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剑走偏锋?生来如此 | 对话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3-07 19: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战成名后的福克斯,还在为梦想进行他的奇幻漂流。

article_pic/20200306098741.jpg

不合群。

这是很多观众看完《潮流合伙人》给福克斯的定义。

“这个群我没法合,因为它不属于我。”随着两周加更节目的结束,福克斯的常驻综艺首秀正式落下帷幕。聊起这段经历,福克斯还是觉得自己“何德何能”。

《中国新说唱》之后,综艺、新专辑、巡演,甚至是电影都一一接踵而至。“累”,福克斯会选择这个词形容自己目前的艺人状态。

“呼。”

晚上8点,福克斯在小鹿角·音乐财经的办公室采访完毕,长舒了一口气,接着又原地未动,像一个普普通通的“95后”一样低头刷起了微博。来时路上,他还在微博转发了一条《青你2》发布会上Lisa的视频,“她真的太好看了。”

没歇一会儿,“网瘾boy”又被经纪人催着看新歌MV的样片。《生来如此》,这张福克斯在《新说唱》之后首张专辑同名主打歌的MV,就要在第二天和歌迷们见面了。不同于采访间隙玩闹的模样,也许连他自己也没发现,检查MV时的福克斯连神情都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其实我很自卑,我窜得太快了。”这样的想法福克斯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到。同自己导师的风波、日常网上怼网友、“福克斯风格”,对比这些大众认知里舆论中心的福克斯,“自卑”这样的论调绝对是大相径庭的。

article_pic/20200306020506.jpg

成名至今,太多人说他不“real”,包括新专辑的反响有褒有贬,福克斯也很少追求同这个圈子“和解”。

“玩说唱就一定要keep real或underground?这个real到底是什么?”从新疆伊宁到成都再到北京,从小会计到加入活死人厂牌成为全职音乐人,《新说唱》一战成名后这位“剑走偏锋”的福克斯,还在为梦想进行他的奇幻漂流。

以下是小鹿角·音乐财经对福克斯1月9日专访及后续采访内容整理:

1

“圈子不认我”

小鹿角APP:你接触到说唱音乐的契机是什么?

福克斯:众所周知,因为BIGBANG。我到处宣扬我是VIP(BIGBANG粉丝昵称)。

小鹿角APP:所以你从小开始听很多韩国男团吗?

福克斯:没有,小时候听的更多还是国语流行。幼儿园的时候,我妈每天叫我起床,就给我放齐秦的歌,再到小学就接触了周杰伦、林俊杰这样比较优秀的代表性音乐人。

小时候我们都爱上网聊QQ,下载了QQ音乐,每天对着电脑听5、6个小时。初三那阵子,BIGBANG刚好《Tonight》那张专辑,也算是他们沉寂了一年多回归。韩国男团也看过多少,这个组合好像挺不一样。接着一听,歌还能这样做。我立马对他们感兴趣,尤其当时被权志龙圈粉。慢慢的,整个团队我都觉得很牛逼、很优秀。

小鹿角APP:那你现在还喜欢权志龙吗?他也退伍了。

福克斯:喜欢啊,他要来中国巡演我必抢票。

小鹿角APP:《中国有嘻哈》之前,你感受到国内说唱圈的氛围和印象是什么样的?

福克斯:我之前很少接触国内的说唱圈,因为本身也是因为BIGBANG才去玩这个东西。

我一直是把说唱当成一个比较不一样、强包容性的音乐表达方式,可能不像很多国内外的rapper,有些确实从小受到HIP HOP的影响,经常会说“HIP HOP save my life”或者“HIP HOP是我的信仰”。我一般不会说,因为它确实没“save my life”,我的life也不需要被save。我只是单纯听歌,觉得有意思,自己可以往这个方向去尝试。

很real HIP HOP的东西我非常respect,非常佩服。他们敢于表达,我也可以将他们那种胆识学过来,通过自己的表达方式和性格来写歌。所以我写的东西大部分偏流行一点。那时候和认识的一些新疆的说唱歌手聊天,他们就说我这属于流行说唱。

我当时心里明白,也在看《Show Me The Money》。前几季的节目都把爱豆和underground rapper分得特别清。现在我们国内的市场有点像4、5年前韩国的状态。

我当时觉得还是尽可能不要太过于接触这个圈子,我也明白它不认我。自己本身也有点小自卑,觉得可能也不够优秀。欣赏我的人主动,我也愿意跟他们去交朋友,向他们讨教。不欣赏我的人,我也不会特别去贴着。

article_pic/20200306059791.jpg

2

“家很重要”

小鹿角APP:你从小跟姥爷关系特别好吗?

