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音乐的春天:寻找下一个隔壁老樊 | 请回答2020·段小林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6 12:2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相信行业最后会返璞归真。”

article_pic/20200205075453.jpg

2019年,原创音乐爆款的诞生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了,从短视频到音乐流媒体平台,一批热单已经在事实上实现了同步流行。在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抖音、快手、B站接连推出原创音乐扶持计划的背后,原创音乐人前所未有地成为被争抢的香饽饽。

但是,这些爆款歌曲背后的歌手能获得与之匹配的热度吗?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了新人的迅速走红?对于原创音乐人背后的经纪团队来说,在收获名利与成就感的同时,他们也在见证着音乐行业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三篇。

article_pic/20200205035982.png

96亿次播放,这是2019年华语乐坛最大的黑马隔壁老樊7首歌曲在网易云音乐的播放量。

2019年7月23日,在隔壁老樊的“新专辑暨巡演启动仪式”上,隔壁老樊的制作人、厂牌好听音乐创始人段小林出现在现场。在现场的VCR中,谭维维、胡海泉、李玉刚、谢天笑、张楚、郝云、二手玫瑰梁龙、痛仰乐队等一众音乐人给隔壁老樊送上了祝福。

对段小林而言,2019年是疲惫的一年——他创立的好听音乐,目前年制作歌曲数超过1千首,旗下隔壁老樊更是成为2019年华语乐坛最大的黑马。隔壁老樊不仅播放量惊人,成为各大音乐节的座上宾,个人五站巡演均在10秒内售罄,年底登上卫视的跨年晚会,成为毛不易之后又一位人气民谣歌手。

2019年隔壁老樊繁忙的日程表背后,也是段小林充分收获的一年。注意到隔壁老樊,是段小林在网易云听到《姬和不如》的demo,很受触动。这首歌让段小林有一种90年代听许巍《在别处》的感觉,非常的走心。两人约在隔壁老樊位于通州的一家咖啡厅,聊天中两人的感觉都十分舒服,于是在2018年两人便签订了经纪合约,开始了正式合作之路。

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和混音师,从唱片时代踏入音乐行业,到如今短视频风行的流媒体时代,十二年来,段小林经历了音乐行业不同阶段的变迁,他觉得“音乐这个行当,从没有现在这么好过。”

在手头工作告一段落,尘埃落定时,他喜欢吃颗糖,静静地坐一会。尽管在音乐行业创业很难,但对段小林来说,只有在音乐里,才能找到快乐和归属感,谈不上需要驱动力。

从录音师混音师制作人到录音棚生意的经营者,再到原创音乐领域的艺人经纪业务,段小林如何看待2020年以隔壁老樊为代表的原创音乐人的前途,以及他作为厂牌主理人的思考?

article_pic/20200205050062.jpg

以下内容来自段小林的自述:

1

从幕后录音到创业者

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在上中专的时候组了乐队,我是主唱兼吉他手,后来乐队解散了,我开始学习编曲,还去做了幕后录音。

我当时认识的一个朋友,穴位乐队的陈底里,他向我推荐了一位老师叫老哥,是中国摇滚乐第一代录音师,也是崔健、唐朝乐队的录音师,我跟着他学习录音。

我还有一个朋友那时候很时髦,98、99年那会,玩cakewalk,做Midi,当时觉得很神奇。以前玩乐队弹吉他都是真实的声音,后来发现用鼠标碰一下就能出声音,感觉很震惊,所以我当时对电脑音乐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到2008年,我开始自己做录音棚,做制作人,那时候我已经是成熟的录音师、制作人了,也有很多自己的业务,像谢天笑、二手玫瑰、左小祖咒他们都来找我制作专辑,所以就做了一间自己的录音棚。

做第一个录音棚的时候,遇到特别大的困难,在2017年年底我下决心盖第2间录音棚的时候,也是特别大的困难。体现在场租人工设备这些资金上的压力、业务的压力、装修设计以及公检法部门检查的压力等等。

article_pic/20200205019888.jpg

1200平米的录音棚,我们用了十年时间发展。因为过去受限于场地,没有办法满足我对音乐录制的需求,比如大乐队的同期,管弦乐队的录制等,这是我内心的需求,但还是排除万难建立起来了。

现在,我们有七间录音棚、三间排练厅,1600多平米,除了做唱片,很多电视节目的音乐制作我们也会参与,每年参与制作的作品不低于1000首。

我们在制作作品的时候,各个环节都希望能创新,希望作品跟别人不一样。

比如音色,现在不管是合成器音色,还是电吉他的各种失真和过载音色,已经很常规很常见,需要的素材也大把大把的有,很多人都是把预制音色拿过来直接铺个和声就开始写旋律。

但我们不满足于这些,希望通过对压缩、EQ、混响这些效果器的调整,设计出独一无二的音色。

但这种灵感不是每次都有,这可能是一个制作上的瓶颈吧。这个创新太难了,现在世界上什么样的音乐都有,也已经被很多音乐人尝试过了,可能你还在想呢,人家早就在很多年前做过了,只是你没有听过而已。

而且,有的时候客户并没有这种需求,反而不喜欢你设计出来的音色。

CLA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混音师,他比较吸引我的就是他非常大胆,非常有挑战性,非常颠覆性,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开始工作的那些年,基本上没有大的突破和进展,太墨守成规了,全是从书本上和网上学到的经验,没有大胆地去尝试过,后来看了他的很多教程,我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

去年在隔壁老樊新歌的制作上,他的每一首歌我们都有一些新想法,比如《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这首歌,我们就在前奏用到了贝斯Solo,这种做法在现在的歌曲里比较少。

