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音乐行业面临了何种挑战与机遇? | 回顾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 |  2021-01-03 23:39 点击:
【字体: 】   评论(

2020年音乐财经热文回顾。

article/A6087D4995DD4206A5F1555F075DE1F8/20210104049638.jpg


中国音乐行业的现状如何?

答案是“严峻形势中向好”。这可能与过去一年中遭遇的艰难险阻带给行业的印象有所不同。

但事实确实如此,在疫情冲击下,现场音乐产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一部分企业不得不寻求线上转型,这一块历来“难啃”的骨头终于在2020年有了一些突破。且疫情过后,线下演出消费反弹同样提振了全行业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疫情带来的短暂挫折,线上的迅速迭代和发展,不会影响行业整体向上的大方向,且在这个过程中的摸索,还将持续性的重塑现场音乐产业的未来。

在这一年里,全球各大流媒体平台股价一路上扬,不断创下新高,真实地演绎了一轮魔幻现实主义的剧目。当线上流媒体的发展被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也让中国音乐行业的内容在变现上有了更多可探讨的“未来前景”。

那么,这是否是一种虚假繁荣的印象?尽管在全球同行业从业者看来,俨然中国音乐行业已经取得了惊人的发展成绩,疫情稳定后,又幸运而迅速地恢复了现场演艺活动的有序发展。

但是,结构性挑战依然摆在眼前。

这是因为音乐是一个产业链条极长的产业,在流媒体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产业链条上的利益分配机制依然存在很大的不平衡性。当然,反思流量、审视作品与推动审美多元化也在这一年里更为频繁地被行业关注和讨论。

而且,今天大多数中小企业所面临的现实困难和挑战远甚于2018年整体上的“欣欣向荣”。由于市场宏观环境、用户的在线娱乐消费习惯和Z世代力量的崛起,音乐娱乐行业的权利结构也正处于一个调整期。

但无可否认的是,音乐在这一年里,在大众产生了巨大的声量和社会回响度,音乐与每一个人命运与感情的关联,再一次被无限拉近。缔造一系列音乐直播案例的背后,是音乐行业里的爱与温暖,音乐行业从业者在这一年里更具有了使命感,企业社会责任也在这一年里被更多的讨论和践行。

2020年,对于小鹿角APP和音乐财经团队来说,同样是深刻而难忘的一年。

年初,我们记录了音乐人与行业人士在严峻现实中所面临的挑战,在心有戚戚然中完成了一份音娱创业公司的调研报告;年中,疫情逐渐稳定,我们继续记录行业的动态,希望不错过任何一条重要的消息,并从中洞察到未来的趋势;我们还幸运地得到政府的支持,顺利落地举办了音乐财经年会和大湾区现代音乐产业论坛;甚至在这一年的尾巴上,我们的行业书《死里逃生:音乐产业崛起的内幕》也刚刚出版面世了。

我笃信的人生理念里,有一条是“七年即一生”,在这一生里,你可以尝试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回顾过去,自2013年初偶然认识了一批音乐行业从业者,坚持在我当时所供职的杂志写下一系列行业报道,2014年开始正式做音乐财经,行至当下,也正好是人生七年。

在这七年里,我幸运地参与记录并见证了一个行业的跌宕起伏。未来七年里,我还会继续扎根在这个行业里,努力做好内容。

岁月流逝,世事变迁,下一个人生七年已经到来。你会如何在这个行业里,去努力打拼属于你内心的这“一生一世”呢?

期待你的留言。

——小鹿角APP、音乐财经创始人 董露茜

以下是2020年音乐财经热文回顾:(部分呈现)


01  直击疫情

鼠年疫情,电影撤档,演出“逃离武汉”

这是疫情困境下的呼救,还是挟音乐情怀的敛财?

