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浪淘沙下,演唱会公司能做什么?” | 请回答2020·周嘉海

小鹿角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20-02-03 13:12 点击:
【字体: 】   评论(

“感谢当初的坚持和努力,不然也没有今天的iMe。”

article_pic/20200202054758.jpg

2015-2017,这三年是资本涌入现场音乐行业的疯狂扩张期。但到了2019年,经济下行趋势下,融资通道逐渐关闭,演出行业也迎来了洗牌之年。2020年,疫情爆发,全国哀嚎一片。对于现场娱乐行业来说,2020年将是十分艰难的一年,行业举步维艰,如何熬过去,便成为行业众多创业者心中之痛。

但我们始终相信,开局的困难对娱乐演出行业所造成重大的打击,只是暂时的。大浪淘沙下,中国内地对演出极速增长的消费趋势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2018年4月,iMe娱乐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嘉海来到“小鹿角.音乐财经博览会”,分享了主题为“中国演唱会市场的机遇和未来”。2020年1月,他再度来到小鹿角APP的办公室,回顾了这几年他所经历的国内演出市场的演变,身为创业者的焦虑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

此为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请回答2020”系列报道第一篇。

article_pic/20200202044759.png

周嘉海,马来西亚华人,iMe娱乐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演唱会领域摸爬滚打26年。

刚毕业的周嘉海,误打误撞进入了一家娱乐公司做演出助理。那时候的他跟大多数人一样,觉得娱乐圈是一个光环,遥不可及的地方。

2004年以后,周嘉海预见到内地演出市场爆发式增长的潜力,便逐渐把业务重心转移到内地。

2006年,周嘉海在内地创立了第一家公司——北京乐海盛世国际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始在演唱会领域跑马圈地。

2011年,为了更长远的规划,周嘉海将众多公司统一整合,打造iMe娱乐集团,迄今,iMe娱乐集团已经在全球50个城市举办了500多场大中型演唱会。

2016年至2017年是iMe娱乐集团业务发展的高速增长期。两年时间里,公司举办了BIGBANG、GD、GOT7、防弹少年团、WANNA ONE、CNBLUE、VIXX、梁静茹、Britney Spears、Ariana Grande等200多场演唱会,累计营收8亿元。2018年,公司拿下了张信哲“未来式”世界巡回演唱会,承接了薛之谦“摩天大楼”、刘德华世界巡回演唱会。

资本路线的规划上,iMe娱乐原本计划在香港和澳洲两地上市,但随着资本环境的变化,2019年,iMe娱乐合并了韩国一家上市公司,实现了曲线上市。在此之前,公司经历了两次融资,第一笔融资2000万元,用于项目拓展。

2019年,在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大背景下,iMe娱乐集团并没有放慢发展的脚步,全年举办各类演出70余场,收入3.4亿人民币,合作艺人包括防弹少年团(BTS)、BLACKPINK、TWICE、IU、陈小春、薛之谦、张信哲、许巍等。

除了传统的演唱会业务之外,iMe娱乐集团还涉足音乐剧《狮子王》和泰国音乐节等项目。而对于产业中上游,周嘉海也早已布局,签约练习生的同时不忘大力发展粉丝经济业务。不单依靠演唱会业务,打通产业的上中下游成为iMe娱乐集团未来发展的关键。

但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重创演出行业,iMe也不例外,第一季度所有的演出项目都要延期或者取消。这个春节期间,他和团队都在忙着探讨计算损失。

演出商们面临着的一系列问题,在损失惨重的背景下,如何挺过艰难时刻,重塑演出行业信心,需要共克时艰。如周嘉海所言,三起三落间,要感谢当初自己的坚持,才有今天企业的发展。无论如何,困难是暂时的。

article_pic/20200202078154.jpg

以下内容来自周嘉海的自述:

1

从拎包助理到创业者

我是马来西亚华人,2004年以前,我都是在东南亚做演唱会。

当时东南亚的演唱会市场,应该就相当于现在的成都或者重庆这样城市。一个国家一年下来,中大型演唱会应该在20~30场。

我上完中学以后要找工作,刚好看到演出公司招聘助理,我就去应聘了,去做倒水、拎包这些工作。对我来说,娱乐圈有光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我一进去之后,虽然是苦,开门是我,拎包也是我,倒茶也是我,但是这个行业吸引了我。我进去第一年做助理,第二年升经理,第三年做总经理,所有这些东西都是靠自己创造的。

经过那三年的历练,这个行业深深地吸引了我。每天做的事情不一样,见的人不一样,解决的问题也不一样。我觉得不怕累,但如果你让我做很死板的事情,每天同一件事情,朝九晚五,我会怕。

我在自己国家可能一年赚几百万,也过得很舒服。但我是一个不满足于现状的人,我到今天最少三起三落了,但每一次,我掉到谷底的时候,一样也能爬起来。

我来中国的时候一个人都不认识,我来看了几场拼盘演唱会,广州、北京都有。那时候全是拼盘,看完以后我的感受就一个字:乱。

我记得当时我从停车场走到演唱会的入口,简直比菜市场还乱,全部都是地摊,卖的都是盗版,然后几百个黄牛要收票的、要卖票的,这在国外是没有的。当然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好了,现场也非常好。

