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之后,别再动情了”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12-07 22:48 点击:
【字体: 】   评论(

谁能保障我听歌的安全感?虾米之后,不能再对任何一款互联网音乐产品产生感情了。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82805.jpg

“我会陪虾米战斗到最后一秒!!!”

得知虾米可能会关闭的消息后,我的音乐人朋友给我发来这样一条消息,外加一个流泪的emoji。

不止是她,刷了刷朋友圈,许多不管是专业乐手、或是“卧室音乐人”都在表达对于“虾米音乐人”身份的不舍。

对于音乐人来说,对虾米的情感应该始于2013年。那一年,虾米宣布上线“音乐人平台”,允许独立音乐人和独立唱片公司在平台上对正版音乐下载“自主定价”,且上线的头两年,音乐人将获得全部下载收益,平台不收取任何分成。

于是,作为国内首个对原创音乐人进行扶持的平台,虾米成了国内第一批独立音乐人的诞生地与根据地。一位音乐人回忆,当时国内凡是听Hip-Hop的,首选平台一定是虾米,因为几乎所有嘻哈音乐人有了新作品都会第一时间传到虾米,虾米因此成为了当时嘻哈歌曲最全的平台。

2014年,虾米音乐启动“寻光计划”,寻找优秀的独立音乐人,为其提包括录音制作、MV拍摄、唱片宣发、巡演补贴等项目的全案资助。声音玩具、邱比、金玟岐、程璧、燕池、鲸鱼马戏团等音乐人均在当年被选中,并于次年陆续推出了《寻光计划》的系列专辑。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31490.png

程璧在当年的采访中也提及:“虾米对我们音乐人的态度就是:你有好音乐我们可以推广,但是你的发展是你自己的事,他们不会参与,虾米这个平台比较适合独立音乐人。”

如今,虾米音乐即将被关闭的消息刺痛了乐迷和行业从业者的内心。虾米为什么会失败?阿里为什么做不好文娱产业?无论是真情实感的告别,还是理性的分析,最终都逃不开一声“哀叹”。

01“爱,要怎么说出口”

在安慰完我心碎的音乐人朋友之后,我关闭聊天窗口,开始回忆:有多久没打开虾米了?

尽管我远算不上虾米的忠实用户,但似乎所有的爱乐之人跟虾米都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情感连接。不管换多少次手机,虾米始终都会躺在我手机一隅。不仅因为它有一张我钟情的专辑的独家版权,细细想来,我在虾米第一次听到了张楚的《爱情》,声音玩具的《爱玲》,木马的《黯淡星》,也是在它的自动推荐里,我认识了佛跳墙、木推瓜、鸭打鹅和24 Hours……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24601.png

11月30日,虾米音乐发了一条微博:“爱,要怎么说出口?”短短几个小时获得了上千的评论,虾米的拥护者们们纷纷在下方留言“别走好不好”“给老子挺住”,表示愿意充钱、愿意众筹,甚至已经去虾米的淘宝完成了下单。

对于用户来说,在缅怀虾米的时候,也许现在用“缅怀”这个词为时尚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提到一件事:虾米音乐的每日推荐、自动播放真的太准、太“懂”了,但显然你我都清楚,自动推荐的背后是算法,而各个平台在算法的复杂度、优劣性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那么这种对于用户喜好揣测的精准度缘何而来?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虾米音乐极细致且准确的音乐分类。

虾米的音乐有24个大风格类别,而每个大类别里又有数十种子类别,合起来有几百种音乐风格类型。点击进入任何一个音乐风格标签,都会显示音乐风格的中英文简介,另外还有500首代表歌曲、500张代表专辑和500位代表艺人,让想要了解该曲风、流派的入门者一目了然。

一位用户在虾米音乐官博下感慨说,“把house下面几十个类型分列出来,就足以看见虾米的专业态度”。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25894.png

相较于其他音乐平台,虾米对于音乐人的介绍更为详尽。尤其是一些小众音乐人,在别的平台可能只有几句话的介绍,甚至“查无此人”,但到虾米上搜索往往能获取更多的信息。其中有一个原因是虾米的音乐人、专辑介绍详细皆来自于维基百科,且虾米很早就开通了用户修改、补充歌曲相关信息的通道,在审核通过后还会标注该信息的来源,这种“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开放性造就了虾米信息的丰富性,也给予用户更多的参与感与归属感。

