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之外,剧院还能做什么 | 请回答2021:何鹰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1-27 16:05 点击:
【字体: 】   评论(

观众会越来越珍惜演出。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84515.jpg

2020年是广州大剧院成立的10周年,疫情打断了全年的计划,整个场馆的大修也直到2021年初才被提上日程。

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前,何鹰刚刚结束了一场关于剧院大修的工作会议。他向我们表示,在疫情零星散发、全球演艺行业陷入低潮的当前,广州大剧院的大修仍然有不少未知因素,“目前还没确定怎么去装修,因为资金也会相对紧张”。

2020年疫情爆发的时候,何鹰一直在广州处理工作事务。作为广州大剧院的总经理,面对演出接连被迫做延期、取消,有些措手不及。

疫情最初,何鹰对照03年非典时期的应对措施试图进行推算,大概过多少天可以恢复第一场演出,但结果疫情顽固,项目计划完全派不上用场。即使是解禁后的每场线下演出,虽然不涉及境外演出,仅是牵扯跨城跨省的团体演出,也让何鹰十分紧张。

在广州大剧院停演的那段时间,团队也尝试着做直播带货、在线上开分享会。4月,和腾讯艺术联合打造的线上戏剧《等待戈多》直播,这个由演职人员完全通过线上沟通进行落地的项目,算是当时一项最有意义的突破点。

5月11日,广州大剧院正式恢复上班。剧院集中精力扑在歌剧《马克·波罗》的事情上,担心疫情情况,为了保证演出的顺利落地,所以演出时间又往后推了一个月,定在6月上演。

此时全球疫情开始蔓延,广州大剧院在6月24日晚带来《马克·波罗》的演出,也是当时全球唯一一个线下的歌剧院演出。

同时,《马克·波罗》也同步开启了线上付费全程直播,登陆优酷、大麦、爱奇艺等平台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64473.jpg

面临2020年的变化,何鹰对我们感叹道,“很心疼我们的线下演出,也更珍惜每一段美好的时光,每个珍贵的感情。”

经历了2020年的“大变局”,何鹰也开始思考广州大剧院的未来:比如在国外项目无法进入中国市场之际,如何更好地挖掘国内精品剧目;在疫情结束之后,如何在第一时间把优秀的演出和广大观众请进剧院;在演艺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抓住机遇等。

2020年12月31日,广州大剧院上演了贝多芬《费德里奥序曲》与《第九交响曲》两部经典之作,以及谭盾的新作《敦煌·慈悲颂》,中西呼应、双“颂”跨年,和往年新年固定邀请如伦敦爱乐乐团、皇家爱乐乐团等国际名团不同,这场跨年合唱音乐会对广州大剧院来说是头一次。而跨年当天的演出收入达到200万,也是2020年全年的顶峰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12000.jpg

“我们这次的跨年音乐会至少在节目的亮点上,压过了以往我们邀请的那些团,既有国际上的呼应,也表达了东方主题,从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上,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让我们很振奋。”广州大剧院总经理何鹰感叹道。

“双颂”演出为广州大剧院的2021年开了一个好头。但面对云谲波诡的疫情,何鹰显得有些失望。他表示:“我一直想做瓦格纳,但是现在这个条件,我越来越不敢想了,感觉实现的可能性很小。希望全人类能够尽早扫除疫情吧!”

不过对于未来,他还是信心满满。“广州大剧院挺过了2020这个坎儿,2021、2022、2023,甚至更远之后都不在话下。所以,我们要对未来保持希望,充满期待。”何鹰补充说:“还是那句老话:路要一步步走, 饭要一口口吃。”

以下根据何鹰的自述整理:

01

剧目内容规划,原创剧目是最大亮点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剧院的很多项目规划地比较晚。以新年为例,以往我们都会安排很多国外剧目,因为档期问题,一般都会安排的比较早。现在因为疫情,外团演出基本进不来,都是安排国内的项目。

以往来说,剧院每年下半年就应该对第二年的演出有大概的计划了,但我们到目前(1月6日采访时)还没有一个最终确定的新年计划。

当然,剧院基本的演出框架不会变,包括“女性艺术节”、“广州艺术季”,”新年演出季“、院庆演出季“等这些传统的演出板块基本不会动。广州大剧院其他一些系列品牌,比如我们小剧场的纯粹系列、“音乐后花园”这些年都做出了品牌影响力,会在2021年继续和观众见面。

