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霏:她曾以自己最爱的样子存在过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1-01-08 13: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记住她,是因为她曾经拥抱过认真的音乐梦想,以自己最喜欢的样子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article/346AE8B8A2AC47C7B56FB48A8AFA8D2E/20210111094097.jpg文|丁满

编辑|阿蒙

设计|芸如

2016年11月30日,西安邮电大学校团委举办了一场主题为“一无所有”的音乐节。在所有登台的乐队中,有一支名为“切尔诺贝利”的乐队,其主唱是一位名叫张若霏的女生,人们都说她歌声动人、长相甜美,在舞台上挥洒自如,绽放出绚烂的光芒,也因此,她在校园内颇有名气,受到很多人的喜爱,这对于身为乐队主唱的她而言,是一件令人愉悦、满足的事情。

不过,“切尔诺贝利”乐队并不是她唯一的音乐经历。在2015年考入西南邮电大学之后,她于第一学年报名参加“校园十大歌手”的比赛,最终获得冠军,这是她第一次以“音乐”之名,崭露头角。接着,她又分别参加了西邮“MT音乐俱乐部十周年音乐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京东赞助音乐节”、“西京学院咪咕音乐节”,并且在“中国新歌声陕西赛区”的比赛中名列三十强。

毫无疑问,她如此频繁的音乐活动,暗示了她对于音乐的浓厚兴趣,如果有可能,她兴许会进入和音乐相关的行业,并将此纳入自己的人生规划中,更甚者,她也许会在接下来的人生中获得比中国新歌声三十强更好的成绩,也兴许她会走进电视荧屏,被更多的人听见、看见,这一切对于年仅二十岁左右的她而言,皆有可能。

2018年,她即将面临毕业,按照正常路线,一个毕业的大学生通常会在毕业前搜寻各类企业的资料,并且开始投放自己的简历,等待一份Offer。而在投放简历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衡量标准。有的人只希望高薪,有的人只希望能做一份自己心之所向的工作,也有的人希望自己能在这二者间中和,两全其美,对于张若霏而言,后者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于是她给网易云音乐投了简历,并且参加了面试。但为了保险起见,万一网易云音乐没有录用她,那么她则需要寻找另外的工作。

等待是令人兴奋的,也是令人焦虑的,这个过程多少有些大喜大悲的成分在。遗憾的是,她没有等来网易云音乐的Offer,但此时,却有另外一份Offer在等待她的回应,这份Offer来自拼多多。

拼多多的总部位于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地处长宁区,附近有娄山关路地铁站,共有4个地铁出入口,周边环绕许多商场,生活便利,交通发达。2019年,张若霏开始在网络上搜寻此处的房源,但此处的房价并不便宜,如果想要独居,一间面积仅40平米的一居室也至少要5000元/月,这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按照押一付三的规矩,她在此地第一个月的支出就达到两万元,并且要在日后的每个月里都留出5000元以供房租。

而拼多多给出的薪资,是起薪一万元,这一万元还仅仅只是针对于应届生的标准,在日后的工作过程中,这个数字还会根据制度而上涨。这对于张若霏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哪怕是抛开日后工资上涨后所得的收入,仅在她作为应届生毕业的第一年里,就可以拿到每月一万元的工资,就算她真的独居,租一套5000元/月的一居室,她依然还能留下5000元以供自己的生活,这已经足够了。

在入职拼多多之后,张若霏在上海总部的月薪最终达到了一万三千元左右,不得不说,这种收入在许多的普通本科毕业生群体里,并不常见。

2020年8月,拼多多推出一项名为“多多买菜”的服务。这项服务依然围绕线上/线下的互通模式,即消费者在每日晚上11点前于APP中选购食材,第二天便可以到临近的自提点将其取回。而实际上,这种模式同人们在淘宝、天猫、亚马逊等网络商城中购买商品的原理是一样的。但对于“多多买菜”而言,因其商品是食材,它无法像其它商品那样能够经过两三天的运输依然完好无损,而消费者也不可能花上两三天的时间等待食材,所以这就需要能够做到快速,且集中的配送,同时,它需要有供货商。因此,要保证“多多买菜”的顺利运行,就需要拼多多投入大量的人力资源。

在“多多买菜”推出两个月之后,张若霏离开了上海总部,加入了“多多买菜”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团队,她的职责,是不断寻找有意愿合作的供货商,同时要负责货物运达仓库过程中的监督工作。因此,她在自己公司内部的账号上写下:“为多多守边疆”。这几个字,说明她已经认同了自己在意识形态上对于“拼多多”的归属关系。

遗憾的是,在她去往乌鲁木齐之后,有供货商反映“多多买菜”对于菜品的定价低于他们的进价,换句话说,这会让供货商亏本。也因此,许多的供货商开始对此进行抵制。于是,张若霏开始和许多供货商进行沟通,或者寻找新的供货商,其过程相当复杂,且耗费精力。

