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变化,音乐内容公司生存模式如何演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 |  2020-10-26 23:31 点击:
【字体: 】   评论(

独立音乐厂牌最好的时代。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33465.jpg

文 | 郑元

排版 | 新一

设计 | 诗宇

在流媒体时代下,音乐内容公司与互联网平台的交融越来越强,基于互联网在线音乐的算法规则,流量变现能力成为了互联网平台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在音乐被快速消费的今天,爆款歌曲热度难维持、作品难成经典,时代缺乏真正留得下的作品。

音乐品质与流量之间真的无法实现平衡吗?互联网语境下,独立音乐如何走到更多的人群中?音乐内容公司在时代转变下如何在新的机遇下保持初心,并实现更好的发展?

我们在2020音乐财经年会中,邀请到几位资深从业者:草台回声联合创始人兼CEO戈非、S.A.G舞台艺术工作组创始人姜北生、太合音乐集团独立音乐服务部总经理刘瑾、北京二十四小时文化创始人任雅静、独壹不贰创始人吴尚润共同探讨一系列议题。


——01——

迎接新变化与机遇,独立音乐公司运营思路变化

《乐队的夏天》之后,独立乐队受到了现象级的关注,粉丝破圈,吸引到了很多从未关注过独立音乐的听众们。乐迷们在微博上自发地建立了“微博后援会”,乐队微博评论出现了“妈妈爱你”这样的饭圈语言。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66558.jpg

△左 刘瑾 右 姜北生

面对流媒体时代下的种种变化,音乐内容公司仍在学习、摸索对于独立音乐以及公司和团队更好的处理方式。刘瑾说道:“乐迷的产生,无论是否饭圈化,都能够给乐队影响力的提升带来最直接的帮助。包括乐队演出价格的提升、整体收入提升、生活条件的改善、录音条件和演出条件的改善。”

另一方面,独立乐队走到公众视线后,会产生一些观点上和口号式的冲突,这对于IndieWorks来说既有经验的积累也吸取了一些教训。

刘瑾希望公司在积累了一定能力后,可以帮助到地下乐队。让他们再次呈现在大众面前时,能够以比较从容的心态对待,并不是让他们去改变,而是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心态去接受新的变化。

在互联网语境下,音乐作品的上升渠道路径变得更加清晰,对于大众音乐来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成为了音乐内容公司和平台抢占先机的重点;对于经纪公司与唱片公司来说,歌曲的宣发落地、营销联动变得更加重要。

对于独立乐队来说,除了流媒体平台中算法的推送,线下演出成为他们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也有不少乐队通过现场的优秀表现,反向帮助了他们在流媒体平台上的数据表现。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89676.jpg

△戈非

据戈非介绍,草台回声的旗下乐队虽然在数据上和大流量不值得一提,但一直在稳步增长。另一方面,这些乐队通过大量的线下演出,粉丝累计速度非常快。“我们今年的巡演票房非常好,基本上每站都售謦,而且很多人甚至愿意花更多钱去买机票,跑到另外一个城市看。这也给了我们比较大的信心。”

与此同时,独立音乐这些年在流媒体平台的影响力相对提升了许多,戈非说道:“我们需要对于流媒体有十分深刻的认识,要利用好流媒体。我十分肯定我们优秀的音乐,更应该去占领这样的渠道,通过流媒体把我们的音乐传播做到最大化。

所以我觉得在流媒体的时代,在所谓的流量思维下,我们的行业更应该特别清晰,其实我们最强有力的就是我们自己坚持的审美和作品的品质。”


——02——

行业仍在坚持

2020年的疫情作为“黑天鹅”事件对于演出行业来说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变故。很多做演唱会制作方向的公司,包括灯光、视频、结构、导演组等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也有很多公司倒闭的情况。对于部分台湾和香港地区的演出公司来说,因疫情原因无法来大陆,所受损失也比较大。

各个音乐内容公司进行线上尝试,对于一些公司来说,线上带来的新机遇启发了不少他们的业务布局,也看到了线上业务对于线下业务补充的优点。一时间,从业者们纷纷谈到市场的变革,行业是否会在未来洗牌。

但6月份以来,国内整个演出环境开始恢复,有整体回温态势,线上音乐活动的热度有一定冷却,线下演出在这时候更体现了它的无可替代性。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07764.jpg

对此姜北生说道,“真正的社会进步都来源于需求。十一期间,国内大陆同时有将近30个音乐节,即使有限流,效果也还不错。这一点体现大众对于现场演出还是有刚需的。我们公司今年做的第一个音乐节是长沙的南山音乐节,每天都两万多人,目前应该全世界只有中国的现场音乐演出是正常回归的。那么我们就需要在安全的情况下,把演出做的更好。”

