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开局,“大家要撑住” | 请回答2020·左野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10 14: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回暖之后,一切都会好。

article_pic/20200209097941.jpg

在2017年之前,大多数媒体报道Livehouse的时候,总会提出一个思考,“为什么Livehouse经营和生存如此艰难,主理人还这么执着?”答案的落脚点往往会放在主理人的音乐情怀和年复一年的坚持上。

这两年文旅地产成为热潮,Livehouse在曲折中迎来了蓬勃的发展期,一二线城市的Livehouse在商业上已有小成。以Modernsky Lab、北京疆进酒•OMNI SPACE、武汉VOX、成都小酒馆、南京欧拉、深圳B10为代表的Livehouse几乎每个月的演出都被排满了,抢档期成为乐队巡演经理抱怨的关键词之一。

疆进酒•OMNI SPACE便是中国Livehouse发展进程中的一个样本之一。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的第六篇。

article_pic/20200209006248.png

1月18号,独立音乐人何教授在疆进酒•OMNI SPACE举办专场演出。何教授一袭醒目海魂衫,将《你瞅啥》唱得兴起之际,在台上仰头痛饮一口啤酒,将现场带入欢腾氛围的高点。

那时现场的每一位乐迷都没有想到,距离看下一场演出会间隔那么长的时间。

据了解,目前疆进酒•OMNI SPACE延迟的演出除了原定于2月举行的演出,包括加拿大Men I Trust乐团的中国巡演和第十一届国安球迷音乐节在内的近十场演出,3月份的部分演出也处于延期状态。

当前,疆进酒•OMNI SPACE处于独立运营状态,场地位于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地下一层,双方有很多相互推广与演出活动上的协作。这一类地段较好、具有报批资质的演出场地,租金普遍不便宜。在人力方面,疆进酒•OMNI SPACE每月的开支控制在10-20万之间。

对于今年上半年的演出市场,左野直言,整体情况肯定不容乐观,但他也想给同行们打打气,“大家要撑住,当给自己放个假,准备接下来的回暖吧。”

article_pic/20200209068657.jpg

疆进酒,这个诞生于鼓楼,与李白诗作《将进酒》谐音的livehouse,被誉为民谣与摇滚的摇篮,曾见证过一批又一批音乐人的成长,左野也曾是其中一员——他所在的“花哨密室”乐队也曾在此演出。

虽早就立志进入音乐行业,但自2003年本科毕业后,左野辗转于杂志社、电视台、电台,从事编辑与记者,一干就是十几年。直到2012年,机缘巧合之下,他接手疆进酒,负责经营及组织演出。时隔两年后,这个地标式的老店因城市规划面临拆迁闭店的处境。几经周折,来到了天桥艺术中心安家。回顾:历时两年,从关门到转型,疆进酒左野说:我们所热爱的音乐,需要一个安放之地

如今,已是疆进酒•OMNI SPACE搬往新场地天桥艺术中心的第三年。对左野来说,2019年是忙乱的一年,公司事务多而密集,许多画面和细节在记忆中都已模糊。

作为主理人,左野和团队计划在新的一年为疆进酒•OMNI SPACE在其他城市开辟新场地,目前仍在考察中。而回归到自己的个人人生,他原本的想法是“看2020年有没有时间能去一趟北欧。”

article_pic/20200209097444.jpg

以下是左野的自述:

1

经营Livehouse的思考

疆进酒的场地是相对多元化和综合性的,但开放不代表没有倾向。

我们在音乐上的调性上会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这里呈现的音乐,要有一定的创造力,不是陈词滥调。

举个典型的例子,国内早期摇滚圈有一个不正之风,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外流行什么,这边就抄什么,这就很没意思。我希望来我们这儿演出的艺人或者乐队,一定要有自己的创造力。

第二、音乐人在现场的表现力。

这首先反映的是音乐人的技术功底,到底有没有达到基本的驾驭舞台的表演要求。在音乐技术方面,很多人有误解,动辄就强调能弹多快多炫,鼓的双踩啥的,这些东西只是技术的一方面。

技术还包含更多细微的东西,比如对作品的掌控力。有时候,少比多更难,作品中轻重缓急的控制,包括编曲,配器,呼吸感,这些比速度多快、演奏多炫酷,还要来得重要、高阶。

第三、市场:需要有基本的票房号召力和影响力。

市场的评判标准自然就是票房了。我们场地有两个价格模式提供给主办方决定,贵的是包场,便宜的是分票,可以选择。

至少在市场这个层面,主办方要能过便宜的那一关。因为包场价格会是分票模式下票房最差情况的翻倍,意思是如果你选分票房的话,在票房最差的情况下,你只需要付到包场价的一半,甚至还不到一半。但如果你连这个线都达不到,那建议再缓缓。

article_pic/20200209087555.jpg

我们原定的计划是在2020年开拓新场地,前提是要找到合适的地方,把这个战略捋清楚。棘手的地方比较多,首先是场地的选择,要考虑的因素就很多。

我看到的情况是,现在空房子挺多,园区也特别多,但在城区相对好位置的就很少了。位置好了,各种手续能不能办下来又是问题。很多园区它都是工业用地。如果你能找到那种靠近市中心,各种证又能办下来的,很有可能价格不便宜,成本这一块又是一个问题。