与其他平台的电台仅有切歌和喜、恶两种选项不同,虾米的AI电台分为私享电台、场景电台、心情电台三个板块。场景电台和心情电台提供了18+6种场景、心情供用户选择,私享电台除了常规的“猜你喜欢”,还有“听见不同”选项,满足了用户拓展其他音乐风格的需求。

在界面设计上,虾米还有很“戳”文青的一点:在全屏播放音乐的时候,界面会自动变成录音带播放的样子,让用户重温录音机、磁带的年代感。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41372.jpg

△图源:微博用户“是514阿”

另外,在线下,虾米音乐是第一个与音乐节进行联动的音乐平台。

早在2010年,彼时迷笛、草莓、西湖音乐节才刚刚起步,虾米就与他们进行了线上、线下极为深度的合作,直接触达了最早的一批独立音乐听众。“虾米丝巾”在各大音乐节现场几乎人手一条,堪称那个年代所有去过现场乐迷的共同回忆。

02 带有摇滚乐基因的音乐播放器

在翻看虾米相关新闻时看到过这样一条评价:“其他播放器就只是播放器,只有虾米是真正的音乐播放器。”

不管是对音乐人的帮助、推广还是对于用户的听歌体验、审美导向,虾米做到了作为平台方在内容方面能做的最大努力,也因此形成了虾米独特的文艺气质。

而要做到这一切,仅有审美头脑显然是不够的,毕竟来来去去这么多音乐播放平台,能引起大家集体回忆与提前“悼念”命运的,也只有一个虾米。

之所以能造就虾米这种“小而美”的平台气质,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另一个是王皓大学乐队的吉他手,也是虾米的联合创始人朱七。

先说朱七,一位做了二十多年音乐的独立音乐人。只要稍微翻翻他的微博或是公众号都能轻易形成一个印象:此人定是个不折不扣的音乐发烧友。去年十月,他自费出了自己的第一张黑胶,制作费破百万。两个月前,他将未售完的280套黑胶全数销毁。这样的人,对音乐有独属于内心理想主义的执念。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55549.jpg

△图源:朱七的笔记

再来说虾米音乐的创始人及操盘手王皓。1999年,还在上大学的王皓做了一个叫“声音网”的音乐论坛,分享杭州地下乐队的音乐,也方便和他一样组乐队、玩音乐的人交流。当时,“声音网”上有杭州几乎所有乐队的资料。据网友潘建南回忆,当时如果没有“声音网”,板砖、周磕、五秒小子、与人、第二层皮(李剑鸿所在乐队)不会有能够“抛头露面”的机会,也不会被杭州本土摇滚乐爱好者熟知。

2001年毕业,王皓卖过乐器、做过乐队经纪人的工作。结果,唱片市场的低迷,受众的流失逐渐让乐队失去了演出市场,也让王皓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音乐人赚到钱。

于是,2006年,王皓拉来朱七,一起创办了EMUMO,也就是后来的虾米音乐。

“当时想法特别简单,我们这个音乐网站首先要有全世界最全的歌,当你听歌的时候,我就往里插一些我觉得好听的歌,慢慢你就会喜欢他们的作品,你就会付钱给乐队。”在一席的演讲中,王皓曾这样回答自己创办虾米音乐的初衷。

后来,“用户上传音源,用户付费下载后虾米再用于支付歌曲版权费”的付费模式也成为虾米独有的核心激励机制,奠定了虾米最初的用户基础。虾米也成为国内音乐平台探索付费模式的“先行者”。

从创办起到2012年,虾米的用户量、浏览量都在以每年五倍的速度增长。到2013年,虾米已经拥有了近2000万的注册用户。

而在“上传分享——付费下载——版税分成”模式为虾米带来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为虾米埋下根源上的隐患。“先上车,后买票”的模式说得好听是“超前”,说得难听就是“白嫖”。用户上传机制虽然让虾米拥有了最全的曲库,但大家也都清楚,这些歌全是盗版。

