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团可以偶像化吗? | 综艺观察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 |  2020-09-15 13:36 点击:
【字体: 】   评论(

“气运联盟”诞生,乐团与偶像的新碰撞下,会玩出什么花样?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82604.jpg

9月12日晚,众多媒体聚集在《明日之子乐团季》的拍摄地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结束最后一期的直播录制后被纷纷带领进5号排练厅,等待着与本季“最强厂牌乐团”气运联盟的首次见面。

从舞台中下来,胡宇桐、田鸿杰、李润祺、马哲和赵珂五个男孩没有多少时间享受胜利的喜悦,便要调整状态,马上接受媒体们的采访。

“郑钧老师跟我们分享了很多演出的心得,这是我们未来可以运用到的。”聊到决赛首轮的合作舞台,气运联盟和我们分享道。胡宇桐作为F-Man,结束时也不忘向媒体表示感谢:“这是气运联盟的第一个采访,谢谢大家。”

虽然结束了毕业大考,但属于乐团们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们将要奔赴更远的未来。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60818.jpg

在《明日之子乐团季》决赛的第二轮比赛中,“水果星球”、“午睡留声机”和“气运联盟”分别带来了各自的原创歌曲。

首先出场的“水果星球”演唱了《夏日旅行家》,Intro部分俏皮跳跃的马林巴敲击出轻快的铃音,随后贝斯和电吉他在programme的基础上加入更丰富的律动,主唱杨润泽依旧保持了他自由的台风,将少年烦心事以日常化的歌词唱了出来。闫永强的唢呐时不时在每一句的句尾奏出主唱的内心OS,丰富了歌曲表达的层次,中段类似电子乐Drop的部分则又担当了主音旋律的角色。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68921.jpg

△水果星球

“午睡留声机”的《I Will Miss You》是廖俊涛在参加第一季《明日之子》时就已经演唱过的原创作品,此番做了乐团化的改编后增添了更丰富的情感。与半决赛一样,表演以沈钲博细腻的钢琴独奏开场,配合廖俊涛深情的演唱,整体氛围使人很快沉静下来。

鞠翼铭的鼓通过速度快慢的变化,调动音乐的情绪起伏,给曲子增添了一份流行朋克的冲撞感。中间的solo部分充分展示了成员各自优秀的器乐水平,沈钲博再次秀起了说唱。最后的大合唱部分把演出再推升了一个台阶,廖俊涛写的旋律十分上口,合唱的形式在带动现场气氛方面也是一件利器。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52054.jpg

△午睡留声机

“气运联盟”演唱的《我想你在听》,以胡宇桐的鼓作为情绪推进的动机,李润祺开场的钢琴弹唱清亮细腻。随后一段类8-bit音色的电子旋律将表演过渡到说唱部分,赵珂的rap输出依旧十分稳定,掀起一波小高潮。田鸿杰真挚温暖的vocal在这场表演中还是比较稳定,而赵珂为前者唱低八度旋律垫音,加强了音乐的可听性。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35851.jpg

△气运联盟

三支五人团气质迥异,“午睡留声机”忧郁独立、“水果星球”精致灵动、“气运联盟”冲劲十足。尽管三支乐团的舞台稍显稚嫩,能够在总决赛的舞台上享受自己的音乐和表演,感染到观众,依然值得褒奖。

而这个过程中,三支五人团都有着各自的挣扎、阵痛、火花碰撞,也正是这些时刻成为了滋养乐团们的养料,推动着他们步向未知的惊喜。


——01——

“人”仍是“明日之子”的核心

《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参赛学员多为海内外音乐高校的在读学生,年龄20岁上下,显露出节目本身的年轻化定位,以及养成系乐团的新秀选拔逻辑。

学员中不乏已小有名气的音乐人,例如人气学员廖俊涛就曾参加过第一季《明日之子》,并凭借出色表现收获了不少粉丝。

在本季节目中,廖俊涛依旧展现出其优秀的原创及歌唱实力,也成为很多学员们夸赞的对象。尽管部分观众对于一个成熟唱作人能否能融进乐团表示怀疑,但廖俊涛凭借自己的作品和实力证明了自己。并在节目中获得了相当高的人气,目前他在新浪微博拥有255万粉丝,为参赛学员中最高。

或是曾参与过同类型乐团节目的胡宇桐,他在第一次选人组队多次主动邀请其他乐手遭遇滑铁卢,最后陷入僵局时,田鸿杰主动提出想和他组队,二人在节目中以一种磕磕绊绊的姿态实现了连结。

也许胡宇桐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和田鸿杰的组合在粉丝圈中迅速升温。他们的组合还在社交平台衍生出CP超话,拥有20万粉丝,最高排名位列微博CP超话总榜第二位,第一位则是知名的“博君一肖”。而节目中其他学员的相关话题也曾多次登上微博热搜。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52564.jpg

胡宇桐算是节目中年龄比较大的学员,此前加入过朱孝天的“启点乐队”,去年参加过同类乐团节目,经验丰富。胡宇桐的音乐实力在节目初期并未完全显现,反而是因为其成熟的性格和其在首次组队环节中的霸道表现,在网络上引发了广泛讨论并收获了“胡总”的称号。在第一期节目亮相表演时,胡宇桐甚至准备了PPT介绍自己和表演内容,更加深了“霸道总裁”的人设。

目前,胡宇桐在新浪微博的粉丝数为194万,仅次于廖俊涛。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54069.jpg

同时,本季明日之子进行了“热血高校”的主题设置,视觉上采用了漫画的形式,这种二次元和“高校”的设定,让大家不由得联想到日本的高校动漫,燃感不言而喻。

节目主题曲《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的MV则充满着少年的阳光和正能量。联系到互相组队选人的赛制,《明日之子乐团季》的注意力放在了学员之间寻找音乐伙伴的过程,以及相互的情感联动上。

