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鹿晗,去年纯利4500万元,风华秋实赴港申请IPO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1-24 11:59 点击:
【字体: 】   评论(

目前尚未披露募资额、估值等数据。

article/5E673A6CEFA9447EBA420ADB942AC57E/20210125029398.jpg

去年8月,曾有消息透露风华秋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华秋实)正与投行密切接触,计划赴港上市。如今,风华秋实已于1月22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IPO上市,不过目前尚未披露募资额、估值等数据。

风华秋实是一家在中国经营超过十年的音乐娱乐服务提供商,2010年,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李辉、黄桢峰和唐宇啸筹办了汪峰“怒放”摇滚英雄中国演唱会巡演。

当年北京场的演出集结了崔健、齐秦、汪峰、朴树、许巍、唐朝、黑豹等多组音乐人,巡演最后以北京场4.8万人,上海场3.1万人的高票房收官。

“怒放”巡演不仅创造了票房奇迹,这一演出项目的主要策划者们还顺势成立了音乐公司风华秋实,并与汪峰正式签下唱片、演出、经纪全约,成功从演出制作向音乐内容上游发展。

通过其招股书可以了解到,创始人李辉(目前担任风华秋实的主席兼执行董事)于2010年创办北京风华,2014年成立上海风华,作为中国的主要营运子公司。多年来,风华秋实已经成长为中国知名音乐娱乐服务提供商之一。

article/5E673A6CEFA9447EBA420ADB942AC57E/20210125048800.png

风华秋实如今主要专注于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业务,辅以演唱会主办及制作和艺人管理。

其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业务主要通过两个渠道来产生收益:第一是通过许可音乐作品(包括单曲、数字专辑、实体专辑、视频和音乐库精选曲目)来收取版税费; 其次是通过提供音乐制作服务从中收取制作费。

风华秋实制作和收购的版权曲库达425件,其中11件尚未发布。这些音乐涵盖了各种流派,包括摇滚、流行、流行摇滚、民谣等等。该公司通过音乐版权许可产生的收益通常来源于固定的最低保证费,或者按照收益分成和关键绩效指标收入。其参与制作的音乐也曾多次获得行业奖项,如鹿晗的2018年发行的《触发》、黑豹乐队的专辑《本色》、赵照的歌曲《当你老了》。

演唱会主办和制作方面,风华秋实承担的主要工作包括招揽艺人、娱乐内容创作、获取演唱会场地及相关许可、门票销售安排及舞台管理。于往绩记录期间,公司主办及制作的著名演唱会包括2018鹿晗巡回演唱会‘RE:X’。该公司通过演唱会门票销售、演唱会广告赞助以及演唱会相关产品的收入中产生收益。此外,风华秋实还为第三方主办的演唱会及活动提供制作服务,并从中收取制作费。

艺人管理这一业务领域,风华秋实分别签约了10名音乐艺人及10名练习生艺人,其中包括黑豹乐队、许明明、鹿晗、杨嘉松、郝云、赵照、Hulu Boyz、魏大勋等。就音乐艺人而言,该公司通常会签订两种独家合约,即独家全领域合约(包括音乐及演艺事业服务)或独家音乐合约(仅包括音乐事业服务),帮助管理和协助音乐人在音乐娱乐行业内的事业发展。就练习生艺人而言,风华秋实会提供专业培训及独家管理服务。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灼识咨询的报告,按2019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产生的收益来计算,风华秋实在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8位,市场份额约为0.6%。在总部位于中国的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7位,市场份额约为1.5%。

article/5E673A6CEFA9447EBA420ADB942AC57E/20210125087912.jpg

article/5E673A6CEFA9447EBA420ADB942AC57E/20210125003869.jpg

招股书显示,在过去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风华秋实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0亿、0.56亿和0.59亿元人民币,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863.0万、1,881.8万和4,501.8万元人民币。