一家厦门音乐公司的自白

“我们还在撑着,坚持不裁员”

Ultra、SXSW取消噩耗背后,全球音乐节今年太难了

海外演出市场的“危机时刻” 

2020初春演出“搁浅记” 

创业14年,熬过疫情才能破局重生

唱片店死掉了一大批,疫情重压下的他们还在坚持 

一批Livehouse永久闭店了,但复工之日已经不远

各国禁止大型集会,演出场地被关闭,余波仍在延续 

在抗击肺炎的关键期,音乐平台“声援武汉”

最焦虑的事情:“没有收入,支出较大”

全球音乐节将因疫情损失168亿美元,观众仍然热情不减

春夏经济危机:线下娱乐裁员暂停付酬,流媒体保持高播放量

疫情之下的剧院困境:解密美国五大歌剧院的基本财务及运营情况

直面疫情:第一季度音乐企业生存现状调查


02  后疫情

“这是复工最难的一年,我可能要去做外卖骑手了” 

“没有想过转行,有希望总是好事” 

“失业、无收入、做公益”,他们在压力中寻找机会

失意的音乐剧演员,正在等待重返舞台

“我还在观望,看看有没有什么跨行的机会”

欧洲现场音乐回归进行时,第二波疫情带来潜在风险 

因疫情受挫的现场娱乐行业,现在是否还值得投资?

重建夜间经济,全球现场音乐复苏进行时

破产、歇业、延期,全球旅游演艺行业复工难上加难

我花了18元,看了疫情后武汉的第一场演出

欧洲现场音乐复苏进行中,疫情常态下行业寻求替代方案

后疫情时代,“虚拟小费”模式会在西方普及吗?

从裸心堡到雷峰塔,后疫情下网易放刺如何打造电音文旅IP?

市场回稳、独立音乐再进击,后疫情下的华语乐坛

后疫情下:演艺市场的复苏——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潘燕

后疫情时代演艺的文旅融合发展之路——文旅中国负责人李霞

线下复苏之路,演出赛道上的消费反弹

疫情之后,线上音乐消费何去何从?


03  音乐版权

签约,毁约,重约,陈雪凝的版权和经纪合约对谁打了烊?

对流行歌曲的依赖减少,音乐版权投资基金何去何从?

吉卜力滚石华纳环球,网易云音乐引领版权合作新模式

越来越值钱的版权交易,Concord以超一亿美元收购梦龙曲库

宝石Gem买Beat,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

《野狼Disco》版权风波下,在BeatStars搜索下一个金牌制作人

环球是这样帮助词曲作者收版税的

对流行歌曲的依赖减少,音乐版权投资基金何去何从?

战略携手华纳版权,网易云音乐再度加码版权布局

为什么这些综艺还是侵权了?

独立音乐版权代理商势头正劲,对于音乐行业意味着什么?

独立音乐版权代理占市场27%,流媒体增长对版权行业贡献甚少

让音乐版权意识在直播领域先行一步


04 现场音乐&音乐直播

摇滚登上跨年演唱会舞台,这又土又酷的排面儿

Glastonbury将举办虚拟音乐节,VR能否成为未来演出新趋势

7天23场音乐节,消费反弹和票价争议

迷笛音乐节20年:为乐迷充电的乌托邦

现场音乐仍举步维艰,Live Nation第二季度营收同比下滑98%

人类的悲欢在此刻相通,关于爱与音乐的8小时

虚拟世界的迪更好蹦吗?

全网首个真人秀草莓音乐节怎么演?今日头条云现场的六月之约

线下音乐节复苏进行时

线下演唱会平替?不,虚拟演出正在创造音乐新体验

五百里样本:一个城市音乐节走过的十年

陌陌年度盛典:直播间里的“圈层偶像”与“职业歌手”  

独立音乐大众化出圈,头部互联网平台与音乐公司的化学反应

重估音乐付费直播的价值

夜店的直播狂欢,一场“云蹦迪”打赏上百万

直击摩登天空的两场直播:从B站到快手

电音“云蹦迪”:火爆之下,难成持久风口

在快手,百万人看一场老舅的线上演唱会

独立音乐人在直播间:会去往何处?

老童谣在快手的传承之旅,150万人观看一场跨越时空的演出

一季度300多场演出被迫取消,评弹团转战直播间

从刘若英到五月天 ,TME live如何用3个月完成“全民刷屏”

TME live:超越了所有现场的国民级超级IP诞生记

5G重塑数字娱乐内容,咪咕汇的“云演艺”解析

华语乐坛在抖音: 超80场DOULive音乐直播改变了什么?

