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X朱宁:“下半年形势严峻,愿早日回归正常” | 直击疫情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3-23 11:09 点击:
【字体: 】   评论(

极度依赖线下内容的Livehouse,其实很脆弱。

article_pic/20200322046504.jpg

自3月以来,国内新冠肺炎新增病例急剧减少,多地新增病例维持个位数乃至清零,“重灾区”湖北目前也已实现连续三日零新增。在国内疫情进入尾声,各行各业陆续复工的大背景下,以演唱会、音乐节和Livehouse为代表的线下演出市场仍在等待重启。

近日,小鹿角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与武汉老牌演出场地VOX Livehouse的创始人朱宁取得联系,他分享了在场地因疫情停业之际,自己在经营上的思考和体悟。

本月28日,VOX Livehouse即将迎来自己的十五岁生日。

这家于2005年开张,见证华语独立音乐蓬勃发展,被看作是武汉独立音乐地标与接头暗号,聚集着一群又一群青年乐迷的演出场地,目前仍处于停业状态。

当下,受疫情影响,VOX武汉店2~4月原定的53场演出全部延期或取消,但团队的线上工作仍如火如荼——开展《卧室音乐人》征集投稿活动,发布互动视频《平行世界的VOX之夜》,与虾米音乐联手开办“云VOX LIVEHOUSE”,于微博定期更新自有的“资讯气象台”频道等,而月底的周年庆活动,也将于B站直播。

朱宁表示,自己并未专门留意疫情给VOX造成的损失,因为寒假期间本就是演出淡季。但是,长达三个月的空窗期势必对场地下半年的演出排期产生深远影响——2至4月的演出需延后,场地档期和音乐人档期的协调存在难度,而场地间的竞争也可能加剧内容短缺。

article_pic/20200322049135.jpg

△朱宁

虽1月中旬便回到攀枝花老家,但朱宁始终心系武汉,密切关注着新闻,也不时跟进同事及朋友们的情况。他直言,此次疫情来得突然,对于下半年,他只愿疫情早日终结,大家的工作生活能早日回到正轨。

以下为朱宁的自述:

1

行业“僧多粥少”

如果一切如常,VOX Livehouse春节放假回来的开工首演,是胖虎乐队2月9号在武汉店的演出。

但现在,光是武汉店,2至4月就有53场演出延期或取消。其实,我倒没有特别去想损失这块,毕竟我们一年中的两个淡季,就在寒暑假期间。

就今年寒假来说,我们1月20号放假,2月初开工,因此1月和2月的演出并不太多,到3月份,学生们差不多都开学了,演出场次才开始恢复到正常水平,有个20多场,暑假也是同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三个月无法正常工作,对我们下半年演出排期的影响很大,这个影响可能会持续到年底。因为音乐人开展巡演,往往需要提前好几个月和场地方协调好时间。但2至4月的演出一旦取消,原定的演出时间延后,场地不一定有合适档期,毕竟我们2020年的档期,基本已定到9月份,尤其周末,肯定是已被定完了。

这么一来,音乐人可能会去重新调整自己的演出计划,如果场地档期不合适,或者定新档期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他们也可能会取消演出。

现在国内Livehouse行业,“僧多粥少”的情况越来越明显,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个场地,但音乐内容就这么多,别人不一定非得选择你。从而,“抢活动”现象便会出现,要么是通过经营人情关系,要么就是通过为了吸引人而不断放低条件的这种不良竞争。

所以,复工以后,我们可能会面临内容短缺的问题。

而且,三个月不能营业,对很多场地来说是致命打击。最近我也看到了红糖罐蛇口店关闭的消息,很感慨,Livehouse本身其实很脆弱,尤其是那些刚刚开始起步的场地。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Livehouse前期投入很大,声场和设备这些自不必说了。当你把硬件的部分准备好了,你还得有内容,不然开场地是为了什么?这就导致——Livehouse对线下内容极度依赖,这里的“内容”既包括音乐人巡演,也包括各种音乐活动。

所以,如果要踏入这个行业,我觉得首先要考虑的一点是自身生产内容的能力,比如能独立策划或主办一些活动。如果完全依赖外来内容,就还挺危险的。

以VOX为例,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锻炼自己生产内容的能力,我们有自己的厂牌“野生唱片”,有自己的活动团队,也和当地主办方保持很紧密的合作关系。

说白了,你有了这种产出原创内容的能力,就会保险得多,哪怕没什么乐队来我们这里演出,我们同样有事情做,不会让自己这么个地方闲置下来。

article_pic/20200322004407.jpg

2

“一齐把蛋糕做大做好”

虽然我在2000年的时候就成立了VOX这个厂牌,2002年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场地,但当时不懂经营,开了半年就以关门收场,所以,VOX Livehouse真正意义上的开业应该是在2005年。

2017和2018年,我们又分别把门店开到了长沙和重庆。在我看来,开一个演出场地是很容易的,有钱就能办到,但重要的是,开场地的意义在于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接演出,当地肯定也有其他场地,你再去做这个事情,我觉得价值不大,而且还会引来反感。

所以,当我们去到长沙、重庆这种大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时,是抱着这么一个心态——我们不是来分蛋糕的,我们来到这个地方,是想在原来蛋糕的基础上,涂上更多奶油,一齐把蛋糕做大做好。

