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人的创业模式迭代:“我不焦虑了” | 请回答2020·李泳彬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17 10:5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果重新选择,这个行业从来都没有幕后圈的话,我依然会再做一个幕后圈。”

article_pic/20200216075178.jpg

音乐互联网产品, To B意味着要赢得产业链环节上各个角色参与进来,B端的互联网化显得异常艰难,失败者众。从幕后人的数据库发展到撮合幕后交易,经历挫折,再到发力在线教育,幕后圈渐渐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路。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五篇。

article_pic/20200216099878.png

李泳彬认为,作为音乐行业的创业者,最需具备两个品质——有审美,懂得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所创立的幕后圈,在过去的5年中,曾经历过“至暗时刻”。2016年,被市场上充斥着的“大平台”“战略大整合”“上下游联合”等概念所影响,李泳彬和团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发APP,以致于一度快发不出工资,公司濒临倒闭。

痛定思痛后,他意识到应集中力量,在能力范围内做最擅长的事,且从资源、业务、市场需求等方面考虑是否和自身吻合。

在过去的2019年,李泳彬和幕后圈找到了一条收入增长迅速的变现路径——在线教学。而本就曾是北现音讲师的他,重返教育领域后深感自己“如鱼得水,很乐意帮助年轻人更好地吸取知识”,且现在虽仍会有工作压力,但内心很平和,不太会焦虑了。

对于2020年,他保持着乐观。

article_pic/20200216045752.jpg

以下是李泳彬的自述:

1

关于三次融资

幕后圈能走到今天应该说是一个奇迹,在我看来,拿到三轮融资都是靠运气。第一笔投资是我的好朋友阿德帮忙,他当时刚好去做了3W基金的合伙人,在他的介绍下,我去见了其他两位合伙人——张总和许单单。

因为投前期的项目比较看人,张总(3W、东方弘道基金合伙人)觉得我太冲动、不理性。而且许单单(时任3W基金合伙人)也不认可我,觉得我这个项目不行,只有阿德一直在坚持。

现在想想,其实投资人都会挑战你,直接跟你说你不行,观察你的反应。我的反应就是很冲动,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你凭什么说我不行?搞艺术的人是不喜欢被挑战的,或者说不喜欢被否定,这是一个很大的伤害。

article_pic/20200216076900.jpg

△幕后圈获种子轮投资

50万的种子轮投资很快就花光了,那时候没有想什么商业模式,只觉得这个数据库是行业需要的。

钱花光了之后阿德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说你再去找张总聊聊,张总还有一个机构叫东方弘道。于是,张总帮我约见杨总(东方弘道创始合伙人杨正宏)。

那时候公司濒临倒闭,我很重视这个事。BP改了很多遍,但没想到当我快要打开电脑的时候,杨总说他不看BP,直接讲。我的阵脚被彻底打乱,讲得乱七八糟。不过杨总觉得我的专业度是有的,还是成功拿到了第二笔投资。

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前两轮投资跟我们的业务关系不是特别大,投资方更看重我说的那句话:音乐幕后人是音乐产业的顶梁柱,整合了他们,就掌握了整个音乐产业。他们也认同整合幕后人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article_pic/20200216072058.jpg

△天使轮时第一次去弘道,见杨总之前的留影

第三轮融资,是2016年的时候,一家在广州开KTV的公司通过400找到我们,说想投资幕后圈,我听了觉得是个笑话,没想到一年后他们做了咪哒。后来我还是决定接受他们的融资,就是这三轮投资让幕后圈生存下来。

这些年我见了有不下100个投资人,他们都不看好幕后圈,不看好的原因是看不到钱,因为音乐专业的人做商业是有难度的。

2016年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年,钱全花在APP上,但没看到任何业绩增长,看不到希望,但又不想让幕后圈死掉。(回顾:两次起死回生,幕后圈这两年“做错”了什么,“做对”了什么 | 创业观察

我们对内容的在乎度和对内容生产者的在乎度是很难割裂的,我不想伤害他们,因为我就是音乐人,伤害他们就是伤害我自己。

2

幕后圈课堂

我的初心没变,幕后圈想为音乐人带来更多机会,但我慢慢发现,其实需要更多机会的,不是入驻幕后圈的这些耳熟能详的人,而是还在边缘徘徊的那些年轻人。

幕后圈最初的撮合音乐制作的业务,现在看来是不能完全依赖它,因为这样的案子合作周期很长,一个项目从立案到制作到回款要三四个月,有的要半年时间,还有到现在没收到款的。