全球巨星与快手老铁:One World“传播范式”观察

打赏、带货、付费,音乐节“云上”自救记

独立音乐人在淘宝京东带货

以热爱之名,丁磊直播带货远不止22件上架商品

对话校长、直播演出、偶像同台......在酷狗“云毕业”是种什么体验?

顶级制作打造“高配版”超级演出,大麦重新定义在线演唱会

从乃万超级演唱会,看大麦在线演出模式再创新

携手TFBOYS,网易云音乐引领在线音乐演出浪潮

为迷笛庆生,快手的破圈野心

今晚的TME live,我们不谈论商业,只谈论音乐与爱


05  音乐空间

“春天终会来临,希望就在下半年”

一间独立空间的告别:城市文化不可承受之轻

VOX朱宁:“下半年形势严峻,愿早日回归正常”

怎么办?已复工的暂停营业

宋城演艺 VS 迪斯尼,业务停摆营收遭重创后的启发

该复工了,但TA们已经倒闭

黎明到来前,DDC决定闭店

“失业”的工体,未来再见

撤掉桌椅,Blue Note就是Livehouse

“HMV大面积关店,我现在只剩伤心了”

疫情之下的剧院困境——浅析大都会歌剧院解聘降薪背后的财务危机

2020年疫情至今,上海电子音乐演出场景变迁侧影

成都AXIS:“小众音乐要更职业化,DJ和制作人值得更多机会与收入”

演出场地升级的背后,如何打造城市文化地标?


06  偶像观察

“明星导师池”正陷疲态

虚拟偶像正在“野蛮生长”

乐团可以偶像化吗?

“快消”偶像:杜华的尴尬,时代不需要“孟美岐”

破局音乐偶像市场,哇唧唧哇的音乐乌托邦样本解读

火箭少女101解散24小时后

孟美岐X R1SE周震南:一场跨界艺术的C文化解构实验

偶像团选秀是不是该到头了?

彩虹夺冠的背后:一切皆可偶像化

杜华搞偶像乐队有戏吗?

“失去造星能力时,只能重建体系”——台湾偶像行业困境

“偶像失格”究竟如何定义?

2.5次元女团Aespa横空出世,SM的焦虑解除了吗?


07  音乐营销

娱乐名人代言简史

携手英雄联盟,诠释OPPO的“英雄登场”

音综走向圈层: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与品牌主的“化反”

第一首根据脉冲星信号制作的歌曲,来自天文与音乐的趣味脑洞 

旧体系摇摇欲坠,个性化音乐营销才是未来

李荣浩式新歌营销,已捉襟见肘

大型营销现场,Travis Scott ×《堡垒之夜》所产生的火花

《乐夏2》参赛乐队“吸金记”

“人间唢呐”李佳琦唱《买它》,你被洗脑了吗?

一份抖音爆款歌曲营销逻辑图鉴


08  行业访谈

从民谣到文旅,“想尽一切办法先活下来” 

“大浪淘沙下,演唱会公司能做什么?”

被困住的思考:唱吧如何翻新突围?

新音乐的春天:寻找下一个隔壁老樊

音乐行业B面,破圈到大众视野成“大生意”

孵化抖音千万粉丝网红,稳住toB尽力toC 

幕后人的创业模式迭代:“我不焦虑了”

独立音乐寻找新机遇:“抓流量、更下沉”

厂牌的生命力:“做内容,反倒是最好的管理”

自媒体大爆发:“艺术家都有机会做产品经理”

影响:演出停摆转战线上直播,他还联动全球产业做起了合辑

成都式派对文化及未来发展猜想

李辉:“我们一直在寻找音乐人的出口在哪里”

五百里样本:一个城市音乐节走过的十年 | 城市画像


09  音乐人访谈

Lu1:与说唱的十年长跑

“我是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

“知道冰山下的存在,这比喜欢我们还重要”——请回答2020:重塑雕像的权利

磊落组合:摇滚音乐人与建筑设计师的纯音乐世界 

“虽知世故,但保天真”——请回答2020:达达乐队

“摇滚乐必须要有很强的表达”——请回答2020:Carsick Cars

花18元看直播,我们走进曾轶可的紫色夏夜

郎朗:“我小时候认为巴赫很古板,这完全是错误的”