福克斯:我跟我姥姥、姥爷关系都挺好的,虽然我是外孙,他们还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孙子。

小鹿角APP:作为一名京剧演员的姥爷在你的音乐创作路上对你的影响大吗?

福克斯:他对我影响最大的应该就是让我愿意去了解咱们国粹里不一样的内容。

其实我姥爷这辈子也过得疯疯癫癫。小时候他们那边京剧团到处演出,看他调皮,觉得有资质,从小搂到团里跟着学。他那时候也不识字,甚至京剧歌词都让朋友帮他去抄。

后来到新疆来支边,没过几年文工团都各自被分配别的工作。我姥爷就被分配到一个做马肉的工厂,转型成厨师。从一个专业的变成了玩票,一直到现在也会看戏曲频道里面的各种京剧,偶尔跟着唱一唱。

我小时候爱唱歌,他就教过我几个京剧唱段。最早教的就是《沙家浜》里刁德一唱的一段,后面又教了《庆功酒》里的《甘洒热血写春秋》。当时我也辞职,想干点大事,就觉得这一唱段虽然只有4句话,但是写得很好,也很好听,把杨子荣要去干大事的心态写得特别丰富,特别坚定。

小鹿角APP:之前姥爷在《庆功酒》和法老的歌里献声,当时有什么故事吗?

福克斯:我不好意思找姥爷开口。大过年的先陪他喝两杯,还把自己喝得晕乎乎的。姥爷心想难得自己外孙想听了,就秀一段。我说,姥爷你就唱一段《甘洒热血写春秋》。结果他秀的有的没的,我也都录下来了。那段其实录得很粗糙,最后也用了,因为这样显得很真实。

那些多余素材我也存着了。后来法老有一首歌,《生于未来》里的那首《Pharaoh (intro)》编曲也挺有意思的。他就说,还能不能联系你姥爷,让他唱一段或者你唱一段。刚好有之前录下的素材,就给了法老几个。我当时以为他看不上。结果他拿到之后,给我回了三个字:“艺术啊”。

我当时就说,神经啊,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啊。没想到他用得还挺好,我也挺开心的。

小鹿角APP:你的歌里写过爸爸妈妈,姥爷也在你的作品里出现,你觉得家人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他们一直以来对你的音乐事业、梦想抱有怎么的态度?

福克斯:我这个人蛮奇怪的,向往自由,喜欢孑然一生,但是人没办法,你毕竟有爹有妈。我很矛盾,既不想给他们汇报,但有时也怕他们担心。

家人在我心里真的很重要,尤其是爸爸妈妈。我家条件很一般,家里也多多少少经历过一些经济上,包括其他乱七八糟的事,不算大事但是也跌宕起伏过来了。我能感受到他们从小把我养大对我付出了多少,可能要远比别人的家庭给的更多一些。

我有跟身边的朋友聊过,觉得我父母确实很伟大,所以我无时无刻不把这些记挂在心里。包括姥姥、姥爷,偶尔想到他们会给他们打电话。有时候自己就会莫名鼻酸,人总有离开的那一天,万一那天,我该如何接受?可能也想多了,在这方面有点感性。

再加上,18年我刚辞职的时候,经历了自己最好朋友的妈妈去世。当时我也在场目睹了一切,回到家看到我妈第一面,就抱着她痛哭了很久。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人的生命很脆弱,尤其是身边对你好和你想对他好的人,万一哪天突然因为一个奇奇怪怪的事情离开你,你该怎么去接受,去消化?所以到现在为止,家人在我心里,我再忙,他们找我还是会聊。我可能不会主动,但是不代表他们在我心里的位置不高。

小鹿角APP:你们平时聊会聊你的音乐吗?

福克斯:会聊。从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到现在略知一二,他们还是什么都不懂,但我们也愿意在一起聊。他们作为很普通的听众,跟我聊我做的音乐,包括现在很多其他流行音乐。我爸爸妈妈年轻的时候就很爱听歌,他们俩年轻时候还挺新潮的,我觉得要比我新潮多了。

小鹿角APP:所以他们现在都在新疆是吗?

福克斯:对,他们还在新疆。

小鹿角APP:家乡伊宁这座小城在你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喜欢那里吗?从你小时候到现在,你对伊宁这座城市有怎样的印象?

