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的路人,将会是新的种子 | 直播观察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3-08 17: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平台方需要更多内容入驻,音乐公司需要平台助力来开拓音乐和内容的新可能性。詹华认为,面向未来,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但也仍然需要继续尝试和摸索。

自2月10日起,太合音乐与快手联合推出“云趴音乐周”。第一天直播结束后,“假装在现场”live秀中对角巷乐队单小时累计观看人数39,000人,点赞数15,000;“太合电”DJ秀中E-Werk电联累计观看人数56,000,点赞数11,000。公司直播初试水。

除了短视频平台,太合音乐也与社交平台、电商平台、音乐流媒体平台展开合作,向各大平台输送音乐人和音乐内容。自直播以来,太合音乐人们纷纷上线,Click#15乐队的键盘手杨策直播间炫琴技被快手老铁称为“六指琴魔”、rapper王云唱起情歌、冷酷阿姨DBZ在线秀猫……大家各显神通。

在“连麦音悦节”面孔乐队的直播间里,主唱陈辉一边拨弄吉他一边仔细看着公屏上滑过的评论,样子认真且呆萌。观众陆续进入直播间,同他打招呼,在屏幕上评论“辉哥好”。陈辉对快手的美颜效果略显“嫌弃”,他看了一会儿屏幕里的自己,对着镜头说:“咱们不要美颜了吧!” 关掉美颜后,大家纷纷表示“好看就是任性”。

虽然是第一次直播,但陈辉表现得即兴轻松、随机应变,与观众互动的样子也十分有路人缘。而他随口吟唱的歌曲,也会让人觉得等到了彩蛋。你能想象陈辉唱斯斯与帆的《马马嘟嘟骑》吗?你想听他唱平克弗洛伊德的《wish you were here》吗?只能说直播间里充满了无限可能。

article_pic/20200308030159.jpg

△面孔乐队的直播间

受疫情影响,音乐人所有线下活动遭取消,工作被迫转移到线上。大多数音乐人过往并没有直播经验,大家对于直播的适应速度和表现也不尽相同,但不论最开始对直播抱有怎样的心情,音乐人在切身进入到直播场景后都有了全新的感受。

太合音乐集团厂牌战略总经理詹华认为总会有音乐人会适应直播并迅速抓住与观众互动的方式,最终在线上得到更多的收益。但也还是有人会有自己的想法跟坚持。而公司要做的是筛选出适合做线上的音乐人,并给予帮助和扶持。

对于音乐人来说,线上直播的最大优点之一是其宣传功能,它摆脱了演出场地的人数限制,用与线下演出积累听众相同的逻辑,逐步实现粉丝转化。詹华说:“直播间的1万个人里哪怕有10个、有5个被种草,那目的就达到了。这些人可能变成新的种子,在非一线、二线城市帮助传播。”

平台方需要更多内容入驻,音乐公司需要平台助力来开拓音乐和内容的新可能性。詹华认为,面向未来,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但也仍然需要继续尝试和摸索。

以下根据编辑部与太合音乐集团厂牌战略总经理詹华和太合音乐集团商务营销总经理刘显铭的采访对话整理而成。

小鹿角APP:这次是第一次做音乐人线上直播吗?音乐人目前对线上直播还适应吗?

詹华:大多数音乐人其实之前没有参与过这样的直播,平台的直播也以网红直播为主,像所谓这种大规模的职业音乐人的直播,其实是很少的。这对平台来讲是特殊的时期的一个尝试,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尝试。一直以来,音乐人的线下事务会比较多,定期有巡演和演出,所以大家在线上很少有动作。但这次大家都在家,粉丝也没有线下接触到音乐人的机会,所以音乐人在线上做一个交流互动,也算是挺有意思的尝试。

总的来讲,参与的音乐人都比较积极,很多人还觉得挺有意思,愿意继续做这件事。但每个人性格不一样,有一部分音乐人觉得自己不太擅长,直播会有点手足无措,或者对这种形式不太有感觉。有一部分的人就没有问题。

小鹿角APP:云趴音乐周直播内容主要是三大块——假装在现场,窝里哼和太合电,目前来看,哪一个板块在平台上的反馈比较好?

詹华:其实“假装在现场”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直播,而是我们以前的一些演出视频;窝里哼是音乐人直播;太合电是我们和电音音乐人以及DJ合作,有点“云蹦迪”的意思。但平台的反馈其实更多和音乐人个体相关,而不是和板块内容相关。有些音乐人知名度高一些,更有号召力;有些人比较适应直播的形式,会互动、会聊天或者中间会想很多的噱头,这些音乐人吸引的观众就会更多。但也有音乐人比较酷一点或性格上比较内敛一点,效果可能就相对来讲不太一样。很难讲哪个板块反馈更好,因为这和音乐人个人关联性更强。

小鹿角APP:跟不同平台合作的时候,会不会根据平台不同的调性去做内容上的区分?

