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音不景气了,“坚持你认为正确的” | 请回答2020·宋洋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9 13:14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电子音乐虽算是舶来品,但不代表我们就没话语权。”

article_pic/20200208042718.jpg

电子音乐行业这几年坐了一次过山车,大起大落间,也淘汰了一批企业。

过去,承载电子音乐内容的主战场——电子音乐节,在资本加持下,却未能迎来腾飞的结局,不仅大多数亏损严重,行业头部IP风暴电音节运营方A2LiVE的倒下,给电音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019年,电子音乐节融资难,报批难,举办的数量断崖式减少。在开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大背景下,2020年上半年线下电音市场的演出受到冲击,更是在所难免。

开局这么艰难,电音行业创业者该怎么办,又如何面对内外部环境下的挫折与挑战?

2015年就全产业链规划了演艺经纪、版权管理、音乐节企划、运营、音乐企划制作等业务方向的麦爱文化,行至2019年,选择了收缩演出,把重点放到了头部电音艺人的经纪业务和自有版权的运营上。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五篇。

article_pic/20200208036905.png

宋洋认为,自2015年开始,自己才在真正意义上正式创业。在那之前,都是小打小闹。

他嗅到了音乐风格趋势变化的气息,从而决定将公司的业务重心转往电子音乐。除了常规的线下电子音乐节及演出的企划制作,宋洋掌舵的麦爱文化还将触手伸往艺人经纪及音乐版权业务。

创业以来,虽每天都在面对如纸片般飞来的待解决问题,但宋洋觉得,唯有直面问题才是对抗焦虑的办法。

2018年开始,电子音乐行业整体遇到了发展挫折,市场上大部分演出都在亏损,讲故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五年来,在这条创业路上,面对人心的考验和公司发展的压力,宋洋曾经产生过难以自控的焦虑和困惑。但渐渐地,他开始说服自己与情绪和解,选择以更平和的心态去面对。

宋洋说:“若寄望于用别的办法缓解焦虑,本身就是在给自己找后路,与逃避无异。”

2019年,开始不再为外界所惑的宋洋把一切疑问都放在了心里,开始有意识地做战略收缩,更为明确自己要做的事情。他把重点放在了艺人经纪和版权运营上,这包括更保守的投资策略、拓展能带来稳定收入的内容合作、招募和培养敢于扛事儿的人才以及尽最大可能与外部优秀的团队合作。

在过去的一年中,麦爱文化自主版权的收益已与其海外代理版权收益持平,且旗下主力艺人徐梦圆也多点开花——作品在网易云音乐的播放量突破19亿,与电影、网剧、电商平台跨界合作,受数个国际知名电音厂牌邀请,制作多首单曲。

至于艰难的开局下,未来何去何从?“但凡你有退路,碰到极大困难时,你都会想到那个Plan B。”隔了半晌,他补充道,“只有你真的热爱所在的领域和行业,只有你坚定自己非干这一行不可,你才能坚持你认为正确的。”

2020年,宋洋渴望与同行们一起,加强协作与交流,为提升中国电子音乐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做更多的努力。

article_pic/20200208014208.jpg

以下为宋洋的自述:

1

聚焦电子音乐

虽然我09年就成立了麦爱文化,但那时候不算正经创业,最初的麦爱是一个功能性的公司,虽然也涉及到制作、版权运营、艺人经纪和宣发这些,但做得还不是那么专业。

从2015年开始,我就认为电子音乐是整个音乐行业未来的一个方向,它顺应的是时代潮流的变革,里面潜藏着很多机会。

如果让我划分音乐时代,我觉得1.0阶段是古典音乐时代。古典乐器时代所有的乐器都是靠物理共振发声,所以那个时期的演奏、教学等,都是围绕着古典乐器时代的特殊的音乐演奏方式来进行的。

