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演唱会平替?不,虚拟演出正在创造音乐新体验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11-14 20:43 点击:
【字体: 】   评论(

虚拟票务销量增长。

article/DB5B9675492D4A7A8CE199EC7636ED57/20201117068303.jpg


文 | 吕天杨

编辑 | 朱燕萍

排版 | 新一

设计 | 诗宇

现场音乐是新冠疫情中最可悲的“文化伤亡”之一,如果不是因为疫情,谁会愿意错过与众多粉丝欢聚,一起观看最喜欢的歌手表演的机会?

如今,在政府卓有成效的疫情防控管理之下,国内的现场音乐演出市场已逐渐恢复往日生机。据小鹿角音乐财经不完全统计,仅十月份在全国各地举办的音乐节就多达30场以上。除此之外,Livehouse的小型演出也是从未间断,且票房基本场场售罄。

然而,随着寒冷冬季的到来,国外疫情似乎仍处于反复阶段。月初,德国再次宣布进入“备战”状态,娱乐场所无限期关闭;加拿大渥太华剧院,由于确诊病例激增宣布将继续关闭。

虽然疫情的阴霾依然笼罩着演出行业,但从业者的热情和创造力从未熄灭。以直播和游戏为平台,结合AR、VR、3D等多种技术为一体的虚拟演出正在吸引更多观众,同时也为他们带来了超乎现场之外的演出新体验。

Eventbrite总收入下降75%,虚拟活动热度升高

article/DB5B9675492D4A7A8CE199EC7636ED57/20201117039176.jpg

Eventbrite作为一家票务网站,一直致力于创造和推广全球各地的当地活动和演出,但疫情的爆发给这个业内领先者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根据Eventbrite最近公开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本季度总收入同比下降了75%至2180万美元,但比第二季度的840万美元收入有所改善。

该公司表示,其4月份宣布的1亿美元成本削减计划已经提前完成,减少了大量成本开支。本季度的净亏损为1,910万美元,同比2019年第三季度的3,010万美元净亏损有的很大程度的好转。

虽然线下活动已经停摆了近八个月时间,但根据Eventbrite最新公开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虚拟活动的票务销售占到整体的30%。

在Eventbrite的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首席财务官Lanny Baker对投资者说:“在线活动逐渐成为了一种趋势,即使在疫苗研究出之后,虚拟活动热度仍然不减,这可能是一场’结构性‘变化。”首席执行官Julia Hartz表示,“不断改进的活动模式反映了创作者的独创性以及他们对Evenbrite的信心。”

Eventbrite平台的活动量在第三季度有所反弹,因为创作者举办的活动比去年同期更多,而且门票销量开始接近疫情前水平。在新冠疫情爆发前,Evenbrite提供的数据显示,虚拟演出购票率在3%左右。而在疫情后,现场演出逐步恢复之时,虚拟活动的购票率反而提高了十倍左右。

“因此,我认为虚拟演出存在着新的商业机会并代表着一种新的消费习惯,这将带动产生一批过去市场中未存在的新创作者。”Baker说道。


创造现场音乐演出新体验

虚拟演出作为权宜之计,在现场音乐演出停摆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热度本应到大众可以再次安全返回现场聚集为止。

但是,随着Billie Eilish、Lil Nas X等超级巨星一次次为大众上演了精心制作的、多媒体混合的直播演出,来代替传统的体育馆表演后。虚拟演出正在变成一种全新的激动人心的娱乐方式,重新塑造着现场娱乐的可能性。

BTS在今年六月通过单场虚拟演唱会“Bang Bang Con”赚取2,000万美元,吸引了大约75.6万名观众同时观看,票价在26至35美元之间。BTS随后在10月又成功举办了两场“Map of the Soul On:e”虚拟演唱会,单场票价为45美元。

根据Big Hit公开的数据,来自191个国家和地区的约99.3万名粉丝观看了演出。通过估算,10月的虚拟演唱会收入对比六月能够轻易翻一番。“Map of the Soul On:e”舞台结合了扩展现实(XR)效果,使演出能呈现出一种身临其境的沉浸式音乐视频既视感。

