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辉:“在清迈,感受到异国的温暖” | 武汉专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6 13:19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战“疫”进行时·武汉主题》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一档栏目,希望借助于文字的微薄能力,记录下这十多天来,武汉每一位普通音乐人、从业者和创业者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article_pic/20200204091495.jpg

小辉是一位吉他及架子鼓教师。除经营儿童音乐培训机构之外,他还是“未知旅程”乐队的乐手。

1月15号,一切看上去似乎还处于风平浪静,他带着一家三口,按原计划从武汉前往泰国度假。在甲米游玩了几天,小辉发现疫情事态的发展远超他的想象。

在外期间,为了不给当地添麻烦,他们一家三口待在酒店里度过了这个春节。目前,仍滞留在泰国清迈的小辉一家人已做好短期内起码再“待上十几天”的心理准备。

以下是他在整个过程中的感受:

我是在1月15号来的泰国,最近两三年的习惯都是这样,冬天来这边度假,是很早就定好的日程。

实际上,疫情出现的早期,我也从医院的朋友那边得到了所谓谣传的消息,就在元旦之前。所以,跨年那天,我也有意识地没外出去人群聚集的地方。

但是,一直到我和家人启程前,都没感觉到周遭有什么特别的异样,身边还是一派平和的景象,甚至在朋友圈里,全是流传很广的恶搞表情包,我觉得很神奇,好像全世界只有武汉人不知道自己被隔离了。 

这期间,我内心隐隐不安,一直在关注着,但凡有什么情形,不管损失多少钱,机票和酒店我都会果断退掉。但从10号到15号,一切都风平浪静,所以还是按原计划出行,不过我多备了些感冒药和退烧药。

到了甲米,这是泰国南部的一个沿海城市,我们一家三口很开心地玩了几天,但到了21号,发现国内疫情的情况急转直下。因为亲朋好友绝大部分都在湖北,不少亲戚仍在武汉,我们一直有通过微信交流,我平常也一直在看新闻,那几天感染人数的增多和医院床位的紧缺让人很揪心。

两天后,1月23号,武汉宣布封城,说明事态已经发展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我也经历过非典阶段,但彼时和现在的心态是不一样的。非典那时候我还非常年轻,无所畏惧,但现在有了老婆孩子,多了份牵挂,加上现在远在国外,这种不确定性多少让人感到很害怕。

而且,当时泰国曼谷也出现了感染案例,我和老婆决定取消出海游玩的计划,基本上就是以酒店为中心,保持一个很小的活动半径。除了外出采购,尽可能不出门,宅在酒店里自我隔离,既保护自己,也不给他人添麻烦。

同时,我们赶忙去买口罩。按我在泰国旅游的经验,那些中文字特别多的地方,反而对中国人不太诚信。不出我所料,23号前后,有个别挂着大幅中文的泰国药店,把口罩价格抬得很高,到了折合人民币十几块一个的程度。

身边有中国游客提着篮子狂买,我保持了一点理智,如果我手上的现金用完了,对我们来说极其不利。后来,在甲米转了几圈,还是找到了平价药店,买了十盒口罩,价格在人民币一块钱一个左右。

到现在,泰国几乎所有地方都没有口罩卖了,因为泰国本身不生产口罩,他们的口罩全靠进口,而且他们的民众也需要保护自己。

据我观察,泰国民众的生活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该吃吃,该喝喝。不过大街上,但凡是亚洲面孔,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戴着口罩,一部分欧美面孔倒是没戴,对他们来说似乎无所谓。

本打算在甲米的海边玩一段时间,再到清迈深度游一段时间,但规划被打乱了,原定二月初的回国航班也取消了。基本上,我每天都在跟进武汉和家里亲人们的情况,没什么心思去想别的。

我爸妈人在天门的农村,相对来说地广人稀,情况稍好一点。有的亲戚在医院上班,一直夜以继日地工作,很担心他们。

大年三十那天,根据朋友和家人们发回的反馈,武汉整个城市都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生机可言,我们一家三口看了心里非常沉重。那天,我和老婆孩子在甲米的海边静坐了好一会。

