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兴势力:TikTok里的韩流粉丝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7-22 15: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K-POP明星和歌曲已经将TikTok作为重要的宣传平台,这意味着TikTok中的粉丝与Z世代,与自己的爱豆间的联结会更加亲近密切。

article_pic/20200722025100.jpg

前段时间,因K-POP粉丝在TikTok中大量传播,放特朗普“鸽子”的视频引起很多人注意。谁也没有想到美国的韩流粉丝力量这么强大,而TikTok因为成为了美国年轻人政治立场表达的平台,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举行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首场竞选集会。不过与特朗普竞选团队此前吹嘘的情况(超过100万人索要入场门票)相比,实际到现场参加这一集会的支持者人数仅有6200人。据美媒报道,本可容纳19000个座位的场馆并未坐满,原本计划的场外讲话活动,也因人数少于预期被取消。

article_pic/20200722098920.jpg

△ 图源:Rolling Stone

意料之外的是,在这次集会中“鸽”掉特朗普的,却是K-POP粉丝们。

6月11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推特发布门票免费预订信息后,K-POP粉丝们竞走相告,纷纷预订门票,并准备集体“放鸽子”。

粉丝们很快将此事在TikTok上传播,据不少韩流粉丝的TikTok视频,他们纷纷为预定了名额但不会出席集会而感到兴奋。据《纽约时报》报道,相关视频达到了数百万的播放量。

美联社在6月21日发文称,无论TikTok和韩流粉丝是否拉低了周六的上座率,他们实际影响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对于竞选活动到场人数的判断。

K-POP粉丝这次行动,也被美媒评价为是“意料之外的新兴势力”。

article_pic/20200722032394.jpg

为什么K-Pop粉丝们会加入到这场愚弄特朗普的活动中?这与美国种族遗留问题所引发的全美声势浩大的"Black Lives Matters"(简称:BLM)运动有关。

路人录下了乔治·弗洛伊德在5月11日被四名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视频,并在网络中开始大肆传播发酵。非裔美国人被暴力执法致死的案例不在少数,弗洛伊德的死亡,成为了民众愤怒情绪爆发的导火索。

新冠疫情下美国失业率增高,加上此前特朗普言行中频频涉及种族歧视,民众对其越发不信任。在弗洛伊德事件后,民众的种种不满都化为了街上人们举着的一个个"Black Lives Matter"标语。

纽约市市长宣布将纽约5个行政区的主要街道命名为"Black Lives Matter",猴西、A妹等音乐人也纷纷加入到这场游行中。

防弹少年团作为大洋彼岸的亚洲偶像团体,向黑人抗议运动捐款100万美元。随后,他们的海外粉丝也跟随偶像的脚步,集体合力向慈善机构捐出100万美元。

防弹少年团在推特中发声并配有“Black lives matter”的话题,“我们反对种族歧视。我们谴责暴力,我们都有权利被尊重,我们将在一起。”

article_pic/20200722089262.jpg

随着事件在社交媒体中的发酵,“Black lives matter”的话题与热度风向发声变化,开始有网友厌倦了持续性的抗议,并在推特中使用“White lives matter(白人的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警察的命也是命)”进行回击。

同时,BTS的粉丝们对应这些话题,配上了大量自己爱豆的视频与表情包刷屏。

BTS通过这件事,再次验证了他们在美国年轻人中的地位,以及粉丝力量的强大。

整个韩流圈,偶像明星的言行被严格控制,娱乐公司担心政治性的观点表达会引起不良评论,从而在经济上对公司造成损失。防弹少年团不断发声,不仅是一种政治正确,也是打破K-POP刻板印象的一次出击。

1

为什么BTS会在美国这么受欢迎?

