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寒冬:在线陪练乱象背后的“洗牌年” | 教培观察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1-16 16:2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无论短期内是否存在泡沫,但音乐教育赛道的机遇依然值得期待。

article/E389D4D71C014DE18B43A84175982415/20210118099371.jpg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迎来流量红利期,但也陷入了“内卷化”阶段,在线音乐教育赛道呢?在出现倒闭案例后,对1对1陪练平台高估值和表面繁荣的疑虑,也在这个寒冬影响到市场信心。无论短期内是否存在泡沫,但音乐教育赛道的机遇依然值得期待。

每周四天,毛毛都会在家里按照妈妈约好的课程,准时打开VIP陪练与老师一起练习二胡,每次课程时长25分钟。此时,毛毛的妈妈会陪在他旁边,一边做点自己的事,一边注意听陪练老师提到的要点。

“我家孩子还在学习把位的初级阶段,姿势手型的准确度通过线上教学还是有些局限性。”毛毛妈妈认为,现阶段线上教育只是补充,无法办法完全替代线下真人教学的效果。

这是今年大多数琴童和家长们的日常生活场景之一。

在疫情之下,教育培训市场遭受重创,不仅波及大多数中小型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众多知名教育品牌也遭遇危机。但在线教育市场实现了创纪录增长,融资额不断创新新高。

据IT桔子统计数据,2020年,教育行业共融资233起,少于2019年的389起,但融资金额高达1046.78亿元,与2017-2019年的融资总额基本持平。而商业数据派的统计显示,2020年1月-11月末,在线教育行业共披露融资事件89起,融资事件虽然同比去年少了34.56%,但融资总额却激增256.78%,共计高达388亿元。

在线音乐教育赛道也获益于此。多年来,音乐教育凭借稳定可持续的现金流收入预期,市场碎片化尚无巨头诞生,不断吸引新的资本入局。

回顾2020年,众多线下琴行因无法承担高昂的租金而不得不关门;一批在线音乐教育公司获得了融资,在资本的支持下得到发展;1对1陪练软件也获益于此,收获了更多的家长和琴童。

但这些其实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在线音乐教育平台也面临着更加激烈的融资竞争环境。

尽管在线教育赛道火热,但其实融资的难度更大了,因为钱都砸到了头部公司。

有的企业支撑不住倒闭了,有的公司账上钱多,拼人力、拼流量、拼速度、拼技术……相比之下,美术宝获得了2.1亿美元的D轮融资,成为目前国内素质教育领域内出现的最大单笔融资,而音乐陪练赛道却稍显冷清。

整个2020年,在线教育竞争陷入内卷的现状,更是在激进抢用户的过程中,融钱最多、烧钱最多、竞争最激烈的战场。

在魔幻现实主义中,随着政策的利好,素质教育与中考挂钩,音乐教育赛道确实也是少有的未来将有确定性增长的细分市场。

在“泡沫与前景”的争议过程中,在线音乐教育既体现了资本、政策、人才和产业链这四个要素在发挥效力的同时,也体现了在整体市场趋向于浮躁化的背景下,加速洗牌的全过程。

1

柚子练琴惨淡收场,市场加速洗牌 

去年11月底,柚子练琴发布破产公告。

11月30日晚7点,柚子练琴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破产公告。公告表示:“由于市场环境和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于是启动了破产清算程序。同时一并对用户、员工、教师表示歉意。”

随后,网络上爆出,柚子练琴在发布破产公告的前两周,还在发布双十一期间的促销活动。

据受害者在网络中披露的消息,柚子练琴发布的双十一活动显示,套餐优惠后的价格从5590元起步,最高为17490元,同时赠送大量课次,最高套餐赠送课次达到105节。一节50分钟的课平均单价最低仅为62.46元。

宣布破产、APP停运,家长们续充的钱怎么办?为什么要在破产前,依旧发布促销活动?一时间,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中,家长们立刻抱团建起了维权群。

12月6日,在新京报旗下教育类消费维权平台“教侦”小程序中,有104位线上陪练APP“柚子练琴”学员家长及员工陆续在该平台投诉,称该机构突然关停,不返还家长剩余课程费、拖欠教师薪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8日中午,已有753名家长参与欠费登记,涉及金额约400万元。

在柚子练琴创始人兼CEO张韬在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称:“我们没有像网上所说的一样卷钱跑路,我们一直在积极处理后续问题”。