所以那个时候其实心里又触动了一下,但还不至于让我打退堂鼓。

2004年到2006年,这两年,我一场演唱会都没有做。我来中国,一个关系都没有,后来开始慢慢认识了一些人,聊到演唱会的时候,他们都说我根本做不下来,因为公安我不认识、消防我不认识、体育馆体育场这些人我不认识。

那几年彩铃下载非常流行,我开始试着去倒腾一些音乐版权,开始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有合作。因为这些合作,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再通过这些关系,我再累积了一个更大的资源网。

到了2007年,我就开始重新做演唱会了,慢慢的演唱会项目越来越多,业务就做起来了。

article_pic/20200202041941.jpg

2

行业洗牌,强者生存

我们和其他演出公司最大的不同,我认为是我们永远不安于现状。当然,坚持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坚持就一定不成功。

我们2016年做BIGBANG演唱会的时候,在中国跑了3个月,开了20多场。但是他们在日本只用了两周,光在东京就开了8场,每一场都是5万人级别。中国14亿人口,日本才2亿,但是日本这2亿人口里有一半都有演唱会的消费习惯和消费意识的。中国目前14亿人里,可能只有10%有消费意识,所以一旦演唱会的受众占到50%的时候,这个市场也会非常了不起,非常厉害。

所以,以我的经验跟我的判断能力,我对中国未来的演出市场还是非常乐观的。

2015年到2018年,我认为是这个行业洗牌的阶段,因为当时真的太疯狂了,我所有认识的演出商都说自己拿到了资本的钱,资本疯狂地进入到演唱会这个领域。

但是2019年开始,我看到大家陆陆续续就撤退了。很多的演出商在这三年(2015、2016、2017)里负伤累累,不管是因为自身的实力问题,还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问题。我看到很多公司并没有很好的能力或者资源去做好这件事,他们拿不到好的项目,还要支撑巨大的资金成本,到头来两败俱伤。

这是因为市场上没有那么多独家的赚钱的项目让他们去做。如果不是一直有演出行业资源,或者有能力去做演唱会的人,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从你手上加价买一些项目进来。我买不到,我找你,你找他,所以到他手上的时候,项目成本其实已经很高了,很难赚钱,再加上资本的钱是有资金成本的,只是让你用,资金的钱也不是免费的。

这就导致一旦项目不好又赔钱,还要支付资金成本,到头来吃力不讨好。

2020年留下来的这些演出商,手里都有三分钉子,都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

其实二八法则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在我们这个行业也是一样。现在淘下来这20%,一定是掌握着行业80%的资源、资金和市场。并且我觉得目前的行业格局,未来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动。

3

对行业上游的思考

我来到中国是在2004年以后,当时中国观众比较喜欢看拼盘演唱会,对于观众来说,因为觉得一张票能看到十个艺人,这样很划算。

现在的中国观众,他们消费需求和理念越来越成熟,对演唱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更喜欢某一个艺人的专场演出,这是第一个比较明显的改变。

第二个不一样的地方,是演唱会的需求量越来越大。

比如说,10年前在中国大概只有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有演唱会,但是现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深圳全部加起来大概有20多个一级演唱会市场。以前张学友开演唱会,顶了天,最多也就七、八十场,但是最近的一轮巡演,开了180场,这也代表着其实越来越多人愿意去消费演唱会,为演唱会买单。

article_pic/20200202079239.jpg

消费市场的提升是很重要的一个改变。比如说像美国,它的演唱会市场现阶段本来就比中国大,但是其他演出类型也很受欢迎,比如音乐剧,一个剧目一演就是10年,而且每一天都爆满。新加坡只有600万人口,但是新加坡一年下来演唱会的量,其实是跟上海一样的,但是河北保定这样的城市常住人口都超过1000万了。

现在三线城市已经变成演唱会的主力城市了。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已经在慢慢升级了,但远远还没有到发展的瓶颈期,更没有到井喷的时候。

在和经纪公司、艺人的合作这方面,其实整个演出行业还是比较单一的。经纪公司选定一个合作方,选完合作方后谈价格,价格谈的合适了签约。

演出市场主要分欧美、日韩、港台和本土四大板块。因为这四个板块的经纪体系不太一样,港台比较讲圈子,日韩倾向于挑选更好的合作方。所以才会导致大家处理具体事情或者谈判的情况不太一样。但其实在观念和思维上面,中国的艺人和公司还有许多需要进步的地方。

以防弹少年团为例,即使他们唱的是韩语,也可以让亚洲其他国家,甚至欧美国家都追捧,成为现在全球最贵、最受欢迎的艺人。为什么中国没有这样的艺人?这是整个行业都要去思考的。

现在很多艺人都觉得接一部戏或者上一个综艺,也有几千万的收入,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地演一场演唱会,最后只能挣200万。但如果周杰伦也是这样的想法,就不会有今天的周杰伦了。

