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开局,音乐平台大战变“无聊”了吗?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2-04 16:25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与音频平台的“播客争夺战”正式在2021年初拉开了帷幕。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69404.jpg

年关将至,随着音娱圈几个大瓜抛下,网易云音乐“撕”酷狗音乐又给吃瓜群众们增加了一个戏码。

2021年2月1日10时40分,网易云音乐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给酷狗相关团队申请年终奖励的建议》一文。

此文用多个软件页面对比图控诉了酷狗上线的“跟听”以及“音乐推”功能抄袭了自己的“一起听”“云贝推歌”功能。

对于此次功能争议,网易云音乐用了“像素级模仿”进行形容。在网易云音乐展示的两个软件邀请好友界面、头像耳机的展示形式、语音对话的动画形式、等待对方加入的加载动画、点击结束时的路径和文案对比上,两个软件都有极高的相似度。

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还称这不是酷狗第一次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模仿。2020年4月网易云音乐上线“云贝推歌”功能三个月后,酷狗音乐上线了“音乐推”功能。此功能的多个页面设计样式包括推歌交互形式及玩法都与自己的“云贝推歌”功能相似。

微博发出当天,#网易云音乐称酷狗抄袭#便登上热搜,现在话题阅读量已突破3.6亿。

不久,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在朋友圈发文回应,“原来我06年做的QQ一起听功能,竟然有入册深远的战略意义,找到当年的需求文档回味下,我能不能告别人山寨了我呢?”。另附当年产品需求规格说明书的截图。

2月2日下午6点,酷狗音乐发微博“截止2020年酷狗原创专利申请超过2000件,包括2015年12月和2020年3月申请的“一起听”专利。2015年酷狗上线“音乐推”并同步申请专利,致力于帮助音乐人成长”。并附上发明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书截图正式表态。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35811.jpg

从发明专利截图来看,酷狗在2015年就已经申请了名为“在群组内播放音频的方法、服务器及终端”以及“音视频内容推荐系统、方法及装置”的发明专利。这些功能衍生为“一起听”(目前功能更名为“跟听”)及“音乐推”功能。比网易云音乐2020年上线的“一起听”“云贝推歌”功能要早。

从外观设计专利来看,针对网易云音乐提到的分享界面,酷狗早已在2019年申请专利。

综合来看,双方是否涉及侵权以及抄袭还有待商榷。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15454.jpg

01

互联网音乐产品痴迷社交

无论是“一起听”还是“推歌”,互联网音乐产品近些年在社交功能的开发上没少下功夫。

QQ音乐的扑通社区,酷狗音乐的酷群,网易云音乐的唱聊,虾米的趴间,都是音乐平台在增强社交互动、激发用户活跃性方面的尝试。

其实,“音乐社交”并非是近年才兴起的话题。

自2013年上线之初,网易云音乐便被CEO丁磊定位为“移动音乐社区”,围绕音乐的发现与分享,打造以用户为中心的音乐生态圈。

早期凭借歌曲短评,网易云音乐的生态环境吸引到了第一波UGC内容,“听歌看评论”也成为了不少网易云音乐用户的听歌习惯。随后,再基于用户自己定制的歌单进行内容分享,形成了其独特的“歌单文化”。

随着“版权大战”的升级,曲库不全对听歌用户体验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处于不利地位,只能不断想别的办法突围。在站内氛围营造上,网易云音乐不断夯实自己的“音乐社交”属性的竞争力,将“云村”打造为用户拥有情感归宿地的独特亮点,成为影响音乐平台竞争格局的一大变量。

2019年7月底,网易云音乐更新至6.3版,同时正式升级了社区板块"云村",取代“朋友”TAB出现在APP的一级入口中,还推出了Mlog功能和热评墙模块。

另外,6.3版本中的广场社区中还新增设了同城板块,为同城用户提供聚合讨论的空间,找到身边品味相投的同好。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56922.jpg

△ 云村热评墙

2020年3月,网易云音乐“云贝推歌”功能上线。相较依靠官推,网易云音乐的“推歌”功能则将“好音乐”的决定权交给用户,让更多缺少知名度和资源的歌曲,通过用户自行“赋分推荐”的形式获得更多曝光机会。而“云贝”又需要通过听歌、评论、分享等方式进行赚取,进一步促进了社区的活跃度。

