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 Music 创始人任宇清:“爵士更像理疗,是潜移默化的影响”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 |  2020-12-29 23:35 点击:
【字体: 】   评论(

十八年来,任宇清在爵士音乐领域走过了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

article/B5EB12240426475BAD8B804986EA97E7/20210104039393.jpg


“ 今年,我们联合中信出版社发布了行业书《死里逃生:音乐产业崛起的内幕》并已上线售卖。本书共分为创业篇、流媒体篇、行业访谈、案例分析、小鹿角智库五个部分,从各个维度剖析行业崛起内幕。本文收录于书中第三篇——行业访谈。”


2004年创办爵士酒吧JZ Club,2005年首届“爵士上海音乐节”在魔都生根发芽,再到06年创建JZ School,任宇清和JZ Music的爵士复兴路走到今年,已经十八年了。

2020年,作为国内爵士音乐品牌第一人,任宇清在疫情期间保持着每周一至周五,在喜马拉雅中的电台直播。有时只有他自己一人给听众放歌,有时邀请到业内好友,一起对谈聊聊。即便行程忙碌,也要每天抽出4小时的时间和大家分享音乐,聊聊爵士乐,“爵士老任”的电台保持着极高的更新频率。

“我觉得广播是更加柔软的表达方式。”任宇清说,“虽然我们已经把音乐商业化了,这是不可逆的行为,但音乐本身是free(自由)的东西,人需要有一个特别干净的点。”

从1993年组建“石头”乐队,任宇清开始了他的职业乐手生涯,先后在何勇、张楚、窦唯、崔健、刘元等多位歌手的摇滚或爵士乐队中任贝斯手。2000年,国内摇滚狂潮趋于缓和时,任宇清选择去新加坡继续留学深造。

一年后,他回国到了上海。至于为什么没回北京,任宇清解释说:“我从新加坡回来,他们都叫我继续弹琴,要么还是与老崔、刘元(合作),要么就是与何勇、张楚(合作),生活还像以前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想自己找一个地儿,过另外一种生活。”

任宇清在北京做乐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中国只有北京才有音乐,没有人愿意去上海。“为什么上海就不能有?我觉得那种想法非常得可怕,也挺可笑的,虽然我是北京人,但我不愿意把自己框在一个圈子里,音乐和艺术不应该只是个小圈子。”

article/B5EB12240426475BAD8B804986EA97E7/20210104070207.jpg

回国之后,任宇清开始了他在上海的爵士乐之路。2001年,他在House of Blues and Jazz爵士酒吧任音乐总监和乐队队长,2003年出任第一届上海复兴国际爵士节的音乐总监。三年的沉淀,让他有了很多的想法。2004年,任宇清创办了爵士酒吧JZ Club,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家。

“那时候我们所有乐手在外面演出完都没地儿待,我就想给大家找一个地儿,也给我自己找个家。最早的时候,我们在淮海中路音乐学院边上,所以会有很多学生过来玩,后来像常石磊、孙颖迪他们也开始来这里表演了。”任宇清感慨道,这些曾经从JZ走出去的音乐人,赵可、李晓川、袁娅维……现在也都成了影响上海爵士乐发展的人物。

18年来,JZ逐渐从一个场地方,衍生出JZ Festival现场音乐品牌、JZ School爵士教育品牌以及包含音乐发行与经纪的JZ Music厂牌。

2020年是JZ Club广州店的第五年,疫情之后,广州店和以前在生存基准线上徘徊的状态相比,经营却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在任宇清看来,尽管广州店有疫情后消费反弹的因素,但更大的原因还在于,如果没有前五年的坚持,可能也就现在广州店扭亏为盈、日日客满的情况。而在那之前,他和团队曾数次想关闭广州店,但万幸的是,他坚持了下来,更换的团队在跨地域管理中,也逐渐磨合,日臻成熟。