福克斯:小时候其实感觉不到什么,我对这个城市有很大感触应该也就是近几年,从刚工作到决定走出家乡做自己的事。不说新疆别的地方,就说伊宁,大部分汉族家庭的父母都会从小告诉孩子,长大好好学习,考大学考出这里。

因为大家都觉得新疆太远了,很多事情不方便。我爸爸很喜欢南方,他觉得南方的气候好,风景也好,就跟我说在南方买房,然后把你妈和我都接过去。从小偶尔就会这样聊一聊,展望一下未来。他们倒也没有灌输多少,也没说新疆不好,只是更想走出去。

我当时还跟他们反着来,就觉得新疆挺好的。北京、上海生活节奏快,压力又大,万一我不争气,一个月只拿那么点工资,别说养活你们,自己都养活不起,以后谈女朋友怎么办?结婚怎么办?我跟他们这样开玩笑说。

上中学的时候也跟朋友聊,觉得伊宁挺好,房价也便宜,而且有待发展,说不定等我们工作之后,就变得像上海、北京。但自从很坚定了要做音乐,我的思想就变了。

不是说伊宁不好,只是我想要的东西这个城市给不了。我对这个城市到后来的心态就是又爱又恨。毕竟是我成长的地方,有很多难忘的回忆,包括有时候也能找回自己的初心。有些人从小地方走出来有了一点收获,可能心态就变了。

我是希望偶尔还能回那里,回去跟爸爸公园散步,去那些地方走一走,想想自己到底还想要什么,自己是谁。

恨,就是走出来前很想走出去,很迫切地想证明自己。那里的人对我做的事情是不理解、不看好的,会对你施以一种否定。可能说恨有点夸张,只是有点不甘心。我有这么大的梦想,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为什么还要蜷缩在这个小城市里,过你们眼里所谓安稳的日子?我不懂,这不是我想要的。

article_pic/20200306056213.jpg

3

福克斯的奇幻漂流

小鹿角APP:什么时候去的成都?

福克斯:我18年4月辞职,认识了在伊宁几个艺术方面的好朋友,他们都在各个地方上大学。有玩涂鸦的、学拍电影的、导演的,有在四川音乐学院读制作系的女孩叫叶子,还有给我编过曲,参与过我很多歌曲作曲、制作的刘志勇,他在昆明也是读音乐制作。

我们这帮人都有相同经历,身边人就觉得你们在瞎整胡搞。但音乐和艺术是能带给我们快乐,能提升我们的审美。我们就抱了个团,平时出去玩一玩,没事自己写点东西分享。

当时鬼卞在成都有演出,到处找开场嘉宾。我那时候在网上认识了Viito,他可能路子挺广,说我刚辞职要不要来这边演一场,但是路费不报销,演出费也没有。我说可以啊,我现在这个样子何德何能。谁都不认识我,但是有一个曝光机会,能让800多个来看鬼卞的人先看看我,也是值得的。

那时《庆功酒》刚发没多久,去了之后,主办方唯一有良心的,就是愿意给我掏住宿的钱,但只给两天。我去成都还有一个原因,演完过一周是《新说唱》2018年的海选。

家里倒也不是掏不起住宿钱,只是我很心疼家里的每一分,毕竟父母挣钱不容易。刚好叶子读书考研,在成都新都租了房子,2室1厅。她说我们关系那么好,你别嫌弃,想住住吧,给你腾一个房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

她上课,我平时就窝在家里写歌,有时候会买点吃的回来,毕竟住在别人家。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情况下,对别人好一点,又是女孩子,是该相互帮助的。

就这样熬到了海选,去了也没过。我那阵比较稚嫩,人家也看不上。之后Viito想搞一个巡演,叫上他的几个朋友,也想叫上我。我没钱,就帮他带带这些人。他攒了个局,结果自己去参加《明日之子》,就我一直带着那帮人。跟他们也不熟,像个临时小队长,跑了一个月的巡演。巡演也很迷惑,但也挺有意思的,算是给自己长经验,到处跑一跑。

在此之前我从没离开过新疆,也没上过大学。如果回到新疆接这些演出,一趟路费就相当于人家给我的一场演出费了。我是主办方,脑子坏了才会请新疆歌手到处演出。所以我想干脆就留在这里。

18年5月份我搬到的成都。成都这个地方也好,居住的百姓都非常享受生活。成都人自古有句话,“少不入川,老不出关”。年轻人不要来成都,因为这个地方太安逸了。

在成都的一年很有收获,本地有很多活动,结交了很多很靠谱的人,也有非常照顾我的哥哥姐姐,他们会给我接一些私活,能让自己吃得起饭。

article_pic/20200306087095.jpg

小鹿角APP:进入活死人是在什么时候?