所以2018年年底的时候,我做了一些培训相关的业务,但那时还没有幕后圈课堂,没有真正成为一个公司业务。我们跟丁老师(录音师/混音师丁漫江)开了一些混音课和现场调音课,招了批学生。

上完课大家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我看到同学们对学习的渴望。他们说如果没有幕后圈,根本没有机会来北京跟这么好的老师学习,很希望还有其他的课程。

实际上,在做幕后圈之前我就是现音的老师,所以我对教育和培训是擅长的,而且我自己特别喜欢做老师,巴不得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对方,希望对方能悟出些什么。

当我看到那些年轻人的渴望,我就开始想,从资源、业务、市场需求上做培训是不是(跟公司业务)吻合?最后我觉得是吻合的。

从商业逻辑来说,肯定是线上培训更合适,各方面的成本都低,然后我就开始跟一些老师聊,发现很多老师其实很想拍视频教程,因为他们现在该有的名和利都有了,到这种程度的人,他们是想回报社会了,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教学。

article_pic/20200216051349.jpg

△2019年幕后圈课堂广州线下课留影

正式做幕后圈课堂,是从2019年3月开始。所以,幕后圈课堂最后能成为我们2019年最大的增值业务,我也非常开心。

第一是看到学员的反馈很好,第二是业绩不错,培训的收入比2018年增长了390%,大约500万元。现在虽然还是会有工作上的压力,但我不会焦虑了。

幕后圈课堂的成败,如果只说一个点的话,我觉得是商务能力。

目前,我们每一个课,主讲的老师都是我主动去bd的,我会花很多的时间去拜访,接触,细聊。怎么能说服别人跟你一起玩耍很重要,其他的我觉得都还好,就是方法论的总结吧。

3

2019年的遗憾

当然,2019年也有遗憾。遗憾在于幕后圈课堂没有做到持续性地盈利,有些月份课程销量很一般。

可能我们过于乐观了,在最开始做幕后圈课堂的时候,不管是产品还是传播,有很多事情被我们忽略。

因为幕后圈课堂的内容属于专业内容,不是兴趣爱好。音乐爱好者普遍比较宅,我们的内容要触达到他们难度会很大。

比较宅的人大部分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轻易主动探头认可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得投入大量的传播;而且学员的决策也会变慢,所以专业教育的“拉新”是很缓慢的,只有品牌到了一定知名度,才可以达到。

后来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去做品牌增值,招了一些专业教育机构的人,他们把很专业很成熟的经验搬到音乐教育里面,业务有了明显的增长。

前几天我们上线一个叫“全直播辅导班“的课程,是教混音的,力求真正把在线混音教育做到位。

之前我们也吃过甜头,有一些课确实好卖,甚至不需要专门做推广。但后来发现,这些想学专业内容的社会上的年轻人,他们其实都不知道这些老师,除非是在一线城市,真正关心幕后制作的人才知道。

所以名师的抬头不容易打动他们,这需要品牌的养成,慢慢起到化学作用才能建立学员的认知。这就导致某些课程,老师如果不主动去做宣传,整个业绩就大打折扣,我们去做传播的时候,转化率也会很弱。

我们后来也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发现很多年轻人喜欢上B站,我们已经上传了100个视频,但实话讲,有点后知后觉了。

在传播方面,我们也不敢大动,因为做传播很烧钱,而且在专业音乐传播渠道的用户很少,做音乐专业培训的也少有成功案例,找不到参照,我们只能不断地自己迭代。

在音乐专业里面赚音乐的钱,肯定是老师才能做,如果是一个商人,肯定是看不上这块业务的。所以做音乐培训的老师没几个懂商业,也没几个能拿到融资。

4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我觉得音乐行业的创业者需要两个品质,第一是审美,但99%的人都没有,第二是力所能及,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我以前也犯过这样的错误,拿到钱了就很容易膨胀,加上总是看到别人横着铺大平台,战略大整合,上下游联合,创始人就很容易被这些信息干扰。

但我现在是特别收敛了,有些东西我不擅长的就坚决不碰。

如果让我重新考虑创业这个问题,我觉得创业真的很辛苦,但不创业我不见得就舒服了。创业不是我选择的,我说句大一点的话,如果这个行业从来都没有幕后圈的话,我还会再做一个幕后圈。

这个行业没有幕后圈,音乐行业就没有了,因为这帮人才是顶梁柱。

如果对刚创业时的自己说一句话,我还是会送自己一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傲气不要那么足。

有时候傲气挺讨人厌的,尤其在投资者面前。不过到现在其实我也是盖不住那种傲气,但又没什么底气,音乐行业里的人谁没有傲气,没有傲气就没办法成为音乐人,个个都有才华,但你的傲气用在商业领域,就挺奇怪,你傲在哪?是赚了很多钱吗?你的公司规模有很大吗?

