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Livehouse永久闭店了,但复工之日已经不远|直击疫情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5-03 11: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许久无法营业的Livehouse重要准备开门营业了,你期待看到什么现场?

article_pic/20200503068255.jpg

4月17日,武汉VOX工作人员拉开了场地大门,带领工作人员走进这件因疫情依然无法营业的Livehouse。而这距离上次在鲁磨路的演出,已经过去了整整91天。

“我们都很怀念在鲁磨路厮混的那些个夜晚,音乐、啤酒和不服输的劲。放心,一切都会回来的。”

自从春节以来,国内大部分Livehouse已经休息4个月了。

2020年的艰难开局让音乐行业猝不及防,早在春节期间就已经有不少主办方、场地和音乐人做好了第一季度打水漂的准备。但这显然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眼看着4月份也快过去,大部分Livehouse至今尚未营业,第二季度是否也将颗粒无收?

好消息是,继北京从一级响应降为二级响应,截至目前,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解除一级响应。

据行业人士透露,虽然目前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演出依旧处于暂停期,但兰州等极个别城市的演出已经开始报批了,大家乐观预计线下演出将在五月底或六月初逐步放开。

1

焦灼的春天

“没有收入,全是固定开支,但你又不可能把场子退掉,只能干等着”,一家Livehouse主理人对小鹿角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

对于Livehouse来说,原本第一季度就是淡季,第二季度是旺季,4月复工与否就非常关键。而且Livehouse大都是老板自有资金投资,房东也是私营,很难免掉租金,所以对于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营业,“等待的过程起起伏伏,还是很焦虑的”。

据了解,在疫情爆发前,北京、深圳等地著名的几家Livehouse每个月几乎都有20-25场演出。由于所在城市和地理位置的不同,大部分Livehouse一年的运营成本在两百万至四百万不等。

Livehouse一个月的成本不等,用于场地租金、员工工资、设备维护、酒水、安保、清洁、会计等日常运营,其中租金占Livehouse运营成本至少一半以上,是除了员工工资以外的最大开支。

2月21日,TTN宣布在2月27日演出结束后,场地正式停业。3月8日,红糖罐蛇口店宣布闭店。

4月1日,位于广西南宁闹市区的Livehouse侯朋现场HOPLIVE在官微宣布,受疫情影响,今年4-5月份的演出预定已全部取消,其位于盛天地店正式闭店,将会搬迁到别的地方。

5月2日,广州TU凸空间宣布,因租金压力暂时将店铺交还业主方,但团队和设备都还在,一旦政策明确可以恢复演出,必定“卷土重来”。

article_pic/20200503072811.jpg

△TU凸空间招租公告

3月中,上海Club陆续开始营业给Livehouse复工带来希望。但很快,4月初,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通知依旧建议“低、中、高风险地区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均暂不开业,这也意味着Livehouse的演出正式营业可能要等到下半年了。 

线下演出停摆,但是房租和工资的支出却没有停止,这种只出不进的局面已持续了近4个月。在没有演出活动无法进行的情况下,Livehouse可以暂时先开放酒吧功能。

3月21日,杭州疫情防控指挥部率先发布“图书馆、文化馆……演艺、娱乐、网吧网咖等公共和经营场所即日起可恢复开放……合理控制场所内人员数量,落实对员工健康监测和内部管理措施。”

3月底,深圳的HOU LIVE宣布酒吧区开门待客,DDC近日也宣布吧台恢复营业。

关于这一部分的收入,HOU LIVE主理人木瓜表示:“没有演出活动的吸引,客人少的时候不到十人,多的话也不超过五十人,一天的酒水收入从几百到两三千不等,开门营业连人工费都不够。”

article_pic/20200503050796.jpg

△Peking Floy跨年演出现场

2

Livehouse自救行动

前段时间,关于Livehouse自救的讨论在从业者的朋友圈里展开。

上海秋天乐队通过微博号召音乐人和厂牌贡献出自己的作品,帮助线下实体演出行业度过难关。他们搭建了一个平台「这是为什么我们做音乐」,粉丝可通过该平台购买音乐人的专辑和周边,所有的收入将用于需要帮助,且无资本注入的独立音乐演出场地、主办方和厂牌。目前已有约73组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参与到了此次“义卖”活动中,其中包括惘闻、P.K.14、大象体操、文雀、兵马司唱片、生煎唱片等。有8家来自上海、北京、长春、沈阳、凤凰等地的Livehouse,成为了此次活动的支持对象。

除了捐助唱片和周边商品,友谊唱片行也表示,会将5月4日线上直播演出打赏收入的5%用于支持此次计划。4月27日,友谊唱片行在秀动开启了第一场直播演出众筹,探索线上变现新方式。该项目上线仅数小时就完成了40000元的众筹目标,目前还在众筹金额还在增长中。

article_pic/20200503039674.jpg

在线下演出纷纷取消的情况下,独立音乐人与厂牌、主办、场地抱团取暖,为独立音乐线下演出行业筹集2020年的第一笔启动资金。除了行业温暖,不少Livehouse也开始自寻出路。