福克斯:我先在网上认识了Buzzy,他很欣赏我,说《庆功酒》非常牛逼,问我要不要加入活死人。我说这倒是个好事,但老大毕竟是法老。法老想让Viito加入的,我是他的朋友,就当个“赠品”一块进去了。进活死人之后,各种演出多了,别人也愿意花钱给你报销路费。

小鹿角APP:那时候收入怎么样?

福克斯:反正比之前干财务工作要好很多。虽然之前的工作稳定,但是一个月也就那么点薪水。我不太爱玩,但请朋友吃饭、看电影、买衣服,多多少少攒钱还是攒挺慢,4年总共才攒了两、三万。

那阵子我一场演出6000块,过了两个月,Buzzy告诉我,你小有名气,该涨价了。涨到8000,毕竟也是挂着活死人名号。2018年年底,我就涨到1万每场了。

每次到账我都转给我妈,当时在成都消费还蛮好,什么东西都不贵,随便花点钱就能吃得饱,又吃得好。平时跟朋友约着按脚,偶尔自己跑去看看电影,生活很丰富,比现在过得好太多了。

19年年初,我就决定搬出来自己住了,毕竟在朋友家住太久也不太合适,而且新都太远,有演出不方便,包括免不了会有和演出方的酒局应酬,晚上还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去。之后迎来《新说唱》,新房子还没怎么住,就搬到北京了。我就是被忽悠来北京住了。

4

“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小鹿角APP:2018年失利,决定2019年又来一次《新说唱》的原因是什么?觉得特别不服气吗?

福克斯:2018年当时是认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觉得挺好,万一哪个导演没睡醒,觉得我厉害,可能我的职业生涯也就是昙花一现。

再战,一方面是因为杨和苏,他给我的鼓励很大。他18年也去了,成绩也不太理想。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夺冠,同时也鼓励我们厂牌的人。我说你去我跟你去,你罩着我。

小鹿角APP:之前也参加过ListenUp的比赛,觉得这两次不同风格的比赛有哪些不一样的收获吗?

福克斯:ListenUp更多的是开眼界,看到了很多形形色色,包括自己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的说唱歌手。学习他们音乐呈现的风格,包括他们对待比赛时的态度,包括怎样和那些“老炮”评委交流。

之前自己没怎么和圈子里一些所谓real HIP HOP的人打过交道,多多少少有点怯。比赛表现虽然一般般,但是交到了不少朋友,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好苗子,愿意欣赏我。这也是让我鼓起勇气再去参加《新说唱》的一个原因。

小鹿角APP:比赛的时候会特别紧张吗?

福克斯:会。我不是一个比赛型选手,我爆紧张。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弱鸡。其实我给自己的定义是“杨和苏的僚机”,结果这个“僚机”做了些花式,一不小心剑走偏锋了。也算是运气好。

小鹿角APP:《新说唱》之后,对自己的导师吴亦凡印象如何了?

福克斯:我知道这件事情争议还蛮大的。很多网友知道我对他的偏见,之前《飞行随笔》歌词里写过一些东西,我在节目里不是打自己脸吗?

到现在,很多人包括吴亦凡老师的粉丝、一些所谓“real HIP HOP的卫道士”的听众都在说,福克斯为什么干这种事?你当初不是diss过他,瞧不起他吗?为什么要去他的战队还给他道歉?

我觉得大家都把这件事想复杂了,太多人太好面子了。

选择去他的战队,当时可能是因为自己心理上不平衡。别人骂我,我就说是为了资源。一方面确实这个节目的流量导向就是他,在他的团队就是能制造出很多不一样的话题。我要想接着往下走,首选肯定是吴亦凡战队。

还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我的私心。我想近距离看看吴亦凡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哪怕自己之前也对他有过偏见,这么多人说他,我想看看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批人,甚至说唱圈很声望的人也愿意投进他的战队?