我的弱点是,在跟别人聊一件严肃事情的时候很容易把心掏出来,这在商业场合是大忌。但我是喜欢这种状态的,因为我这么做最舒服自在。

但也恰恰因为这个特质,得到了一些其他创始人没有的体验,比如无缘无故被照顾,感觉像一个缺爱的小孩在创业,投资人会担心我绝望,会痛哭流涕。

article_pic/20200216045691.jpg

△2017年CCTV采访留影

5

行业前景向好,但审美非常可悲

对于现在的音乐行业现状,我觉得是非常可悲的,审美有严重问题。

现在的音乐市场有网络音乐市场和唱片音乐市场,唱片音乐市场代表高质量的作品,但高质量的作品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甚至怀疑当初我学得那么专业有意义吗?行业已经不需要我太专业。之前我(做歌)为了录一个军鼓的音色,到处敲,想找一个最好的声音,但客户说我是傻逼,那我还有必要待在那里吗?

还有一个原因是,有大量非音乐专业的人在主宰音乐行业,他们不懂音乐。

行业整体我觉得当然是在向好,很多音乐人的收入变多了,但依然有我上面提到的可悲之处。

还有一些做AI歌曲的公司,AI再厉害,也不可能是14亿人大脑的集合,它都是有偏向的,最终(这些歌)还是公司创始人的大脑基础上的一个变种,只不过是变成了一个高效率的“人”,正常人一天写一首歌,AI一天写10万首。

如果这个市场都是大量标准化的雷同的音乐,大家听着会疲劳,(这些歌)会自动被淘汰掉,因为市场上充斥着大量没有养分、低品质的音乐,你会觉得恶心。

这就意味着大家要去追求更高品质的音乐,市场会有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

真正把AI音乐做完美的人,只能是音乐人。

6

展望2020

对幕后圈来说,今年公司发展最大的阻力是人才。

团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懂音乐,不懂音乐的人会跟整个团队格格不入。我们之前找到一些人才,他们只是喜欢音乐,但没有真正把音乐扎到心里,毕竟在这个行业想要出成果,会经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还有一些人才从大格局的地方和领域转过来,也很难做长(时间)。所以搭建人才这方面其实找的挺苦的。我们现在更多需要的是销售人才,要卖音乐的产品,如果不懂音乐就很难。

之前我们还做了制作人的经纪业务,目前签约的有20个制作人,我更希望签一些不是耳熟能详的人,给他们创造机会。

我觉得那些耳熟能详的人在市场上的被需要度越来越低了,很多人其实更希望找一些有想法、有潮流感的年轻制作人合作。

同时,2020年幕后圈课堂和音乐工作室会有很大的战略部署,期待会有大幅度的收入增长和行业影响力。我希望大家听到更多好听的歌是出自幕后圈的,而且能有很可观的版税收入。

另外,今年我们也会做大量的线上和线下活动,这可能是最有效的传播。

线上的话,还是争取百花齐放,直播类的、录播类的、大的、小的;在线下,希望拥抱更多的专业教育机构,跟我们联合起来去推广课程。

总的来说,幕后圈的定位没有变,一直都想成为最专业的音乐人社区,我们的工作室、APP跟课堂三者是联系在一起的。

从专业学习到提供工作机会,促成年轻人入圈立业,甚至出道发行自己的作品,都能通过我们的平台实现。

疫情爆发后,今年春节就一直待在广东中山。

心情焦虑。一家四口退改了两次返京机票,两个孩子上课延期至3月2日,公司随着疫情变化也改了两次复工时间。我们最后选择在2月3日-9日以远程办公方式上班。

音乐录音棚属于大型密闭空间,均已强迫停业,导致音乐制作业务无法推进。之前已经安排好的2月份多位名师的课程拍摄被迫叫停,原定系列教程面临停更。公司收入受损,人员和房租成本未降的情况下,团队将设法寻求线上课堂其他业务商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幕后圈, 李泳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