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欧巴”怎么卖音乐剧?

Chinambn  |  2014-08-18 11:1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明星是韩国音乐剧冲向海外市场的杀手锏。2013年,韩国音乐剧市场的数字大约是17.6亿元,10年来以每年20%的增长率迅速发展。

(韩国音乐剧《拌饭》剧照)

小编:韩国经历这十年平均年增长20%的速度,已经发展成为亚洲音乐剧最有活力的国家。从手工时代、政府扶持,到全产业化,韩国走过了一条值得中国借鉴的路。韩国音乐剧走向日本的杀手锏有:大明星、音乐剧本身的质量、大量改变百老汇作品等,随着SM和大批偶像明星的入战,韩国音乐剧市场竞争激烈,但也有乐观者看好市场将更广阔,无论如何,中国成为韩国音乐剧拓展市场的下一个目标!


明星是韩国音乐剧冲向日本市场的杀手锏。每当有韩国剧团到日本演出,都能看到成堆的阿姨在门口候着,“欧巴”、“欧巴”地叫。TOP5的音乐剧明星,至少能吸引5万名观众前来观看。

在中国对外文化集团董事长张宇看来,韩国可能是目前亚洲音乐剧发展最快的国家。

“十年前,韩国音乐剧刚起步时,市场大约是几千万人民币。2013年,这个数字大约是17亿。韩国人口几千万,即使和日本比都要少得可怜。可以说,韩国音乐剧发展非常快,很快就超过了日本。”张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4年2月,朴槿惠政府发布了一项培养五大核心内容的方针政策,这五大核心之一,就是音乐剧。

从对抗“血海歌舞团”开始

韩国人南京邑是韩国音乐剧的见证人。从1980年代开始,南京邑就进入了音乐剧圈子。那时南京邑还在大学念话剧和电影系。

有天,他看到一个老先生站在钢琴前唱歌,不像教话剧的。一打听,才知道当时在首尔景福宫对面的世宗文化会馆,有一支韩国人自己的音乐剧小团队。

小团队成立于1961年,是当年为对抗朝鲜的“血海歌舞团”而成立的,名叫“相爱乐团”。当时整个团队成员50名,以创作韩语本土音乐剧为主,每年创作音乐剧一两部。

在南京邑找到“相爱乐团”时,韩国音乐剧刚刚脱离政治色彩,走向大众化。在乐团待了几年,1983年,南京邑成为了一名舞台演出老师,教音乐剧。在往后的多年里,他总共带出了4000名弟子,占当今韩国音乐剧相关从业人员的三分之一。这其中,包括因为出演音乐剧大红,最终走向影视剧、成为明星的曹承佑。

(当年相貌平平的曹承佑,现在是排名第一的音乐剧明星)

“我认识曹承佑的时候,他是一个高一学生,个子不高,相貌平平,嗓音一般,各方面看不出他是个有才之人。”南京邑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高三第一学期,他求我说在表演作业中他要唱一唱《悲惨世界》,我被他求烦了,就答应了。结果他一亮嗓子,我就惊呆了,他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靠自己的力量获得了那么大的进步。”

曹承佑从此获得了南京邑的青睐,南京邑甚至一对一地教他。2000年,曹承佑主演音乐剧《明成皇后》、《义兄弟》,一举成名。并从电影《假如爱有天意》开始,正式进入影视界。

就在曹承佑亮相音乐剧舞台的第二年,韩国音乐剧进入全面产业化。各公司、集团开始投资音乐剧,建立剧场,彻底告别了1990年代之前“手工制品”、“国家支持”的状态。


人均GDP一万美金,开始音乐剧吧

“当人均GDP达到每年一万美金时,意味着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普通娱乐,可以开始文化消费。”韩国CJ集团演出事业部代表李性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万美金,是一个节点。”

CJ是一家大型娱乐公司,进入音乐剧行业之前,他们曾专门派李性勋等人去日本考察。李性勋发现,日本人普遍认为,日本音乐剧产业化的时间节点是1983年,当时东京上演了日语版的《猫》。而这一年,恰好是日本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的时刻。

