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带:医院现在是最高危的地方 | 武汉专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4 15: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战“疫”进行时·武汉主题》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一档栏目,希望借助于文字的微薄能力,记录下这十多天来,武汉每一位普通音乐人、从业者和创业者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第二位讲述者海带,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武汉音乐人,妈妈是一名医生。

这是海带第一次离开家乡在外地过春节。往年在除夕夜,她会和爸妈、爷爷、奶奶、姑妈团聚一起吃年夜饭,今年她不得不独在异乡,去朋友家蹭春节,过了这个一年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

以下是整个过程中她的感受:

去年12月份,在准备买票回家过年之前,我就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当时公司有几个台湾同事一直跟我说,他们那边的新闻报道武汉肺炎疫情很严重。我说没事,政府都辟谣了不会人传人,你们想多了。

疫情最刚开始是在汉口那边爆发的,我们家住在光谷这边。妈妈是武汉市第三医院的医生,但是刚开始她们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会这么严重。我当时一直在观望武汉的情况,考虑要不要回去,当我还在纠结的时候,武汉就封城了。

我一开始还觉得挺荒谬的,因为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华南海鲜市场,也没有去过那么一个地方。我们家在光谷,疫情发生地方在汉口,当时觉得应该不会波及到我们这边来。结果现在不仅是武汉的问题、中国的问题,而是全世界都有确诊患者了。

我的家人都在武汉,爷爷奶奶本来就不太出门,妈妈每天都去医院上班,姑妈最近发着低烧在家隔离。因为姑妈的症状比较轻,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是冠状病毒还是普通流感。妈妈一直叫她千万不要去医院,首先因为医院现在是高危的地方,其次医院也没有什么特效药。

我自己在外面还好,身边的人都挺关心我的。但我现在主要比较担心妈妈,每天都会给她和家里人打电话,但是妈妈一直跟我说,防护服不够、口罩不够、眼镜不够,病人很多她们都很着急。

我听到这些消息之后,也觉得生气和震惊,怎么可以让医生连防护的用品都不够?你要让他们去战斗,去保护那些病人,但是连最基本的防护措施都没有给到他们。

妈妈是肾内科的医生,她的好朋友是中医,但是现在所有医生都被调到发热门诊去了。昨天跟我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她还说,发给她们的口罩是工业用的,只能防粉尘,不是医用口罩。我当时听到都气死了,我的天,真的气坏了!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这段期间听到太多了。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真的很难。

这次疫情爆发后,作为一个武汉人首先肯定是很失望的。都说临阵不换帅,也许等疫情过去后,会有一个全面的梳理,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武汉这次反映出来的问题,也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能感受到的,就是武汉的官僚气非常严重。

我记得在幼儿园的时候,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老师选了一些小朋友排练了好几个月的舞蹈,在寒冬腊月的某天,我们穿上那种露肩膀露腿的舞蹈服,开车到了很远的一个地方给领导表演。我们凌晨就到了在台下候着,一直等到早上,老师过来说,领导们觉得太冷了不看了,你们回去吧。

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吉他协会都只能挂靠社会学院,办活动不给经费也不给场地。活动只能在草坪上举行,声音稍微大一点,还要被学校领导批评。

我之前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武汉,从小学到大学都生活在光谷,大学毕业后也去VOX工作过一段时间。

武汉的音乐氛围其实特征还是很鲜明的,因为武汉是全球大学生最多的城市,所以它的音乐氛围是处于大家都很感兴趣的初级阶段。

这样其实挺好,很多人会去学吉他、玩乐队,但虽然能真正坚持下来,玩出花样的人很少。

最开始接触这些音乐其实是从初三开始,那时候了解了很多摇滚乐的历史和故事,也是第一次去了VOX看演出。真正喜欢上这些音乐是在高一,看了武汉的第一场草莓音乐节,之后就开始学吉他、钢琴、写歌,到了大学自己玩乐队。

在武汉的大学里玩乐队的人也多,毕业后我自己做了场巡演,还联系了这些学校里的音乐人,在VOX做了一个高校的音乐节,效果都挺好的。家里人对我做的这些东西完全一无所知,也谈不上支持还是反对,因为他们根本都不知道这些是在干什么。

我在福建也是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但并不是全职音乐人的状态。因为现在除了头部音乐人之外,其他的独立音乐人应该很难有太多音乐上的直接收入。

除了本职工作外,我还在武汉开了一家小民宿,因为疫情的原因,最近也赔得很厉害。

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音乐人,有比较年轻的,也有已经步入中年的,能看到有些音乐人过得真的挺惨的。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音乐是一条越走越窄的路”,到了最后只有金字塔顶端的一小部分人可以获得行业内大部分的资源,剩下的人就是炮灰。

其实这种说法还挺贴切,对我的未来规划也会有一些影响。

特别是现在疫情爆发之后,演出型的音乐人应该会很艰难,但是对于那些已经有作品积累的音乐人来说,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有很多小中型乐队,他们可能本来有很多演出计划,现在都只能取消了。但他们绝对不是最惨的,因为小乐队参加演出更多是为了提升自己,也不会指望赚多少钱。

对于那些已经产生了投入的,比如Livehouse、音乐节背后的老板们,今年一定都很难撑下去。特别是有些小地方只有唯一的一家Livehouse,如果他们做不下去就相当于切断了当地乐迷唯一的一个渠道,对于演出行业来说确实是毁灭性的打击。

疫情对于我个人的影响还是有的,但不是很大。这个阶段我反而会更重视自己的录音室作品,很多音乐人可能也会静在家里面,自己练练琴,认真学习一下音乐的相关知识。

现在我每天都会给家里打一通电话,但我们家已经算还好的了,也不会互相传递那种焦虑的情绪。

article_pic/20200203063221.png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武汉音乐人,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