2010年,某音乐人和他的经纪人迟斌联合了十几位民谣歌手发布声明,共同抵制虾米。2012年,左小祖咒也在微博上怒斥虾米,称自己从没拿到过钱。

虾米把用户的购买纪录和下载收入记录在案,版权所有方上门索要使用费时,再将所得收入交给版权方、谈版权分成问题。这样看来,虾米确实为版权买单了。但正如左小祖咒、迟斌、周云蓬等人指责的那样,这是一种先侵权再洗白的做法,毕竟在用户上传音乐的时候并没有得到版权方的授权。

事实上,虾米的付费下载收入也远不足以补偿非法上传,由他们自己设计的所谓的多赢模式实际上是失效的。在2010年到2011年那段时间,虾米音乐差点死掉。这成为王皓选择出售虾米音乐的一个重要原因——让公司活下去。

03 理想主义的牺牲品

2013年,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收购虾米。

在此之后,腾讯签下了华纳音乐和索尼音乐的独家版权,虾米音乐则拿到了滚石唱片、华研音乐等公司的独家版权。

各大音乐公司对于版权的争夺使得版权价格飞涨,一家唱片公司的版权价格可以从5万一下子飙升到了几百万。据王皓2015年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所说:“2013年的时候,虾米音乐的收入还能勉强覆盖版权的支出,但是到了2014年,要做到收支平衡就相当困难了。”

2015年底,国家发布了“最严版权令”,各平台歌曲版权大规模下线,国内“版权大战”正式打响。

至此,我们可以发现,“如果没有卖给阿里,虾米就不会死”这样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如果没有阿里在背后撑腰,可能虾米在“版权大战”开战之前就已经死了。

那么,背靠阿里这课大树,虾米是否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转机?答案是否定的。

2015年7月,阿里巴巴宣布成立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任CEO。同时全面整合虾米和天天动听两款播放器。2015年12月29日,高晓松高调宣布,何炅加入阿里音乐团队任首席内容官(CCO)。高晓松、宋柯、何炅成为阿里音乐的“铁三角”。
此时,随着国内版权市场开始规范化,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从“内容至上”迈入“版权为王”的时代。但“铁三角”的组合似乎却并未进入状态。高晓松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说:“音乐播放器全部产值加在一起,跟对手(即腾讯)全部加在一起的产值,只占本年度音乐产值的0.7%......看不懂腾讯、阿里互相砸钱购买版权做什么,以为大家要下一盘大棋,来阿里上班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双方下的只是一盘五子棋。”在他看来,不拼大数据、不拼版权、不做播放器才是音乐公司该走的正道。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55140.jpg

于是,高晓松一门心思地推出了“全球最大的音乐平台”阿里星球,目标是“打破行业内长期存在的信息壁垒,帮音乐产业里的每一个人做生意,得到‘真金白银’”。

然而,阿里星球仅上线7个月便被迫关停。而在高晓松全力打造阿里星球的这段时间里,这场腾讯(QQ音乐)、海洋(酷狗、酷我音乐)、阿里(虾米音乐、天天动听)三足鼎立的版权之战,也以QQ音乐与海洋音乐集团的合并而告终。自此,TME开启了高速发展的阶段,网易云音乐也迅速抓住机会,成为音乐流媒体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王皓与朱七在2016、2017年相继离开了虾米,王皓转岗钉钉,朱七做起了全职音乐人。错失了版权构建内容生态、UGC驱动音乐消费升级的红利期,虾米音乐孤独地坚守一隅,坐上了长达五年的“冷板凳”。

如今,虾米曲库内的歌曲依旧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打开虾米,都能发现歌单又灰了一大片。而虾米似乎也并没有要弥补版权劣势的意思。相比于网易云先后与环球、滚石、太合达成版权合作,虾米仅在今年与版权商Merlin、数字音乐分销商Believe Digital达成了合作。

前不久,在复盘2020音综节目的曲库版权归属时我们也发现,虾米没有购买2020年任何一档音乐类综艺的音频版权。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虾米似乎已经放弃了自救。

据艾媒咨询统计,虾米音乐2020年第一季度前两个月的月活量为2876、2751(万人),约为月活数最高的QQ音乐的8%,网易云音乐的三分之一。今年3月,虾米月活量更是跌破一千万,在主流音乐平台月活数上甚至不敌咪咕音乐和小米音乐,排到了第七。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94455.jpg

