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无收入、做公益”,他们在压力中寻找机会 | 复工记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5-11 12: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

article_pic/20200510010369.png

5月8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宣布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集式娱乐休闲场所在保证防控的情况下,通过预约、限流的等方式已经可以举办必要的活动等。

不少单位完全复工,情况正在逐渐好转。

四五月之交,正值复工之际,许多从业者朋友在后台给我们私信留言,感叹失业和停工的状态下,自己的绝望与焦虑,也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回归到行业中。

这次疫情中,从业者经历了理想与现实中的焦灼与挣扎,却依然满怀着对音乐的热诚与希望。

如马尔克斯所言,“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

以下内容根据小鹿角音乐财经与三位演出行业从业者的口述整理而成:

1

“音乐人都变微商了,我挺绝望的”

扣子:从业2年,失业状态中,不确定能否在这个行业里继续走下去

我在上一家团队做新媒体,后来慢慢地转向策划和执行,做音乐节和live,工作了有两年的时间。但是因为不想在一个团队停留太久,另外自己也想尝试制片方向,所以在去年末离职了。

离职后,面试上的工作原本让我年后初十去上班,但是疫情爆发了,在4月份的时候跟我说这边可能需要减薪,工作也很少,后来说不会再招人了,让我再找找其他工作。

我就挺绝望的。原本觉得,可能疫情爆发了,能健康过日子就很不错了,没想到对工作上的影响也那么大。不可思议的是,我朋友圈里的一些音乐人都变微商了,也有自己说去陪练的,感觉大家真的过得都好不容易。

我现在差不多一个月生活成本差不多2000+,房租1500,都自己做饭,疫情期间生活成本还比较低。不过这期间换了些电子产品,还有每个月的水电费、消毒用品、日用品这些开销。疫情期间也没收入,现在存款全用来交房租了。

我爸妈其实也都在北京,但是因为家里说人大了得独立,就一直自己搬出来住。家里也知道我的存款都用来交房租了,所以疫情期间的生活费也是家里出。

我之后还想继续读书,现在在家自学英语,有时买买书,在网上看看网课。来来回回一个月过去,钱就没了。

我大学是学民法的,重新开始投简历后,就发现两个问题,第一、大家就会问你学历和专业的问题,我前两年的工作经验还和专业无关,在应聘其他职位时,前两年的工作经验完全没用;第二、现在招聘网站上很多都是空岗,大家就把岗位挂在那儿,实际上没有人管,也没有人看,我投的很多简历也都无疾而终。

因为我之前的工作经历,说白了,很多事情都是流程化的工作,也许等疫情结束,公司就会招新的毕业生,人家还更便宜,适应几个月也就上手了。所以,现在在行业内要找一份工作,真的是太难了。

我看一看,努力投一投(简历),但还是得生活啊,房租也是自己交着。所以现在打算先去其他行业找个工作,边做边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到原来那种(工作)状态,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遇再回来(演出行业)。

因为对于公司来说,也都很难,更何况针对到个人呢,对普通人的影响其实也很大。我也想过要不要回家待一段时间,但是又怕到时候就回不来了。所以,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都开始学英语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把眼前的小事做好,把未来的大目标定在那里。我其实还是想在(演出)行业里做得深一点,经验丰富一点。

前两年,我参与到做音乐节和Live工作,从策划、预算、敲定艺人、一个个去谈,到最后演出的呈现,虽然我只是一个小螺丝钉,但是一整条流程做下来,我是很有成就感的。

从一片空地,舞美团队开始一点点搭起来舞台,然后装上灯光,一直到艺人到场,(中间的)交涉都弄好之后,到了彩排那天,我都觉得像做梦一样。因为后台很空,只有几个工作人员会在,人也比较少,人在后台听到的声音像蒙了一层鼓膜。

所以等到音乐节正式开始的时候,从后台走到舞台前面,也像跟做梦一样。虽然是在做本职工作,但当我看到舞台下面这么多人,还有音乐节这个巨大的场面。我还是会被震慑到,被感动到。