12月9日,柚子练琴再次发出公告:“经过目前的沟通,我们的同行‘快陪练’愿意伸出援手,给柚子练琴的学员提供价值500元和价值1000元的陪练课程,用户可以根据您的课包剩余价值自愿进行选择。我们还在继续对接其他有价值的课程,希望能够减少对您的损失。还有其他教育企业正在内部评估,确定后会官方发布。”

article/E389D4D71C014DE18B43A84175982415/20210118064484.jpg

据多名律师对媒体的反馈,就柚子练琴在启动破产前夕仍通过班主任、课程顾问等向家长推销双十一促销课程的行为,是不诚信的,也构成民事法律上的欺诈行为。柚子练琴如后续拒绝退款,将会面临着法律风险。

12月29日,北京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外发布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提示,将近一个季度受理的12345市民热线及12315热线中投诉数量大、解决率低的教育培训机构名单公示。柚子练琴与优胜教育、渊大教育、天普教育等其他8家被点名,其中柚子练琴的投诉数量为468件,投诉解决数0件。

柚子练琴是由北京柚子学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APP,通过线上视频陪练的方式,为学员提供钢琴、小提琴、古筝、长笛等的陪练课程。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柚子学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的法定代表人为张涛,持股20%,疑似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为占股55%的最大股东王欣明。

王欣明的个人资料显示,其不仅担任柚子练琴的执行董事,同时还任职24家房地产开发、投资、装饰等企业,周边风险高达1269条,预警提醒205条。在2020年下半年,其担任高管的多家公司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创始人张韬在2001年后分别加入优扬传媒、天才宝贝、柏斯音乐集团担任各个领域的管理岗位。柚子练琴的技术开发团队也均有过产品和视频开发运营的充足经验。

柚子练琴3年之后惨淡收场,这样一地鸡毛的结果绝非当初入局时的初衷。

近年来,在线教育赛道火热,市场不断涌现全新的在线音乐教育产品,三天两头有融资信息发布。例如,2020年6月,vipSing宣布已完成由四季教育和创伴基金双领投,成为资本沙烨跟投的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而这家公司在3月才正式上线销售。

article/E389D4D71C014DE18B43A84175982415/20210118047332.jpg

在此前朝阳市场监管局发布的公告中,也提示了消费者要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不仅要确认收款机构与合同机构是否一致,交费后应及时索要发票或其他缴费凭证,留存好合同、单据等材料,发生纠纷时可作为相关证据主张合法权益。

事实上,音乐教育的投资热潮要追溯到2013年,O2O的盛景,当时市场上突然冒出一大批O2O艺术教育服务平台,且不断获得资本加注。但行至2016年,在经历了星空琴行和疯狂钢琴倒闭事件后,O2O模式在音乐教育行业宣告彻底失败后,市场冷清了一阵子。

2017年,获益于K12教育赛道和素质教育发展的大背景,在线音乐教育再度成为市场热点,尤其是VIP陪练的模式跑通后,2018年,陪练迎来了高光时刻,VIP陪练在这一年的年初完成了2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同年11月完成了1.5亿美元的C轮融资。

快陪练成立于2017年,2018年完成5000万人民币的融资,2019年4月完成1000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并在2020年3月宣布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且企业已实现盈利。

柚子学琴就诞生于这样的背景下,在发展过程中,现金流管控实效,融资不顺,导致最终不得不关停的命运。

这三年来,为了获取用户,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企业出现了激进扩张的情况。在此背景下,陪练平台们一路不断融资、不断烧钱,高歌猛进布局市场,但忽略了扩张过程中的风险。

2

1对1陪练的火热:能跑出下一个独角兽?

前不久,VIP陪练APP因存在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被官方通报下架的消息,在这个寒冬也同样刺激到了市场的神经。

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的陪练软件,基本上针对4—14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自控力不强,兴趣需要引导,缺少陪伴的无趣枯燥练习很难坚持。

孩子课后如果没有按照正确方法练琴,效率会很低,没有成果,孩子的自信心和成就感也会降低。所以陪伴与专业性监督是必要的。家长在缺乏专业知识的情况下,最简便的方式就是花钱请专业老师进行陪练。

article/E389D4D71C014DE18B43A84175982415/20210118099719.jpg

不过线下陪练老师难找,师生双方都需要付出比较多的时间成本。柚子练琴的创始人张韬也曾向媒体表示“优秀的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嫌陪练收入低,而愿意做陪练的老师专业性又不高。”

随着互联网对教育行业的渗透,线上真人一对一视频教学模式风靡全国。1对1在线陪练省去了师生双方的交通环节,节省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对于广大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来说,这同时也可作为一种赚钱的方式。

直播应用和技术的不断进步,也解决了线上陪练市场的技术问题。

以钢琴为例,它不像弦乐器那样需要控制把位,钢琴键较为分明,更容易实现在线视频的可视化教学,所以钢琴在线陪练市场也最为火热。

现在有陪练需求的用户,可被粗略地分为两类:第一、家长单纯从孩子兴趣出发,找个老师陪着他练,孩子会了就行,自己也能减负;第二、有意向依靠乐器特长考学,以及进一步往专业方向发展的孩子。