如果是一个平常的除夕之夜,我们可能会和外国人或当地人一起吃饭,看看别人的表演,大家都一片欢腾的那种状态。但这次这种情况,我们内心的郁闷很难表述给别人听,作为外国人恐怕是不能理解的。 

昨天,我听说武汉家里的小区已经有5户人家确诊了,但医院没法收治,还在家里等待着治疗。看到发生在自己身边这样的消息,心情变得很沮丧。

这段时间,最让我痛心的是,我觉得疫情在早期扩散阶段,(如果重视)本该能得到控制,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进入到一个没法挽回的状态。

那8位当时所谓造谣的专业人士现在也算得到平反了。自己能力有限,没法做些什么,我觉得我当前能做的就是保全好自己和我的小家,尽量不添乱。

让我比较欣慰的是,在泰国这段时间没碰上什么不便的地方,也没有因为是中国人而遭受冷眼或区别对待,反而有受到一些关照。比方说无条件延迟签证日期的政策,包括到目前为止,泰国政府也没有下令驱赶中国游客出境或杜绝入境,态度还是很友好的。

前些天,我们到了清迈。虽然国家也有包机接回了一些湖北游客,但还有很多人留在泰国,就目前来说,至少二月十几号的航班都没法订到。昨天我特意换了一家接地气的酒店,想换一个有厨房的房间,毕竟还是想吃点自己做的中国菜,而且也是做好了一个短期待在这的心理准备,我看至少还要再待十几天。

这家酒店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我们来自哪里,很仔细很耐心地告诉我们厨房该怎么用,还有方方面面的生活上的建议,为我们在这里好好地住下来出谋划策。前台小哥还有一把吉他,我们还聊了一下音乐,各自弹了一下琴,这种感觉非常好。 

就在今天中午,我们刚吃完饭,看到门口多了两张贴纸,是酒店的人给我们留的。儿子告诉我说上面有4个汉字,我一看,是“武汉加油”,当下真的特别感动。

我自己目前的主业是音乐培训,和自己的乐队“未知旅程”的另外两个兄弟一起开了一个机构,我自己负责吉他和架子鼓的教学,他们负责其他事务。2014、2015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做自己的原创音乐,2016年也自个制作发行了一张乐队同名专辑,一直想找机会去推广,在演出场合唱自己的原创音乐,但机会不多。毕竟市面上更多的是商业演出,商演更青睐跑场歌手,市面上的流行歌,他们都信手拈来,上台就唱。

我们也多少找到过唱原创作品的演出机会,一些小的Live house和个别商家愿意让我们唱原创的商演。好的情况下,每个人能分个一两百块,多数情况连车马费都要自己掏。

到了近几年,我们成员普遍是三十一二岁了,意识到这样的状态不行,到要扛起责任的阶段了,需要考虑生存的问题。就想结合音乐爱好,赚点钱养活自己,于是决定成立这么一个儿童音乐培训机构。

虽然我们的作品没有传达给很多人,但我们能通过音乐启蒙教育,影响很多小孩子,让下一代能够感受学音乐的快乐,这一点是很意外的一个收获。今年,我也希望我和乐队的小Y和大Y两兄弟,能一起做一些好歌。我们乐队其实很久没在一块演出了,如果有很棒的演出机会,我们都很乐意去演,有没有收入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能够表演我们自己的作品。

我身边也有很多还在坚持做原创的音乐人朋友,因为这次疫情,可以想象到,这对音乐人和演出行业肯定有很大影响,因为人群没法集中。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也有一定好处,大家可以闭关修炼,好好沉淀。我有好些朋友,已经写了关于疫情的歌曲。

但是我们的培训机构也很受影响不能开门。有不少每天上课的孩子,现在连学都上不了了,一直在跟我联系,我也很想很快回去能跟他们在一起玩音乐。但现在,我们得按教育部门的相关通知来,我心里面也很期待这个事情能快点过去。

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了,我们应该很快就能重新开学。

总之,希望自己永远不要放弃音乐和创作。

article_pic/20200204067513.jpg

△ 未知旅程乐队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武汉音乐人,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