马海平:艺术家本身只是一个“容器”

云村裘德:他缺席了金曲奖,但不会缺席华语乐坛的未来

福克斯:剑走偏锋?生来如此

如何度过艰难?这是一位香港歌神的答案

王以太们的焦虑:“没有演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七八十岁的时候还是想巡演”

张楚:音乐就是解烦忧,我只关心是否快乐

《小苹果》之后,王太利的沉寂与回归

张杰《天下》登顶热搜,我们的青春还在突破

五条人:我们和马尔克斯是同门师兄,都是卡夫卡的弟子

欧珈源 : 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要解决自己的自洽问题

谢春花:用音乐抵制偏见

谢天笑入世,“现在没什么烦心事儿”

白皮书:野蛮生长的时代后浪

阿肆:“流量与人设,如果没有作品支撑始终会被新浪潮覆盖”

邵夷贝:“希望女孩子们能挣脱刻板印象和约定规训”

宋黛霆:无知的力量,脆弱的力量,真诚的力量

谢春花:“最想要的生活就在现在”


10  投融资&创业观察

华纳音乐亚洲公司计划与风投公司合作投资初创企业

从田园乌托邦到年收入数百万,一家音乐制作公司的成长之路

这家视觉艺术公司正勾勒出看得见的音乐

获B站数千万元融资,有度文化如何“慢养”《时之歌》音乐物语IP?

这家教育平台在疫情下收获千万融资

获3000万美元C轮融资,B2B音乐授权赛道竞争更加激烈

MR、众筹、B2B授权,融资走出“低谷”了吗?

虚拟偶像带货热潮,这家纯技术公司如何突围?

AI音乐会造成大面积失业潮吗?

13首参赛歌曲,一场史无前例的AI歌曲大赛,我们从中听到了什么?

《2020年AI音乐发展洞察小报告》

AI深入艺术创作领域,音乐该何去何从?


11  流媒体观察

钉钉变身“鬼畜全明星”:一场波普快闪式娱乐

QQ音乐·S制造:差异化打造优质音乐人的进击之路

30倍效应落地:音乐巨头的身价

《一剪梅》海外走红,TikTok正重塑全球音乐产业

邀请音乐人入驻,钉钉能在00后助攻下实现破局吗?

年度拆解:2000亿播放量背后,2019腾讯音乐人进化论

竞争进入深水区,QQ音乐数专模式的卡位战略复盘

疫情下“以乐传爱”,咪咕音乐“云模式”助推音乐消费升级

在TikTok次元里,年轻网红推歌能力远超歌手

谁真正拥有Spotify?——第一大流媒体平台背后的利益纠葛

95后为核心,音乐流媒体平台成为日音在华推广第一选择

日本流媒体收入增长显著,但CD仍是主流

连番跑出全民刷屏歌曲,快手音乐的流量路线图  

详解快手音乐:短视频+音乐流媒体,“用户产消”跨平台的融合价值  

芒果超媒还能更“浪”吗?

流媒体混战,谁能狙击TikTok?

音乐行业边界被打破,这笔收购案透露出什么发展趋势?

Spotify:即使亏损持续,增长比盈利更重要  

面对“兵家必争”的Z世代,QQ音乐张开年轻化生态引力场

《Mojito》上线,周杰伦的第一音乐社区为何是QQ音乐?

《旧梦一场》在抖音走红,可视化宣推路径让原创音乐出圈

全民流量、推红优质、首推补贴,抖音音乐能否乘风破浪?

流媒体付费用户在2030年达到12.2亿,疫情冲击下我们乐观的理由是什么?

Spotify市值突破350亿,未来将重新定义流媒体音频产业

流媒体平台强势介入,会否成为压垮独立播客的最后一根稻草?

播客崛起、音乐让位,流媒体还能推动音乐行业走多远

从日语音源到社区氛围,直击QQ音乐的日音全垒打

联合QQ音乐办唱作人大赛,快手音乐再度燎原?