一个艺人要火要成长,是需要靠不同阶段一层层的叠加和积累。需要幕后团队一起帮他努力,才会成为超级明星。就像打游戏一样,闯的关越多,你光环就越来越多,艺人的事业才会更有生命力。

娱乐圈的精神就是这样,作为一个艺人就有义务让全世界喜欢你,而不是靠你短暂的热度去拼命捞钱。这个是商业行为,不是娱乐圈的精神。

当然,前提是经纪公司要赚钱,演出公司也要赚钱,但是你只要每一件事情都做对了,钱就自然来了。

4

对公司业务的思考

我们用了好多年慢慢累积,才做到今天这样的一个规模,能够在大浪淘沙中,三起三落生存下来。

第一个优势就是我们坚持做平台化经营。现在我们在整个亚洲,十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公司和团队。艺人想要做巡演只需要跟我一家公司签合约,然后公司内部就可以协调整个亚洲地区的巡演城市。

第二个优势我觉得也是iMe最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的品牌。如果你了解iMe的历史就会知道,我们可能是唯一一家对品牌比较执着的演出公司。

做韩国项目是我们的强项,但其实韩国人对演出各个环节和流程有着非常高的标准和要求。能和韩国艺人一直长期的合作,也代表我们在这方面是有自己的优势的。所以说品牌信用,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别人信任你,才会把好的项目交给你。

很多人演出公司接到巡演项目后,都会再把项目包给当地的执行公司或落地方,我其实不太明白这种做法。这样其实是把命运交给了第三方,如果别人做好了,你也跟着好,如果做不好,我的品牌就砸了。所以我会选择最难的方式,在11个国家成立自己公司,培养自己的团队,一步步走到现在。

每一个国家都有好的演出商,都有正在做的项目,我当初刚进入的时候,是一个一个市场攻城掠地打回来的。

我曾经一年换过两次团队,觉得这个团队不行就整个换掉,重新组建。之后觉得还是不行,再整个换掉。这11个国家的团队有不同的人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但是我必须要让他们都有同一个iMe精神和工作要求,这一点是比较难达到的。

相当于我们自己做了11家演出公司,这也是我很自豪的一点。

对于iMe来说,去年无论是业绩、收入还是项目,质量都比2018年好。我们做了很多演出项目,比如防弹少年团、BLACKPINK、IU,还有张信哲的全球巡演,近100场演出,其中80%的票房都是非常好的。

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的情况下,我们也正式进入了资本市场。2019年底我们在韩国并进了一个上市公司,主要是为了自己长期的业务发展考虑。

第一、演唱会公司的未来一定是越来越规范、透明化的,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正规透明的方式,让公司更有说服力和公信力。第二、因为我们的业务量越来越大,资金需求也越来越大,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正规的融资平台。

公司目前为止98%还是专注于做现场音乐这方面,但是我们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往上游整合,囊括艺人经纪、版权之类的业务。

article_pic/20200202056712.jpg

△iMe娱乐集团旗下韩国女团DreamNote

在艺人培养这块,我们是以韩国的培训体系为标准,在中国、韩国、马来西亚、泰国都有自己的培训机构。这个过程可能会耗时、耗钱,短时间看不到太大的成效,但这是iMe长期的一项事业规划。

在管理公司方面,其实我不属于一个严格的人,但是,细节决定成败。最近这一年,我加了一个创新精神的要求。

5

个人状态

繁忙、紧张、焦虑。

繁忙是我比以前更忙了,以前我365天只忙两件事,公司资源方面的事务,公司的事务,但是现在时间是一样的,我要忙三件事,加了资本方面的事情。做项目我们已经驾轻就熟了,但是走入资本市场,意味着两大问题:第一、规范性,第二、财务。

以前公司这种杂牌军的作战方式,其实还是很多问题的。我们知道自身还有很多不完善,所以也在一个个问题解决,一个个动作来规范。

公司团队从杂牌军演变成为正规军,怎么符合资本市场的要求?让我们自己更透明、更公开、更规范。iMe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工种的规范性,是不是能拿得上台面?能不能被量化和公开?这些都会产生非常大的焦虑。

我没有上过大学,所以如果你问我这些非常细致的问题的时候,我说的都是大白话,我也是最近这两三年才开始学和资本有关的这些事情,非常紧张,现在感觉也只是学了皮毛。

好的一点是,即使在这种状态下,我在睡眠方面也没有什么困扰,一上飞机或者一回到酒店就能睡,因为太累了。如果你今天跟我说明天缺一个亿,天塌下来睡饱了再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我有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

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系,我是属于那种不安于现状的,要不就让我收获最大的成果,要不然就让我从头开始也没问题。很安逸地待在中间,这样对我来说是不行的。

所以,也要感谢我当初的坚持和努力,不然也没有今天的iMe。

疫情爆发后,这个春节我基本上待在马来西亚的家里,哪里都没去,也没有心情去。

一方面一直在吸收各种疫情发展态势的新闻,非常的担忧;另一方面,公司原本第一季度规划了很多场演出,结果春节期间都开始忙着探讨如何应对,是否延迟或取消,计算损失等问题。

我估计我们第一季度的所有项目,十几场各个国家的演出都会延迟或取消。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iMe娱乐,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