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开演唱会,二次元歌手踏足三次元世界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12-24 18: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没有真人的演唱会,会是什么样?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61321.jpeg

没有真人的演唱会,会是什么样?

12月19日,由bilibili举办、演出嘉宾全数为虚拟歌手的BML-VR演唱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虹馆开唱。直播画面中,偌大的场馆座无虚席,扎着头巾、举着应援物的宅男们跟随着强劲的鼓点挥动着彩色荧光棒,场景相当热血。

BML全称Bilibili Macro Link,是由bilibili弹幕视频网、超电文化于2013年创办的大型同好线下聚会品牌,也是被国内ACG文化爱好者看作为“过年”的大型线下演出活动。BML-VR作为该品牌的子活动,全部演出嘉宾由虚拟歌姬和Vtuber(虚拟主播)组成。

由于疫情缘故,日本技术团队今年未能参与此次演唱会的筹备,初音未来、洛天依等头部歌姬未能到场也因此成为了今年BML-VR的遗憾。但今年的BML-VR依旧请来超30位虚拟歌手带来了共计20组表演,现场亮点不断。

上半程,神乐七奈、冰糖、鹿乃等日本人气Vtuber 先是相继演唱了solo歌曲,而当“鸟憨”携手共同唱出“说好从今以后都牵着手,因为要走很远”的时候,热门CP泠鸢、hanser两位B站头部Vup的梦幻联动无疑在上半程的最后将气氛推至了高潮。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97892.jpeg

下半程,在今年十月走红而临时受邀参加BML-VR的“团长”绯赤艾莉欧演唱了大热单曲《单相思》;首次登上BML舞台的实力歌姬艾因与YUKIri的合唱惊艳了全场观众,现场圈粉无数;由中日歌姬物述有栖、神乐七奈、鹿乃、泠鸢组成的临时乐队现场表演K-ON!的《NO,THANK YOU!》更是让众多老二次元们发出了“爷青回”的感叹。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多数歌姬、Vtuber都以唱为主的情况下,乐元素旗下的养成系虚拟偶像组合“战斗吧歌姬”不仅进行了专业的唱跳表演,还专门为BML的舞台学习乐器、准备了乐队表演,让弹幕纷纷惊呼“真正的偶像”“看过的国内最强的虚拟偶像”。

此次演唱会除了线下表演,BML-VR还在现场同步开设了4K直播。截至目前,BML-VR 2020全息演唱会现场视频在B站总播放量超过五百万,播放量最高的单曲——“鸟憨”共同演唱的《勾指起誓》达到了近150万的播放量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64339.jpeg

# 虚拟偶像之路上,进击的B站

从好评如潮的跨年晚会、“三部曲”到试水嘻哈圈的《说唱新世代》,自2018年上市后,基于扩大体量的需求,B站可谓“破圈”动作不断,在内容方面进行着多赛道、全方位的布局。就在上周,B站甚至还策划举办了为期一周的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音乐会,踏足古典音乐圈。

但这是否代表着B站,这个国内最大的ACG文化交流社区将逐渐去ACG化?答案是否定的。

据B站公布的季报统计数据来看,月活用户高达1.72亿的B站,近87%的用户是Z世代用户。爱奇艺全国创意策划中心今年发布的《“未来到来”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中,数据显示,2020年,Z世代年轻人预计将占据所有消费者的40%。与此同时,95后至05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

因此,对于倚靠ACG文化起家的B站来说,二次元文化依旧是其不会放弃,也不能放弃的“初心”,由二次元文化催生出的虚拟艺人市场,也势必成为了B站在夯实ACG文化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发力点。

2016年,B站首次参与洛天依主体公司“上海禾念”的A轮融资。2018年,B站宣布增持虚拟偶像洛天依母公司香港泽立仕的部分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去年3月,经历股权变更后,B站成为“上海禾念”的最大股东,也意味着B站正式将国内出现最早、知名度最高的虚拟歌手洛天依收入了其二次元矩阵之中。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98585.jpeg

今年8月,B站首度打造了虚拟艺人音乐选秀《登乐V计划》,伴随着节目进行而给出的的流量倾斜、原创歌曲打造、专属舞台定制等福利成功选拔并扶持了一大批虚拟新人偶像。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虚拟偶像行业的发展,虚拟偶像的范围也逐渐从Vsinger扩大到Vtuber。2019年,超过6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人数近600万。

今年3月,B站转播了虚拟主播星街彗星的演唱会直播,在一小时的直播里,星街彗星的bilibili转播直播间收到了大量的打赏,人气值突破两百六十万,并成为B站历史上第四位舰长破千的主播。

7月,在B站2020年BML(BILIBILI MACRO LINK)直播中,蔡明老师以虚拟主播菜菜子Nanako的形象在B站出道,当晚直播间人气值一度超过600万。菜菜子出道后的首次直播,开播仅25分钟,便登上站内直播人气榜第一。目前,菜菜子的B站粉丝数已超过44万。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63715.jpeg