音乐流媒体比视频流媒体更受投资者青睐吗?

全球新兴势力:TikTok里的韩流粉丝

粉丝5000、月入2万的抖音音乐人:谁说理想不能当饭吃?

TikTok太难了

从《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读短视频于音乐行业之影响

从林俊杰到陈奕迅,头部歌手为何发力抖音?

QQ音乐:以说唱生态,与青年共振

快手音乐2020:左手给流量与钱,右手抓品质与爆款

音乐产业巨变前夜:“为爱发电”的音乐KOL,春天来了

粉丝直接投资歌曲的流媒体收入,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可行吗?

“虾米之后,别再动情了”

独立音乐人微博“被夹”: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MV“竖”化背后,酷狗音乐如何再造音乐流量新模式?


12  音娱观察

更少爆款,更多线上Live,华语乐坛的“大爱与自救” | 由你音乐榜Q1回顾

全球最难财报季下,腾讯音乐内容战略升级释放用户价值 | Q1财报解析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参投环球音乐:数字平台与唱片公司进入价值共创“新蓝海” 

腾讯音乐生态战略背后,数字音乐时代新浪潮已到来 | H1回顾

谁来拯救2020年音乐综艺热度?

首开先河,《隐秘的角落》中的独立音乐 | OST观察

曲风、热歌、破圈,华语乐坛的一份年末答卷  

腾讯音乐年报解析:加码布局长音频,扩大音频娱乐市场版图

由你年报:新歌井喷,新人辈出,内地音乐消费升级

音乐+长音频:声音多元场景,正构建内容独特竞争力

《少年》爆红背后:从“挖到推”,酷狗的全民爆款野望

谁是下一个鬼畜顶流?

2020 Q1:面临最难财报季,线上行业营收稳步增长

从量到质,腾讯音乐迎来价值创造型增长|Q2财报解析

为Z世代发声,白猫洗衣店如何发掘下一个Billie Eilish

从QQ音乐的“银河计划”,我们如何理解开放平台对音乐生态的价值创造  

抖音音乐交出的这份非遗音乐新答卷,以下三点值得划重点  

胡66《后来遇见他》再成爆款,看酷狗音乐人运营新法则

《我是唱作人2》作品图鉴  

为何英国传奇 收大降?

长音频蓄新流量池,腾讯音乐激活全场景“声态”

TME战略投资瑞迪欧,释放公播“C-B”双边蓝海价值

中视鸣达:打破传统界限,互联网浪潮下的新型音乐厂牌

从“相信未来” 到“未来舞台”,腾讯音乐以“内容增量”反哺行业

90后父母时代,告别儿童音乐边缘化角色

8英里从地下到线上的本土化摸索

“厂牌混战”会带来热度吗?

腾讯音乐再官宣与全球五大厂牌达成战略合作,从中看到数字音乐新未来

环球音乐推“魔音缪斯”,杀入中国本土OST市场

网易云音乐“飓风计划”:音乐红人的“上升通道”

从Slogan看说唱节目还有啥新招

失败之后,打歌节目2020年能成一个吗?

Miu Miu走红,儿童音乐市场能量仍在累积

网易云音乐出了一份头部艺人与音乐平台的全新合作指南

当时代之曲的旋律响起,是岁月在起舞

加码影音综,头部与垂类市场价值再释放

录音制作者将拥有获酬权,全新修订版《著作权法》通过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素人站C位,《歌手请就位》构建大众娱乐新场景

2020年即将过去,全球几大音乐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了?

市值破300亿美金、为音乐首次「造节」,TME上市两年的跨越之路

硬件与内容“云对接”背后,家庭大屏音娱场景消费升级

音乐消费升级,拉开全场景序幕

腾讯音乐推UNI-浪潮联创音乐榜背后,流媒时代的专业榜单怎么做?

一份听歌报告中隐藏的温暖与闪光点

快手“拿下”周杰伦:直播演唱会的更多可能性?

瞄准Z世代用户,动感地带牵手蔡徐坤迎战5G时代

95后素人遇上酷狗音乐人“后声集”:原创音乐的新可能性

丧学青年的解忧电台,酷狗电台的长音频地图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回顾,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