早在1997年,韩国人均GDP就已达到一万美金,但全球金融危机使这个数字有了一个短暂的滑坡。2001年,人均GDP恢复到一万美金,这一年,韩文版《歌剧魅影》开始风行。

此后,韩国音乐剧以每年20%的增长率持续增长了十年。2012年,韩国上演音乐剧4462次,吸引观众1100多万人次。2013年,韩国音乐剧市场达到3000亿韩币(17.6亿人民币)。

在这十年中,最初投资了《歌剧魅影》的好丽友食品公司,却最终铩羽而归,默默退出市场。

CJ集团在2003年加入了音乐剧战场。他们推出的第一部作品是韩文版《妈妈咪呀!》。九年后,他们和中国人合作,制作的第一个中文版音乐剧,也是《妈妈咪呀!》。

2014年SM集团加入音乐剧行业前,CJ集团在韩国音乐剧产业可谓“一家独大”。这得益于它横跨传媒、电影、电视的完整生产线。2007年,CJ公司出品的电视剧《无理的英爱小姐》火了,同名音乐剧随后上演。2005年,针对韩国30岁以下的女青年——这也是韩国音乐剧的主要受众,CJ制作了恋爱主题音乐剧《寻找金钟旭》,三年后,同名电影出品。此间,CJ集团旗下的平面、电视、网络媒体无不鼎力支持。

改编也成了韩国音乐剧的惯用伎俩。2008年的电影《丑女大翻身》、2011年的电视剧《冬季恋歌》,都曾被改编为同名音乐剧。尽管如此,整个韩国音乐剧市场上,进口音乐剧比例依然占到七成。这是所有非英语母语国家都面临的困境——甚至像德国这种成熟市场,也以翻排百老汇音乐剧为主。

因为日本家庭主妇白天看

明星是韩国音乐剧市场的主力军。一般来说,只要有票房排名前五的音乐剧明星出演,就至少会吸引5万名观众来看。

排名第一的音乐剧明星,一定是曹承佑。曹承佑的音乐剧通常早上八点开票。韩国的许多人家于是早早起床,打开电脑在线等。抢票时间到,全家齐点鼠标。如果没抢到,很快你就能听见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有曹承佑的音乐剧,往往十分钟之内,所有的票都会被抢光。

排名前五的音乐剧明星还有东方神起、金俊秀。影视明星安在旭稍微靠后。“不用太着急,去趟厕所、喝杯咖啡都抢得到票。以前安在旭很抢手,最近不行了。”李性勋说。

明星也是韩国音乐剧冲向日本市场的杀手锏。“日本阿姨看到韩国‘欧巴’(哥哥)完全就是疯狂的状态。”李性勋回忆,他每次带团去日本演出,都会看到成堆的阿姨在门口候着,“欧巴”、“欧巴”地叫。

日本音乐剧受众也以女性为主,不同之处是,她们的年龄层比韩国高些。全世界的音乐剧都是平常晚上演一场,周末下午晚上两场。只有在日本,音乐剧白天晚上都有演出。有下午两点的场,甚至还有早上的场次——大部分日本家庭主妇们都会选择在白天看音乐剧。

“欧巴”的威慑力不容忽视。2009年4月,一所专门的韩国音乐剧剧场在日本东京市内开始掘土建造。

2014年3月,掌握最多明星资源的SM公司终于按捺不住,加入音乐剧领域。6月5日,少女时代Sunny、EXO边伯贤、SuperJunior圭贤等SM公司旗下明星都出现在音乐剧《雨中曲》中。目前,这场音乐剧还在韩国忠武ArtHall剧场驻场演出中。

SM的优势在于明星成本。按照2010年的数字,一部普通音乐剧,11.4%是事前制作费,31%是舞台及配套设施制作费,12%是场租,15%是市场营销,演出费只占26%。

