了手机号、面部图像等个人信息,一旦隐私泄露,或将被用于非法活动,导致个人名誉受损,甚至威胁财产和人身安全。

9月3日,上线不过一周,ZAO运营方就因用户隐私协议不规范,存在数据泄露风险等网络数据安全问题,被工信部约谈。

如今ZAO已转型为试穿明星同款服装、穿搭的软件,但是视频不能保存、不能截屏、不能分享。


03

AI换脸,争议中仍具很多机遇

对于换脸软件而言,隐私、安全方面的风险一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2018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已明确规定,个人面部识别特征属于个人敏感信息,传输和存储个人敏感信息时,应采用加密等安全措施;存储个人生物识别信息时,应先采用技术措施处理。

然而,网络上依旧不乏奸商或不良黑客利用公民信息制作违法视频,造成诸多不良后果。

一方面,网络上不乏有人通过AI换脸技术,用普京、特朗普等政治人物形象制作视频传播不实消息,迷惑性极强,影响社会安定;另一方面,如使用明星等公众人物的照片制作视频,就可能涉及名誉权、肖像权、知识产权等法律问题。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75930.gif

因为涉嫌侵犯肖像权,B站UP主“换脸哥”在“朱茵换脸杨幂”的视频全网爆火的几天内便将其下架,并通过微博澄清道歉。

ZAO、Avatarify以及此前的Face App,都并没有承诺会删除用户上传的照片或视频,甚至在用户协议里将涉及肖像权、知识产权的相关责任归于用户。

2019年11月底,国家网信办、文旅部和广电总局等三个部门联合发布了《网络音视频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针对利用基于深度学习、虚拟现实等的新技术新应用制作、发布、传播非真实音视频信息的相关行为提出了多条规范和要求。

规定明确指出了基于DeepFake技术制作的换脸视频“应当以显著方式予以标识”,不得利用该技术“制作、发布、传播虚假新闻信息”,不得利用相关的音视频技术“侵害他人名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针对换脸技术的新规定。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64367.jpg

近年来,相关技术的进步使得AI换脸的效果越来越逼真,应用也越发普及。

短视频的特效滤镜是我国AI换脸技术在应用领域的发展重点,抖音、微视等短视频软件都曾尝试将用户的面部表情与各种虚拟形象及皮肤相结合,创作出更具娱乐效果的影像。

去年,抖音推出的石膏像滤镜就掀起了跟拍狂潮。许多艺人纷纷使用特效拍摄视频,邓紫棋上传的带有BLACKPINK歌曲《How you like that》的视频就有七十多万的点赞量,这首歌也因为被广泛作为这个特效的BGM在宣传上得到推波助澜。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79124.jpg

除了有趣的特效,AI转换性别也一直备受群众的青睐,2019年Snapchat的变性滤镜就在国外大火。B站上鹿晗AI换脸女爱豆的视频也屡见不鲜。

今年过年期间,爱奇艺利用AI技术推出了拜年视频活动。通过爱奇艺App搜索“拜年”,进入“新春庙会”活动页面,就可以利用上传的照片生成一个独特的拜年视频,过年期间,此次活动受到许多人的喜爱,效果良好。

在我国,AI的投资重点主要还是换脸技术,虽然一直饱受争议,但是AI换脸的前景市场还是得到了许多公司的看好。成立于2020年的名为“诗云科技”的公司就是主打AI内容创作,目前该公司已宣布获得了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真格基金和红杉中国种子基金。

针对此次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曹曦就表示,短视频的爆发会带来内容生产需求的大幅增长。他们看好AI在视觉内容自动生成方面低成本、高效率的优势。诗云科技的创始人徐卓也表示收到了近10份的投资邀请,目前已经积累了约1000万张照片和视频的订单。

article/0EB9318E353F4349A601D8C1A24ABEA2/20210304027185.jpg

△ Lico视频中的模板

如今趁着Avatarify爆火的热度,国内不少同类产品如剪映、Lico视频、快闪相机等APP,都将供应“蚂蚁呀嘿”视频制作模板作为卖点,促进其下载量在近期激增。

此外,衍生的相关视频制作服务在网上也是层出不穷,淘宝上出现了不少提供“蚂蚁呀嘿”短视频定制服务的商家,根据视频中出现的人物数量,服务定价从5元到上百元不等。

而在Avatarify下架的背景下,这些替代服务也有望逐步占据国内的市场份额。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Avatarify|短视频|BGM|AI,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