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寻找新机遇:“抓流量、更下沉” | 请回答2020·戈非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24 10: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显而易见地冲击着独立音乐的生存与前景。对于音乐厂牌来说,至少面临着三个挑战。

article_pic/20200223098824.jpg

过去五年,原创音乐是文娱消费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之一,身处浪潮其中的独立厂牌亦享受到这一波内容爆发所带来的发展红利。

不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显而易见地冲击着独立音乐的生存与前景。对于音乐厂牌来说,至少面临着三个挑战:第一、版权按照播放量分成的大趋势下,坚持独立审美的音乐厂牌如何与流量神曲PK?第二、受疫情冲击,2020年半年时间线下演出停顿,过去音乐人和厂牌最强的变现渠道被冻结,如何熬过去,就成了音乐厂牌的头等大事;第三、随着这一轮线上音乐直播的爆发,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如何以更快的速度适应直播间的生态,把线上流量池经营起来?这是一个挑战,更是一个机遇。

正如今天本文的案例——音乐厂牌草台回声这两年来所经历的起伏一样,谁也说不准,刘恋(Mr.Miss成员)有一天会不会在直播间里卖咖啡呢?音乐口味与生活方式难道不是最紧密的“Soul Mate”吗?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十篇。

article_pic/20200223043626.png

经历了2018年演出市场的繁荣之后,行业普遍预估2019年演出会是一个“小年”。

2019年开年,草台回声创始人戈非整个2月都过得不太安心,毕竟演出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3月开春,草台回声第一次以厂牌专场Showcase的方式亮相西南偏南,这给戈非带来了极大的信心。

即便如此,对比2018年五一音乐节黄金档,厂牌为旗下音乐人接到的演出场次依然有有较大比例的下滑。转机出现在《乐队的夏天》,这档热门综艺给厂牌旗下Mr.Miss和斯斯与帆带来了极大的曝光量,一挽颓势。草台回声也获益于此,2019年的线下演出收入比2018年稍微好一些。

戈非表示,过去这一年里他经历了焦虑、兴奋和归于平静这三个阶段。

今年年初的时候,所有人心气都特别高,做了很多规划,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煎熬,他认为能够在坚持活下来的过程当中,寻找到新的机会更重要。

对于当下的困难,戈非带着思考,“音乐人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就是给社会做贡献了。”

article_pic/20200223095786.jpg

以下为戈非自述:

1

大环境下的思考

2019年对于我来说,像是前几年热腾腾的时期走到了一个节点的感觉。因为我们公司是2016年启动的,那个时候资本市场感觉遍地都是钱,拿融资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但说实话,那个时候搅局的人很多,真正做音乐的好公司并不多。

资本的进入催生了一些好的事情,但是从更大层面上来看,它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种膨胀的感觉,这种膨胀表现在行业从业人员、艺人、平台,方方面面。

19年无论是整个大环境还是产业环境,确实有很多让大家措手不及的地方,大家的气氛都不是那么乐观。虽然我也很焦虑,但是到下半年我们整个盘了一盘,今年做的事情和实际的财务状况,还是可以让我们往下继续走。但是这件事情带给我的思考,反而是非常有价值的。

一方面我们要居安思危,另一方面在环境这么明显不好的情况下,我们肯定要储备一些能量往前走。所以其实从六、七月份开始,我们就开始优化内部的人力结构。原本想要做但没有那么核心的事情,就开始收缩了,把主要的精力和财力放在了一些核心事务上面。

所以我觉得行业走到现在这个理性的状态,也是一件好事。当这个行业没有那些热潮的时候,留下来的一定是对行业有感情的,真正想做事的团队。大家会变得更务实,更清楚未来应该怎么去做。

去年下半年团队优化后,差不多减掉了1/3的人员,我们把原来自己做的业务,比如说短视频这类交给MCN公司合作。我们一起策划,产生收入共同分账,说白了就是共同开发,把大家的资源共同整合起来。

我觉得很多内容未来都可能用这样的方式去做,包括活动我们也会跟别人合作。我可以共享我的艺人资源,你可以贡献制作能力、设备。这也是好事,让大家改变过去那种大包大揽的心态,转换成共同开发。

最近在聊的一个活动运营公司,他们也面临着设备空置的压力,作为我来讲,这么多艺人资源不运转起来,其实也是浪费,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捆绑在一起,大家都不用承担那么大的成本投入和收入压力。

现在海外的厂牌也是这样,艺人把作品做好,交给厂牌做发行,没有预付和制作费,但是版权的部分艺人和厂牌按一定比例共享,这样厂牌也不需要负担过多成本。

比如柏林有很大的一个电子厂牌,整个版权部门就一个人,但是一年发行几千首歌,因为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机制。他们会发给合作艺人一个程序,让艺人自己上传歌曲。他们不仅在线上平台发行,线下也会发行黑胶和CD。

其实艺人和厂牌就是一个合作关系,我们帮音乐人做那些不太擅长的事情,但是艺人也要把合作门槛降低,尤其是像那些可以独立完成的音乐类型,比如电子音乐,音乐人从创作到制作都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唱片公司最多帮你做个母带。

我们现在经常会面临这种很现实的情况,可能是因为这几年资本闹的,有些艺人对自己的预期和心态都非常膨胀。在谈合作的时候,艺人会给你报一个非常不切实际的价格,并且他们也很理解厂牌其实也有自己的成本,这就导致很多事情很难进行下去。

2

重视社群:2020希望更下沉

我们今年有很多艺人要发唱片,比如声音玩具、Mr.Miss、莫西子诗、斯斯与帆,都会有专辑。所以今年其实是艺人会比较密集发唱片的一年。第二个,我们也在基于社群,来做一些线下活动的计划和运营,这是我们今年比较重点的去规划的。

