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面对着一条从零开始的起跑线” | 请回答2021:上海交响乐团周平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2-25 20:13 点击:
【字体: 】   评论(

疫情后的交响乐行业发展说不上更困难还是更容易,但是肯定更需要创造和创意。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19656.jpg

今年年初,在上海交响乐团(以下简称“上交”)音乐厅的贵宾室里,百忙之中的周平团长抽出会议间的空隙,与我们畅谈了关于乐团的发展、上海夏季音乐节以及魔幻的2020年。

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周平始终带着她特有的爽朗笑声,用极快速的语言侃侃而谈。贵宾室装修雅致,墙上悬挂几幅中国纸本彩墨画,人声与环境仿佛交织成了一首节奏鲜明、层次丰富的交响乐。

而在现实世界中,全球交响乐演出市场在疫情的冲击下变得脆弱不堪,演出活动几乎全部取消,直接导致欧美各大交响乐团和音乐家们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交响乐团在2020年3月即被宣布全体乐手解聘;柏林爱乐乐团受疫情影响无法正常演出,财政赤字在2020年或达1000万欧元;著名指挥家、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和费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雅尼克·涅杰-瑟贡(Yannick Nézet-Séguin)在拜登正式当选总统的第一周公开发声,敦促新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帮助挽救遭受疫情大流行重创的美国各个艺术机构。

总体来看,全球交响乐产业链上下的生存面临着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挑战。

相较而言,中国的交响乐团普遍采用国有机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乐团维持基本的运营。同时,由于国内对疫情实施严格的控制措施,演出市场较欧美更早恢复,国内交响乐团普遍得以在2020年6月之后逐步开启线下演出活动。

然而,绝大多数的国内乐团依然面临严峻的形势。

一方面是长达半年的停滞和演出上座率限制导致财政状况相对紧张;另一方面是此前红火的演出市场在疫情之后戛然而止,失去增量部分后的现场演出陷入了存量博弈,线上演出部分也面临着网络视频、综艺、游戏等其它娱乐形式的挑战;最后,国内零星偶发的疫情导致现场演出存在不确定性,演出取消的事例时有发生,这对观众和从业者的信心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面对复杂困难的形势,上海交响乐团依靠自身的积累、大胆的创新和高效的决策,利用互联网平台直播、与B站和游戏《和平精英》跨界合作、加速文创产品的开发与销售,收获了一大批年轻观众的关注。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93038.jpg

成立已有142年的上海交响乐团,可以算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古老的交响乐团之一。

经历过种种困难和历史动荡,如今的上交凭借自身的艺术品位和优质内容,逐步发展成为上海的一张“城市文化名片”,在扎根中国市场的同时走向国际舞台。

去年,全球的演出行业经历了重大转折与改变。在年初疫情的持续阴霾下,上海交响乐团也是国内最早行动尝试转型的演出团体之一。当医务工作者冲在抗疫前线时,音乐工作者们在后方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去年1月,上交推出了“宅家音乐包”,通过演奏家介绍音乐的方式为居家隔离的观众们普及音乐。在2月份学生无法如期返校上课的情况下,上交又迅速上线了“首席教你学乐器”系列大师课,一共23期线上课程涵盖了所有声部,让琴童停课不停学。

2020年3月14日,上海交响乐团拉响了复工后的第一个音符。乐团首席李沛、大提琴首席朱琳、第二小提琴首席缪乐骏、中提琴俞海锋齐聚一台。四位演奏家全程戴着口罩,面对空荡荡的观众席,拉开了“在线场”系列直播音乐会的序幕。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70154.jpg

从2020年3月到6月,上交陆续直播了7场音乐会,还尝试通过直播带货周边文创产品。在5月8日的直播音乐会上,音乐厅的观众席终于迎来20位首批观众。直到6月中旬,上海交响乐团才正式开票,《李沛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弦乐狂想夜》《余隆演绎理查·施特劳斯和贝多芬》《余隆演绎〈堂·吉诃德〉》4场演出一票难求。