注:广州大剧院“女性艺术节”首届举办于2017年,今年的女性艺术节由浦发银行广州分行冠名赞助,将于今年3月正式开幕。

“音乐后花园”是广州大剧院每年夏季上演的主题音乐会系列,首届举办于2017年。

纯粹系列广州大剧院的演出品牌,同样由浦发银行广州分行赞助。

我一直认为原创的,或之前没有演过的内容才是亮点。我们今年就有两个亮点项目。这两个项目都是原创项目,在去年已经在策划了,有的剧本目前也已经写完,改出来了。其中一个是广州市里大力支持的,战疫题材话剧《钟南山》。还有一个是我们自己选的题材,改编自著名作家王蒙小说《活动变人形》的舞台剧,目前也已经启动创作了。如果这两个剧能在今年内顺利完成,预计会分别在7月以及11月在广州大剧院上演。

疫情其实也在逼着我们走出舒适区,去找新方向,打造自己的品牌,尤其是原创这方面。毕竟,对于剧院来说,拥有自己的制作团体、自己的原创IP还是挺重要的。

以百老汇、伦敦西区为例,他们自有版权的剧目可以连续上演几十年,有着稳定收入,目前国内还很缺少这种自己有版权,能持续上演,市场反响又非常好的剧目。在原创这方面,我们剧院还有很多路要走,多做自己的原创、开发自己IP会是广州大剧院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另外,2017年,我们还打造了一个”D艺空间“,专门帮助青年艺术家孵化原创剧目。我们剧院把这个孵化平台搭建起来后,就要做更多地扶持和帮助广州本地的表演团队,专业的青年艺术团体或校园艺术团体,培养广州戏剧的原创力量。

但2020年受疫情影响,戏剧孵化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不过在去年年底,我们制作了一个抗疫题材的小型音乐剧《相信有光》,由原孵化团队“玖肆原创”创作,也获得了广东省文联的资金支持。新的一年我们还是会尝试用一种新的方式,重新把青年戏剧孵化做起来。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68898.jpg

△ 2020年中国文联青年文艺创作扶持计划项目——抗疫原创歌舞剧《相信有光》

以往我们的孵化是以高校原创为主,今年可能要更多关注社会上的青年院团,尝试扶持出几个真正经得起市场考验的剧目。之前,我们可能更重视对青年团队的培养,之后可能会更倾向于剧目方面,会考量这个原创剧目能否在市场上立得住。

02

线上思考与华为5G智慧剧院

其实线上演出不算是一个新事物,国际著名的剧院、音乐厅,比如柏林爱乐音乐厅,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大都会歌剧院都有推出线上演出,而且做得非常好这主要是因为国外的这些院团都有自己的原创剧目和IP,市场化比较高,受众群体也比较广,基本是面向全球观众。他们这些项目都是收费的,也都成为了剧院非常好的盈利渠道。

我们国内的剧院在这方面存在先天不足,主要是国内绝大部分剧院都没有自己的演出院团,没有开发出自己的原创节目和IP,能播放的节目大多也没有版权,所以线上发展困难重重

但疫情把大家的能量逼出来了,迫使我们做一些线上付费演出的尝试。第一场是6月18日在实验剧场做的方锦龙的一个音乐会,因为当时只有30%的上座率,我们把座位放平,一共摆了150个,线下售票、线上直播收费,总体收入不是很理想。

所以我也在思考,是不是因为平台原因或者是演出类型原因?歌剧、民乐和流行音乐、音乐剧还是不太一样,受众小,所以线上收入不太理想。

我们持续做了几次线上演出后技术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特别是现在又与华为合作,会逐步做一些更先进的尝试。但我认为线上演出实现盈利的话还是有一些困难,最大困难就是没有版权,所有我们线上播放的内容都需要去跟团体谈版权,这就造成了我们的时间成本和演出成本非常高。

我认为NT Live的形式就特别好,英国国家大剧院通过录制自己制作的剧目,然后把线上演出的版权售卖到全世界各地的剧院。现在演出在线上呈现中,音响音效、画质清晰度都很不错,长期来看收入上还是可观的。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63046.jpg

我们现在和华为5G智慧剧院已经展开了实质性的合作内容,在去年12月24日,录制了广州芭蕾舞团的《胡桃夹子》,用多机位、多视角进行拍摄,不过现在还没有上线。

12月30日,周晓琳老师的独唱与合唱音乐会,也使用了多视角的呈现进行了录制,观众可以自己选择切换角度观看演出。 

但我们这两次演出都没有实现直播,第一次是因为直播条件不成熟,第二次直播准备好了,但片方在版权方面没有同意。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两个节目的录制等于开启了我们广州大剧院智慧剧院线下与线上相结合的探索,用科技的方式推动了我们剧目从线下走到线上。

