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蔷:“友情、爱情和音乐,这三样在我生命里是最重要的。”

小鹿角编辑部  |  2020-11-04 11:5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怎么让更多人听懂中国的音乐,让中国更多音乐走向国际的舞台。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74643.jpg大家好!我是张蔷。

今天的话题是女性的力量,虽然大家经常在媒体上管我叫迪斯科女皇,但“女性力量”这个词对我来说还是挺朦胧的,不太会谈论这样一个社会性的问题。我最关注的事情就是情感,友情、爱情和音乐,这三样在我生命里是最重要的。

如果非要说上两句,我觉得女性的力量是可以生孩子。因为生孩子特别痛苦,有的男人都受不了。这个疼痛我是亲身感受过的,所以我觉得女人是非常有力量的。

现在的社会现象是男人在外面挣钱,回家可以当大爷,女人不行,既得挣钱还得负责在家里做饭养孩子,比男人更辛苦,所以我觉得女人比男人更值得尊重。女人的责任心也特别强,离婚的时候孩子通常都是由女人来带的,男人一般就给点生活费。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但我觉得在社会上女人比男人付出得更多。

还有一个问题必须得说,关于女性遭受的家庭暴力。我小时候住在宿舍大院,有一个人打了他的岳母和老婆,一直在院里抬不起头。虽然他后来去国外读了一个博士,但我认为会以暴力对待女性的人,一般不会有什么大的出息。


1起起伏伏的音乐路

从小我就生活在一个被电影和音乐包围的环境下,我妈妈是新影乐团的,现在叫中国电影乐团。当时我就住在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院里,一放学很多小孩子都会在院里捉迷藏,打打闹闹。

我经常会去审片室看电影,像纪录片《中国医疗队在坦桑》,还看一些京剧《借东风》等电影。我觉得电影和音乐是不可分割的,当时的音乐对我有很大启发。

我小时候尝试过拉小提琴考音乐学院,但拉的东西太简单了,我觉得自己还是更适合流行音乐,节奏性音乐对我来说是最容易驾驭的音乐形式。

1982年我无意中在短波电台听到迈克尔杰克逊的《Billie Jean》,当时就觉得这种强劲的音乐才是我想要的,我想表现的。

可是当时觉得太高级了,我们怎么可能唱出这样的东西来。我可以翻唱一些港台、欧美的音乐,就从唱卡朋特的音乐开始,参加国内第一届流行音乐大奖赛。

我参加比赛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没戏,你不可能得到名次”,但我说可以让你们认识我。就是那一次比赛我认识了黑豹的经纪人,他把我带到三门峡演出,之后跟刘晓庆也参加了一系列的演出。

我认为她真的是有着女性力量的人,一天能演出七场,3个小时一场,24小时连轴转。当时很多歌手和曲艺界的人都愿意跟刘晓庆走穴,因为确实收入丰厚。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77402.jpg

但是我在这个团队里觉得不适应,因为我比较懒,喜欢睡觉。我当时演出15块钱一场,我问能花15块钱睡一场觉吗?他们说可以。我不属于特别强壮的那种女性,所以真的佩服晓庆姐,特别有能量。

到了1986年,当时美国的《时代周刊》,英国的BBC,香港的《南华早报》都对我进行过一系列报道,那是我非常成功的一年。

现在也有人问我,“你觉得时代周刊的报道当时对你有什么影响”。我觉得其实没有什么影响,也不太在意,因为国内根本没有反响,身边的人也显得对你默不关心,你只有专心录专辑。


2离开歌坛,离不开音乐

乐坛是这样,你不努力地宣传,不在这个圈子里混迹,可能半年就OUT了。90年代“西北风”开始刮起来,就不是我的时代了。当时我就想结婚生子,要不然就开一个餐厅,这样生活也挺好的,只要有钱赚,不缺钱花就完了。

但我还是非常喜欢音乐,我又回北京住的时候,虽然不在圈里,但认识一些音乐人,我就找他们给我编曲,我去录音。就算离开了歌坛,也没有离开音乐。

等到了2000年,《同一首歌》想要做一个回顾性的节目,当时找到了我。

组委会规定演唱《相思河畔》,但不是我想唱的,我觉得既然站出来就要呈现一个最能代表我的东西。对方说你想唱什么吧,我说我唱《爱你在心口难开》,如果同意就去,不同意就算了。当时对方听了我的小样之后,觉得确实还是当年的样子,于是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在《同一首歌》上唱了这首《爱你在心口难开》,那是我的歌迷第一次见到我本人的模样,因为我之前几乎没在电视上露过面。

有一个歌迷说听到我的声音之后跑到电视机前,看见我的样子就哭了,可能我代表了一部分人的青春和初恋吧。

而且我以前学小提琴,比较在乎旋律的感觉,所以挑歌的时候都是选择旋律性强的。旋律是中国人特别喜欢的表达,所以我觉得当时胜在选歌上,再有就是天赋给我的音色还有乐感。


3新的转机

再一次的转机被年轻人注意到,是我2013年签约了摩登天空。我非常感谢沈总,他是非常懂音乐会经营的人,把我这个蒙尘的金子拿起来擦亮了。

当时签约摩登天空,他问我,“你怎么能让年轻一代接受你呢”,我说我可以唱经典的迪斯科音乐。他说这样吧,我们公司有一个新的乐队叫新裤子,他们也是玩迪斯科的,能不能合作一下。

我听了一首新裤子的歌,第一首歌叫《Bye Bye Disco》,我当时就喜欢这首歌,希望跟他们合作。我们那年出版的迪斯科专辑以及之后的合作,我认为确实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05182.jpg

到后来我第一次登上草莓音乐节的舞台,我现在还会看那个现场。那时候的我稍微有一点紧张,有点莫名其妙。虽然我参加过更大型的,像《同一首歌》,但在户外音乐节演出还是不一样,我觉得这种音乐形式更适合我,更令我放松。

我想再说一说出了三张英语专辑这个事情。有一次在今日美术馆演出,当时安迪沃霍尔的御用摄影师也在,他特别兴奋,说“我一定要看一看,中国Disco Queen是什么样。”

他刚见面的时候看着我说,真的特喜欢你,特别喜欢你这样的look,围着我又拍照又说话。但等到我演出,唱中文歌的时候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拿着酒杯东张西望。

我当时就想,怎么让更多人听懂中国的音乐,让中国更多音乐走向国际的舞台。中国的流行音乐怎么登上他们的舞台,让他们听得懂,让他们能认可呢?我就打算出一些英文歌。

但毕竟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知道我来自于哪儿,我还是应该再出华语专辑。

我的第四张华语专辑正在制作中,请大家期待吧,谢谢。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论坛, 音乐人, 摩登天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