而2.0阶段是电声乐器时代,它有了简单的数字模拟信号,进而出现电钢琴、电贝斯、电吉他、电鼓什么的。比起1.0,我觉得它的飞跃是音色的想象空间被打开了。演奏一个Midi键盘,有各种各样的乐器音色可供你加载。但1.0和2.0有两个最大的问题没有改变,首先是它永远离不开人类的演奏。

这也导致了第二个问题,就是无论你学1.0时代的原声乐器,还是2.0时代的电乐器,从你拿到这个乐器开始到你能上台演出,中间需要无数时间去练习。

到了3.0阶段电子音乐时代,这两个问题迎刃而解。现在讲究的是Midi和音乐宿主软件,从一个小白到能登台演出,不需要长达数年的时间,几个月乃至几周,很快就能上手音乐制作。甚至你在PAD、手机上,也可以制作曲子或演奏音乐。

起码从音乐制作和未来的演出来看,3.0时代是不依赖于人类演奏的。即便如此,我们依然不能抛弃1.0和2.0音乐时代珍贵的东西,真实的乐器演奏还是有专属的味道。

article_pic/20200208096416.jpg

从艺人的角度上讲,我认为未来最时尚、最前卫、最流行的艺人,做的一定是电子音乐,因为那就是最新潮的东西。

现在我们回头听Beatles和猫王,觉得是复古的音乐。也许我们十年后听五月天的音乐,也会觉得复古,我们无法预知未来流行音乐发展的趋势能有多快。

基于以上几点,我很看好未来音乐行业的发展。

电子音乐将会颠覆非常多的业务内容,比如说制作,艺人经纪、线下演出、培训等等,所有这个行业里的细分领域可能都会被重新定义,还会衍生出很多新形态的业务。

2

自主版权价值凸显

如果用两个词形容2019年,我会选择“行”和“不行”。

先说说“行”。“行”代表的是我们的一个信念和方向。我和团队如果想到了一个点子,觉得这个事有市场,就会用“把它做成”这么一个心态去推进。

至于“不行”,它代表的是实践过程中碰到的困难,如果条件和环境各方面都不成熟,有些事情很难做成。比如2019年演出市场不是那么景气,现场演出的举办数量在下降,出于不确定性和风险的考虑,我们也少办了很多场演出。

虽然一直以来,线下演出是麦爱文化的主要阵地之一,我自己也很喜欢演出现场的氛围,但去年,我们把重点放在了艺人经纪和版权运营。其实回过头来一看,演出少做几场也还可以接受。

article_pic/20200208045448.jpg

艺人经纪这块,我们巩固了头部艺人的发展,尤其是旗下的电音制作人徐梦圆。目前在电子音乐领域,他有很不错的流量。另外,去年我们专门为他在海外的宣发上下了功夫,开始做到全球同步发行作品。同时,梦圆也和海外很多知名的音乐厂牌合作,像Ultra Music、Spinnin’Records等,受对方邀请制作单曲。

至于版权运营,麦爱在2015到2017这两年,主要做的是代理版权,也就是我们代理了欧洲著名的电音厂牌SAIFAM的曲库。但自17年开始,我们签约了自己的艺人,从17到18乃至19年,自有艺人的版权价值越来越能体现出来。

之前,代理版权只能在国内运营,但自有版权可以在海内外同步发行。所以去年从收益上来讲,自主版权的收益已经可以和海外代理版权持平,这是我认为去年我们做得不错的地方。

3

电音艺人进剧场

就传统的电子音乐演出来说, DJ的表演环境不外乎是夜店和电子音乐节。

article_pic/20200208037511.jpg

今年,我们想以一个新的形式来做电子音乐的线下演出——把电子音乐带到一些剧场里,甚至会给徐梦圆办个人演唱会。

这也是徐梦圆的作品和他本身的特点带给我们的启发。他跟传统DJ不太一样,是一个制作人型的DJ,能在幕后制作,也能上台演出。而且他的作品里带有很多人声,可以横跨古风、二次元、电竞这些领域,和很多艺人跨界合作过,很适合进入剧场表演。

