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或机遇?播客正在分走录制音乐一杯羹

王阳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9-12-27 13: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比起整体都在增长的音频类内容的收听时长,大家多分给音乐的那点时间,真的少得可怜。

article_pic/20191227059223.jpg

三大唱片公司2019财年第三季度报表陆续出炉,各公司财务表现稳中有增,虽然行业里大家纷纷表示日子颇为难熬,但对巨头们来说“寒冬”只不过是不同风景。

可就算是大厂牌、大公司,对于一些趋势,也需要警惕。

据滚石杂志在10月份的报道,全球最大音乐版权公司Universal Music Group的流媒体营收在今年开始放缓。据Music Business Wolrdwide收集的数据进一步表明,三大唱片公司都面临相同趋势。

与此同时,大唱片公司面临着资金充足、运营模式新颖的机构的威胁,其中很多机构手中都有来自私人股本和风投的上亿资金。Merck Mercuriadis的Hipgnosis、Scooter Braun的Ithaca Holdings以及Primary Wave、Reservoir和Round Hill都是这些机构的典型代表,它们也正在花高价收购包括Taylor Swift、Elvis Presley、Whitney Houston、Ed Sheeran在内的大牌歌手背后的词曲作者的曲库。

这些机构正在出比大唱片公司更多的钱去购买曲库资产,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Ithaca Holdings和环球音乐之间的关系因为版权争夺变得如此紧张,为什么华纳音乐要联合Providence基金花费6.5亿美元在版权交易上,而不是用自己口袋里的钱。

尽管三大唱片公司面临着上述威胁,但整个投资界对音乐未来的乐观态度依然坚定。高盛认为,到2030年,全球音乐流媒体付费订阅用户将超过10亿。

但是,流媒体订阅服务的壮大,也意味着它会逐渐位于靶子中心,面临更多挑战与风险。从单一服务内容到多维度服务内容的转变是很多流媒体平台的当务之急。

Spotify的应对策略很明显。那就是播客。

眼下甚至到未来,播客都对Spotify极其重要。在过去的12个月里,Spotify在收购播客内容生产公司和发行公司上花费超过4亿美元。

Spotify对于播客如此偏爱的首要原因就是经济因素。Spotify创始人Daniel Ek在今年2月的电话会议中说,“播客可以帮助平台把成本基础从变量转变成定量”。换句话说,当人们在我们的平台上播放音乐时,我们必须支付版税;但当收听播客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支付版税成本。因此,当人们播放越多播客频道,我们能留住的钱就会越多。

Daniel Ek 还表示:“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超过20%的Spotify收听内容将是非音乐内容,我们也相信,这个机会将从播客开始。”

十个月过去了,这个所谓的”机会”在迅速成熟。

除了各大唱片公司日趋放缓的流媒体营收数据,11月份,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发布了一份很有意思的报告,值得引起音乐行业的重视和关注。该报告根据Edison Research的“Share of Ear Survey”系列调查撰写。超过4000名年龄在13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参与了当今音频内容消费方式相关测试。调查发现,美国人现在每天通过收音机、音乐、播客和有声读物收听平均4小时的音频内容。

在2014年,80%的美国民众音频内容收听时间是针对音乐的,20%是针对语言类的内容;随着以播客的进一步发展和技术载体的持续迭代,2019年,数据发生了变化:音乐占收听时间的比例下降到了76%,语言类内容上升到了24%。

article_pic/20191227092963.jpg

在2014年到2019年间,音乐类音频内容在用户总收听市场中占比下降5%,而语言类上升了20%。

article_pic/20191227038847.jpg

对音乐行业来说更扎心的是,这个趋势正在全年龄段发生。报告指出,2014年,在13-34岁人群中,音乐和语言类音频内容的占比各位88%和12%,而到了2019年,两者就变成了81%和19%。

假设一个青少年每天花4小时收听音频内容,在2014年,他每天会花3.5个小时听音乐,但是在2017年,听音乐的时间每天会减少17分钟,每周减少2小时,每年减少超过100小时。

article_pic/20191227056805.jpg

IFPI在2019年聆听报告中指出,基于针对34000名全球网络用户的调查结果,在2019年全球听众平均每周花18小时收听音乐,比2018年的17.8小时增长了0.2小时。尽管IFPI想要给录制音乐产业打气加油的意图非常明显,但事实上,比起整体都在增长的音频类内容的收听时长,大家多分给音乐的那部分,真的少得可怜。

据Nielsen在9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自认为是“乐迷”的用户群体,平均每周听音乐时间已经从2017年的32.1小时下降到2019年的26.9小时。

但对于已经开始在播客业务上投入大量金钱与时间的Spotify来说,这些数据并不太会引起平台恐慌。

Spotify甚至很高兴地告诉股东,在第三季度,平台上播客收听时长较上季度增长了39%;在Spotify 2.48亿月活用户中,有14%,也就是3500万用户在进行播客消费。

Daniel Ek认为,简单来说,一首单曲会让用户投入3分钟,一期播客会让用户投入1个小时。假设平台上那些进行播客消费的3500万用户在第三季度每人都完整地收听了一期播客,那意味着平台上的播客内容在第三季度被聆听3500万小时;如果这些时长被音乐消费填满,这就表示第三季度,有7亿首时长为3分钟的单曲被播放。

假设Spotify平均每首歌支付出去的版税为$0.0044,这7亿首歌曲意味着Spotify这一季度要支付给唱片公司300万美元,每月100万美元。

Daniel Ek在10月份对股东说:“我们现在有14%的月活用户在使用播客。我们希望这一数字继续增上,这对平台来说是好消息。

但对Spotify来说的“好消息”,对唱片公司、艺人来说可能并非如此。这整件事矛盾的一点在于——Spotify尝到了播客带来的甜头,并且期待甜头继续,是否在变相鼓励听众少听音乐?作为全球领先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平台,这种做法是否真的合适?是否与Spotify的两个初心——“帮助音乐人营生”、“让用户收听更多好音乐”相悖?而在经济利益为主的驱动下,Spotify真的削弱音乐业务,增强播客板块布局,对整个音乐行业又会有怎样的影响?

眼下看来,Spotify加强播客业务板块的趋势已经不可逆。作为录制音乐内容生产方的唱片公司和音乐人,对播客的强势入侵保持应有警惕的同时,更应该思考如何巧用播客,实现音乐与播客在音乐内容创作、宣传发行、打通销售渠道等方面的有机结合,在不远处的播客大潮来临之时从容应对,不打无准备之仗。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potify,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