2020年年中,全球谷歌搜索公布了搜索次数最多的前100名K-POP偶像。Top10中,BTS全部成员上榜,并霸榜前四。Top 10中其余3位,则是IU、Blackpink的Lisa和Jennie。

BTS曾与Lauv、Halsay和Sia纷纷合作了单曲,BLACKPINK又在今年合作Lady Gaga。

毫无疑问,BTS和BLACKPINK是目前海外最受欢迎的两个韩流偶像团体。

2017年,BTS击败贾斯汀·比伯、赛琳娜 Gomez和A妹,成为公告牌年度最佳社交媒体艺人奖后,让美国大众开始对其感到好奇。

而在推特中,BTS更是连续三年成为全球被提及次数最高的账号。

2018年,BTS卫冕这一奖项,也让不少网友产生“防弹少年团”只是靠社交媒体才成功这样的想法。虽然保持与粉丝的粘性一直是他们策略的关键部分,但对于这一点,防弹的成员表示把他们的成功完全归功于社交媒体这样的论调是不满的。

article_pic/20200722091627.jpg

方时赫曾经是JYP娱乐的音乐制作人,后决定自己创业,创立了Big Hit娱乐公司。2010年,“Rap Monster”金南俊作为一名说唱新人,吸引到了方时赫的目光,签下金南俊后,方时赫打算围绕他组建一个7名成员的偶像男团。

2013年,防弹少年团集结了金南俊、金硕珍、闵玧其、郑号锡、朴智旻 、金泰亨、田柾国7位成员正式出道。

BTS经常活跃在社交媒体中,同时具备养成系偶像属性,亲切的形象与粉丝保持着更像朋友一般的关系,在社交媒体中的数据非常好。

经过多年的粉丝运营,BTS美国粉丝甚至建立了一个“BTS×50States”的网站,粉丝们通过这个平台向全美推广自己的爱豆,甚至成功联系到了《艾伦秀》,把BTS带来美国。

在韩国节目《明日万里2》中,方时赫向大家讲述了他认为BTS为什么会成功。除了粉丝运营,防弹少年团一直持续保持高质量的作品产出,兼备外貌、舞台、MV以及完成度高的音乐。方时赫在打造他们时,初期便给予了很大自由度,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拥有善良影响力的组合。

防弹少年团的歌曲基本上完全由成员自己创作,曲风多为Hip-Hop,这两点也促使其更受美国歌迷的欢迎。

article_pic/20200722063089.jpg

在韩国媒体眼中,BTS有端正的思想,在MV中融入了韩国之美,向全世界展现了韩国的形象。而在敏感问题中发声,也是区别于其他偶像团体的一点。

2017年11月,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举办了杜绝校园暴力公益活动“LOVE MYSELF”,防弹少年团与公司为该活动捐款了5亿韩元。

在新冠疫情对音乐行业的冲击下,防弹少年团与Big Hit更是向“Crew Nation”公益活动捐献了100万美元,该活动旨在帮助因疫情陷入困境的全球演唱会行业的工作人员。这笔捐款也是该公益活动迄今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

在防弹的音乐表达中,Hip-Hop曲风、致敬欧美经典乐队MV画面、歌词中表达的叛逆思想,都是吸引美国青少年关注的点。

对于美国那些性格不合群、LGBTQ等处于边缘群体的青少年,BTS中的音乐表达能可以给予他们力量,能够在他们的音乐中找到归属感。

BTS前期的学校系列专辑《2 COOL 4 SKOOL》《O!RUL8,2?》《Skool Luv Affair》,成员们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述学校生活以及学生们心中的热血和理想。

与大家对于偶像团体音乐质量的印象不同,因为与成员的经历与思考息息相关,BTS的音乐被普遍认为具备深度,且更容易和青少年们产生共情。

百大DJ“潮爷”Aoki作为美国音乐人中的亚裔,在美国的“亚太传统月”的演讲中也提到了防弹少年团对美国流行音乐的影响。称进入主流媒体的BTS,激励了无数美国亚裔儿童和青少年,不仅是亚裔,更是激励了LGBTQ群体、以及其他不同族裔的人群,成为了他们的偶像。

article_pic/20200723033784.jpg

2019年,防弹的经纪公司Big Hit娱乐收入达到5.0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95%。根据Gaon Charts官方数据,推动其收入增长的主因素是600万张的专辑销量,其中372万销量来自于BTS的专辑《Map of the Soul: Persona》。