从2月份开始,Livehouse就陆续收到主办发来的演出取消/延期公函,线下演出取消的通知持续到了4月份。早在今年1月初,疆进酒就将门口的“OMNI小卖部”同步至线上,通过微店拓宽了专辑和音乐周边的购买途径。约一周以前,疆进酒宣布将变身升级为“摄影棚”,近期还在策划“线上小酒馆”。

疆进酒主理人左野表示,除了演出疆进酒之前也会承接许多MV拍摄、节目录制、直播和公司发布会等活动。并且合作过的拍摄团队也表示,疆进酒的拍摄条件非常好,空间大小、层高都很合适,交通位置也很方便。所以在这个主营业务受阻的特殊时期,疆进酒再次强调了Livehouse的摄影棚功能,同时也借此机会拓展更广泛的业务。

“上一次去Livehouse是在疆进酒,因为很喜欢Pink Floyd,想在跨年的时候回味一下经典,所以看了北京Peking Floy的跨年演出。”北京一位乐迷对小鹿角音乐财经回忆,那天晚上的演出效果很好,全场倒数的环节也让人很感动,已经4个月没有去过Livehouse了,真的希望能够撑住。

article_pic/20200503008626.jpg

除了摄影棚功能之外,广州的MAO Livehouse前段时间也宣布对所有乐队开放排练、录音制作和拍摄取景服务,并且场地还配套提供拍摄/直播所需的舞台灯光设备及技术人员。从MAO的宣传中了解到,学生乐队的使用该场地的排练费用为500元/时,非学生乐队为600元/时。

还有一些Livehouse尝试通过一些限制人数的免费活动,吸引少量人流以赚取酒水费用。当被问及这些自救措施能多大程度地缓解经营压力时,几乎所有的Livehouse主理人都表示“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3

转战线上:从云直播到付费直播

在线下演出受阻的情况下,线上成为了Livehouse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疫情期间,Mao Livehouse与抖音娱乐直播厂牌DOULive联合推出了“限时音乐店铺”,不仅有张亚东作为主理人参与其中,更有二手玫瑰、盘尼西林、万妮达、GALA乐队等国内顶级演出阵容,此次直播累计观看人数超过300万乐迷。

在无数线上演出的带动下,一些Livehouse也转战线上。如,Modernsky Lab上海联合虾米音乐,把“百灵鸟歌舞厅”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在两个小时内,为歌迷播放年代大金曲,一起云蹦迪。

article_pic/20200503006693.jpg

但Livehouse们在互联网平台主办的“云直播”与“在线放歌”,还停留在继续输出内容,保持与乐迷互动的状态,并不能为场地带来收入。

此外,线上直播的演出效果,也让大部分Livehouse主理人无法满意。

有温度的现场是Livehouse区别于其他演出的特征之一,其主理人大多也是音乐人或资深现场音乐爱好者,线上演出的效果很难真实还原现场。单纯的演出直播能够吸引一部分受众,但是演出现场的灯光、音响的轰鸣、与观众的互动,这些是无法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通过屏幕感受到的。对于那些习惯了去Livehouse看演出现场的观众来说,演出体验和参与度会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演出直播成本可能大于收益是Livehouse转战线上的最大阻碍。

想要做一场高品质有流量的演出直播,需要专业的设备和团队、有流量的音乐人,对于中小型Livehouse来说他们不具备这些资源优势。如果花了十几万的成本来做一场演出直播,收入可能不到几百或几千块。而且目前大多数演出直播都是以免费为主,观众对于收费直播演出的接受程度还有待观察。

从最刚开始通过各大平台播放的以往演出录制片段,到随后各类“沙发音乐会”、“卧室音乐节”相继推出,再到后来如DOULive和TMELive这样更加专业的直播和舞台呈现,此外,唱吧平台也推出了定位为线上Livehouse的音乐演出。

一方面,平台与内容公司之间的合作,这部分是有收入的。例如抖音“限时音乐店铺”与Mao的合作,相辅相成呈现了高品质的Livehouse云直播;另一方面,直播间里的打赏也有收入,但区别于主播歌手和公会生态,直播打赏无法成为音乐人、唱片公司和Livehouse收入支撑点。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发起“点亮现场行动”,推出音乐付费直播模式,将联合全国各地Livehouse等优质场地方,打造100场高品质付费音乐现场直播演出。平台参与的同时,支付Livehouse场地费,承担了直播成本,为待业在家的音乐人支付了在线直播的演出收入。

同时,平台可以借助Livehouse的声场结构和专业音响灯光设备,较好的还原音乐现场,为观众带来更高质量的直播体验。试想如果大部分观众都能够接受付费的演出直播,这种情况下,实际上直播平台就是演出主办方的角色,通过租用Livehouse场地,联系演出乐队,培养一批线上付费观众。

