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和饭卡的异地恋:“不再害怕” | 武汉专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6 13: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战“疫”进行时·武汉主题》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一档栏目,希望借助于文字的微薄能力,记录下这十多天来,武汉每一位普通音乐人、从业者和创业者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article_pic/20200204072253.jpg

第五位和第六位讲述者是CPU组合。CPU组合由22岁的武汉女生YC与23岁的澳大利亚华裔男生饭卡(广州人)组成,二人即是音乐搭档又是情侣。

2019年,YC和饭卡两人从纽约大学毕业,选择回国发展。

因为之前在国外读书,YC已经五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今年特意提前做了调休。YC在20号回了武汉,22号武汉疫情爆发,23号封城。

饭卡人在广州,女朋友的安全和健康牵动着他的心绪,《不再害怕》这首歌由此诞生。他想对女朋友说,不要害怕。

以下是YC和饭卡的感受:

YC

我们都在北京工作,因为想早一点回家陪父母,就调休提前回家。我回武汉,饭卡回广州,我们都是20号晚上到的家。21号的时候,钟南山院士说“确定人传人”,然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糟了,应该是走不掉了。 

我爸爸跟我说,如果消息早一天爆出来,我就不会让你回家。

我是一个心思特别细的人,我很害怕这个事情。

我本来就有一些心理上面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显现方式就是,我特别害怕生病。身体有任何一点不舒适的情况,我都会觉得是对我生命很大的威胁,我会陷入恐慌的状态。

所以我回武汉前在北京买了好多口罩、消毒液带回家。途中就像生化危机一样,大家都戴着口罩在飞机上面。

那时回武汉前,我就已经知道武汉现在情况比较严重,但是还没有说人传人,所以最后我还是决定回家过节。

回到武汉,在家呆了两天就封城了。

这期间,我一直在刷微博,一直在看各种各样的消息,越看越觉得没办法了。停不下来,我觉得要疯了。我问饭卡,我是在等死吗?那个时候还没有物资进来,也没有医生过来支援,纯靠我们大家死死地守着,真的有种感觉被放弃了。

然后我就一直跟饭卡讲,我说怎么办?我好害怕。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跟我父母讲这个事情。因为我是我们家比较不易感染病毒的那个人。所以我不能去传播这种恐慌的心情,我只能把我这种心情留给自己。

我觉得整个武汉甚至全国有很多这样的人,都很担心很害怕,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可以诉说。

当时听到他做的这个歌的时候,我非常有感触,觉得能够感动到我。我们希望这首歌不要再叠加悲伤的情绪,是温暖的。

到现在我已经13天没有出过门,我昨天还跟我爸爸商量说我想跟我妈出去买菜,然后被我爸严词拒绝。 

我觉得现在无头苍蝇般的恐慌情绪在慢慢减少,但是大家对于这件事情的严峻程度,还是没有掉以轻心的。网络上的各种声音有很多,但武汉人应该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我们现在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怎么活着,对,就是这么简单。

今天一整天我爸都想着怎么买菜,很简单的一些事情,我觉得像回到了农耕(时代),想的都是很眼前的事情。

但是现在慢慢一些买菜群、送肉的群多起来,所以大家都还是挺积极的。

现在我大概每一天都要花时间坐下冥想,然后离手机远一点,只有这种方法才能够让我一整天不会心率过速,头疼,或者其他生理的问题。

我那天在微博上说,我希望大家不要像我这样,然后不能去恐慌,如果一旦觉得自己要恐慌了,就赶快把手机放下。

饭卡会发很多demo给我,然后逼着我工作,我就没有时间去看那些东西。

我这段时间关在家里,因为没有任何的社会实践,所以就灵感越来越少!我前天我跟他说,我要再关在家,我就要疯了,我写不出歌来了,我每天就看着墙、电视、吃的、然后床,我怎么办?我怎么写?怎么写都是难过的悲伤的,就看等过了这个坎能不能好一点。

另外疫情对现场音乐打击也是蛮大的。好不容易大家现在愿意去看演出,然后对看现场有了一些热情,突然一下又给打回原形了。现在武汉现场演出场地全部都关了,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开了。

我就希望这段时间,音乐人能够卯着一股劲,别泄气,然后等这事过去了之后,能够遍地开花,那就是最好的了。

昨天网易云上有一个粉丝私信我,她说我要高考了,我想在高考前后见你们,你们有没有什么演出?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该怎么回答她,我就说还是要看疫情发展怎么样,一旦安全了我们就会演出。

2020年,我的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活着,身体健康。然后真的希望这件事情快点过去,希望大家不要彻底的失去了对现场音乐的热情。因为我觉得大家好不容易开始体会到了这种聚众听音乐的快乐,突然一下告诉我们不能聚众了。在正常情况下它还是非常有益身心健康的。 

饭卡

写这个歌的时候,得知武汉刚刚封城,那时候负面情绪吸收了太多,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想要释放更多阳光、有希望的能量。这首歌开头是个倒叙,多年之后某个冬天会不会突然闪回这个瞬间?现在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冷静勇敢,这个事情总会过去的,因为我们还有多年之后。

我们不懂那么多,也不会治病救人,也没有办法去争取特别多的物资。但是我们能做的其实真的就是保持希望保持乐观,所以才写了这个歌,写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一次年轻人劝爸妈戴口罩这个事情,让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在慢慢地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YC家住的离疫区特别近,在金银湖,听到看到的东西还是蛮严峻的,封闭的感觉很不好,然后包括现在看疫情的走向,估计还要再过一段时间。

YC跟我说,“怎么办啊?要这么久”。我就跟她说,“没事啦,你先等到正月十五嘛”。但是我们心里都知道其实应该会更久。

我跟YC说你就好好服从国家命令吧,别添乱,只要人活着,之后什么都好说。

发生这种事情才体会到真的平安最重要。YC会问我有没有想她之类的,我其实想说,在这种情况下,知道你人好好的,这一种宽慰要大于儿女私情。

平安最重要,没事最重要。

YC一个人在特别封闭的情况下会产生很多种情绪,包括负面的情绪。 

我觉得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很难保持绝对的冷静客观,我隔那么远,都觉得挺吓人的,但很多时候人本身的害怕只有那么一点,是被社交媒体或其他东西放大,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是一种关联性创伤。

所以我就会跟YC说,好,咱们看得难受,就先不要看这个东西。我们不要让社交媒体放大我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我觉得这是我这几天能够安稳过下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这首歌是我自己在家用midi键盘做的。但YC在家里是没有设备的,她也不可能出去录,所以她就只能用手机录这首歌。她一遍遍录,把人声录好了之后再发给我,然后我在家把歌混好。我也希望她能借此转移一下注意力,不要放大情绪,专注音乐。

她在武汉家里录歌,我在广州制作,这样子的异地合作,我也希望能鼓励更多的武汉的朋友——你们不是孤岛,我们心在一起。

我人在广州,因为有个在武汉疫区的女朋友,所以对这次疫情更加有感触,虽然受到波及相对小,但YC还是会督促我不能掉以轻心。我有时候和她说我要出去吃饭,她就说你别出去吃饭了!我要下楼散步,她就说你别遛弯儿了,快回去!

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说这话,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是最重要的,然后能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所以更加要好好珍惜,好好努力。

说来其实还挺巧的,我们12月31号发了一首歌叫《2020》,本来特别朝气蓬勃地展望了很多,我们说2020要怎样怎样…… 然后2020开始1个月,这世界天翻地覆。

所以我觉得还是脚踏实地、好好活着,比啥都实在。真的。

article_pic/20200204074228.jpg

△ YC与饭卡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武汉音乐人,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