在节目行至两人组合时,为了培养学员之间的默契度,拉近彼此的关系,郎朗和邓紫棋曾让两两组队的学员们对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内,杨英格和李睿洋坦言自己的真实感受,无法控制的流下眼泪。

杨英格说自从回到在中国,能够遇到李睿洋拥有这样的友情自己很开心,而李睿洋也坦言,在看杨英格眼睛时,其实有看到自己的感觉,两个人虽然外貌不一样,但是内心好像都缺少一种自信的感觉。在这一分钟内,也让观众感受到了二人在音乐上惺惺相惜的情感流动。


——02——

音乐综艺出圈难

综艺性与音乐性如何平衡?

本季《明日之子》共斩获全网近800个热搜,全网播放量累积破22.8亿次。豆瓣评分中,节目评分一度高达8.7分,已远高于前三季的5.9、5.5和6.4分。

近年入局音乐综艺市场的节目越来越多,竞品增加,如何收获到更多观众和付费用户,同时兼顾音乐质量,为市场的发展带去良性引导,立住口碑,更是每个平台左右权衡的焦点。

面对压力,《明日之子乐团季》也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不仅打破了大众对于传统乐团四大件(吉他、贝斯、键盘和鼓)在乐团模式中的认知;还释放民族乐器的多样可能,马头琴、唢呐、冬不拉等皆可融入乐团音乐中,也以新的姿态走入大众视野。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94014.jpg

2019年,《超级乐队》首播,作为一档音乐综艺,首先在音乐质量上获得了爱好者们的高度认可。但同时,由于以音乐为中心,话题性缺乏的《超级乐队》赢得了高口碑,关注度却仍然有限。节目进行到后半程,选择队员的过程被综艺剪辑节奏中又太过像“相亲节目”,在已聚拢的小众的观众群体里,又留下了节目取向仍不够鲜明独特,过于流行的遗憾。(回顾:乐夏后,无人问津的《超级乐队》最后结果如何?

赛制上不同于《超级乐队》,《明日之子乐团季》中的排名则受现场评分和线上人气值两部分的影响。现场打分者为明日教师团和现场观众,线上则是由观众在各个平台渠道投票所产生。如果排名靠后,乐团将会面临拆队重组、甚至淘汰。

在短短几个月的录制中,节目真实呈现了学员的磨合和成长过程。节目中设定的各种游戏环节、节目花絮、宿舍生活等衍生内容,给学员足够的空间展示自己的性格。

从综艺节目的立场和理念出发,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观众了解学员本身,从而喜欢上他的音乐,是更有效且更有粘性的做法。


——03——

偶像+乐团,新尝试会带来什么?

何为乐团?

在节目《超级乐队》中,林肯公园的DJ Joe Hahn在节目开篇说了一句话,“林肯公园的成员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不是最棒的,但重要的是我们所打造的协同效应。”

因为喜欢同一种音乐、喜欢创造音乐而惺惺相惜、走到一起的乐手,很多时候或许不需要过多阐述,双方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对方想要的音色是什么。这是健康乐队中,成员们的默契。

在《明日之子乐团季》“热血高校”的设定下,学员们无畏尝试合作方式,突破原本认知,与伙伴们共同创作一首首的音乐,也为观众们呈现了很多不同风格的舞台。

记得杨英格选择泰乐后组成太空餐厅乐团,在F-Man杨英格的带领下,泰乐也突破自我,将小号完美地融入乐团的作品《阴天》中,更是首次尝试英文rap,让整个舞台呈现得更加完整,带给观众舒适的听觉和视觉享受,这首歌也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夏日限定。

而从本季的教师团阵容上看,除了各自代表领域的多元化,年龄层上也有一定区分,他们各司其职,分别为年轻乐手提供不同维度的指导参考。

微博乐评人“DuckMan电板鸭”在微博中曾分享自己对闫永强、王江元、哈拉木吉、马田原与梁龙合作舞台《明日桃源》的感受。马头琴、巴乌、唢呐、木吉他加合成器带来的丰富听感、民族音乐的高级展现、节目中对于成员们磨合过程与情绪的真实展现,以及歌曲主题讨论的亲情话题,都带给了他一些共鸣。

article/D6AFCF4EB3E342959BD7F98742DC6406/20200915023307.jpg

当民族音乐出现在主流音乐节目,并以年轻人的方式展现出来,且能够在年轻群体中得到传播与推广,是远比“出道”更有人文价值的事情。

本季明日之子在音乐性的多元化上做了不小尝试,关注到了更小众的音乐领域:王江元的指弹、哈拉木吉的呼麦与马头琴、闫永强的唢呐、萨木哈尔的冬不拉……当这些音乐元素突破“刻板印象”,融入进一个全新的乐团形态下,或许真的可以为行业带来更多新的想象。

偶像+乐团,兼具有颜值、正能量的偶像,与有个性、有独立表达的乐团,两者并不冲突。这一新物种的诞生,既与传统的乐团市场有所区分,又在偶像赛道上开辟了一条全新领域。未来市场是否会对“偶像乐团”这一形态加注,我们拭目以待。

作为一档已经进行了四季音乐新秀选拔的节目,其目标群体的大众性不言而喻。作为资源雄厚、占据平台优势的《明日之子乐团季》,更多人对于它的期待是,借助平台更广的优势,真正把好的原创音乐推广出去,真正的给予这些年轻人离自己音乐梦想更近一步的机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综艺, 乐队, 明日之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