摩登天空近日推出了“草莓星云”付费演出直播计划,帮助厂牌、音乐人以及从业者探索新的收入途径,直播场地就在北京办公室的录音棚和上海昆明的场地Modernsky Lab,系列直播将在自有平台正在现场APP播出之外,也进行多平台内容分发。

秀动在其APP内搭建了MOVE!!TUBE直播间,友谊唱片行近日发起的直播众筹也获得了乐迷的积极参与。

从Livehouse的角度来说,他们也很期待这种付费的直播模式可以逐渐被大众接受,并且不太担心线上演出直播常态化会对线下票房造成过多影响。如果疫情过后Livehouse演出能实现线上线下同步进行,对于场地方来说不仅扩展了“云观众”,同时也多了一个变现渠道,不失为一次好的转变。

但总的来说,付费直播虽然是一场及时雨,也只能缓解部分Livehouse的成本压力。

据道略统计,2019年全国Livehouse场馆接近500家,其中73.5%为中小型场馆,这一部分场馆为全国Livehouse演出贡献了82.6%的票房收入。粗略算来,为票房收入做出主要贡献的中小型Livehouse场馆约有367家。

纵观现有的音乐演出直播,不仅参与演出的音乐人以头部为主,能够作为直播录制场地的Livehouse也是凤毛麟角。Livehouse孵化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音乐人,为独立音乐和新人提供了成长空间,但在面对危机与机遇并进的关键时刻,Livehouse在展开自救的同时,依然等待着演出正式恢复营业的那一天。

4

一座城市的文化地标

在日本,在疫情冲击下,已经有Livehouse倒闭了。

以独立、独立流行风格著称的Fastcut Records大阪店已经关门, 本日北海道札幌Livehouse——COLONY宣布4月末正式闭店,京都老牌LivehouseVOXHall宣布在闭店。

4月19日,由Toe担任发起人你的拯救计划“Music UNITES AGAINST COVID-19”正式启动。东京事变、NUMBER GIRL、石野卓球、Chara、cero等约70组音乐人赞同、参与其中,提供未发表的新曲和Live音源等。

article_pic/20200503052801.jpg

在因疫情隔离的4个多月里,不仅是Livehouse,整个线下演出行业全部停摆。对于乐迷来说,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音乐人和Livehouse的生存问题。感受过小型音乐现场的人都有这种体会,音乐人、Livehouse、乐迷三者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连接,这使得Livehouse不仅仅只是演出的场所而已。

对于新人乐队来说,Livehouse就像是孵化器,而他们入行的第一位伯乐通常也是某Livehouse的主理人。School的主理人刘非在十周年之际,回顾了当年面向在校大学生乐队推出的系列专属演出“超级学校霸王”,后来“超霸”系列录制的精选合辑也囊括了丢莱卡、达文西、对角巷等一众优质年轻乐队。

在台湾,Livehouse也是独立音乐的发源地,女巫店、Legacy、河岸留言等大大小小的Livehouse孕育了不少后来获得了金曲奖的独立乐团。许多乐队的首场演出是从Livehouse开始的,同时中小型的Livehouse也比较愿意挖掘新人,给大量非头部音乐人提供了演出空间和机会。

article_pic/20200503074230.jpg

△台北女巫店

从乐迷的角度来说,Livehouse是离音乐最近的现场。观众池里的人潮攒动,场内气氛与舞台上的演出联动,乐队的现场即兴演出,这些独特的体验只有在Livehouse才能感受到。乐迷喜欢穿梭在各个小场馆之间,发掘自己喜欢的宝藏乐队,也见证了他们从Livehouse时期只有两三个听众,到后来票房售罄走向工体的舞台。这种粉丝与音乐人之间的粘性和情感互动,都是在Livehouse场内建立起来的。

这些年,随着资本的注入、商业地产的参与和相关政策的扶持,Livehouse正逐渐摆脱靠情怀在温饱线挣扎的境地。乐队综艺的出圈,也吸引了很多新观众主动走进Livehouse感受现场音乐的魅力。

12月31日,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关于推动北京音乐产业繁荣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就提到了要大力支持Livehouse的发展。

这次突如其来的危机,让正处于上升期的Livehouse遭遇重创,一夜回到数年前的窘迫。无论是行业里的抱团取暖,还是Livehouse的自救行动,最大的动力还是来自独立音乐蓬勃发展的生态,乐迷的支持和鼓励。

最近听到了很多好消息,摩登天空Modernsky Lab上海的负责人表示,最近的一场演出安排在6月19号,是一场与武汉音乐人有关的专场演出,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种方式重新开始。“我们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的,打算五一过后尝试提交演出报批,但是具体情况也说不准,目前还是未知。”

许久无法营业的Livehouse重要准备开门营业了,你期待看到什么现场?

今年一场live演出都还没看,但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在Livehouse重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武汉VOX, TU凸空间, 台北女巫店,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