他确实有他的魅力,我不得不说。所以我才做出了离开舞台时给他道歉的决定。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打车轮战,时间紧,各个战队的导师也着急。吴亦凡老师就帮我们想,甚至帮我们想flow,一个人把beat点开自己哼唱。

我们都是对这个文化有热爱的人,最能理解什么样的状态是最真实的状态。我从他的眼神,包括对工作的态度,这个人是真的爱音乐。也许他之前确实做了很多让圈内人讨厌的行为,但他的这份热爱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可能是他之前的方式没让大家理解。

当时网友有一个截图,他在前面,我小眼神那样看他。其实我当时是无意间的,但那一刻是让我真的对他很佩服。所以我觉得我欠他一个道歉,甚至我觉得整个说唱圈都欠他一个道歉。我没办法代表说唱圈,但至少我欠他的道歉我得说出来。

这是从小父母教育我为人处世的最大原则。当你开始欣赏一个之前误会的人,一定要告诉他你曾经误会过他,说不定对方就在等你的道歉,不如坦诚一点。

选择在台上道歉,因为台下没有多少跟他独处的机会,我的性格也不太喜欢主动去找他。只有选择离开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最合适的。我觉得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交代,至少我对得起他选我了。这一切在我的逻辑看来都很正常。

小鹿角APP:节目里看你哭了不止一次,所以你平时是特别容易外露感情的人吗?

福克斯:看情况。我会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对方是否让你值得信赖?如果高,我偶尔会在他面前显露一些真实的情绪,通过我的神情举动告诉他,现在是开心还是不舒服。

我之前也说过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在节目里流泪,因为我确确实实被好兄弟的离开和成功打动,这是真实的不是为了作秀。如果是作秀,我直接去当演员了。

article_pic/20200306025939.jpg

5

“新歌到底有多难听啊”

小鹿角APP:《新说唱》对你的改变大吗?音乐事业上出现了什么转机吗?

福克斯:当初是什么熊样,现在还是什么熊样吧。

心态上倒确实经历了大起大落,其他的都还好。我觉得这是必经的。爬得越高,肯定承担的风险越大,你得先接受。哪怕那段时间你熬不过来,也得告诉自己这是必须的,你逃不掉的。

其实从这张专辑就可以看到很大转变。曾经自己还在办公室听这些编曲人的歌,现在他们在给我编曲;曾经听这些人唱的歌,现在他们跟我一起合作;曾经自己想做但做不到的,现在至少有机会和平台去做,并且做得比预想要好。

小鹿角APP:《生来如此》是自己参加完《新说唱》的第一张专辑。心情如何?

福克斯:激动的话多多少少有点,但我觉得也还好。现在就没有特别让我惊喜的事情,除非权志龙要跟我合作,那我直接疯了。

小鹿角APP:新专辑里第一次和郑楠、周天澈等音乐人合作,有怎样的体验和收获吗?

福克斯:和郑楠老师聊天确实收获挺大,包括混音跟周天澈老师合作。跟这些处在音乐行业一线的人相处,感受到他们的心态很平静,是真正做到一心只为音乐。

昨天我才去周天澈老师的录音室,在混我最后的两首歌。周老师年龄也不大,就是笑嘻嘻的,你跟他说什么他就“好,没问题”,哪怕跟他提无理要求。包括跟郑楠老师的沟通,我也是不停告诉他我的想法,我为什么写这首歌。他就很平静、很有耐心地听。

我是很自卑的,因为我觉得我窜得太快了。人家连福克斯是谁都不知道,曾经和多少牛逼的大牌合作过。我心里的那份自卑得分清,当然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他们只是通过自己,给你创造一个真正的音乐作品。这一点上我认为自己还差得很远。他们是真的清楚自己心里想要什么,外界的东西不在意,以至于发微信都不回。我好伤心的。(笑)

但这其实是个好事。我昨天跟专辑监制陈令韬聊,当你真正沉浸在这份事业里,把它当成毕生追求的艺术造诣和实现自我价值的东西时,就会这样。我们之所以做不到,不是因为不热爱音乐,只是身边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太严重。

小鹿角APP:新专辑目前的反响如何?

福克斯:反响有褒有贬,基本在意料内,但有人听就很感谢,会继续努力的。

小鹿角APP:最先发布了三首先行曲,公开之后争议比较大的就是和AR合作的《生命的交响》。怎么想到将交响乐与说唱做结合?这是你俩谁的创意?