今年5月,Big Hit娱乐更新了其招股书。最新内容显示摩根大通,NH Investment&Securities和Korea Investment&Securities将成为此次发行的承销商。据消息人士指出,此次可能是韩国娱乐业多年来最大规模的IPO之一,公司估值预计将高达6万亿韩元(约合50亿美元)。

疫情期间,防弹少年团的直播演唱会“BANG BANG CON The Live”吸引到了75万余人,演唱会总收入至少为219亿欧元(约合1800万美元)。

对于被YG、SM和JYP垄断着的韩国娱乐市场,Big Hit这样的小公司,选择在海外音乐、社交平台为防弹少年团增加曝光,进行粉丝化运营。

目前估值50亿,预计今年进行IPO筹集近10亿美元的Big Hit,带着BTS实现了目前最成功的偶像团体出海。

2

TikTok成为美国K-POP粉丝的表达出口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正考虑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应用软件,《福布斯》杂志发出刊文表示:“禁用TikTok可能会给特朗普(连任)竞选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而在民意调查中,有33%的成年人表示反对这一禁令。

最强烈的反对声来自美国18至29岁的成年人,在这一年龄阶段,反对美国禁用TikTok与支持禁用TikTok的比例分别为52%比19%,高出了33个百分点;而在35岁至44岁之间,支持这一禁令的人比反对的人要高出13%。

对于美国年轻人来说,TikTok成为了一个传播更直接、更便捷、门槛更低的表达门槛。不仅能够表达自己的创意和个性,更在某些方面让这些年轻人看到了未来的职业道路。

彼时拥有770万粉丝的TikTok网红诺恩·尤班克斯在去年年底成功签收Celine,成为最新广告代言。

对于年轻的TikTok博主Hootie Hurley来说,经营着自己110多万的粉丝的TikTok账号已经成为他的生计来源,“TikTok是所有人居家隔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TikTok在帮助大家度过疫情难关。”

疫情期间,几个月的远程学习和社交隔离,TikTok也成为了年轻人们主要创意表达和人际交往的出口。

根据测算,TikTok今年将近一半的收入会来自美国,预计会在10至14亿美元之间,高于去年2至3亿美元的全球收入。据emarketer报道,TikTok在美国的月活用户在2020年将增长21.9%,达到4,540万人。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超过5,000万。

目前,美国众议院已通过法案,将禁止在联邦雇员政府设备中使用TikTok。但这并不阻挡TikTok的发展,发言人Josh Gartner在7月21日表示,随着用户数量增加,计划未来3年在美国赠聘1万名雇员。

据韩国Gaon Chart对K-POP专辑销量的追踪,即使今年处于疫情的特殊情况,但韩国前400张专辑的专辑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0%,从1293万张增长到1808万张。

article_pic/20200723054304.jpg

说唱歌手Zico凭借他的单曲《Any Song》在韩国内外掀起了一股潮流,部分原因便是他通过TikTok分享了舞蹈挑战。

该挑战在发布的一周内,TikTok上制作的视频超过50,000个,人们跟着节奏舞动起来,模仿着Zico歌曲中的舞蹈动作。与#anysongchallenge相关视频的总观看次数在短短10天内超过了5500万次观看,并在一个月内达到了7亿次观看。

这首歌之所以易于传播的重要一点是,虽然这成为“舞蹈挑战”,但舞蹈动作简单,人人都可以做到,可以被轻松记忆和复制。

韩国TikTok发言人称,“自2017年TikTok首次为韩国提供服务以来,K-pop明星就一直在使用TikTok作为宣传其音乐的平台,” 

美国的主流媒体逐渐被“掌权者”们控制,年轻人倾向在TikTok上自由地表达和讨论。而TikTok的娱乐和搞怪气质,也使得年轻人们在TikTok中的讨论少了一些戾气和恶毒,表达气氛更加包容和舒适。

K-POP明星和歌曲已经将TikTok作为重要的宣传平台,这意味着TikTok中的粉丝与Z世代,与自己的爱豆间的联结会更加亲近密切。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TikTok, K-Pop, BTS,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