就如先前所说,我一直在思考,场地除了做演出,还应具备什么价值?这么多年经营下来,我觉得,一个Livehouse应该影响更多人,最直接的就是为当地的独立音乐人、艺术家和亚文化群体提供更好的舞台,通过他们去折射到更多人。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每一年都会做高校巡演,拖着设备,组织独立乐队到大学里演出。然后我们也会专门去宣传,并且邀请本校的1~2个学生乐队参加。这样一来,大家就有一个互相学习交流的机会。

当然,光靠一个VOX,根本不足以做到这些事情。2018年开始,我们花了一年时间,去筹备《长沙之声》这张专辑,后来在去年发行。

和往年的《武汉之声》类似,我们会将当地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收录在一张专辑里,自费为他们制作,发行后也会去做宣发,初衷是想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些音乐人的存在,无形中,这张专辑会成为所在城市独立音乐的文献,记录当地独立音乐发展的脉络。

另外,在去年,我们厂牌旗下的国足乐队做了两次巡演,最长的一次有35场。我们的调音师秦洋也和乐队一起去遍国内大大小小的场地,回来有个体会是,很多场地在调音方面很不专业,甚至设备都不完善,更别说技术和服务了。

内部交流以后,我们都觉得基于VOX十几年累积下来的实战经验,可以为行业做点什么。于是,去年6月,我们推出了VOX SOUNDMAN共享营计划,由秦洋担任主讲人,讲授为期十天的系列课程,每期招收十人。

如果是行业内场地的调音师或舞台助理想过来学习,负责人可以给我们写介绍信,我们也会为他们开放免费名额,初衷还是想每个场地经营者都能重视调音这个技术环节。

article_pic/20200322041653.jpg

3

积极转战线上

线下业务停工后,我们武汉、长沙和重庆店新媒体的同事们,保持着每周一在线上开例会的习惯,大家一直在头脑风暴,思考怎么能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推出有意思的线上内容。

我们的新媒体平台主要是微博、微信公众号和B站,最近也推出了好几个版块,比如主推音乐资讯的“资讯气象台”、“你与VOX不得不说的故事”的15周年观众征稿、《卧室音乐人》的投稿征集。通过这些内容,希望帮助听众更好地感受独立音乐的氛围,也希望能和我们的观众产生更多连接。

此外,短视频是我们一直以来想尝试的一个方向,未来也会更侧重影像方面的内容,因为这是趋势所在。其实在2019年年底,我们已经筹备了几个很有意思的短视频,后来碰上疫情,就暂时没有发布。

先前,我们在B站上也有一个“后视角”栏目,主要做的是音乐人专访,之后也会经由这个栏目,持续去输出一些跟现场演出、音乐人和武汉当地的亚文化群体,比如纹身、插画、涂鸦领域相关的短视频。

自从前些时间启动15周年观众征稿以后,很多观众分享他们到VOX看演出的经历,我看了之后很受感触。其实,很多观众当初之所以来到VOX, 可能是因为陪朋友,或者因为喜欢的乐队来武汉VOX演出,才专程过来,可之前完全没听说过我们。不过好在,这些观众普遍反映,来了以后体验不错。

但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的宣传和推广做得不够,观众并不了解我们,可是“不知道”不代表“不喜欢”,与其抱怨别人“不喜欢”你,不如反思一下有没有做到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我当时也有专门和新媒体的同事们交流,我们应该找到更多平台或渠道,把我们关于音乐现场和独立音乐人的一些内容,传达给更多人。

像去年《乐队的夏天》就是一个实际的例子,很多人之前也没怎么接触过这些乐队,但通过爱奇艺这么个大流量的平台,这个节目一下就击中了很多人,这和他们往常看的网综和听的音乐都不太一样。

所以,运营一个Livehouse,除了要把演出做好,还得在当地有很强的宣发能力,让更多人关注及了解你的场地。今后,我们也会在武汉寻求和更多当地的自媒体合作,像是关于青年文化和文艺讯息的一些平台。

4

“但愿尽快回到正轨”

今年第一季度,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安排就是3月底的15周年庆活动。

article_pic/20200322054684.jpg

△15周年活动海报 

往常,我们会邀请全国各地的优秀乐队和“野生唱片”的签约乐队来参加为期两天的线下演出。今年,周年庆活动搬到了线上的B站,28和29号两天,“野生唱片”的6组乐队如浪味仙贝、国足乐队等,会和特邀嘉宾乐队Cheesemind一同直播。

Livehouse的日常开支,不外乎房租和人力。目前,我们武汉、长沙和重庆三个门店,平均每月的运营成本在15到20万元之间。在疫情发生后,为了控制成本,我们也有在和房东谈租金减免的事情。

武汉店是私人房东,目前还处在和他博弈和沟通的过程中,但也不能勉强,大家有各自的难处。长沙和重庆店是在商业体里边,相对可能好谈一点,可以借助相关政策去沟通。

至于人力,很多同事目前还没有复工,我们能确保的是发放基本工资和保险,至少让大家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和压力。

这次疫情来得比较突然,很出乎我意料,直到现在思绪都有点杂乱,百感交集,毕竟我的家、事业、同事和朋友都在武汉。总的来说,我还是希望下半年演出活动能够多一些,大家的工作生活能尽快回到正轨,让目前已产生的损失降到最低。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VOX Livehouse,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