2020年,任宇清成立的爵士厂牌得到了太合音乐的投资支持,推进中会有一系列爵士唱片的录制与发行计划。与此同时,他发掘签下的年轻一代音乐人肖骏和安雨,与Chace组成的乐队Mandarin在《乐队的夏天2》中取得好成绩。在十一期间的爵士音乐节中,肖骏与安雨均有演出,有他们在的演出场次,也确实票房售罄的速度会更快。

“除了对于安雨、肖骏他们这些新生代乐手的关注之外,还是有很多观众就是冲着音乐来的。” 在任宇清看来,在疫情之前,爵士乐现场主要依靠海外音乐家,但海外音乐家进不来,只能依靠国内的爵士音乐家。

区别于数年前的爵士乐现场,拿起放大镜也很难找到一批撑得起票房、优质的爵士音乐家,但到了2020年,随着年轻一代音乐人的成长,爵士乐作为小众音乐领域,已经培养起了一批优质的音乐人,未来华人爵士乐的音乐人会越来越多,爵士乐现场会更多的依靠本土音乐家市场。“我们现在自己的音乐家供应是绰绰有余的。也有不少年轻人正在走出来。”

2020年在小鹿角音乐财经的年会之后,我们也和任宇清聊了聊,这些年爵士乐复兴和音乐行业的变化带给他的感受。

以下根据小鹿角APP对于任宇清的专访整理而成:

小鹿角音乐财经:疫情期间,公司采取了什么样措施来应对呢?

任宇清:我们当时做了一个线上爵士音乐节,包括把以前获得版权的国外大师视频拿出来给大家放,就是一个保存品牌的做法,这是公益的一个活动。

其次就是做线上教育。因为学校线下不能招生也没法教课,我们就在一直播上每天请一个老师直播一个小时做教学讲tips。试了一下发现效果特别好,每个老师每天的视频都差不多能有1万多流量。

后来就马上找到我们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哎呀音乐,开了线上音乐学院做直播课。我们现在是一个完整的上海市线上音乐学院,有一个系统化的教学,包括乐理、assemble、所有的东西。学员也是全年制的,现在线上已经有200多个学生。

线上的东西其实之前一直在架设,到今天已经有了很好的储备。但此前线下的事务还是很繁杂,没有过多的精力开展线上业务。

小鹿角音乐财经:运营网校与JZ School的区别是什么?

任宇清:其实我觉得教学内容上并无太大不同,该弹琴弹琴,该做题做题。主要是传递方式和表述方式不同,隔着一个屏幕。现在是要求学生拍一段视频给回来,老师再去做反馈,组织方式不一样。

小鹿角音乐财经:学生们的反馈怎么样?

任宇清:按理来说,他们应该还是满意的。因为线上学校打破了地域空间的限制,而且费用要比传统线下便宜很多。经济条件有限,时间上地域上有束缚的人,都可以直接报名来学了。

我给JZ的定位还是在比较中高端的位置,想真正成为职业音乐家的可以来找我。我不会去做启蒙教育,已经有别人在做了。

我不认为做小众或者说高精尖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因为这才有意义。如果所有人全都趴在地面上搞那种最浅的东西,整个行业的品质就上不去了。

小鹿角音乐财经:您觉得线上教学最大的难处是什么?例如,VIP陪练是在自己的APP里,搭建了一个庞大的技术团队。 

任宇清:VIP陪练所针对的是中国4亿到8亿的父母,我们还不是那样。全中国每年真正特别想成为professional的,可能最多也就那么几百个人。

还有一些真正想学爵士的就更少。像我们学校的孩子,早上9点就会到校舍门口排队抢琴房,一直练到晚上10点。有时候看着他们我就觉得特别有劲,他们一帮人聚在一起讨论音乐,没事就练琴。晚上上完课,他们有时候会去club看演出,或者回家写和声作业什么的。

小鹿角音乐财经:疫情期间与疫情发生之后,线下音乐空间的经营情况怎么样?