以VIP陪练为例,其课程售卖分为三个正课套餐+以个试学套餐,价格从4888元至16888元不等,相应的课程数量也从40节到160节不等。课程数量越多、赠送课时越多,课程单价也就越便宜,最低可达76元一节课。 

article/E389D4D71C014DE18B43A84175982415/20210118052878.png

但在去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其中要求全国教育培训机构,凡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VIP陪练的课程套餐支持使用32种乐器,并开通音乐素养课,超级陪练课权限。同时,部分乐器赠送专用鹰眼镜头,纠正手型指法。平台的优势为,50分钟的课程可以拆分为两节25分钟的课程,平摊在一周内上完,这样孩子可在易接受程度内保证每天都练习。有老师的监督和指导,持之以恒的练习总会让孩子的学习有一个比较大的进步。

毛毛妈妈对我们透露,陪练平台里老师的简历用户都可以看到,基本上都有几年的教学经验,从资历上、乐器演奏水平上都有一定保证。“我看有些老师有在乐队演出过,包括在哪个乐团担任乐手,这些其实都挺加分的。”

但针对平台的收费标准,毛毛妈妈也表示过担心,“虽然单次课仅有几十块,比线下课的一小时300元便宜太多,但一次性要交1-2年的费用,谁也不知道这个平台可以存活多久?”

显然,陪练软件需要强大的资金流以保证整个平台的运营。

针对一对一陪练的真实效果,一位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兼职教师向音乐财经反馈道,“其实在线陪练的效果并不好,孩子如果自己玩,不上课,我们也没有办法。再一个,在线辅导基本上只能靠语言,但是这远不如线下面对面亲自示范来的准确。”

在她看来,对于工作时间弹性小的家长来说,无法在上课时陪着孩子一起,就有可能出现孩子贪玩的情况,这也是一对一陪练所无法解决的问题。

VIP陪练的平台官方数据透露,已经吸引3万多名陪练老师,覆盖了全国80%的知名音乐院校,快陪练2020年3月宣布融资消息时曾公布拥有1万多教师。

在线音乐陪练软件目前仍面临着如何挑选教师的问题。一方面,陪练老师水平参差不齐,优质师资依然缺乏,也出现假冒的现象;另一方面,如何针对师资力量定价,才能实现师生双方的满意,同时平台又能保证健康的商业模式和运用机制?这依然还是一个需要平台去平衡的问题。

显然,2020年融资稍显冷清的陪练赛道,还无法给出完整的答案。但是,要想迅速做大用户规模,从众多陪练品牌中跑出第一,且保持可持续性的头部地位,依然还面临着增长瓶颈、竞争压力的问题。

此前,据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分析,互联网教育是一个长周期的服务项目,所以会带来很大的盈利压力,基本上95%的企业都在亏钱。资金池的容量却不够多,投资意愿度其实是在下降,投资者都在观望。

一位投资人认为,目前来看,头部陪练公司的估值偏高,存在一定的泡沫,到底能跑多远,业务发展能否撑得起高估值?这一切还有待观察,他说:“洗牌是正常现象, 2021年很关键。” 

根据2020年上海市消保委发布的《上海、北京、深圳青少年教育培训消费调查报告》,上海、北京、深圳的家庭青少年教育培训支出(不含学历教育支出)约占家庭总收入的9.4%,已经超过了家庭的旅游支出,接近家庭的餐饮消费的支出。

青少年参加校外培训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上升,且教育培训的支出在逐年增长,成为家庭经济不容忽视的一块压力。

据投资机构的调研报告,在2022年,整个音乐教育市场预计会达到四千多亿人民币的规模。在市场发展趋势利好的情况下,谁都想来这里分一杯羹。

2020年,据VIP陪练透露的数字,在疫情下仍然有年复合20%左右的业务体量增长,且实现了单位运营利润(UE)转正。为了解决陪练老师来源与专业度的问题,VIP陪练还推出了AI陪练和“千人千面”大数据的后台分析。

总的来看,音乐教育赛道还在发展,且在互联网教育浪潮的影响下,进一步下沉市场成为行业的共识。

下一个独角兽,就在这个赛道吗?2021年,在线音乐教育会如何发展?

或许存在一些泡沫,但这依然是一个千亿级规模的市场。显然,市场通过优胜劣汰,既可增强优质公司服务用户的能力,也打击了盲目投机的创业者,提醒前路并不容易,要谨慎。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柚子练琴, VIP陪练, 在线教育,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