2020年12月29日,凌晨1:30,张若霏下班后步行回家。在到家之前,她突然晕厥在地,随即被送往医院,经6小时急救无效,最终死亡,年仅22岁。

张若霏死后,社会愤然。无数关于拼多多违反劳动法的言论轰然而出,这些言论里,有不少是关于拼多多对于员工在工作时间上的非人化要求。有人曾指出,拼多多要求员工每月工作时长不低于300个小时,若按照每周一休来推算,员工们每天的工作时长至少达到11个小时。而张若霏所在的“多多买菜”是拼多多的新业务,因此非常重要,而工作强度也最为剧烈,甚至有人曾连续工作30个小时。

在知乎上,曾有位匿名用户的拼多多前员工表露,对于张若霏的死,公司内部启用了保密措施。这位用户向自己的前同事证实张若霏的死亡,而对方对此的回应则指出此事件纯属谣言。另外,这位匿名用户写道:“拼多多用尽手段逼迫员工转岗去买菜,强制辞退不愿去买菜的员工,买菜一线员工全年无休超负荷工作,这些都是事实。”

article/346AE8B8A2AC47C7B56FB48A8AFA8D2E/20210111005639.jpg

在人类的历史上,曾经历过无数战争,许多民族为了扩张,牺牲了年轻的生命。对此,我们难以评价,且不做评价,我们只能说,这令人深感惋惜。有意思的是,在拼多多进行业务扩张的过程里,张若霏成了那个年轻的生命,更有意思的是,这种“年轻人成为炮灰”的事迹,发生在2020年,一个被我们称之为“高度文明”的时代。

张若霏死后,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看待网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拼多多需要承担哪些责任?”这个问题下有许多回答,其中一个回答来自拼多多的官方账号:

“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而后,拼多多称此回答是个人所为,并不代表公司态度,又引来一片哗然。

今年1月4日,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开始对拼多多公司的劳动用工情况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公司在用人合同,以及用工时间细节上的检查。第二天,新华微评对此事发表评论:畸形加班现象必须坚决遏制。

张若霏的微信用户名叫“润肺”,在她死后,她的男友借她的账号于朋友圈宣布她的死讯,并且透露他们二人已经订婚。在这条朋友圈中,她的男友说:“她努力地去生活过,勇敢地和这个世界抗争过。在舞台上,她绽放地无比绚烂。在生活中,她像阳光一样照亮并温暖着周围的人。”而在她的男友发这条朋友圈的同时,张若霏的遗体已经被火化。

article/346AE8B8A2AC47C7B56FB48A8AFA8D2E/20210111046031.jpg

回到2016年11月30日晚,那场主题为“一无所有”的音乐节,张若霏在舞台上尽情挥洒自己作为一名主唱的才华。而很显然,当我们看到“一无所有”四个字,我们会回想起1986年崔健登台的那个晚上,以及随后被我们称之为“中国摇滚30年“的一切。在这30年里,无数年轻人进入了音乐行业,而张若霏,本可以是其中一员。

张若霏的死,以及此事件背后所牵涉的一切,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中华上下五千年,有着无数层集体意识的叠加,形成了传统。而对于新时代的我们,必须理智的看到这些传统中过时的部分。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曾用“大母神”一词来描述这些部分,即:绝对依附于某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显而易见,这种现象若用在许多企业中,是非常贴切的。企业高层作为权威性的存在,使得所有员工都依附于此,并且不断削弱个人意志。换句话说,这个过程里已经没有“个人”而言,它代表的,是边界的模糊。

若从人生价值上而言,仅仅为了钱财而付出这样的代价,并不值得。而另一位心理学家曾奇峰老师曾坦言,一个真正独立的人,是不会完全依附或融入进任何圈子的。换句话说,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的是有弹性的边界,无论何时,我们都有权利,有自由表露自己的个人意志,尤其是在在面对权威的压榨、否认、剥夺时,我们可以,且有必要展露自己彪悍的一面。

同样的态度,也可以用在性侵、家庭暴力,乃至“PUA”事件当中。而尽管制法者已经将同样的态度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加入了法律中,但要真正做到,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对此的坚决。

如今的时代,互联网飞速发展,当有的人追求成功时,就会有人站出来反对成功,认为“平淡才是真”,接着,前者又会反对后者。而在互联网上,同时也充斥着无数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这其中就包含许多的企业文化,在这些文化中,一个人此生的幸福和价值会被定义成许多的标准,财富的多少便是其中一种。而的确,这些东西是吸引人的,甚至有着某种“醍醐灌顶”的效果。但身而为人,我们必须理智地看待这一切,我们不要做无意识的文化执行者,而要做有意识的文化审视者,而企业文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其实,一个人想要名利双收,没有问题。一个人想要平淡过一生,也没有问题。但重要的,是能够明白,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们不必等到有一个名叫张若霏的22岁女生的死亡之后,才去意识到这些问题,也更希望不会再有下一个她。所谓生命最大的价值,来源于生命本身的自由。但这些价值,需要我们去构建和维护。对此,我们不再继续谈论。在过去的几千年中,已经有无数智者对此进行过深邃的思考。

article/346AE8B8A2AC47C7B56FB48A8AFA8D2E/20210111056071.jpg

张若霏通过自己的死亡,被大家所认识,这非常令人惋惜,但我们依然会记住这个女生。而我们记住她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她是领着高薪的互联网从业者。我们记住她,是因为她曾经怀抱过认真的音乐梦想,以自己最喜欢的样子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对此,我们哀悼、纪念。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拼多多, 张若霏,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