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余:我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0块钱的车程 | 武汉专题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4 13: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战“疫”进行时·武汉主题》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一档栏目,希望借助于文字的微薄能力,记录下这十多天来,武汉每一位普通音乐人、从业者和创业者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截至2020年2月2日23时06分丁香园数据,我国确诊增加至14490例,疑似病例19544例,死亡增至304例,治愈432例。当前疫情依仍在蔓延,未来两周形势依然严峻,大家不要出门,尽量在家办公。

老余:我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0块钱的车程

第一位讲述者老余,他家所在的汉口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重灾区,从老余家打车到华南海鲜市场在10块钱左右的车程范围内。

整个疫情蔓延的过程,老余都处于一种后知后觉的状态,他并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直到1月23日早晨10:00他一觉醒来,发现武汉宣布封城了。

以下是整个过程中他的感受:

1月23号早上10点钟一醒,武汉封城了。那一刻那种感觉,一下子特别恐怖了。

我家住汉口后湖,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0块钱左右的车程。但那之前没有意识到形势已经这么恐怖了,1月上旬听说华南海鲜市场宣布关闭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可能还挺严重的,就戴上了口罩,但也没有意识到要购买大量的口罩。

我记得特别清楚,1月上旬有外地朋友在微信上问我武汉情况怎么样,我当时在地铁里,我还拍照给他看,说“很好很好,你看地铁里没有多少人戴口罩”,语气特别轻松。但实际上那时候已经很严重了,连很多路过武汉的人都感染了病毒。

现在回想1月份整个经历,我就一种感受:后怕。

后来才意识到12月下旬的时候,其实病毒就已经在扩散了。但我处于一种(后知后觉)的空白点,我原本的计划是过年期间,初一到初八呆在家里,年前见人。所以在23号早上宣布封城之前,我每天都在外面,在武昌、汉阳、汉口跑来跑去,聚会、吃饭、聊天,每天还要去趟琴行。

1月20号我和我妈出门去了一趟小姨家,她家也住汉口,我们给她送点肉。小姨家附近有一个比较大的农贸市场,因为年前要屯一些年货,我和我妈看完小姨就去这个市场买东西,我记得那天市场里有很多人,显得很拥挤,并且很多人都没有戴口罩。

1月22号气氛就感觉不一样了,我和几个朋友在武昌吃了个年饭,但这次就没敢搭乘地铁了,他们全程开的车。记得那天晚上送完武昌的朋友后,我自己打车回汉口,等半天来了一辆的士,结果司机跟我说他不去汉口,最后终于用打车软件呼叫到一辆专车,司机是一位戴着口罩的小伙子,我也戴着口罩,全程两人基本没说话,就这样,我顺利回了家。

1月23日封城开始,我和家人待在家里,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出门。虽然没有买到很多口罩、酒精这些物品,但20号那天在杂货市场买的年货足够我们吃一段时间。不过,再久一点也不够了,到时候还得出去买菜。

呆在家里这些天,每天上网,看朋友圈里大家发的消息,真的,信息量太大了,太压抑了。很多负面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但我只是一个做音乐的普通人,我们不是专业人士,做不了什么实际的事情,每天只能呆在家里,不给国家和社会添麻烦。

我是一个不善于用语言表达的人,作为音乐人,心里肯定还是会积累一些想法,想创作些什么,但是我是一个慢热的人,酝酿到了一个阶段,才会有灵感。我写了一首demo版的纯吉他音乐,来描述现在这座被封闭城市的状态,表达一种面对空城时的内心感触。不过家里的设备比较简单,一直不太满意。

另外还有一首歌曲在写,会偏励志一些。我想本身当前情况已经很恶劣了,大家心理上的创伤到了一种麻木的状态,但生活要继续,我们不能失去信心,所以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写这首歌。

之前《武汉伢》那首歌也是一群武汉音乐人写的,歌曲配上视频给人带来的冲击太大了,很多人都泪目了。镜头一开始是光谷广场综合体,我平时很少去那里,因为人流量实在是太密集了,可是当你看着那里空荡荡的时候,你就觉得心里太难受了。

整个这十天下来,情绪波动最大最难受的一次是看到红X会收到捐献物资没有妥善发放的新闻。我在国博办过演出,知道它很大很空,那么多的物资堆积压在那里,又不第一时间迅速发出去,这对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一个朋友的妈妈就是医生,前两天我发了微信去问候,但没有回复我,想着应该是心情很不好,现在医生在前线,是最危险最辛苦的群体,还缺物资。这个事情就让我觉得特别憋屈。

我现在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经营琴行和吉他教学,今年上半年肯定是没有收入的,怎么办?我也在为此而焦虑。

去年12月底刚刚交了下一季度的房租,现在一下子变成了0收入,我估计这个情况可能持续到5月份才能正常有线下的营业。我正在规划转做线上教学,把之前一批老学员转到线上采用直播视频课教学,同时也发展一些新的学员。

我去年帮上海的朋友翻译了一本音乐书籍,是前《音像世界》总编辑王江老师引进的世界著名唱片人——西摩·斯坦老先生(Seymour Stein,华纳音乐集团副总裁)的音乐自传——《海妖之歌》,正是他发掘了雷蒙斯乐队、麦当娜、传声头像以及许多其他著名音乐人,并在70-80年代掀起了新浪潮音乐运动。

译稿去年底终于完成了,现在正在审核校对中,是我2020年比较期待和高兴的一件事。

希望武汉早日渡过疫情,也希望家人和朋友们都平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article_pic/20200202077746.jpg

△ 图源网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