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Gem买Beat,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解析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5 12: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是游戏的规则。

article_pic/20200204063367.jpg

2月3日,2019年度第一神曲《野狼Disco》版权纠纷成为除疫情外最受关注的新闻。原beat创作者、芬兰音乐人Ihaksi展示作品创作音轨的视频广为流传,一模一样的旋律让网友们感到愤怒,与#野狼Disco抄袭#相关的话题更是轮番占领了热搜。

在春晚演出后,董宝石宣布将《野狼Disco》的版权收入捐给疫区,在新闻被爆出后,也被揣测为惺惺作态。在舆论一边倒的情况下,如果不能自证清白,不仅将会给爆红的董宝石商业之路带来灭顶打击,会更进一步影响到外界对中国音乐行业的负面印象。

article_pic/20200204047107.jpg

到了晚上,董宝石在微博上做了11分钟的直播回应。他在直播中晒出电脑中的分轨文件、无水印版伴奏,强调若未经付费购买无法获得分轨文件,同时晒出购买记录,强调自己已付款99美元购买了《More Sun》的“unlimited”版本,网站标注可以用作无限制网络播放、商业演出等。

另外,董宝石表示自己尊重原作者,《野狼Disco》上架时已对编曲者署名。之后也多次联系购买独家版权,但最终回复是已被他人买断。他表示后续会提供更多证明,同时希望大家多关注疫情,“公道自在人心。”

从目前的利益方来看,一共有:董宝石团队“飒娱文化”、芬兰音乐人Ihaksi、交易平台BeatStars、买断了Ihaksi的《More Sun》beat的版权方、台湾人陈朝贤担任法人的玛西玛国际传媒等四方,音乐行业律师赵智功接受玛西玛方的委托,于2月4日发出律师函维权。

那么,在因一首爆红歌曲产生的纷争面前,会起到什么警示作用?

1

利益纷争

从所有目前可核实的渠道和资料来看,第一、董宝石所创作的《野狼Disco》绝非抄袭;第二、董宝石侵权了吗?当然,合同有瑕疵,但后续要交给律师,如果玛西玛去法院起诉,还面临着起诉立案与一审二审等法官裁决的问题。

2019年是一个奇妙的年份,当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国际市场高歌猛进时,一家名为“BeatStars”的公司也迎来了高光时刻。基于平台上的beat交易,不仅诞生了2019年全球第一神曲《Old Town Road》,还分别为2019年中国的音乐市场输出了两首神曲,上半年火爆全网的《出山》和下半年一路火到了春晚舞台的《野狼Disco》。

在《野狼Disco》这一案例中,流出的聊天记录显示,陈朝贤称从北京的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件事,觉得不可思议,在竞争的局面下竟出奇制胜,在BeatStars买下了5000美金的独家永久授权(不需要联系作者),这个独家版本没有期限限制,而且在其他人的授权到期后享有独占性。

这意味着,董宝石手中99美元的授权合同在五年到期后无法续约。

随后,生意人陈朝贤提出合作闽南语歌曲、参与授权利润分成等合作条件,但被宝石Gem团队拒绝。双方谈不成生意,也就有了这场利益纠葛的“罗生门”事件,被指用合同想“敲诈”董宝石500万的消息也陆续于2月3日晚间流传了出去。

article_pic/20200204012426.jpg

△99美元与5000美元购买权益

查询交易中介BeatStar并模拟交易,可以发现其99美元的合同中,确实有很多容易被忽略的bug:

第一、在版权方面:允许在流媒体平台免费下载与播放,但不得商用;对于影音同步权(synchronization)的约定,是可以在上传YouTube、Vimeo等视频网站中免费不限制使用,但涉及到电影、电视、游戏的发行则需要单独获得授权;对于广播权的约定,在广播电台的使用中是无限制免费的,但在注册了著作权管理协会之后(BMI、ASCAP、GEMA、MCSC等)则需要至少30%的词曲版权收入的分成。

第二、在现场演出方面:许可被授权人在非盈利性的演出中无限制使用该录音作品。但被授权人可能在该授权下从表演中获得补偿。

英文原文:The licensor here by grants to Licensee a non-exclusive license to use the Master Recording in unlimited non-profit performances, shows, or concerts. Licensee may receive compensation from performances with this license.

而在5000美元的买断合同上,在版权方面的要求变得更加苛刻:授权方要获得70%的词曲版权收入分成,在现场演出方面,合同里删掉了“非盈利”这一项要求,这意味着,beat可用于所有形式的现场演出。

那么,后续如何解决呢?

董宝石方表示已经交给律师团队处理。而巨大的舆论风波后,是否起诉,如何起诉,外界也在等待玛西玛方面下一步的反击。

不过,购买beat后卷入负面舆论风波的不止董宝石一人。2019年3月,花粥的《出山》因署名作曲且恶意免费分享作者的伴奏带,被骂上了热搜。

在花粥的案例中,花粥与王胜男合唱、2018年9月28日发行的《出山》的伴奏,使用了BachBeats一首名叫《Super Love》的beat。经证实,王胜男购买了《Super Love》的非独家版本,并且,《出山》的百度百科编曲一栏标注了“BachBeats”。

但是,《出山》上架正版授权播放平台时,仅提到“音乐制作:BachBeats”。并且授权方是禁止转授权的,但花粥竟然把别人的作品放到互联网上免费分享下载,影响恶劣。

2

“署名争议”背后的骂名

在《野狼Disco》中,《More Sun》相当出彩。

对于听歌网友们来说,明明你的旋律和别人的一模一样,怎么好意思厚脸皮把作曲也署名为自己?这是为什么音乐人署名作曲却经常被爆出抄袭的原因,编曲上的相似性,已经在华语乐坛有泛滥的趋势。

那么,beat为什么一定要署编曲或者制作人?如Ihaksi在合同中所要求在商业收入中分版税,至少是署名为联合作曲人的身份。把beat创作坊的角色定义为编曲,是否是一种局限性的体现?