最让人惊喜的是,即使在30%上座率的防疫要求限制下,上交主办的上海夏季音乐节(MISA)依然如约而至。10天时间内,上交在室内和户外上演了17台音乐会。

为了让更多观众有机会走进音乐厅,上交首次尝试了原班人马一晚连演两场的形式,这对于运营者和艺术家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此外,2020年MISA还携手B站年轻的up主们带来了“MISA在线场”直播,收获超800万人次在线观看。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86918.jpg

回首过去这一年,上交在疫情期间的快速反应和大胆尝试为乐团的发展打开了新篇章。从线上直播音乐会、文创产品开发,到直播带货、推出“一碗馄饨”小程序、文创部门实现盈利,2020无疑是上海交响乐团拓展与蜕变的一年。

对于周平来说,她在过去一年里面对各种挑战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心态。但她也坦言,虽然上交的线上项目稳步推进,文创业务也颇有收获,仍然留下了不少遗憾。

例如,线上运营仍未探寻出合适的盈利模式;2019-2020音乐季驻团艺术家、作曲家周天的作品演奏会和推介未能落地;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庆典的很多演出被迫取消,还有很多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对于上海交响乐团来说,市场化的成功运营十分重要。在2021年,上交除了需要完成2020-21乐季音乐会(已于2020年7月公布)、四部建党百年委约作品和2021上海夏季音乐节之外,还要创造性地探索交响乐演出及相关活动新的形式和创意,包括线上线下同步演出、文创产品开发以及线上演出盈利模式的探索等。

以下内容来自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的采访自述:



01

线上成为演出新常态

在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演出就无法生存,我们团也不例外。

其实2019年年底我们的业绩很好,在7月份2019-2020乐季的预售开票后,短短两星期内销售量就已经达到了全年的65%,这一比例在全球的交响乐团中都是相当高的。当时场地都已经租满,定金也都完成付款,但是由于上半年的疫情影响,所有演出都宣布取消,每个月都在处理场地退租和退票事宜。所以从经济上来说,我们乐团去年受到的打击非常大。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22087.jpg

在经费紧缩的情况下,我们也开始尝试转型线上,但这并不能解决乐团的收入问题。

由于交响乐团演出讲究声部配合和整体音响效果,要想保证直播质量需要投入很大的成本。现在剧院团的线上直播演出其实并没有探索出像视频网站会员制那样的盈利模式,所以我们的直播演出一般很难平衡收支。

其次,在过去一年与平台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两个行业之间还是存在一定的壁垒。

很多平台有非常好的技术团队和其他资源,而我们作为文化行业的内容生产者也有很多好的理念和想法。但是可能由于两个行业的运行模式、本身理念等各方面存在差异,在与平台合作对接的过程中,我发现双方的目标有时候并不完全一致。

所以在这一方面,我们作为艺术机构可能还需要继续探索,如何共同打破壁垒,实现双赢。因为上交不是一个全额托底单位,而是一个50%的差额拨款单位,所以我们也十分看重乐团市场化的发展。

疫情之后,其实很多行业都面临着转型,我们算是反应比较快,在去年3月份的时候,就决定要策划打造一个全新的夏季音乐节(MISA)。

因为当时还不能确定线下演出到了夏天能否全面开放,所以我们首要考虑的是如何将所有内容都搬到线上。MISA一直以来都吸引着大量年轻人的参与,因此我们在研究线上活动如何开展时,花了很多功夫。

MISA原来有两个传统的线下活动:“Festival Orchestra”和“小作曲家工作坊”。去年,我们将这两个项目转移到线上,在B站发起全民音乐投稿征集项目“我要lalala”,以及音乐创作线上课程“寻找莫扎特”。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15363.jpg

以前的线下活动只有小范围观众能够参加,现在全世界的音乐爱好者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参加夏季音乐节的活动。

可以说,音乐节的受众范围因为疫情被动地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拓展。

因为2020年MISA的最初规划就是全线上的音乐节,所以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搜罗全国的艺术资源,提前订好了艺术家的档期。事实证明我们这样做是对的,等到后期线下演出逐渐放宽后,预定艺术家特别困难。而且由于海外的艺术家无法来中国演出,国内艺术家的演出费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趋势。