△菜菜子Nanako在B站直播画面

最近人气飙升的虚拟主播“绯赤艾莉欧”,从三个月前的17舰小主播到在二十天内达成8000舰长成就,还获得了B站专门为她定做的海报,养成系Vup成长速度之快、发展潜力之大令人吃惊。从素人到登上虚拟偶像圈最大的舞台,虽然在BML-VR演唱会的现场的表演显得有些紧张,不够成熟,但弹幕内容基本都以鼓励为主,粉丝皆在评论区留言表示愿意陪她成长。

根据B站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B站直播及增值服务业收入进一步提升,达到2.9亿元,而虚拟直播营收已经达到了直播内容总营收的40%。B站CEO陈睿表示,“虚拟主播已产生不错反响,用户的参与度、互动数和付费率都很高。”

对于B站来说,虚拟偶像是其在二次元领域新的增长点,而对于虚拟偶像市场来说,具有PUGC内容生态属性的B站恰恰也是其发展最好的载体。

ACG文化的受众与虚拟偶像的粉丝本身就具有着高度的重合度,深耕二次元文化多年,B站无疑具有着将虚拟偶像的影响力从线上转移到线下的能力。2018年,B站BML-VR演唱会20分钟内即售出约90%的门票,平台标记想看人数3万左右,2019年,平台想看人数超过了10万,增长率超200%。

# 虚拟偶像市场的爆发式增长

从2016年虚拟偶像洛天依的歌曲《普通Disco》被当红偶像李宇春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的现场翻唱,首次出现在主流视野中,到如今在一年一度的虚拟歌手演出品牌BML-VR现场,仅由虚拟歌手撑起一场座无虚席的演唱会,虚拟偶像市场正在迎来爆发式增长。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53997.jpeg

△BML-VR 2020现场观众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虚拟偶像的走红在本质上是同人文化的爆发。这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方面,得益于音库系统的问世以及大众对电音接受度的普遍提高。另一方面,虚拟偶像具备着真人偶像无法拥有的优势。

偶像本身是经纪公司打造出来满足粉丝幻想的产品,在三次元的世界里,偶像始终无法做到100%的完美。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偶像不仅有着专业级的唱功,而且永远不会吸毒、不会恋爱,甚至不会变老。因此,永远不会劣质化、不会“塌房”的虚拟偶像要比真人偶像更加符合偶像产品的定位。

据《2019年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数据显示,我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已从2017年的3.1亿增长至2019年的3.9亿。随着用户基数的不断扩大,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也浮出水面,更多的公司及社区平台开始关注虚拟偶像领域。2018年,在虚拟偶像的投资方中,开始出现腾讯、奥飞娱乐、网易这些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的身影以及一些机构投资人,沸点资本、青雨资本、中信资本以及红杉资本等均有投资虚拟偶像相关企业。

去年8月,在“2019爱奇艺尖叫之夜北京站”的现场,虚拟偶像团体RiCH BOOM通过全息屏幕,在舞台上为观众们进行了新歌《爆表》的唱跳演出。这个由爱奇艺打造的音乐类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5位成员皆有着精准的人设定位,在音乐风格融合流行、rap、嘻哈等多种元素的同时,还加入了电子人声唱腔以及唱跳表演。目前,RiCH BOOM已经参与了爱奇艺旗下包括《青春有你》、《我是唱作人》在内的多档头部综艺节目。

article/548A35D02C5446919F4F3090C13309D6/20201227075504.jpeg

今年,爱奇艺推出首档虚拟人物才艺竞技综艺《跨次元新星》,由Angelababy(杨颖)、小鬼(王琳凯)和虞书欣担任扩列师。乐华娱乐、丝芭传媒、壹心、壹加壹等偶像经纪公司,猫耳FM、And2girls安菟运营方、次世文化等虚拟偶像市场玩家,皆携公司旗下虚拟偶像参与了竞演。尽管节目模式、技术还不够成熟,遭到了部分观众诟病,但《跨次元新星》无疑是国内主流平台在虚拟偶像领域的一次大胆试水。

今年9月,摩登天空宣布成立虚拟音乐艺人厂牌No Problem。11月,在摩登天空2021年度发布会上,No Problem宣布签约欧阳娜娜与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虚拟乐队NAND。

2017年,韩国造星工厂SM娱乐宣布,与AI开发公司ObEN达成合作,旨在打造出旗下艺人虚拟形象的AI产品。今年,两者的合作已经初见成果,新女团Aeaspa的虚拟形象一经推出引发了大规模的讨论。

2019年,向来保守的日本杰尼斯事务所也与SHOWROOM直播平台合作,推出了海堂飞鸟、苺谷星空两位虚拟艺人。

2020年,万人齐聚现场为虚拟偶像应援已不再是新鲜事。未来,随着5G时代的到来,VR技术的大规模、高质量的运用,虚拟偶像产业还将为音娱产业带来更多惊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虚拟偶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