这个行业挺神奇的,很多人都是因为自己喜欢,就入行了。我觉得这个行业理想主义者挺多的。而且这个行业的人,大家都很真性情,工作中也是打直线球比较多。如果我去了其他行业,工作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可能会经历很多所谓的社会规则和工作潜规则,这是让我内心比较崩溃的点。

现在大家都处于一个观望的状态,都不能说未来(如何)了,只能说眼前现在这个行业,我还能不能找到工作?包括对于音乐人来说,如果家里有孩子的,这个环境还不知道是几个月还是半年、一年才能恢复。也许孩子下个月就要交学费了,(收入)压力肯定很大。

我周围人说,这个疫情把人搞得特别悲观。可能对于一些已经有了一定资源、资深一点的前辈和从业者来说,还有资本来思考怎么样有新的突破。但对于普通的年轻人来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才是最难熬的。

但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平凡人来说,当下最要紧的,还是要先找个工作养活自己。

2

“做乐队演出直播,钱投出去了但还没有收入”

吴桐:从业11年,调音师出身,4月开始做乐队Livehouse线上直播的尝试,每天很辛苦,但还没有收入。

我是一个调音师,一开始做音响设备租赁,后来也做演唱会,虽然不是太会玩乐器,但是特别喜欢音乐和乐队,一直想开一家Livehouse。

因为运营一家Livehouse营收比较困难,也不太可能入驻大型商场,同时又不能在办公区、不能扰民,交通还得靠近地铁,方便一些学生群体过来。所以,我们去年在西安找了大半年,也没找到一个特别合适的地方。

平常我依靠给演唱会调音,做音响技术培训这些为主要收入,到了年底春节的时候,疫情爆发了,这些收入等于就都没有了。

今年在广州遇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前不久,有一次在广州和别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谈到了我的想法,对方就向我推荐了目前我们团队所在的这个场地。

我也觉得这个地方还挺合适做直播的。因为这个场地是做过声学装修的,等于说内部是做了声学优化,乐队在里面进行乐器的演奏,出来的声音会更好,保真度也会比较高。后来我们跟场地聊了一下,费用也还可以接受,所以就形成了我们现在所做的这个“扩声网华南基地”,主要做线上的乐队演出直播。

因为我们首先是一家租赁公司,所以手头有一部分设备,再加上我们本身也是技术团队,做这个事情的优势特别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疫情期间想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我们现在有舞台也有乐器,也有音响,灯光什么都配得特别齐,而且技术团队,人员配置也很齐。

大概在3月28日,我拿到场地,4月1日开始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小乐队在抖音上开播了,之后经过几次直播,4月20日开始,每天能涨一些粉丝。

不过实话讲,目前还是没什么盈利,但是每天的支出蛮大的。需要给乐队费用、团队支出,我们场地有好几台摄像机,有切换台、控制灯光、放VJ、调音的,一共十几个人,平均每天都有1万块左右投进去。

Livehouse做线上直播,对声音质量的要求其实很高,因为和现场演出所呈现的效果要求不一样。线上直播的声音要类似于电视节目,所以对于很多调音师、现场灯光、视频呈现、切换台这些的要求都很高。如果在Livehouse卖票去做的话,请专业的摄像团队再加上导播团队,又会是一笔费用。

我们现在基本每天都有直播,包括现场的演出,也有声音技术的一些讲解和普及,还是很辛苦的。现在还处于摸索阶段,看有没有更加清晰的盈利模式,也不说希望能赚多少钱吧,首先能活下去,看能不能做出什么名堂来。

我个人感觉可能因为受疫情的影响,以后这种线上直播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消费)形式,并不会随着疫情的缓解或者彻底解除就彻底消失,我觉得不太可能。