我就在想,既然具备了进剧场的条件,为什么还要把他往夜店或电音音乐节主推呢?我个人设想的是,也许未来他一年会有几十场巡演,既有在剧场的演出,也有在体育馆开设的大型个人演唱会,比如在工体开个唱。

目前,我们已经在筹备梦圆2020年的巡演计划,可能得到今年下半年推出,第一站大概率会选择他所在的成都。

同时,我们希望,能把旗下DJ当作艺人来打造,所以今年我们会更关注能够制作也能够上台表演的全能型艺人,而不仅仅是DJ。

说完新计划,谈一谈今年在公司发展上可能会遇到的阻力吧,我觉得最紧要的就是人才这方面。

我自认是一个有运营经验和想法的这么一个创始人,但是很多想法,需要真正的人才去帮我落地。

举个例子,如果为梦圆去推进个人的演出,演出的整体概念,舞台的编排,嘉宾邀约等等,这些都是学问,都需要制作团队对演出有很深的理解,也需要他们能理解和跟上我的想法。

而且,麦爱和其他电子音乐厂牌不太一样,其他电子音乐厂牌,可能是做演出活动为主,我们还运营艺人,所以找不到参照,需要自行摸索。

这些年也接触过很多业内工作人员,好的人才和一般工作者的区别,我觉得在于两点,首先是有担当,要敢于扛事,再一个就是责任心。在工作中,不可避免地会碰上问题和困难。

如果是没有责任心的人,很可能中途就放弃,最后还可能会推诿说跟他没关系。有责任心的人,具体表现就是会主动地死磕,不断地学习,用前面提到的“把它做成”的心态去将任务完成。

4

渴求行业协作

对于国内电子音乐行业,我有一点很深刻的体会是,中国电子音乐领域还没有形成协作的氛围。

article_pic/20200208045516.jpg

2017年的时候,麦爱第一次参加ADE音乐节,这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盛会之一。那时候就有一种使命感,我们是在代表中国的电子音乐发声,但只有自个的话,终究还是感觉有点势单力薄。

到了18年,有了其他的合作方同行,但也就两家,中民文化和兄弟时光。而在去年,这个数字提升到5家。尤其是现在演出市场不太景气,国内电子音乐话语权有待提高的这么一个大背景下,行业内的协作还是太少。

这里说的协作,既包括公司自身有意识地为推动行业进步做些事情,以及公司之间在业务上的合作与交流,也包括上面提到的,形成一个共同体,一同到海外去展示本国的电子音乐文化。

我有想过协作的氛围没形成的原因。我觉得有的创业者还是太关注自己眼前的业务,而忽略对行业和市场整体状态的关注。

这个我能理解,从管理者的角度出发,对音乐没有称得上热爱的那种情怀的话,可能就觉得我把这个业务做好就行了,而疏忽了自己能为行业多做一些什么。

就麦爱本身而言,首先我们看到行业内做演出的公司很多,做内容和艺人的相对少,我们就会有意识地调整,想填补中国电子音乐行业在内容以及艺人这部分的空白,一方面想规避竞争,一方面又很期望与同业伙伴合作。

因为做演出的同行很多,我们自然会希望大家多用用我们的艺人,或者多考虑一下我们的内容版权。

电子音乐虽算是舶来品,但不代表我们就没话语权。

我觉得国内的电子音乐公司,一旦协作和联合起来,能更多地与海外的电子音乐公司交流与合作,自然而然地,便能提高国内电子音乐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疫情爆发后,今年就在北京过的春节。

也没安排什么,就是在家里陪陪父母。我家跟我父母家离得很近,每天能回家吃顿饭他们都很高兴。疫情过程中我感觉和大家都差不多吧,也挺担心疫情继续扩大的,我觉得人类其实还是挺脆弱的,要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业务影响还挺大的,线下演出、海外音乐节出境旅游,这是我们最受影响的两个业务板块。但好在麦爱本身有很强的线上业务,所以我认为影响也可以接受。今年主要就会把更多精力放在线上的业务上。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麦爱文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