而同年7月上线的“一起听”功能,则实现了歌曲的实时共享,使“戴着一副耳机听歌”在线上也成为可能,将用户间的社交距离进一步拉近。

另辟蹊径的玩法,使其从众多同质化的互联网音乐产品中脱颖而出。

通过“评论互动-发现同好-展开社交”的路径,平台得以吸引并固定了一部分忠诚用户,形成一个个具有相似音乐品味和爱好的小型“强认同”集群,通过内部的持续互动,筛选分化出更多精准的用户群。

而音乐社区则聚合这些集群,相互分享优质的音乐内容,建立起圈层间的“弱联系”。自建歌单和社区分享的方式,也扩充了用户发现音乐的渠道。

2016年初,QQ音乐推出音乐弹幕功能。相比传统的歌曲评论区,“弹幕评论”通过对视频社交功能的挪用,在一定程度上营造出多人参与的在场感。

然而,一闪而过和无法重复阅读的特点,使得大部分弹幕内容十分简短,无法承载更丰富的情感信息。同时,虽然如烟花般一个接一个冒出的弹幕条营造出热烈讨论的氛围,但用户难以通过弹幕与其他人展开直接和实质的互动。

综上所述,弹幕区提供的仅仅是展示窗口,却并未建立起用户间的沟通通道。

此外,音频内容缺少视频的直观性,实时的吐槽在一首歌曲中很难实现。而且很少有用户会在听歌过程中一直盯着歌曲界面不离开,企图将音频欣赏方式“视频化”的尝试终究是失败的。

2020年7月1日,QQ音乐上线10.0版本,正式推出社区板块——扑通社区,以音乐、明星、影视综艺、生活等多个兴趣领域搭建小组,促进用户间的交流,增强平台的社交属性。

相较云村的用户共创模式,扑通社区更像是明星们的展示橱窗,通过偶像的号召力带动粉丝群体的活跃性。

作为扑通社区的其中一个板块,扑通房间仿照了聊天室的形式,允许明星和音乐人以语音或文字,与粉丝进行实时互动。此前,R1SE、薛之谦、时代少年团等艺人都曾来到扑通房间,吸引了大量用户。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13407.jpg

△ QQ音乐扑通社区

虽然粉丝群体内部和各家粉丝间的互动相对有限,但依托强大的版权库和入驻明星资源,扑通社区更有实现内容变现的可能。

而虾米音乐2018年3月更新的7.0版本,将“趴间”功能作为一个重要的板块设置在了APP首页。“趴间”是通过“趴主”以DJ的角色播放精选音乐,调动用户实时互动的积极性,不少音乐人也会通过“趴间”建立与乐迷的沟通桥梁。

“趴间”的功能与网易云音乐的“一起听”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只不过前者是用户建立公共房间开放他人加入,后者则以用户间的相互邀请建立更私密的社交体验。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74499.jpg

△ 虾米趴间

把“社交”属性引入互联网音乐平台,除了满足用户的表达社交需求外,也将个体记忆一同储存在这一虚拟空间,对社区的认同感进而转化为对平台的依赖。随后便可通过内容消费,进一步提高用户对平台的粘性和忠诚度。

社交对音乐平台价值的贡献毋庸置疑,从听歌平台到音乐社区,再到音乐社交,这条路径的打造却绝非易事,音乐社交链的构建到底是基于星粉互动的粉丝经济还是基于同好文化的圈层经济,又或者是灵魂陪伴背后的孤独经济?时代的发展与娱乐消费的需求变迁,也在倒逼平台挣脱瓶颈期,找到下一个增长点。

最近,Clubhouse的火爆再度把媒体、投资人和大众的注意力拉回到一个问题:基于声音的社交,竟然还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这种“聊天室”功能还能复制应用到当下的“移动中国”吗?