这两次实践成为了我们自己研究学习的样本,今年开年我们肯定会在这方面加大力度。通过总结这两次演出的经验总结,我们下一步重点要做的就是如何丰富线上的内容,把更多内容的版权谈下来。

03

票房不再是压力,2021会是“中国年”

近些年来,高雅艺术的观众群体在不断拓展。其中一个原因是剧院坚持引导和普及,另一个原因是流行化元素的注入,拉近了高雅艺术和观众之间的距离,让高雅艺术获得越来越多的市场认可。

比如在《声入人心》、《舞蹈风暴》等电视综艺节目的带动下,音乐剧、歌剧、舞蹈的演出上座率明显有所提升,尤其是有明星加持的剧目经常是一票难求。

我们以前国外剧目做得多,艺术家虽然都是圈内非常有名的,但是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也没有形成粉丝热衷的效应。

但今天,一个《声入人心》就把声、歌剧市场打开了,节目把一些歌唱青年演员带火。现在,包括廖昌永、梅溪湖男孩的演出一票难求。我们以前是在剧院中不常看到粉丝成批成批、拿着花等着演员这种景象的,现在粉丝来剧院追星的现象非常普遍。

今年,广州大剧院将上演阿云嘎主演的音乐剧《在远方》。这场演出一开票就全部售罄了,粉丝们还把我们的售票系统”抢“崩了。为此,剧院也收到了粉丝的投诉,这也是我们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28394.jpg

△ 音乐剧《在远方》

摄影|王晓溪 

还有,《舞蹈风暴》对我们现代舞的演出的票房也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以前我们现代舞很难卖,大家都愿意去看故事性强、氛围热闹的剧目。今年,现代舞《大饭店》会在1月26-27日在广州大剧院开演,演员李艳超、黎星、谢欣都是《舞蹈风暴》里的明星选手,他们原本就是优秀的演员,上了节目之后,人气更旺,票房就更好卖了。

那有人会说,给我们贡献票房的粉丝很多都是冲着艺人来的,没有这些大咖他们不会进剧院。但我认为,通过明星大咖把观众吸引到剧院也是普及高雅艺术的一种手段,毕竟存在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更多人进到了剧院里面,接触到了高雅艺术,甚至爱屋及乌,喜欢上了高雅艺术,多以我个人非常支持行业内利用和发挥明星IP效应,这对我们开展线上演出也大有裨益。。

2021年,我们并不怕票卖不动,随着上座率从30%到75%逐步解禁,观众压抑的需求需要得到释放,会越来越珍惜观看演出的机会。现在,广州大剧院还是会出现下个周末开演,提前两周才开票的情况,以前是绝不可能的。

另外,剧院周边越来越热闹,这几年剧院通过完善周边与剧院匹配的商业业态,开放更多空间等措施吸引市民走进剧院建筑群,现在,广州大剧院成了网“红打卡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市民和游客。

在这些人之中,很多并不是我们的观众,甚至之前没来过剧院,我们想办法怎么把他们吸引进剧场里。剧院人气更加旺了,获得了更多人气,也带动了周边商铺的火爆,提升了我们的物业租赁价值,甚至间接促进了我们的票房收入。

article/F6ED4E1D5E834A28AB70AB8863003142/20210128073825.jpg

2020年,我还是有一些遗憾,对疫情带来的影响估计不是很充足,在剧场停业期间没有及时灵活地策划一些能快速登台的优秀剧目,这导致政策逐步放开后,剧院依然有比较多的空档。

2021年我们做了更充足的准备,比如我们会更细致地在合同里明确:遇到疫情要取消该怎么办,延期怎么办,延期后,空档期我们有什么准备等等。

尤其是现在我们剧目销售的时间缩短了,可能前期策划到落地销售,只有一个月时间,面对这种灵活的变化如何选择项目,也是今年我们要继续提升的。

我个人比较喜欢看国外的歌剧、古典音乐,国内原创剧目看得比较少。今年,国外项目进不来,看国内剧的机会多了,我也慢慢发现,国内的原创剧目水平提高很大,市场认可度也高,这也是我自己的一个观念转变。

去年还是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很明确地说,广州大剧院今年以国内的演出项目为主,会给国内以及广州本土的艺术团体、艺术家更多机会。我觉得2021年,中国演出市场会是“中国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广州大剧院, 何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