福克斯:这个启发来源于我的编曲制作朋友刘志勇。这首歌编曲早期是他做的,用的MIDI键盘,很多声音质感不好,也不太成熟。我找到现在的音乐团队重新润色,再去实录。

他是科班出身,认识我之前不怎么听说唱,直到他听到直火帮和安全着陆的《四重奏》。《生命的交响》底下也有很多评论觉得不如《四重奏》,这些我都不会做太多评价,因为他们那首歌我确实是要竖大拇指的。

但是,我希望大家把两首歌区别开,《四重奏》不是交响乐团,只是四重奏。刘志勇觉得很有意思,但一直loop那一段旋律会产生听觉疲劳。所以他想为什么整个交响乐团不能呢?刚好那时他的老师派活,要做一个话剧的音乐,做了那首歌的demo叫《阿斯曼德》。

他做完之后第一时间甩给我了,让我先拿这个写。我当时整个人头都大了。

我想到了我最好的朋友。本身是个富二代,突然一年内,经历妈妈去世,爸爸遭人陷害入狱。后来他患了抑郁症,在加拿大自杀过两次,其中一次被一个黑人救了。黑人兄弟是基督教,救他的时候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对我触动也很大。

他当时要跳天桥,黑人一把拉住他说:”孩子你别想不开,要知道上帝与你同在。”我朋友就说,“如果上帝真的在,为什么会让我得抑郁症?为什么让我这么痛苦?”黑人只回了一句话,“如果上帝不在,我又怎么会出现在你身边?”他听到这话直接跪在地上抱头痛哭。我觉得这些剧情只有在电视剧和电影里才发生,甚至很多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他每次给我讲这些东西,我都很耐心地听他说,无论给我传递的是好的观点,还是比较悲观的东西,我都吸收过来。因而才有了《生命的交响》这个庞大的主题。我没有经历过生死,但从我身边的朋友目睹这一切,就以自己的角度去总结。

小鹿角APP: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实验性的尝试。如果给这首作品打分,大概是几分?

福克斯:满分肯定没有的,自己能力也有限。但是我还是挺喜欢这首歌的,至少是我短暂的从业时代一次很大的突破。这首歌给我开启了一扇门,说不定某天我也能在这个领域继续往百分百的方向去靠近。

小鹿角APP:你看到韩红老师还把《生命的交响》加进她的歌单了吗?

福克斯:我看到了。前几天从上海赶完通告,竟然跟她一班飞机,简直就是缘分。当时我坐在第一排很孤独地看手机听歌,刚好在听《生命的交响》。我就在想,骂这首歌的人,这首歌到底有多难听啊。一转头韩红老师在我旁边座位吃薯片,再三确认之后发现就是她,刚上完李佳琦的直播。

无利不起早,我也没上去打招呼。但下飞机的时候,大家刚好都堵到那里,我想要不然就聊聊,就轻轻地拍了下韩红老师的肩膀,说我是福克斯,很荣幸和您坐一班飞机。她很疑惑,我说:“对,您肯定没听过,但您听过《生命的交响》吗?”她说:“我听过,你就是那个福克斯啊。”

我俩的聊天就很迷惑。然后她说:“你小崽子很厉害,歌也很厉害。”我当时真的转头45度仰望尽可能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之后就跟韩红老师畅聊了一路,聊了她为什么会喜欢说唱文化,我为什么写《生命的交响》这首歌。合作这首歌的曹芙嘉老师是她的学生,这也是一个缘分。

她很欣赏我,我心里就很开心,就是那种被认可的感觉很感动。这样级别的人在关注着我们,认可我们,我觉得付出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小鹿角APP:专辑里自己最喜欢的是哪首歌?

福克斯:最喜欢《宿命》和《生来如此》,因为这两首歌表达了很多创作时期的真实心情和感悟,可能是更贴近我内心的作品。

小鹿角APP:“生来如此”这四个字你如何解读?你认为自己身上有怎样的特质,你想用“生来如此”去回答?

福克斯:虽然这样说很尬,但我确实就是这个“缺”样。别人问我的歌什么风格?福克斯风格。你穿这身什么风格?福克斯风格。其实我身上跟别人不一样的特质,很多人也都看在眼里。无非就是“叛逆”。

人类社会不断发展,会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比如一桌子有人敬酒我一定要回敬。你比我大,我一定要把杯子往下放一放。这些就靠你在社会阅历中摩擦历练出来。我会遵从这些不成文的规定,但有一些也会选择背道而驰。比如玩说唱,就一定要keep real或underground。这个real到底是什么?

这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规定。我凭什么要做你口中的real?包括很多网友骂我,觉得福克斯很不real,你到底想干嘛?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让别人舒服,我也舒服,别人让我不舒服,我也不会让你舒服。

article_pic/20200306068659.jpg

6

“又当爹又当妈”

小鹿角APP:自己的主理厂牌“马王”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福克斯:在《新说唱》中期就跟大家说好了,正式宣布成立是在比赛后半段。

马王厂牌的名字也很中二。最早是我们的成员海力,一段时间他口头禅就是“你这个人太马了”。大家都觉得特别傻,但慢慢也被带偏了,后来我们觉得马的寓意还挺好的。而且新疆自古西域盛产马,游牧民族也多,马是很神圣的动物。我们想不如起一个跟马有关的厂牌名,就想搞怪一点,“马王”听着还挺霸气。

小鹿角APP:现在厂牌中的签约音乐人在选择上会有哪些考虑吗?