任宇清: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反而有一种反弹趋势,就像现在都在做大型户外音乐节,而且票房还都不错。但我觉得这只是一个现象,其实就那么一次两次。

因为在线下做这种活动是突击性的,抓一下子就完了。但是像我们做这种线下的场地,是一个持久战而不是一次性的,要有长期的考量和耐心。 

我们广州店到今年10月18号是整5年,前4年一直很惨,前前后后关过三回。像演出这种行业,它的内容、宣传、餐饮管理,不像开一个饭馆。文化它有文化的东西,各方面都很复杂,所以在去年我们换过好多次团队。

小鹿角音乐财经:是本地化的团队管理都有点跟不上么?

任宇清:不是说本地化的不行,也不是说外面的就行。这个东西很复杂,不是说你这么调就一定对。2019年年底我们自己就决定又投了一笔钱,疫情来了以后,其实当时团队心都凉了。以前就已经奄奄一息,再来一场冬雪那不得给冻死了。结果没想到冬雪一化,我们的小苗马上开始长。以前是在生命线以下,现在超过生命线很多,现在广州店的盈利可以说是去年的两倍到三倍。

小鹿角音乐财经:起死回生的核心原因是什么?团队、内容还是消费反弹?

任宇清:我觉得不可能是一个单一因素造成的。我们把店里的陈设换了,演出换了,团队换了,酒品也换了,所有的东西都做了更新。只有各方面都对了整体才能好,就跟人的身体一样。

而且这个东西它要养成的过程,要知道哪一步先走,哪一步后走。你别看前4年好像十分惨淡,是一直在赔的,但这个“赔”真是在“培”育,因为对于广东来说它就只有一个爵士场所。从商业上来讲,我早就应该尽快止损把店关掉,但那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不坚持现在它也不可能存在。

小鹿角音乐财经:十一期间爵士音乐节的情况怎么样?

任宇清:整体情况还是很好的。今年售票也少,1000多张全部卖完了。在国外大牌来不了的情况下,我们把中国所有有档期的乐队全部聚在一起,这对于中国的乐手来说是每年必须要有的一个节日。1994年的时候,老崔就跟我们说这是我们的节日,所以其实这个决定就是在延续当时的那个东西。除了对于安雨、肖骏他们这些新生代乐手的关注之外,还是有很多观众就是冲着音乐来的。

小鹿角音乐财经:JZ爵士音乐节如果到各个城市举办,和其他摇滚、综合性音乐节相比的话,规模如何?

任宇清:其实人数上差远了,可能北上广深会好一些。而且如果我们举办带有国际大师的音乐节,观众人数基本上在2000-3000人,实际上是无法覆盖艺人成本的。因为对于更多数人来说,这些国际大师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串英文字母,我也不认识他,我为什么要买票来看?在媒体上声量也比较少,年轻人也没有机会听到这些音乐。我们的观众其实更加细分和垂直,落地其他省市,本省和外省的专业人群加起来一共也就这么多。

其实今年这种室内音乐节的形式就挺好的,我现在接下来就要和乐队去音乐厅里眼里,大概有四五个演出,全部是走剧院的。我觉得爵士的市场化不在于要一下子让它产生现象级,它更像是一个中医的概念,属于理疗,要一直有,让观众们知道市场上存在这个东西。

小鹿角音乐财经:JZ live呢?会继续往更多城市进军吗?

任宇清:随遇而安。我们JZ本身的slogan是“中国爵士力量”,我们想做的是让世界看到中国有很棒的爵士,中国需要一个自己的爵士乐品牌。虽然说得夸张了一点,但是我也希望JZ就是爵士中的华为,能够拿出来给老外看。而且现在其实已经有这个苗头了,不管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的人,只要是玩爵士的都知道JZ。但这也只是一个现象。我们现在才有18年,可能需要通过5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去证明这是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小鹿角音乐财经:你怎么看现在国内的爵士乐手与海外爵士大牌在音乐素养上竞争力的差别?