90年代听Beyond的《冷雨夜》,里面有一段特别长的贝斯Solo,当年听起来就觉得非常美,这么多年了没有听过哪首歌这么设计,所以我们这次也来了一段贝斯Solo,还加了口哨。

这首歌讲的是平凡人的故事,吹口哨可能是大家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场景,工作的休息时间吹个口哨,放松一下。这些新的尝试也让我们特别开心,这是我们想到的点子,跟其他音乐不一样。

2

热爱无需驱动

我们公司叫好听音乐,所以做的音乐都以“好听、走心、简单”为主。

article_pic/20200205095793.jpg

好的音乐无论是制作上,还是创作上,都要有一个态度,不能刻意去迎合谁。尽管音乐作品五花八门千差万别,但我认为,音乐一定是分好坏的,需要有一个衡量的标准。

当初签隔壁老樊也是通过朋友介绍,听了一下他的作品,我觉得挺好,歌词内容很打动我。这个年轻人非常有态度,还是一个非常热爱音乐的人,对自己有要求,这几点也符合我们公司的选人标准。

我们对合作艺人也有三条要求:认真做好音乐、认真做好事情、认真做好人。所以我们公司从不轻易签约,这一年多来拒绝了无数毛遂自荐的艺人,如果说做音乐的动机不纯,或者是能力有明显缺陷的话,我们不会考虑。

作为音乐行业的创业者,当然很不容易,这么多年我确实非常不容易,吃了很多别人没有吃过的苦,体现在哪些方面?饥饿、馋、冷、忍耐、白眼。但喜欢的事情不需要驱动力。每个人都有信仰,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或者信仰不够明确,真正热爱的事情就是你的信仰。

简单、真诚、不浮躁、不浮夸,认认真真做好自己手边的每一件小事。我认为这是音乐行业创业者应该有的态度。

像我们这些人,也不擅长做别的,最喜欢在音乐里找到快乐,找到无以形容的满足感,真正喜欢音乐的人才能懂得这种感受。也会比较偏执,在一个事情没做到你想要的状态时,一定不会死心。

不过,听到自己的作品或者办完一场演出,当某一个环节触动你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是满满的。很疲惫的时候,就吃块糖,吃点甜品,让自己开心一点。

article_pic/20200205023044.jpg

2019年是特别忙、特别累、特别辛苦的一年,原来我们只是制作公司,现在还有艺人经纪和演出业务。

同时,我们也面临一些困难。一个是资金问题,比如做一个项目要有一系列的开销;另一个是团队问题,每个人的业务能力、思维模式都不一样,找到合适的人也比较难。

公司一直都没有其他的合伙人,我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对不对。

现在是一个合作的时代,没有合伙人可能是因为公司做得还不够大,或者我还没有遇到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我觉得合伙人一定是能和自己在能力、喜好、人生观、世界观上互补的人。

我觉得很难出现这样的合作伙伴。其实所有的工作都很难,可能把一件事交代过去很简单,但做好这个事,并做到极致和完美就太难了。像我这种比较自我比较偏执的人,一件事不做到我心中期望的那个状态就不死心。

从我个人来说,其实是一个特别没有野心的人,什么事都没有往前去想,也没有定规划和目标,只有一个方向,就是做好眼前的事。

我也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喜欢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在音乐的氛围当中有时候感觉无法自拔。

去年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很少陪伴家人,今年在这一块会争取改进,多拨一些时间出来,和他们在一起。

article_pic/20200205008916.jpg

3

新音乐的春天

现在整体的经济环境不是特别理想,但音乐市场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音乐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音乐这个行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个时代这么好过。

第一、音乐版权的保护。

近几年国家对于音乐版权的保护,让很多音乐人都有可能从音乐作品中受益,获得回报。不像90年代那个时候,很多热爱音乐,天天在音乐里死磕的人,磕了多年甚至一无所获,一分钱拿不到。

我们搞乐队的时候,真有没钱吃饭的时候,去菜市场捡过菜叶子,等买菜的下班了,我们把人家扔了的菜叶捡回去炖一炖,将就着吃。那时候乐队演出6个人赚300元,每个人分到手就50元。

第二、全民养成了为线下演出消费的习惯。

以前,大家就看四大天王等一线艺人的演出,现在哪怕不是那么有名的艺人,Livehouse的演出也有人买票去看。

第三、观念上的改变。

以前的父母都觉得从事音乐是不务正业、三教九流。现在的父母,他们的孩子都是90后、00后甚至10后,随着音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在提高,他们开始正视音乐,认为从事音乐是一个正当的职业。

我是从90年底磁带时代的末期进入到了音乐行业,经历了MP3时代、网络歌曲时代,再到如今的短视频时代。

现在应该说是新音乐文化的春天。短视频是一种现象,反映了当下这个时代,人们对于音乐文化的一种需求。现在也是一个速食时代,大家每天都很忙碌,有很多烦恼和忧愁,没那么多时间去听音乐看电影,所以短视频平台恰恰迎合了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

短视频时代的到来,在这个背景下,一定存在某种乱象。比如网红神曲的出现,有一点背离做音乐的初衷。我们在做音乐制作的时候,还是希望水准不降低,不一味地迎合市场,弄一堆垃圾作品。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我相信行业最后会返璞归真,市场终究还是会寻求越来越精细的音乐。

疫情爆发后的这个春节我留守在北京。最无聊的一次节日,虽然着急,但是不出门不给政府添乱就是最好的方式。

公司也服从政府安排,延迟上班。我们当然也会有经济损失,但也给武汉捐献了医疗物资款,公司艺人也捐了。之后也会参与一些公益行动,为疫情奉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隔壁老樊|好听音乐,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