根据风华秋实公布的招股书,其也公布了自己的风险因素,主要离不开风华秋实的单一性:1、收益依靠单一流媒体平台;2、对艺人鹿晗的依赖过大。

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作为风华秋实的主要业务,凭借音乐作品许可的收益占比日益增大,于2018财年、2019财年及2020年9个月,风华秋实来自该分部的收益分别约为人民币30.4百万元、人民币50.6百万元及人民币57.3百万元,分别占比收益约30.3%、90.9%及98.0%。

主要的流媒体平台为TME,风华秋实与TME签署的为有条件独家音乐版权许可协议。由于TME控制着风华秋实大部分在线音乐的发行,风华秋实在数字流媒体平台上的抬价能力会受到限制。

2018财年、2019财年及2020年9个月,风华秋实的主要客户占其总收益约26.2%、78.6%及70.7%。

用户集中,风华秋实面临着依赖单一主要客户的风险,如果其主要客户的收益发生很大程度的波动,风华秋实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也会大大受影响。

article/5E673A6CEFA9447EBA420ADB942AC57E/20210125048890.jpg

以上图为例,风华秋实2019年对鹿晗集团的采购成本达到了46.1%。公司的供应商主要包括音乐版权拥有者、所管理的音乐艺人、演唱会策划及出品服务公司、音乐创作人等,风华秋实在2018财年、2019财年、及2020九个月的总采购成本中,支付给鹿晗集团的分别占比约35.8%、46.1%及22.8%。

在招股书中,风华秋实也承认,虽然鹿晗热度在行业内很高,但不能够保证在合约期间内一直如此,也不能保证在合约届满时,鹿晗会与其继续合作,或按照风华秋实认为合理的价格合作。倘若后续合作出现问题,将会对风华秋实的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除了鹿晗,风华秋实对于自己的艺人管理仍然有着很大担忧。

发展艺人对于风华秋实来说是其优势之一,其竞争地位也取决于是否能够继续发掘及招募音乐艺人、帮助他们通过制作音乐作品获得高度公众认可。若他们不能发掘委聘和挽留音乐艺人,同样将会对他们的前景不利。

在艺人管理方面,风华秋实的艺人参加(其中包括)演出而产生的艺人管理往绩费用分别为920万元、320万元及120万元(人民币)。

影响风华秋实业绩的,还包括关于演唱会业务所可能引发的一系列风险。

风华秋实的业务很大程度上依赖其旗下音乐艺人及其主办的演唱会,而演唱会的成功取决于改艺人的声誉、受欢迎程度以及演唱会的内容。而音乐作品、尤其是演唱会的制作和发行具有不确定性,无法保证制作和发行能在预算内,不出问题的按计划进行。

演唱会涉及到的人员繁杂、有关多方协作。除了演唱会场地的报批问题、消防安全问题以及自然灾害的影响,音乐创作人、艺人等工作人员的身体健康问题、个人专业度问题等都有可能影响演唱会的举办进度。

而如果演唱会其中某环节出问题,作为主办方的风华秋实则需要根据相关协议承担超支费用或被罚款。

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演唱会的举办难上加难。不过在此之前,中国现场音乐的市场规模逐步上涨。

根据中国现场音乐表演行业的市场规模,按中国票房收益总额计,现场音乐表演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约人民币32亿元增至2019年的约人民币45亿元,2015年至201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约8.9%。

据第三方机构灼识咨询,中国现场音乐表演的票房收入总额预测将继续增长,于2024年达约人民币55亿元,2019年至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约4.1%。于2015年至2019年,于中国举行的现场音乐表演场次录得复合年增长率约14.2%,且预期将于2024年达至约23,400场,则2019年至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约5.7%。

风华秋实虽然依赖单一性的收益结构,但鹿晗具备扎实的粉丝和热度基础,市场对于他的期望依然在线。TME集团在上市之后稳步增长,纵然流媒体平台越来越具有自主性,但未来随着版权意识和行业规则的不断建立完善,版税收益也将成为一大重地。

音乐行业这几年来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一家经营了十年之久的音乐娱乐公司,相信风华秋实在港股上市后,会迎来更好的发展前景和动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风华秋实, 鹿晗, 招股书,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