同样,Billie Eilish的“Where Do We Go?”直播演唱会于10月24日在洛杉矶录制,展示出了虚拟演出业务的巨大创造潜力。演唱会同样运用XR技术,形象地显示出一个巨大的动画生物环绕歌手周围,并产生互动的景象。

article/DB5B9675492D4A7A8CE199EC7636ED57/20201117057417.png

△Billie Eilish虚拟演唱会“Where Do We Go?”中出现的巨大蜘蛛虚拟形象

这场绝妙的演出舞台设计是多方共同合作的结果——由沉浸式制作公司Moment Factory、交互工作室Lili Studios(该工作室曾打造出’3D粉丝体验‘)和直播平台Maestro共同完成。

Rolling Stone对此点评:“歌迷们并不是为现场音乐的替代品在无奈之下掏腰包,而是有幸见证了一项全新的技术壮举。”

游戏平台也正成为音乐人举办演出的常规场所,例如Travis Scott 4月份在《堡垒之夜》举办的虚拟演唱会,吸引了1200万游戏玩家,创造了该平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虚拟集会。

article/DB5B9675492D4A7A8CE199EC7636ED57/20201117038554.png

△Travis Scott x《堡垒之夜》:Astronomical

虚拟演出吸粉能力远超线下演唱会

起初,音乐人选择虚拟演唱会是“迫不得已”,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音乐人看到了虚拟演出所带来的另一个潜在优势——吸粉能力。

一次直播演唱会可以使音乐人获得传统体育馆演唱会无法相比拟的曝光度。

以Lil Nas X本周在Roblox(儿童视频游戏平台)举办的虚拟音乐会为例。Roblox是一个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5亿的平台,可以说,在美国有超过一半的16岁以下儿童都在这个平台玩游戏。

Columbia唱片营销体验和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Ryan Ruden表示: “我们一直在寻找创新方式来接触和发现粉丝群体。当你可以一次性接触到1.5亿个孩子时,情况就不同了。”

除了Lil Nas X以外,天后碧昂斯最近也取消了2021年巡演的计划,转而采用直播音乐会模式,以扩大演唱会观看者的范围。

One Direction成员Niall Horan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举办了自己的solo演唱会。音乐厅的容量是5,200人,但因为是虚拟演唱会,所以来自全球100个国家的125,000观众以20美元的价格共同欣赏了这次演出,这个数字是线下演唱会难以企及的。

除了吸粉能力,虚拟演唱会也在无形中拉动了数字周边的销量。

国际古典音乐管理公司HarrisonParrott最近推出了一款直播数字内容平台,并且将于12月8日启动首场虚拟古典音乐会。

根据官方报道,新平台不仅会为观众提供互动性体验,还会为艺术家提供平台内促销机会,其中包括高分辨率专辑下载、票证捆绑和将观众引导至其他内容的操作按钮等。

这些内容包括其他现场直播音乐会、广播回放、研讨会/大师班、访谈和和数字音乐节等,可以在各个方面拉动实体演出所无法实现的数字周边促销。  

整体来看,虚拟演出不再是一个短暂替代实体演出的工具,而是逐渐变成了一种无可替代的、体验感极佳的演出新模式。

虚拟演出让原本限制人数的场馆演唱会,变成了连接全球数字海洋中亿万观众的在线体验。而原本的现场参与感也将逐步被沉浸式科技的运用而部分补足,并且还能带来虚拟形象和创新舞美等科技感新体验。 

内容参考:

《Eventbrite: 30% Of Ticket Sales Still For Virtual Events》

《The virtual concert boom is creating a new type of live music experience》

《Niall Horan Plays an Empty Royal Albert Hall — Sells 125K Virtual Tickets》

《HarrisonParrott launches new livestreaming and digital content platform for classical music》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虚拟演出,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