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彰竹:所有澳洲留学生都回不来了 | 武汉专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4 14:39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战“疫”进行时·武汉主题》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一档栏目,希望借助于文字的微薄能力,记录下这十多天来,武汉每一位普通音乐人、从业者和创业者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澳大利亚悉尼时间2月2日下午3:30,韩彰竹刚刚结束新歌的录音。这是他在澳大利亚音乐学院的本科第二学年。

老家在河南信阳的韩彰竹,中学就读于武汉枫叶国际学校,在校期间,他组建了Floccy乐队,担任词曲、主唱和队长,是武汉当地小有名气的高中生乐队。乐队成员还包括武汉本地的鼓手、湖北麻城的贝斯手和广东的吉他手。

武汉封城前,成员们已各自回到了家中,韩彰竹也已经返回悉尼。1月初,韩彰竹刚带领Floccy结束了巡演。回想当时,他们也只是毫不知情地当做一场场普通的演出罢了。

以下是整个过程中他的感受:

我记得很清楚。1月5日乐队刚刚结束巡演,整个巡演路程上就完全没有任何关于疫情的消息。

这次巡演非常短,我们在西安演了两场,然后在武汉周边的几个城市演了几场。武汉也演了,去年12月30日在街道口的L7 livehouse。当时去的人还挺多的,气氛也挺好。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大家在现场玩得很开心,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讨论这件事情,更别提戴口罩了。整体来说,那天就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现场。

1月6日,我离开武汉回老家信阳,直到那个时候印象中都还是没有特别多的报道,大家都没太当回事。我记得好像看到过新闻,说在12月中旬的时候有疑似病例。但是我也没有特别在意,就轻描淡写地过去了,记不太清楚了。

18日我去兰州呆了几天。在兰州那几天都还好,我印象中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大家都还在准备过年。回信阳应该是21日,那个时候就感觉变得很严重了,家里面七大姑八大姨、爸爸妈妈突然都在说这件事。因为我还回一趟武汉,大家都要我把口罩戴好。

然后还没过春节我就又过来澳洲上课了。因为我回悉尼是一趟联程票,22日还要从武汉坐飞机。当时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了,但是也没有办法改签,因为我已经改过一次了。我就只能开车去武汉,然后全程戴着口罩转机转到海南,再飞到悉尼。那时机场已经每一个人都严严实实地戴着口罩,安检也非常严格。

在武汉飞海南的飞机上我没有见到外国人,但在海南转机时有碰到回澳洲的外国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不过所有中国人都戴着口罩。一直到1月20多号到了悉尼,才了解到疫情有这么严重。 

我是落地了悉尼之后才知道原来武汉23日要封城。赶得很巧,如果我买晚一天的机票,可能就回不来学校了。

而且,澳洲这边最严重的影响就是澳洲总理刚下达了指令,所有中国的旅客和留学生里没有澳洲身份的人全部禁止进入澳洲。现在航班全部都取消了,我整个朋友圈都炸了,所有澳洲的留学生都回不来了。

每个学校的开学时间不一样,而且差距比较大。因为3月份才开学,暂时禁令说先行两周,之后再视情况而定,不知道两周之后会不会解除。如果一直不解除就会影响到上课了。对我而言也是有影响的,比如说我的合租室友她回不来,我们的房租到底应该怎么算?澳洲的房租真的非常贵。

昨天去吃火锅,是华人的店,大家都很担心。可能服务员听到了我跟朋友聊天,在武汉转机到海南,就拿了一个体温测量仪过来,量了一下我的体温。 

目前,澳洲这边会有一些歧视的情况,但也不会有很多。

前两天,澳洲这边我一朋友的朋友坐公交车时戴口罩,还被几个澳洲的小年轻歧视辱骂。也有店家就直接把一些讽刺中国的标语写在店门口的柜台上。不过感觉在大街上大家还挺相安无事的。 

我的家人现在都在老家信阳,跟武汉差不多,不能出门。乐队的鼓手是武汉人,现在在武汉,吉他手是广东人,已经回广东了,贝斯手是麻城人,现在也在麻城家里自闭了!

我虽然人在澳洲,听说国内的物资告急紧缺,就在国外办了一个募捐,让大家捐点钱,我在澳洲统一购买口罩或防护服,发回国内去。

非常悲惨的是,澳洲这边大家也人心惶惶的,现在所有的口罩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已经被抢光了,完全买不到。而且澳洲和国内口罩的标准也不太一样。前两天红十字会还在接口罩,我就直接把筹集到的直接捐到红十字会了。 

第二天,红十字会就被爆出来了那些事情,我整个人脑子就炸了。红十字会现在不干事,人人都要疯掉了。我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想来想去都觉得我不如把那些钱直接打到一线医生的卡上,让他自己去买,也好过给红十字会。能做的都做了,其实挺绝望的。

我看到很多人为武汉做了一些歌,然后说武汉加油之类的。那些人不能跑去录音棚,只能自己家里面把歌做好,然后放出来。

疫情现在这样,各行各业都受影响,不只是音乐行业。但几个月内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的现场活动,对Livehouse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打击了。

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在家里面就属于待业了。2020年第一季度乐队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了,还是以沉淀排练为主。4、5月份本来计划做一些演出,但是现在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就是大家都回不去武汉,练习新歌、排练这些事情都会有一定的影响。

我自己在澳洲的计划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首先要把新专辑全部做完,4月份上线。然后生活上需要搬家、转专业,也是比较麻烦的。我刚从现代音乐吉他演奏转到的作曲系。所有我还需要一定的适应期,因为整个学习模式不太一样。

而且我回去的时候应该疫情也刚好过去了。其实正好避开还是挺幸运的。但对我们乐队来说就不那么幸运了,可能又要加紧排练了。

2020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别再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我不求生活有多好,就希望这种重大的打击不要再发生了。其实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还是要积极阳光地面对生活,可以沉下心来多学点自己想写的东西。

article_pic/20200203033375.jpg

△图源L7 livehouse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武汉音乐人,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