另一个重点是线上的内容,短视频、直播等,主要目的还是基于我们自己艺人的传播和社群运营,来实现一些内容变现。19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也希望2020年能把它做得更下沉、更深入一些。

其实艺人的曝光是需要很多载体的,过去我们只能通过音乐作品的发行,或者上通告。但是音乐作品这个事情不是常常有,而且现在音乐发行的推广本身也面临很大的变化,媒体的资源和媒体的形态已经完全改变了。过去我们可能是去谈版面,要位置,通过整个媒体资源上的整合,去传播音乐、传播艺人。现在网易云、TME、抖音大家都在用所谓算法的方式去做运作,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独立音乐人来讲,其实传播比过去更难。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也是打开了一些新的可能性,可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在抖音、b站、微博上去做一些短视频内容。音乐人和作品、媒介之间会产生一些很有意思的反应,其实也能取得很好的传播效果。所以我想,未来我们一定会更主动地去抓住这些社群和流量。

从创业到现在,我们每年基本都会出10~15张唱片,最高峰的时候接近20张。基本上我们会帮艺人去做实体cd,甚至发行黑胶唱片。在传统的cd这个部分,我们是跟一些发行公司在合作,他们负责制作发行,分给我们一些版税就好了,大家都不要有压力。

黑胶这个部分目前是我们自己在做,其实像环形山、秘密行动的黑胶,也都基本上能收回成本。它虽然卖的不是那么快,但是一直都有在销售。

首先我们对唱片是有情结的,其次对于艺人来说实体不会赔钱,同时也是艺人作品的一个补充,毕竟每一个人都希望有一个沉甸甸的实物在手上,所以我们未来还是会再继续做。

现在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还是艺人经纪, Mr.Miss在乐夏中虽然没有进入到前几名,但其实艺人价值和商业合作也确实得到了很好的提升。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我们的音乐人本身具备被大众接受和传播的素质。

斯斯与帆在节目上的效果其实挺意外的,话题和反响都挺高。我们也在感叹,中国终于也有这样,不以损害艺人为代价的节目出现了。

所以我觉得当你有好的内容,艺人的状态是好的,有你自己的个性,在这样的时代下还是很有可能出圈的。

3

“拥抱直播,拥抱用户”

不过,过去这么多年,综艺和选秀节目其实并没有给这个行业带来多大意义的提升,很多人在节目的热度下被消费几年之后,热度消退得更快。

所以,综艺节目只是一个路径而已,我们这个行业不能只有这么窄的一条路,应该更多元化的去拥抱用户。

各种各样的平台上,YY、B站、快手、抖音也好,有那么多年轻人。我们怎么到这些平台去玩,怎么玩得有意思,怎么能培育出听得懂我们音乐并真正爱上音乐的这些用户?

现在全球流媒体平台都在往内容端切入,有些人也会为了获取更多流量而制作歌曲。

一方面,我觉得,音乐如果想要成为产业的话,肯定不能够靠这些内容去支撑它。

另一方面,作为平台方,如果充斥的都是这样的内容,也一定不会是个好事情。播放量高的音乐分成也高,但是算法这个东西,谁能保证它真正科学?

算法有点像滚雪球,偏大众审美的内容天生就容易获得更多流量,因为过去没有算法推荐,它的差距不会那么大。可是现在,流量稍微高一点就触动了它的推荐机制,把过去一个有一定市场的大众内容,推到了一个貌似是大众都爱的内容了。

我是绝对不反对流量的,但是在市场化的这种价值观下面,我们忽略了很多真正应该去做的事情,应该给那些真正的好音乐一些更多的可能性。

总之,我对于行业的未来还是审慎乐观的,当初选择在这一行创业就是希望做出特别酷的音乐,希望我们公司能够丰富大家的音乐审美。我不敢说引领审美,但是至少我们是专业做音乐的。

就像是挖矿的人,我们希望能够把挖到的宝藏分享给更多的听众。

今年疫情发生,我们所有的巡演都停了,原本秘密行动3月份就要巡演,今年秘密行动是票房最好的一年,好几个站都已经售罄了。但是现在你没有办法,必须往后延,但你也不知道要延后到什么时候,像莫西子诗接的一些2月3月的演出,纷纷都已经取消了。

对于厂牌来讲,我们来自线下的这部分计划就都没了。当然今年也是我们发唱片比较重要的年份,但很多艺人在这里面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因为录音室的工作都做不了。

反正我们也挺郁闷的,我们原定复工的时候,那个阶段我一直在想我们怎么办?我们应该去线上做一些事情,所以现在线上的直播热起来是个好事情,而且大家都去做的时候,你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

article_pic/20200223018343.jpg

我们这一类调性的独立音乐人,其实对直播始终有一些心理芥蒂,但是这一次这个事情,我和大家一说,也都很欣然地接受了。

我自己说实话,我(以前)也没有怎么看过音乐人在直播间的直播,那种即兴的。但我内心是完全开放的,不排斥的,在抖音、快手、B站也好,我们的目的是跟我们潜在的或直接的群体去交流,我们自己的调性在决定用户、筛选用户,所以我一直比较强调这个点——不要固步自封。

这一次疫情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可能是把双刃剑,真的把另外一些用户习惯带动起来。因为现在你做也得做,不做你不做,线下基本上就是销声匿迹了。对吧?所以我觉得这个疫情最积极的影响,可能是(刺激)我们过去没有做的一块市场,重新去思考可能性。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好事。音乐圈应该去把思维打开,为什么那些歌手主播可以在直播上赚得盆满钵满?我们这些音乐人又聪明又漂亮,但是在线上,我们为什么反而挣不到钱?这是值得反思的地方。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草台回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