由于国外艺人无法入境,十一期间的音乐人100%为国内本土乐队。姜北生注意到了国内演出行业人才的稀缺性,“从技术层面上的工作人员、艺人,到合作乐手,经常一名乐手或一名工作人员跟三四组艺人的音乐节属于正常现象。”

S.A.G的业务囊括音乐制作、演唱会、音乐节制作以及音乐节的投资。在2019年,S.A.G做了版权和经纪业务,签约了几位音乐人,做出这样的动作,姜北生表示每一步改变对于公司来说都需要反复思考,谨慎选择。

谈及疫情期间公司的运营以及面临的问题,姜北生也向我们分享了自己这些年的体会:“我觉得有时候思考问题的角度不能过于极端,有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坚持你的初心,坚持你的本真,你最初要干什么,我这些年的思考可能是这些比较重要。”


——03——

影视OST版权问题是重中之重

据艾媒咨询,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线文娱市场规模超1400亿元,增长率达到27%。不论是在线音频、游戏,还是影视,都收获了一定增长。其中,《怪你过分美丽》《十日游戏》等剧在疫情期间热播,担任两部剧音乐总监的二十四文化创始人任雅静在论坛中分享了自己关于OST市场的观察与感受。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40028.jpg

△左 吴尚润 右 任雅静

“其实OST内容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版权。对于一线公司来说,音乐版权被平台抢夺的非常严重,这就会导致制作方给的制作成本相对来说会被压榨的比较厉害。从而影响我们的内容产出,之后进入流媒体上播放量就会严重受影响。至于如何改善这种情况,我觉得首先需要几个头部的电影音乐制作人联合在一起,能让内容更好地制作出来。”

影视OST在现象级影视剧的带动下成为了音乐作品宣发和出圈的一大利器,其背后与音乐人、平台的各方利益平衡,也是行业关注的问题。二十四小时文化在今年与抖音中比较红的新人成功达成合作,借助影视剧的宣发、抖音的流量池,宣发量也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04——

独立音乐厂牌最好的时代,坚定以作品为王

与其他厂牌不同,独壹不贰ONO最初通过流媒体走红,深耕都市音乐与青年文化,收获了很多青年的喜爱。在创始人吴尚润看来,流媒体时代将独立音乐厂牌的天花板打开了,上升空间更大。“在十几年、二十年之前,独立音乐厂牌是年轻人用来‘装’的东西,但是今天不会,年轻人一旦喜欢会给你无限的机会,无限地安利,这也是最好的时代。”

article/538CC8907B7C4BE5B197FA5CF92A1C42/20201027068434.jpg

△独壹不贰创始人吴尚润

拥抱青年文化,吴尚润认为独立音乐厂牌在流媒体时代中,具备以下几点优势:

第一,独立音乐厂牌的规模相对比较小,行动执行力比较快。2017年4月,独壹不贰和抖音进行了项目合作,从拜访、建立联系、推进、确定项目只花了5天时间。当时抖音的日活在130万左右,仍然是一个比较新兴的媒体,由于独立厂牌制作项目成本较低,相对更容易与流媒体平台达成一些合作。

第二,在一个青年文化崛起的时代,独立音乐厂牌跟年轻人更加亲近。相当一部分的独立音乐厂牌有很强的地域性,有一些甚至成为了城市名片,青年人对于独立音乐厂牌有着天然的好感和信心。

第三,在现在的时代中,年轻人变得更直接,更真实,给了独立音乐厂牌很多反馈和机会。

独立音乐厂牌不再“固步自封”努力破圈,更加包容,想办法将好音乐推广至更多更广泛的人群中。吴尚润对于行业的未来更加乐观,“青年文化的崛起证明了一个事情,即这个时代是独立音乐厂牌最好的时代,各位创始人不管前路多么艰辛,玩命向前走,未来无限美好。

但无论时代怎么变更,音乐还是传统行业,各种新生事物都可能有更低的成本,有更多的渠道去推广展示自己,厂牌还是要以作品为王。我也希望各个独立音乐厂牌的创始人要有极大的精力和时间用在作品身上。”

流媒体时代下,各个领域的音乐内容公司都在变化与机遇中寻求公司的长线发展,在保证音乐内容质量的前提下,转变运营方式,学习经验教训。创始人们也在每一步的经营中,努力保持着公司的健康生存,并尽到最大努力,改善市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厂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