福克斯:厂牌里现在都是我各种机缘下认识的几位新疆rapper。就很可笑,马王厂牌5个人,3个人都是来自伊宁市:我、多雷和海力。多雷是伊宁最好的高中三中毕业,我初中也在那,海力的家离我家隔了不到两条巷子,还是我初中学弟比我小一个年级,但我都完全不知道。

我认识海力是靠隆力奇,也是我多年的网友,直到我辞职那年才和他见上一面。我靠一个天津人介绍认识了一个他家离我家隔了不到两条巷子的人。之后因为海力认识的多雷。都是伊宁人,但没有一个是在伊宁市认识的。

小鹿角APP:作为主理人,你主要负责厂牌哪些方面?

福克斯:我负责整体把关,我觉得他们都很有潜力。我在活死人的时候“又当爹又当妈”过一段时间,带他们巡演,做会计给他们算账。后来因为《新说唱》我忙起来,就没办法再操心厂牌的事情。

马王这边也是,我觉得可以把这些交给厂牌里别人做,慢慢把这些任务都分配给他们。所以他们的分工很明确,我就负责盯着他们,出问题站出来说话。

我现在操心的更多是他们个人。我希望今年还没有像我一样曝光率的成员,也能参加某个节目提高,因为我觉得他们都不差。我还是鼓励大家做自己,但同时也得告诉他们,你这场仗该怎么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小鹿角APP:今年厂牌有哪些人会参加《新说唱》?

福克斯:活死人有小李、JarStick、隆力奇、小精灵4个人,马王有多雷、海力和潘潘3个人。

小鹿角APP:你们会相互预测大概可以在节目中走到什么名次吗?

福克斯:我们可能就是开玩笑式的预测。大家的关系就是你能走多远走多远,我们永远都是兄弟,你都是最牛逼的。

小鹿角APP:今年在哪里过的春节?宅在家都干嘛了?

福克斯:在新疆伊宁过的,对于疫情挺担心的,一直没办法恢复工作也很着急,老实宅在家写下一张专辑的歌。

小鹿角APP:目前马王乌鲁木齐的演出也已经取消了,疫情对今年的计划是否有影响?

福克斯:必然会有影响,但是根据接下来的状况一定会有相应的调整,还是希望有各种机会和大家见面。

article_pic/20200306062684.jpg

7

一些新身份

小鹿角APP:《合伙人》刚刚完结,你觉得自己的加入给这档节目带来了什么样的闪光点?

福克斯:其实当时接到这个通告我很迷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闪光点可以放在这个节目里。包括有很多朋友跟我说,节目的弹幕里也在骂你,说你不合群。

这个群我没法合,因为这个群本身就不属于我。只是刚好一个契机,我能做的就是通过一个月时间慢慢融入大家,至于多少,我尽力而为。其实也无所谓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小鹿角APP:你觉得自己够潮吗?

福克斯:我不觉得自己特别潮,但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土。自己这么穿开心就好。我问一些身边的人就“不难看,不丑”。

小鹿角APP:录《新说唱》累还是录《合伙人》累?

福克斯:都很累,但累的点不一样。《合伙人》是心累大于身体累。这是一个很陌生的环境,同时又是一个真人秀,无时无刻不记录你。

当然,大家希望看到你很真实、放松的一面,但你不可能完全把这一面给大家看,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每天都很谨慎小心地跟大家交流,适当地让自己能融入群体。

《新说唱》就是身体累。赛制很紧张,又要熬夜。我是不怎么能熬夜的人。

article_pic/20200306005404.jpg

小鹿角APP:现在是全职音乐人,巡演、厂牌还有节目通告,生活节奏和生活状态都有很大的变化吧?

福克斯:我简直与从前判若两人了。现在的我就会顾及到很多东西,毕竟自己受到更多人关注,言行举止,包括作品所表达的东西都要去考虑。昨天还发的微博,特别累,想给自己放个假。

小鹿角APP:想象过自己过上理想生活的状态吗?

福克斯:如果我现在已经过上真正的理想生活,可能就废了。正因如此我才有动力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人一旦停下来就真的停下来了。

小鹿角APP:前天(1月7号),贾樟柯监制的影片《不止不休》公布了演员阵容,也是你首次接触大银幕。这又是怎样的契机?