事实上,因为署名的背后关系到关键的利益分配问题。编曲作为录音环节的一部分,收取劳务费,是一次性工种,不享有版权分配的权利。

针对此前花粥事件,花粥经纪人王晨雨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解释,在beat的最初版授权协议中,对方表示需要署名的是“音乐制作”,但是后来网站一直在更新协议,变为了需要署名“作曲”。

article_pic/20200204097862.png

△《出山》

但花粥方面认为,就单纯的原始beat而言,署名音乐制作或者作曲都无可厚非:“原始的beat音频是由制作人录制完成,音频中的节奏内容单独来看也可以理解为音乐作品。但把beat音频仅用作伴奏时,则属于编曲的范畴,beat音频的性质和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在音乐界的共同认知层面,作曲应指人声旋律,而非伴奏或编曲,所以我们在歌曲发布时标明音乐制作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署名作曲,则表示《出山》的人声旋律作者是BachBeats,这是不符合事实和行业惯例的。”

在这次的直播中,老舅也对这两个概念进行了解释:“编曲就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买(的)这个伴奏。作曲就是我唱的、所有我写的这些叫做作曲。”

Beat音频交易的核心精神所在是协作,影响音乐人的创作灵感。在Hip-Hop文化中,说唱歌手买卖beat十分正常。而且随着音乐行业生产的下沉,音乐平台上那入驻的十万音乐人,都是beat的潜在买家,beat交易只会越来越频繁,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需要理清楚beat作为伴奏的辅助作用和beat如果被放大到成为一首歌的灵魂时,到底如何界定角色的问题。

这在大众的理解上,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如同不能因为钢琴家郎朗弹奏了贝多芬的曲子,他就变成了这首曲子的作曲,也不能因为歌手用人声配合旋律唱了一首歌,作曲的署名权就腾挪到了自己身上,独家所有。

在流行音乐行业,通常认可并遵循的是规则是作曲署名属于写出人声旋律的作者,编曲的定义涉及到配器,写作多声部织体(配和声、写对位),电脑音乐工程制作等。

舆论风波下,既有大众分不清编曲与作曲的原因所在。当然,更有众多音乐人在虚荣心驱使下,有意无意在忽略署名或淡化别人存在感的现象。

3

纠纷背后的遗憾

无论如何,《More Sun》的曲子旋律奠定了《野狼Disco》这首歌的成功。如果以后所有场合的演出,没有了这首曲子的伴奏,就不再是观众们想要的《野狼Disco》,这也是令人十分遗憾的一点。

正如乐评人耳帝所评论的那样,尽管beat可以影响旋律的走向,但是千百个创作者完全可以在这个beat上写出千百种不同的旋律,用《More Sun》作为伴奏的歌曲并不只有《野狼Disco》一首,油管上还有不同国家的人用《More Sun》创作出不同的歌曲。在耳帝心中,听了所有基于《More Sun》创作的歌曲,只有老舅的这首歌是最出彩的。

“我之前买过的所有的beat都允许商演,但宝石买授权的时候是7月才买的,那时候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后补票上车的,但这个合同里也确实是约定不允许商演。”一位说唱背景的行业人士分析道,“也是被钻了一个空子。”

总结来说,老舅争议事件不涉及“抄袭”,但授权合同的审核不谨慎,这个瑕疵显然是一个教训。

值得注意的是,发完律师函,真正打官司,现实情况又是一回事。由于涉及到跨境官司,最终情况很可能是打打口水战,然后不了了之。

2019年《出山》便是一个例子。花粥不仅遗漏、删改了作品原作曲人署名,而且把BachBeats创作的伴奏当做自己的作品在互联网平台上免费分享,导致国内到处可以下载到。

在《出山》抖音上走红后大火,BachBeats也选择了进行维权,但最终因跨国诉讼费用过高,暂停维权和诉讼,但表示依然保留在未来继续追究和诉讼的权利。

与《野狼Disco》和《出山》beat版权风波可以对比的是,BeatStars的成功案例《Old Town Road》则显得太正能量了。

在刚刚结束的格莱美上,《Old Town Road》大放光彩。这首2019年同样借助短视频平台爆红全球的作品,背后是新人歌手与新人制作人双赢合作,开启人生奇妙之旅的故事。

《Old Town Road》这首带有Country Trap风格的旋律嘻哈歌曲的诞生背后,是新人Lil Nas X在BeatStars花30美金向年仅19岁的荷兰制作人YoungKio购买的一首beat,而YoungKio在制作这首beat的时候,还采样了Nine Inch Nails乐队的《34 Ghosts IV》,所以也并没有特别命名。

《Old Town Road》成功之后,Lil Nas X签下哥伦比亚唱片的一纸合约,不仅给到对方版税补授权,还邀请他一起合作制作新专辑,参加巡演。YoungKio也签约了环球音乐,成为一名专业制作人。并且,用户和唱片公司正游说TikTok方面向Lil Nas X和beat制作者YoungKio支付一定数目的版税费用,而不是将他们视为普通的平台用户。

这可谓双赢。

每一个案例都有各自的情况。无论如何,中西方音乐交汇的奇妙,共同在中国大地产生了如此广泛的影响力,却最终走上对簿公堂的地步,多少令人遗憾。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版权, 野狼Disco,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