詹华:这一次的直播其实都是试水,我们没有特意选择哪些音乐人上抖音哪些去快手。因为云趴音乐周是我们跟快手一块打造的,规模比较大,所以我们有大几十组音乐人都参加了;然后抖音的沙发音乐会是抖音做的,跟各个内容方和各个公司合作,我们是其中的一个专场,也有一部分音乐人去参与了。

所以在这个阶段,虽然知道不同平台的用户调性是有区别的,但我们在试水的时候没有做太多的内容区分。我们未来会透过数据以及音乐人本身的直播感受,去分析总结哪些音乐人和内容与各平台更契合。

未来无论是短视频还是跟平台的直播合作,我们会做更精准的资源的匹配和策划,进行更有针对性的安排,这是肯定的。

但目前来讲,我们在试水平台,平台希望尽快有内容进来,我们也希望音乐人多参与,然后大家互相找感觉。如果未来找到感觉了,直播会朝更精细化的方向运作。

小鹿角APP:这次的直播内容还是以音乐人自主即兴发挥为主吗?直播完有什么体会?

詹华:对,因为时间很紧,可能当天定完,之后两天就陆续开播了。所以个别有过直播经验的音乐人会准备的好一点,而对于没有直播经验的音乐人来说,直播内容的准备就相对没有那么充分。

我们因为没有做过大规模直播,所以经验还是不足,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确实有很多细节需要注意,比如设备使用、灯光处理,甚至说音乐人离镜头的距离等等。所以这一次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学习积累的过程。

对于音乐人来说,这次尝试直播让大家体会到线上与线下的区别,会去想如何用更好的方式去和观众互动;对我们的经济团队或者艺人周边的工作人员也会吸取很多经验,哪些问题需要注意、下一次直播如何弥补……大家都在摸索和磨合。

小鹿角APP:云趴音乐周平均每个直播间存留下来的直播人数,大概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

刘显铭:每一位音乐人在直播的时候,进来的用户大概在5万到30万之间。

小鹿角APP:对于这些观众有没有一个大概的画像分析,是以音乐人的粉丝为主,还是以路人为主?

刘显铭:整体看来其实两种用户都有,因为首先我们会看到每次直播间都有几千位观众是非常稳定的,大家会持续保持互动,这些明显是音乐人的粉丝;另外,根据数据,其实每一场都有5万到30万的用户,所以肯定有大量观众是对于音乐感兴趣的新用户,在不断地给我们增加参与度。

小鹿角APP:太合还和淘宝联合推出了公益直播,当初合作是怎么达成的?

刘显铭:这个活动最初是淘宝市场部的想法,然后就先来找到了我们。所以整个活动前期等于我们跟他们一起联动,里面的主要艺人,都是我们来输送。

小鹿角APP:在淘宝上的公益直播,其实还是比较贴近淘宝主播带货形式的,未来音乐人在电商平台带货的这种合作方式有可能继续吗?

刘显铭:有的,我们后面已经有这块计划了。

詹华:但最终还是要看不同音乐人的特质,有的人适合带货有的人不合适,我们透过这次跟各个平台的合作,其实也在摸索,但是我们中有一部分音乐人肯定是有未来的规划跟打算的,也要看他们的意愿。

小鹿角APP:音乐直播在未来会常态化吗,公司也会将音乐直播作为一个产品来经营吗?

詹华:我们希望是这样,这次对于平台和我们来讲都是在找可能性。如果效果好的话,大家会往下做更深的尝试和开拓。即使在没有疫情的时候,线上业务的确是我们希望打开的一个新路径,无论是对音乐人宣传还是对音乐人商业可能性。这次正好有这么一个试水的机会,我们会总结一些经验、沉淀一些方法,然后未来把它变成一个可以常态化的某一种产品类型或某一种形式,这个肯定是我们在思考的方向。

小鹿角APP:现在的话各个平台对于这种音乐直播类的内容需求大吗?会给一些流量支持吗?

刘显铭:对,非常多,高峰期的时候,每天有四五个平台来询问有没有合作的空间。

对平台来讲,我们是优质的内容,优质的内容肯定会配优质的流量,所以现在各个平台跟我们探讨,其实都希望我们能够拿出优质的线上音乐内容,然后他们配头部的流量。

小鹿角APP:对于音乐人直播变现这件事看好吗?