有很多人会好奇,我们的夏季音乐节之后打算怎么办?其实很简单,既然我们开始了线上这一块,就不会轻易放弃。并且我也相信,线上会成为演出行业的新常态。

对于上海交响乐团来说,线上演出仍然面临质量难以保证、盈利难等问题。所以我们也在进行探索,能否一方面通过平台上线一些免费观看的演出项目,另一方面与平台联合推出其他付费节目,看看能有多少流量。

比如,我们现在尝试将乐季的音乐会录制剪辑后,上线腾讯艺术让用户可以付费观看。因为线上音乐会很容易叫好不叫座,长此以往我们总要迈开收费这一步,否则每次都在浪费资源,内容制作也容易盲目。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43692.jpg

目前来讲,线上演出有优点也有缺点,它还处在一个混沌期,大家都在摸索。但不管怎么说,疫情之后一定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无论对于整个行业还是行业里的年轻人来说,它都是一个可以放开手脚,发挥想象力的时代。


02

大力推广青年艺术家

2020年对于现场演出行业的冲击非常大,对于行业中最重要的角色——艺术家来说更是如此。

前段时间,著名的小提琴家Maxim Vengerov给我们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他说,海外许多艺术家在疫情期间都失去了求学、工作、表演的机会。过去这一整年的疫情可能会影响这一代有天赋的年轻艺术家,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共同认知,所以我们乐团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大张旗鼓地推广年轻的首席、指挥、演奏家,为他们提供大量的舞台演出机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国外艺术家来华演出不便的情况下,国内的青年演奏家也获得了难得的机遇。

过去,上海交响乐团的每年的乐季基本上都会邀请国外顶级艺术家挑大梁,但今年的乐季涌现了许多青年演奏家。这些曲目和年轻艺术家都是上交经过层层筛选推出来的,所以每一场演出都能带给观众惊喜。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84264.jpg

有不少观众反馈说,自己每次都是怀着期待的心情来到音乐厅,因为每场音乐会能够听到新的东西,这也是疫情带给整个行业的一些积极改变。

去年短暂的居家时间反而给了我更多时间去思考,对疫情后这几年的行业状况做出预判,并思考应对措施。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疫情后的发展说不上更困难还是更容易,但是肯定更需要创造和创意。因为经历了去年这么大的变化后,我们不能再遵循以前的老思路去工作。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艺术团体,能历经140多年走到现在很不容易,所以必须向上再进一个台阶。

我们希望能够代表中国文化,扩大这支百年老团在全球的影响力,但是在当前国际演出交流很困难的情况下,如何继续保持国际影响力,需要每个从业者的创意。

过去我们可能习惯了只走这一条路,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把其他九条路也开拓出来。

疫情的发生,让之前很多来不及做的事情都有时间落地。例如我们很早就想做小程序,但一直没有勇气和精力去推进。但疫情期间小程序推出后,帮助我们的文创业务往前跨进了一大步。

我们去年跟手游《和平精英》《王者荣耀》《原神》的合作反响很不错。此外,音乐教育也是我们未来会着重考虑的方向。

article/E688D8044B2241E69B532BD70C8ADB4A/20210225092234.jpg

△ 上海交响乐团小程序

所以,过去一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更像是震动期,大家都在寻找新的模式和方向,因此我对2021年非常期待。

第一、我们要尽可能维持固有的演出水准和演出收入;第二、我们要增加线上的布局和探索,尤其是线上项目盈利模式的探索;最后还要增加对年轻人的关注,既有对年轻一代观众的培养,也有对年轻一代音乐家的扶持。从这三个方面入手,在疫情后全新的大环境下,持续提升上海交响乐团这支“百年老团”的全球影响力。

我觉得疫情过后,机会一定是留给那些有创意且愿意去执行和付出的人。虽然困难一定会存在,但面对挑战我的内心很亢奋。大家都面对着一个全新的世界,都在这个从零开始的起跑线上。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上海交响乐团;周平,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