“但给观众的感觉是演出费占30%-40%,观众的猜测也渐渐变成了事实。”韩国音乐剧制作公司Musical heaven的代表说,“短短几年间,演出费增加了10%以上。”

按照韩国媒体披露的数字,2014年曹承佑每场演出费高达3000万韩币(18.3万元人民币),一部音乐剧,他能赚14.4亿韩元。

曹承佑只有一个。“一般来说,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出场费是每场三万人民币起,一部音乐剧一季大概演100—200场,当然,明星不会每场都演。”李性勋介绍,“不过跟前几年不一样的是,现在演音乐剧也的确能赚钱,跟拍电视差不了太多。”

对于越来越多的明星登场,尤其是SM公司的加入,业界忧喜参半。

音乐剧制作公司Seol&company的代表薛道允感到乐观:“当年Disney进军音乐剧市场时,百老汇也曾忧虑市场会被抢走,但事实是音乐剧市场更开阔了。”

也有人忧虑SM仅仅是利用偶像的名字来出品一些捞钱的项目。清江文化产业大学教授李友利就对韩国媒体抱怨:“如果依靠明星偶像的人气推出音乐剧,会陷入票价飙高但音乐剧质量下降的恶性循环。”

“有些明星本身具备作为音乐剧演员的条件,但有些明星不具备,这会影响到音乐剧本身的质量。”南京邑委婉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评价道。

相比百老汇,我们更青睐中国市场

2014年5月在首尔主要音乐剧剧场演出的音乐剧剧目是《Wicked》(绿野仙踪后传)以及《弗兰肯斯坦》。

开演前半小时,韩国人已经挤满剧场大厅,成堆成堆拿着三星手机对着有着大幅海报的背景墙自拍。韩国人早已不看《猫》、《歌剧魅影》这样的经典音乐剧。百老汇或者伦敦西区上演的剧目,五年内就可以在韩国看到质量不错的韩文版本。

韩国人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文化消费,和南京邑初识音乐剧的那个年代相比,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剧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

南京邑在2005年嗅到了商机,创办了一所专门培训音乐剧演员的民办学院。和教授音乐剧的艺术院校不同,这是一所典型的职业学校,他们甚至开设专门针对演员试镜的培训班。现在,韩国大大小小的这类音乐剧专门培训机构已经到达两位数,生源依然充沛。

制作音乐剧的大集团往往会和这样的机构联合,为演员提供培训。就如同三星公司在韩国大学里设置的三星培训科系一样。CJ公司选择了南京邑的学院进行合作。

看似火热的音乐剧市场背后潜藏危机,韩国音乐剧市场已经慢慢饱和。“甚至是停滞。”南京邑稍显严肃,“一部优秀的音乐剧作品,制作费是相当高的。而近几年韩国经济不是非常乐观。”

韩国人渴望“往外走”。他们甚至走到过百老汇。但那部韩国人原创的音乐剧《明成皇后》,没能获得美国人的认可。“我们并不热衷于进入百老汇,语言是个大问题。”李性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还是希望进入中国市场。”

音乐剧评论家、顺天乡大学教授袁仲元说得直接:“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我们的主要目标仍然是进军海外,比如喜爱韩国明星的中国市场。”

政府适时地出来搭了手。2012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发布了“支援原创音乐剧事业计划”。专门资助原创音乐剧和“进军海外”的音乐剧。每年政府将资助“进军海外”的大型公演作品1部,每部4亿韩元;中小型公演作品2部,每部资助2.5亿韩元。

他们的算盘没打错,CJ集团和中国人合作打造的中文版《妈妈咪呀!》和《猫》,在中国造就了2.5亿人民币票房——尽管在2012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6094美元,远不及1万美元的“临界点”,但中国的财富不均衡,打破了这个常规。

对南京邑来说,最直接的变化是:2013年起,他的学校每年都会接收一批前来培训的中国演员。

(来源:南方周末,季星,原标题:韩国欧巴,再卖一次,韩国怎么发展音乐剧)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剧,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