詹华:我个人觉得还是分不同个体。因为刚才说了,音乐人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性格和表现形式,总会有一些人适应平台,能够迅速的抓住跟全国观众互动的方式。所以会有一些音乐人会能够达到跟头部网红一样的效应。我相信相比较线下,这部分音乐人会在线上得到更多的收益。但是像全中国那么多的艺人,也不是所有人都去线上直播挣钱,还是有人会有自己的想法跟坚持。最终我们可能会筛选出来一些音乐人,帮他们在平台上开拓一个新的收入的来源。

另外对公司来说,如果线上直播的确能够带来商业回报的话,我们也会尝试在公司音乐人结构里边做一些调整。传统的音乐公司签的艺人都是比较专注于音乐性和专业水准,但是未来我们在不失去音乐性跟专业水准的同时会发掘一些更有网感,更适合线上活动的音乐人,让我们的艺人结构做一些倾斜。

线上这个东西没法强求,每个艺人都有对自己的定位或者公司对他的定位,公司也会帮艺人判断哪些活动要参加,哪些不参加,这很正常。把音乐人当成产品的话,每个产品的特性不同,所以选择的渠道和方式都不一样。目前来讲,把线上当成固定收入渠道的音乐人还是少数,但如果线上能够帮公司、帮音乐人带来更好收益的话,大家都会多思考一些这方面的布局跟尝试。我觉得这肯定是未来的趋势。

小鹿角APP:线下现场演出和线上直播两种场景中,音乐的角色有什么区别?

詹华:在家直播跟现场演出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场演出对音响灯光表现的要求更高,而且歌手的表现的形式也不一样;直播是在互动,看直播的人里,冲着歌来的可能就是那几千核心粉丝。

对于路过的人来说,对音乐作品本身通常没有什么期待,说白了很多人是来看热闹,这时候我觉得歌会起到一定作用,路人觉得他唱的某首歌很好听,可能就被留存下来变成新的粉丝;但还有一方面是人设的留存——他唱的歌我没什么感觉,但这个人我觉得很有趣,我也愿意关注他未来的动作,甚至透过人设我去更关心一下他的作品。

以前艺人都是靠演出跟观众互动,现在线下演出都没了,音乐人在家闲着,直播可以让大家与粉丝或者路人发生更多互动,让他们看到音乐人更不一样的一面,甚至进一步接触到音乐作品。其实这段时间的直播对音乐公司来说,商业回报考虑的不多,主要是给艺人提供线上宣传的机会。

小鹿角APP:会不会觉得独立音乐人和直播这件事有矛盾?

詹华:当然会有一些横沟不好跨越。尤其不同的平台上用户的调性以及用户的喜好都不一样,肯定会跟音乐人往常面对的受众或往常的人设会有一些不匹配的地方。但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直播是流量入口,可以让音乐人接触更大范围的人群。

平时演出,一个场地有1000个人算是很多了,全国跑一圈演5到8场也就几千人到头了。但一个直播间,可以有几万人进来。这几万人里可能有一大部分人对音乐人没兴趣、或者根本get不到音乐的点、get不到音乐人的风格,但是它终归会有沉淀。1万个人里哪怕有10个、有5个被种草,那目的就达到了。这些人可能变成新的种子,在非一线、二线城市帮助传播。他可能会把这个音乐人介绍给身边的人,这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

很多独立音乐人的成长路径是不断通过线下演出吸引粉丝,一点点将自己的听众群扩大。但眼下做不了线下,所以就要通过线上,其实是一样的逻辑。现在音乐人逼着自己去尝试,尝试完了也许有些音乐人就适应了,原来我在线上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也有吸引力,也很有魅力,这时候就会吸引到更多的人。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终归正面的效果效应是有的。

小鹿角APP:在未来如果要是帮助音乐人做直播内容的话,会从哪几个方面来扶持?

詹华:我们的艺人类别比较多,有主流偶像类艺人也有独立音乐人,通过这次尝试,我们发现里边有一部分是适合直播的,他们可以在这个领域继续往下做新的尝试。公司会用给他们提供更产品化的,进行配套硬软体的扶持,让这些音乐人在线上有更好的表现。至于他们能不能真的像头部网红一样创造经济效益,要看每个个体的适应程度和与平台的合拍程度。

我们未来也会考虑开Livehouse的直播,安排这种现场音乐的直播内容。或者说我们可不可以考虑专门打造一些固定场所,配好灯光、音响、舞美,将更高水平的现场音乐内容通过直播呈现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现在在考虑跟探索的的。

小鹿角APP:平台和你们合作的时候会不会有保底直播?

刘显铭:目前我们的各种活动还是以在疫情间能够娱乐大众为主要目的,所以我们最近的合作的确是没有谈直播保底这种形式。但是也会看长期,我们会逐渐的探索不同的商业模式的。

小鹿角APP:和平台未来会有更垂直深度的合作吗?

詹华:平台肯定想挖掘更多的可能性,既然我们有那么多的艺人和内容,怎么能够帮平台吸取更多的流量,甚至获得更好的收益,这是他们希望探索的。对公司来说,我们也希望更多平台来开拓我们艺人和内容的可能性。大家目标肯定是一致的,但是大家还得摸索,因为毕竟很多东西都比较新,这次正好给大家一个突击试水的机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太合音乐集团,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