而且,我们想进军别的城市的话,还要考虑当地有没有消费力,地方政府的支持程度如何,要考虑管理成本,是否会因为在不同的城市有分部,成本就骤然增加到你不可控制的地步。

另外,具体涉及到远程管理的这些细节也都需要考量,因为Livehouse跟餐饮业还不太一样,餐饮业相对可以量化管理,复制性和标准化都高一些,但是Livehouse的标准化程度没那么高,它恰恰需要个性,而这种个性就来自非标准化。

太标准化,就失去了人情味,它就变成了一个不好玩的东西,就像电影院一样,太没有人情味了。

所以我们觉得,Livehouse本身想要扩展经营的话,要找到一个适合这个产业的方式,把标准化和个性化结合起来,但这是一个大问题。

现在,有两个城市的合作方在找我们做考察,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一个是秦皇岛,一个是一座南方城市。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比较好地操作下去,目前还在观察和研究。

在我看来,Livehouse在音乐行业主要承担两方面的功能。一方面,Livehouse是让小乐队成长以及锻炼的主要场地,另一方面,作为场地为一些还不错的艺人做好宣传,帮助对方赚到收入,能够靠音乐基本养活自己和团队。

只要Livehouse能实现这两个功能,并且在此基础上提供比较专业的服务,我觉得就很好。目前大部分场地的工作人员处在越来越职业的状态,但有些场地,当然这种个体因素会更强烈,会欠缺基本的专业度,这是我感受到的这个行业存在的问题。

Livehouse的专业度取决于管理者本身的态度和状态,到底在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在做Livehouse?这方面的感受来源于我自己的乐队。

因为我自己的乐队相对小一点,属于不知名乐队,我们会去很多小场地演出。和这些工作人员接触,技术人员也好,老板也好,我们时常会碰到对方交流态度不友善的情况。但他们实际上是年轻乐队在进入这个行业时,第一次接触到的所谓专业人士。

你到底专不专业?会给这些小乐队留下对行业最初的一个整体印象。说真的,你是服务者,就要好好服务,做到专业、职业。我们在工作的时候,都争取拿出职业的态度,正常一点。

article_pic/20200209047001.jpg

2

找到价值本身就是一个难点

在经营上,我有压力,但还谈不上焦虑。

我觉得所有的创业者都会有这样的压力,时刻地担心公司各种各样的事务,即使你已经做得很好,你也会担心竞争对手跑得更快。

就我而言,我现在会更多地关心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价值。身为创业者,如果没有创造出真正的价值。在音乐行业,大家有时候甚至连价值在哪里都不一定想得清楚。

什么是这个行业的核心价值?找到价值本身就是一个难点。

无论是音乐作品还是现场演出,抑或是录综艺节目,在各种场景之中,到最后,什么都会消失,只有作品会留下来,这才是行业的核心价值。所以疆进酒在做的事情,也是希望在这个行业去创造更好的环境,给音乐人们提供创造及传播好作品的一个平台。

在厂牌这一块,我们也想找到一些好的乐队,帮他们出唱片、做演出,达到双方相互输出价值的状态。

有时候,有想法虽说是好事,但是每件事情做起来,都需要投入很多的精力。

我挺看好音乐行业的未来。因为现在行业处于动态变化的阶段,行业分支很多,对应的需求也很多,空间还挺大的。

但是我觉得现在(小音乐人的)渠道其实并不是特别畅通,各大音乐平台并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

在平台上,音乐人需要获得推荐,作品才会在首页有曝光机会,进而被传播。传播靠的不是品质,我觉得这里面的算法和机制都有问题。行业里曾经短暂地出现过自由市场,就是在豆瓣做音乐人小站的时候。

article_pic/20200209049904.jpg

3

等待回暖,身体是本钱

对于过去的2019年,我没法概括出总结性的感受。

对我来说,创业是连续性的,没有那么明显的阶段划分。很难说现在一翻过篇,到了2020年,我立刻就总结出19年有什么感受,其实年与年之间的差别并不大。

如果说有体会比较深的地方,就是我现在会稍微放松一些,不会强迫自己绷得很紧,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初这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明显很糟糕,感冒一次一个月都好不了那种。所以从2019年开始,我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要提高自己身体的免疫力,就养成了健身的习惯,慢慢地把强度和频次提起来。现在发生天大的事情也好,我也要先健身再说,一周差不多练3-4次。

顺着这个话题,我也很想给音乐行业的创业者,或者在行业里拼搏的同行们一点建议,身体是发动机,一定要把身体顾好,抽时间健身,养成规律的作息。

在这个行业,不管你是音乐人、艺人、舞台上的技术人员,甚至是做与音乐相关的媒体记者或者编辑,说到底,大家干的都是体力活。可能很多人会认为,音乐行业考验的是创造能力,但其实所有的艺术行业,归根到底,体力都非常重要,但凡大艺术家,在体力上的付出都是巨大的。

你想想,音乐人做一首歌要花多少时间?作为一个吉他手,一个效果器有多沉?我们要拉着行李箱和乐器走那么多城市去演出,奔波,不分白昼黑夜般地工作。

所以,优先级最高的一定是身体,身体是我们最重要的本钱。

article_pic/20200209049555.jpg

这个春节,我回了四川老家,一直在家呆着,哪都没去。对于这次疫情,希望大家能重视并做好自我防护,不添乱。

当然,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显而易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家一起扛吧,现在也没有什么应对的方式。

相信时间的力量,相信每个人自律的力量,总会过去的。到时候回暖了,一切都会好。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疆进酒,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