04 现实不容乐观 路在何方

截至目前,对于虾米关闭的传闻,官方给出的唯一回应是:“不予置评。”

对于虾米的实际情况与发展方向,外界也是众说纷纭。虽然对于虾米音乐的未来,官方没有作出正面回答,但其最终命运,从近两年阿里对它进行的调整也可窥一斑。

去年,虾米音乐先是在6月被由大文娱划入了创新业务事业群。该生态内的产品分布于智能搜索、音乐社区、短视频社区等赛道,包含唱鸭APP,及已经被关停的鲸鸣APP。音乐流媒体平台进入2.0时代,简单的听或唱已经无法满足用户对音乐产品的想象,作为一款具有多人抢唱、合作弹唱等强社交属性的音乐社区类APP,以95后、00后为用户定位的唱鸭APP有很大可能将成为阿里弥补在音乐板块缺憾的替代品。

2019年9月,阿里以7亿美元入股网易云。该价格不仅是阿里在音乐产业投入最多的一次,也是网易云音乐有史以来拿下的最大规模投资。

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与阿里88VIP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旗下的88VIP生态权益包首次将网易云音乐黑胶VIP年卡权益纳入自家会员生态里,允许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二选一兑换。此外,网易云音乐还陆续与阿里旗下的优酷会员、支付宝、灯塔专业版等进行了业务合作。

article/442AFE5A7EDF4E1C96C0194FC6C0B314/20201209048227.png

阿里对于虾米的战略性放弃,早有端倪。

持续了五年的版权大战,加速了国内音乐平台格局的生成,腾讯在音娱方面一家独大已成现实。而这些年,网易云音乐也因通过细分化的市场需求成功获得精准用户而迅速崛起,成为了新一代情怀音乐平台的代名词,也成为目前唯一有机会与腾讯系产品相抗衡的音乐流媒体平台。

因此,对于阿里来说,与其劳心劳力地重拾虾米,自起炉灶,联合网易、百度戮力共抗腾讯这一巨头似乎成为更好的选择。

虾米成为阿里的“弃子”已成定局,那么虾米是否还有一线生机?

现实不容乐观。

在当前国内的众多互联网公司之中,有能力买下虾米并且也有意向发展音乐产品的巨头,似乎百度和字节跳动具有可能性。

2006年,百度买下千千静听将其改名为百度音乐,之后的多年没有过任何水花。直至2015年12月,百度宣布旗下百度音乐业务将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打通音乐产业链上下游,致力于打造一家”全新的互联网音乐机构”。2018年6月19日,太合音乐集团宣布百度音乐将更名为千千音乐,转战公播市场。可以说,在音乐产品的自营上,百度已经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况且,百度已经和阿里一起投资了网易云音乐,没理由再重新下注。

字节跳动虽然目前“独自美丽”,尚未投资国内任何一方的播放器平台。但其今年3月刚在印度推出了一款音乐流媒体应用“Resso”,该应用除了可以播放音乐之外,还带有强社交属性,迄今已在海外取得一定的成绩。从印度到国内,社交+音乐之路,多维度尝试下,如果字节在国内要做音乐流媒体产品,且一举要反超现在具有领先优势地位的TME,虾米显然也不会是字节跳动的最佳收购选择。

在当下的流媒体战局中,对于一心想要追赶Z世代的阿里而言,虾米已无力回天,甚至已成为一个负担,及时关停,似乎是阿里当下理性的一个选择。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包括虾米音乐、高德地图和钉钉等在内的创新业务事业群亏损达42.83亿元,去年同期这一亏损额为28.65亿元。

回望过去,曾经胸怀音乐梦、立志要改变音乐行业,最终却消散在风中的互联网音乐产品不胜枚举。在互联网,一款产品能走多远,取决于时代变迁中决策者在关键节点的“选择”,也取决于用户、资本与创新的多股力量作用。

一代人的青春,逐渐被更新一代人遗忘。

写到这里不禁感伤,我听歌的安全感谁来保障?虾米之后,不想再对任何一款互联网音乐产品产生感情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虾米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