福克斯:我听经纪人说是王晶导演向贾樟柯推荐的我。因为导演是活死人的粉丝,觉得这个角色特别适合我,这个人就是福克斯,必须让我演。其实本来我们是完全没有演员计划的,可能就是唱一唱电影推广曲,结果导演觉得“这不就是02年的福克斯吗?”

我们看了剧本和导演想表达的东西后,觉得和我想表达的东西也有契合点。这部电影是一个励志电影,看到剧本我就觉得太6了,就像《我不是药神》,牵扯到很多改变、未来、人性,包括小城市的小人物如何去追梦。我觉得这些都是现当代社会很需要传递的东西。所以有幸能受到邀请,我一定要好好地去把这些诠释出来。

小鹿角APP:觉得自己片中的表现怎么样?

福克斯:我去拍摄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快杀青了,我算是补拍的几个比较重要的镜头,白客老师又跟我连续跑了两天。我参与的部分不多,但是是结局升华特别重要的一个部分,算是一个线索人物。

小鹿角APP:这次的表演经历对自己之后的事业规划有什么启发吗?其实rapper接戏的也不少,之后还会做这一类的尝试吗?

福克斯:很早我朋友,包括陈令韬,都说我应该去演戏。我对这件事可能没有特别大的信心,但有机会来了我也不拒绝,没什么不能去尝试的。未来如果还能有像这样我特别感兴趣又很有价值的剧情,并且角色也很适合,我都愿意去试试。

小鹿角APP:多重身份下,目前最享受的是哪一种状态?如果有一天,想过从事别的职业吗?

福克斯:音乐人,没有别的。从小自己就想当歌手,实现梦想了,还是想做更好的歌手,更好的音乐人。

8

面对胡天渝

小鹿角APP:之前《决定》这首歌里的决定是什么?一年多过去,是否依然特别坚定地认同这个决定?

福克斯:辞职就是这个决定。对我来说,这是人生的一个很大的决定。如果当初我不下定决心辞职,永远不知道今天能否坐在这里分享这些。所以过了一年我依然可以特别坚定地说这个决定特别好。

小鹿角APP:网络上的这些质疑会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吗?

福克斯:会。不影响情绪,我也不会把更多心思放在这张专辑上。当时也是风波挺大的,说我在网上各种怼网友,包括到现在知乎、豆瓣,我的风评都两极分化很严重。

但还是我之前说的,山是我选择爬的,要爬多高、走多远也是我自己的决定。是否做好了迎接这些的准备,而不是傻乎乎地去了又怕被打垮?我也是第一次被这样骂,已经在用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不发疯,没有想过自杀,保持一个好的心态。

小鹿角APP:这种情况你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

福克斯:其实我挺爱聊天的。我觉得和人聊天更多是分享和倾诉,同时我也想了解他们如何看待这件事。每次跟朋友聊完,收获更多不是他们给我的方法,因为没有人能真正感同身受你。大部分人给你的建议,可能真的就只是建议,很难采纳。

让心情变得舒适是因为至少这个人愿意跟你聊,你在那一刻会感觉到一丝温暖,让我觉得还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支持我,挺我,就够了。想着“这段时间就再咬咬牙就过去了”,现在再遇到一些事情whatever。

小鹿角APP:你从前说不想被别人贴标签,现在呢?

福克斯:之前不想被别人贴标签,因为我不希望别人对我的定义永远只停留在那里。现在让我撕,我反而不会去做。我希望大家使劲贴,越多越好。撕掉了也许我身上就没有了个人特色,我要努力让自己的个性更丰富。

article_pic/20200306009518.jpg

小鹿角APP:2020年,21世纪的前十年都过去了。最后给新十年后的自己留一些寄语吧。

福克斯:34岁的胡天渝,可能回想起现在的我,包括昨天的你,都觉得自己很傻。但这很正常,也许44岁的你也很傻。但我觉得你人生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的,包括未来。

不知道34岁的你在做什么?变得比现在的我更成功了?还是因为一些不好的原因失去了很多?可能还不如现在的我,但是只有这些经历才能造就你。总之继续努力吧。现在的我还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希望你也依然坚持自己想要的。也许那时候你已经结婚,有自己的孩子,但这些东西并不妨碍你去追寻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东西。

还有,多多珍惜身边对你好的人,因为你那个年纪可能已经离开大半了。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福克斯, 中国新说唱,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