对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西安还有成都这6个城市的Livehouse,一定是要做出非常有品质的Livehouse。目前在广州的这个场地,我希望还是把它打造成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平台,比如有些音乐人有新歌发布,或者说甚至有乐器的厂家、音响的厂家,都愿意来场地,做产品的展示发布。

因为单纯靠每天去做音乐类的演出获得收入的话,真的很难维持。我现在还在苦恼内容这件事,因为也不能保证所有的乐队都能跑到广州来,毕竟还有交通成本的问题,包括现在疫情下,也没有完全放开。

我现在特别希望国内的Livehouse的经营者们可以共同探讨自己所面对的问题、遇到的困境,包括自己对于这个行业未来的想法和展望,不然就面临着淘汰。

我周围很多玩音乐人的人,大家都很喜欢音乐,喜欢讨论音乐技术,但是缺少大局观,没有什么经商的概念。有时候大家靠着一腔热血走在一起,做一个什么事情,做个场地,结果最后赔得体无完肤,其实是无意义的。

在经历了疫情之后,Livehouse如何能找到一个更良好的盈利模式?这也是各位同行可以来一起探讨的。

3

“虽然压力很大,但还在想办法”

张长江:从业10年,3年前成立重庆“城市向上”,想要为音乐人们提供一些帮助。

今年疫情爆发后,线下活动都没法儿做了,整个行业都很头大。

我进入这个行业接近10年了,3年前我们成立了品牌“城市向上”,我们之前做音乐节的制作承办,也有自己的音乐节品牌,比如“大象小象儿童音乐节”、“城市向上音乐节”、“听江民谣歌会”。

今年不仅是我们线下娱乐行业,地产和餐饮都特别困难,当然他们也在想办法。

我知道这期间有很多独立音乐人、做乐队的一些人或者一些从业者都转行了,有一些人去送外卖了,这些人很喜欢音乐。但是的确经济条件很辛苦,过得很艰难,疫情打击之后,很多人的音乐梦想就坚持不下去了。

对于我来说的话,首先还是要自救,要想办法克服,虽然压力也很大,但还没有裁员,在保持公司的运转。

对于重庆这座城市来说,因为是个山城,整个城市被嘉陵江和长江穿过,布局比较自由,属于多中心组团式的城市布局,大的活动做起来还是比较困难。

疫情期间,还是想给予音乐人一些帮助和扶持,想着做一些公益的活动。我们在这个时候也做了线上的内容。3月28日,我们发起了“城市春晓”网络音乐节线上直播。

目前,我主要就在做"听江民谣歌会"这个品牌 ,这也是重庆给我的这种感觉,可以去长江边感受音乐、感受一种情怀、感受一种浪漫。

这期间还和湖广会馆、重庆天地一共做了三次的“听江民谣歌会”。都是台下没有观众,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呈现的,比如像房东的猫、崔开潮、麻园诗人这些民谣音乐人都参与进来了。

我们还是希望能一直和我们现在客户的这种合作关系可以延续下去,可能会降低一些成本,但是对方也会明白,我们在这个时候还在帮助他、还在坚持这套服务,之后状况好了他们就会优先考虑我们。

因为我这个人性格比较乐观,所以疫情期间倒是没有太焦虑,主要是对整个行业的一些思考。我觉得恰恰是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去焦虑,因为你在这个行业,要愿意去做事,大家都焦虑的时候要保持一个比较清醒的头脑,才能够脱颖而出。

疫情之后,我觉得人们从心理上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比如以前大家都喜欢去热闹的地方,但是现在也许会完全相反,人多一点就会不想去。其次的话,社会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也开始跟家里的小孩谈到人生观和价值观,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做医生或者科学家,但是对于国家有贡献的这些人,我们必须要有敬畏之心。

在我所处的行业,我认为也需要去做一些传递价值观和正能量的东西。

我觉得只要生命还存在,只要还热爱这个行业,就必须去找新的方法,新的路子,探索出一些新的方法。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城市向上, 扩声网, 复工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