任宇清:现在我们国内新的爵士乐手非常厉害,令人发指,很有冲劲。当然这些孩子的数量还是很少,不会超过10个,但他们在未来会代表很多东西。“大师”是通过年头跑出来的,音乐是通过时间泡出来的,所以说Jazz越老越有味道、越有感情,会和乐手的生活、价值观、世界观的东西融合。

小鹿角音乐财经:JZ新人的培养其实已经开始见成效了

任宇清:我们现在自己的音乐家供应是绰绰有余的。也有不少年轻人正在走出来。今年我们发了不少张专辑,7月份发了一张李世海的,还在网易云的硬地原创音乐榜的单曲榜中得了第一。10月份发布了,这张唱片全是我们做的,全部找的华人乐手。下面陆陆续续还会发十几张唱片。我们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是太合,给了我们很多支持。

小鹿角音乐财经:从2016年到2020年这五年间,您感受到的年轻人进入爵士乐场景的变化是什么样的?

任宇清:2016年那时候的年轻人我觉得还是比较懵懂的,现在的年轻人对爵士是有一定了解的。这其实跟整个音乐行业的扩大和宣传上的传播力也有关系,他们可以知道这个东西里面有什么。

小鹿角音乐财经:不过JZ在爵士乐细分的市场做到了头部,从教育到内容,再到线下的音乐节及现场已经做得很完整,如何看待下一个阶段JZ的发展?

任宇清:因为毕竟爵士这件事情我做到现在应该也有18年了,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自己最喜欢的是爵士,想把这件事情做好,重度扎根在一种音乐品类里。我们要追求的是生命力,是真诚度,这样才能保持品牌的持久性,而不在于规模有多大。

对于音乐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如果想有产业,先得把地给养好,它才能生长,养的这个地就是观众。这样才能有未来,要不然只会越做越差。现在一天到晚都有人骂抖音,说那上面乱七八糟全是垃圾,那是因为你自己都没有种过地。

小鹿角音乐财经:如何看待流媒体平台崛起后对音乐行业产生的影响? 

任宇清:作为艺术家,首先不能故步自封,说我自命清高我不参加,这就已经远离了艺术本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应该更多地去与大众接触。而且对于爵士乐来说,现在年轻听众的成长率应该是过去的,不说10倍,起码三四倍是有的。

因为在现场看,包括我自己的直播,看到全是年轻人,这点就特别好。而且那些年轻人,可能以前是不听的,但听了他就会喜欢。

其实有很多人对我做语音直播这件事不太看好,说有这时间不如出去谈点生意。但对我来说做这件事情更有意义,首先是因为我自私,可以听很多好音乐,其次我通过这个方式可以在平台上宣传爵士乐的内容。我们需要开化大家的味觉,让更多的人融到里边,而不是等着别人找过来,把责任推给听众。

小鹿角音乐财经:未来对于爵士音乐和生活方式结合的趋势您怎么看?

任宇清:这个东西是潜移默化的。因为爵士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能给它贴标签,说是“小资”。因为时间久了,标签是会被风吹掉的,就不存在了。如果它真正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是能够“润物细无声”地去影响一个人的精神与态度的。

如果爵士是一种生活方式或是审美标志的话,那么它是一种对于味道和品质的追求,这是由很多因素组成的。

小鹿角音乐财经:真正的爵士精神是什么?

任宇清:是一种静下来思考出来的力量,是安静之后泛化出来的东西。我一直觉得摇滚是火,爵士是水。火代表着荷尔蒙,水可以是流动的,也可以变成冰穿透人。 

小鹿角音乐财经:如何看待未来十年中国大众对爵士乐的接受程度? 

任宇清:我觉得他们都会喜欢爵士乐。其实很简单,因为现在欧洲年轻人全开始听爵士乐了。人的审美就是这样转圈的。

如果说将爵士生活进行商业转化,首先针对的是成熟人士,因为它不是年轻人那种冲动和盲目,爵士追求的是生活的质量,而不是速度和数量。现在都在做18岁+,而我们做的是28岁+。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JZ Music;任宇清,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