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净利润3.45亿元,灿星再次踏上IPO之路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5-11 12: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灿星此次发行申请还有待得到中国证监会核准。

5月8日,灿星文化在中国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了其拟在A股创业板上市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显示,中信建投担任保荐人及主承销商,灿星将公开发行普通股不超过426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计划募集15亿元资金用于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

本次招股书主要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9年,灿星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0.58亿元、16.52亿元及17.33亿元。报告期各期末,资产总额分别约为36.96亿元、38.93亿元及44.86亿元,净资产分别约为23.32亿元、31.42亿元及37.14亿元。净利润逐年出现下滑,2017-2019年分别约为4.54 亿元、4.5亿元和 3.45亿元。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

article_pic/20200510095420.jpg

作为最初由星空卫视进入中国时成立的节目制作公司,自2006年成立以来,灿星文化陆续制作了包括《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即刻电音》《中国达人秀》等多档大型综艺节目。报告期内,公司制作综艺节目24部,季播类综艺节目23部,周播类综艺节目1部。

自《好声音》爆红后,灿星把整体的制作重心都放到了音乐类综艺的制作上。不可否认的是,包括《好声音》在内,灿星的一批节目让包括梁博、袁娅维、吉克隽逸、姚贝娜、周深等新人进入到了大众视野。但随着近年来网络综艺大潮的起势,一批更加垂直细分领域的节目大受欢迎,“好声音们”的影响力已经在持续下降。

2018年,S级《这!就是街舞》在优酷播出后的高口碑,也使得灿星迈出进军超级网综制作的第一步。2019年5月,《这!就是街舞》第二季获得了豆瓣8.9分的高评分,在《腾讯娱乐白皮书2019》公布的年度国产综艺网络热度排行榜和国产综艺口碑排行榜中均位列前三。

尽管在行业格局出现变动之际,灿星及时做出调整,与平台合作网综类节目,并取得了较好的市场反应,但公司仍面临着台综市场份额继续下滑导致业绩下行的风险。

从灿星的数据来看,《好声音》系列作品作为公司的王牌节目,仍对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较大。2017-2019年,《好声音》系列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33%、32.96%和26.67%。

article_pic/20200510077966.jpg

作为“综n代”代表,问题不仅在于观众们的审美疲劳,如果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而灿星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可能导致其经营业绩下降。

从灿星目前的储备节目单可以看到,除了2020年度的《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还有一款新音乐类节目,还会在今年3-4季度进行拍摄。

与此同时,截至2019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约为16.35亿元,主要系灿星并购梦响强音形成,需要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作为灿星下游负责音乐制作及授权、衍生品开发及运营、演出活动、艺人经纪以及其他以节目为依托的衍生产品运营的公司,梦响强音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

灿星主要通过自身制作的音乐选拔类节目发掘艺人,主要签约艺人包括吴莫愁、张碧晨、周深、黄霄云、李琦、苏运莹、旦增尼玛、毕夏、蒋敦豪、张磊、郭沁、扎西平措等。报告期内,2019年,公司签约艺人数量达到162人。但是若未来宏观经济、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灿星仍需考虑到其对经营情况和商誉的影响。

在招股书披露的未来三年发展规划中,灿星表示将打造音乐人才生产基地,不仅意在培养节目中脱颖而出的歌手,还将发展音乐教育产业,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专业的音乐教育培训。

此外,灿星还面临不少诉讼风险。

2016年6月,唐德影视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灿星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相关元素,索赔5.1亿元。该起诉讼一度导致《好声音》系列的更名。

同时,节目中的翻唱版权问题也不时困扰着制作方灿星。

最近的一次是《一起乐队吧》节目中,钱正昊与蒋敦豪等人翻唱哪吒乐队的原创歌曲《环形公路》被指侵权。哪吒乐队成员詹盼在微博发布律师函,并要求节目组停止侵权行为、给出解释并道歉后,随后,节目官微发布道歉函,并删除节目中的侵权片段。

重大的诉讼风险还包括被《蒙面歌王》原版韩国MBC起诉。作为节目原版权方,MBC认为灿星在涉及《蒙面唱将》《无限挑战》两个节目的合约中存在违约及侵权问题。自2015年引进了这两档节目版权后,灿星陆续制作并播出了《了不起的挑战》《我们的挑战》《蒙面歌王》以及更名后播出了多季的《蒙面唱将猜猜猜》共计6档节目。

2018年年底,灿星就曾递交招股书,试图冲击A股首家综艺上市公司。如果在IPO期间涉及重大诉讼,则有可能会被证监会叫停。

article_pic/20200510049841.jpg

早在2014年,灿星文化董事长、星空华文传媒执行董事兼CEO田明就曾提出,梦响强音以及灿星的母公司星空华文传媒,未来都要进入资本市场;与此同时,他还提出了一种分拆上市方案,即灿星跟随母公司星空华文传媒赴港上市,当时灿星的“兄弟公司”梦响强音则在A股上市。

2016年3月,A股上市公司浙富控股发布的投资公告首次披露了灿星的财务数据,显示灿星在这一阶段正在经历一次股份制改制,同时获得了50亿元人民币的估值。

2017年12月,灿星宣布完成首轮融资,并计划于次年年初启动IPO上市。至此,灿星的估值已经达到210亿元,仅仅一年半的时间便翻了4倍多,可见资本市场对灿星的认可。

2018年7月,正在IPO途中的灿星又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根据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官方消息,这轮融资的投资方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两者分别投入资金2亿元、1.6亿元,获得灿星1.17%和0.94%的股权。以阿里巴巴2亿元获得1.17%的数据计算,本次对灿星的估值仅约170亿元,比210亿元的估值下降近20%。

2018年12月,灿星顺利完成了IPO券商的辅导,谁能想到灿星的IPO战线拉到了2020年。

截止目前,灿星此次发行申请还有待得到中国证监会核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灿星文化,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