02

播客成为新的刺激点

下一战已拉开序幕

纵观目前国内的各大音乐平台,不论是TME旗下的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还是网易集团旗下的网易云音乐,“版权为王、留存用户”成为了他们共同追求的目标。

不论是引入直播、加强短视频的元素、还是开发音乐社交属性,加强社群文化,都是为了更好的把用户留在自己的平台内,防止外流。

然而,网友们似乎对于这些功能的更新并不在意,对于他们来说,哪里能听到自己喜欢的音乐,就去哪里听歌。平台们越来越难以创新,逐渐陷入瓶颈。

“社交”点打得“难分难舍”,平台们纷纷看中了下一块“香饽饽”——播客。

在世界的播客大潮中,Spotify、Apple Music、亚马逊等平台一直坚守着这个阵地,等待着播客这颗大树开花结果。Spotify从一个流媒体音乐软件起家,以一个后来者的姿态入局播客,如今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播客平台。

现在,Spotify专注于让播客付费这件事上,而亚马逊成为一匹“黑马”,在前段日子宣布收购播客初创企业Wondery,媒体评论称亚马逊试图借此成为音频内容领域中的Netflix。

将关注的焦点转移至国内。

荔枝、蜻蜓FM、喜马拉雅是国内首批播客们的聚集地,但往往用户分散且单一,在扩大影响力方面有些障碍。网易云推出的电台功能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播客属性,为了更大用户量,播客们也纷纷在网易云音乐中开通账号。

对于用户来说,不知道听什么歌时,正好点开收藏已久还没收听的播客节目。这样的一体化操作,也实现了部分用户留存率。

自“内容”成为了互联网平台的重点关注对象后,不论是优质KOL、优秀音乐、视频作品、输出有价值观点的播客,投身于内容产出的人越来越多,市场处在一个良性竞争的状态。播客声量越来越大,也吸引了资本的关注。

2015年12月,摩登天空收购了包括坏蛋调频、糖蒜广播、迷失音乐等音乐及泛音乐类播客在内的独立音频播客。2018年,《大内密谈》、《日谈公园》分别获得了百万级的天使轮融资。

截至2020年11月,网易云音乐达人总数已达到1.5万,当中顶尖的作品播放量已经达到千万甚至数亿量级。依托平台良好的UGC内容生态,网易云音乐基于此正式发布了音乐达人战略,以往的“电台”,也改为了“我的播客”。

2020年3月,由即刻团队开发的小宇宙播客APP正式上线,简介明了的界面,没有音频广告、贴片广告,在播客圈瞬间吸引了大量用户和播客创作者。

QQ音乐当然不会放过布局播客的野心。在去年年末,QQ音乐即与小宇宙联合合作推出“播客”模块,正式开始播客内容的运营。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66319.jpg

今年1月7日,QQ音乐播客推出影视播客解说清单,一个礼拜后又上线音乐系列播客,邀请李泉、窦靖童等音乐人,涉及音乐人故事、音乐泛文化、音乐轻科普等话题,进一步扩大音乐受众群。

1月28日,QQ音乐邀请秦昊、王源、高圆圆、江疏影、韩雪、吴青峰、好妹妹乐队等明星大咖们加入播客行列,意图通过播客拉近明星朋友与听众的距离。即日起在QQ音乐App搜索“明星播客”即可收听。

昨日,QQ音乐联合小宇宙正式上线“第0期播客计划”,开始邀请第一批全新用户,热门内容将给予最多1500元的奖励。近日,又一并上线了“手机端一站式播客创作工具”,为用户提供移动端快速导入、手机剪辑、自动转文字、一键降噪等播客创作功能。

其它平台也没有掉以轻心,已经在2020年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荔枝FM,在今年1月对外公布将上线一款名叫“荔枝播客”的垂直类中文播客内容平台。

article/39EBDF9F97E14DDB9D06AE202CC34AD0/20210204002389.jpg

1月30日,网易云音乐播客携手新华社•声在中国共同发起“播客2021年新春特别”策划节目,邀请网易新闻学院、网易新闻圈子共同发起“温暖春节”故事征集活动。

可以看出,各个平台根据背后公司、集团不同的属性,在播客这个模块正进行着紧张又密集的内容及营销策划活动,播客的声量甚至在短时间内超过了平台站内其它内容的热度。

播客成为了平台们竞相追赶的对象,依据这样的趋势,音乐与音频平台的“播客争夺战”正式在2021年初拉开了帷幕。

对于2021年平台竞争的开局与未来演化的方向,你持有什么样的观点?乐观、悲观又或者是中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平台, 网易云音乐, 酷狗音乐, 音频平台, 播客,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