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文旅,为日本音乐提供“试验田” | 创业观察

吴凌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9-12-13 14:5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日次元当前的模式,是为有试水中国市场想法的日本艺人和特色产品企业提供的一块“试验田场景”。

国庆之前,一场别开生面的日次元城市音乐祭在大连落下帷幕。此次活动特别邀请到日本殿堂级摇滚乐队THE MODS原⿎手梶浦雅弘、流行乐歌姬ALLI、JPOP组合SPICE CONTROL及特别嘉宾木村诚一(DJ Crazy.Funky.TOMY)。

除了音乐演出,音乐祭与大连每年最大规模的日本相关活动——大连日本商品展览会联动,于展会现场演出的同时,邀请日本和歌⼭县的地⽅特产企业共同出展,并使⽤日本遗产日本酱油的发祥地汤浅酱油创作网红产品“酱油冰激淋”和“酱油鸡尾酒”特调于展会现场及音乐祭演出现场销售。

article_pic/20191213074905.jpg

上海本格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日次元日系流行文化社区创始人李方明告诉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三天里限量1000个冰淇淋销售一空。

日次元由上海本格软件有限公司创建,是以微信公众平台为主体,专注于新媒体、艺⼈经纪和演艺事业的⽇系流⾏⽂化社区。

日次元当前的模式,是为有试水中国市场想法的日本艺人和特色产品企业提供的一块“试验田场景”。公司通过文化祭的概念,从“演艺、推广日本地方产品、文化交流”三方面复合打造。其中的交流部分除常规的,比如音乐人、声优讲座和短期培训等内容外,也包括政府间的交流访问。

前一阵,李方明飞去日本待了两个星期。期间,他拜访了靠近富士山的山梨县以及关西的和歌山县,也与熊本县进行了沟通,同相关部门及企业聊了聊引进“部长”吉祥物熊本熊IP,进行创意产品合作的事宜。

1

接触日本文化项目的契机

李方明从小就经常跟妈妈去日本,也因此能够比大多数同龄人更早接触中日文化交流。2009年年初,他也留学去了日本,至今已过去10年。留学期间,李方明就开始帮日本地方和中央政府做文旅相关工作,跟几个地方县关系熟络。目前,包括和歌山、山梨、福冈等县的对中国国内的许多宣传对接工作,都是由日次元负责。

后来的机缘巧合,李方明承接了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和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文化纪录片《生命之盐》的海外拍摄工作。

而在2016年年底接触到音乐内容前,李方明也曾对接日本电视台及出版社,以日剧、动漫类作品为主,洽谈版权引进、IP翻拍事项。但如今整个影视行业对于日本版权和演员等需求并不多,真正拿到国内改编、翻拍的实际案例非常少。反而音乐制作的需求更大。部分行业人会认为,一部影视剧的音乐由日本音乐人制作,作品就显得比较高大上。

到现在,音乐已经是日次元业务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article_pic/20191213016500.jpg

2

强音乐内容的发展

最初,日次元也是从艺人经纪做起,安排过几场日本偶像团体来华的展会等各类活动。彼时还没有《创造101》,国内的偶像市场同霓虹的模式大相径庭。

李方明解释到,日本的地方偶像团体最核心的作用,大都是一群从小苦练唱歌跳舞的小姑娘,以通过各种努力为整个地方带来效益与活力。她们的客户层来自宅男和当地的老大爷们。同时,成熟的偶像团体都与当地的广告公司、各地球队有一定联系。比如球赛开场或地方企业的广告中,大家能听到这些孩子们演唱的“带劲”歌曲。

正因如此,在国内为这些日本偶像做宣发和市场推广时,选歌难度就非常大。首先是语言隔阂,再加上国内的网红直播市场崛起,“偶像元年”之前,也是中日偶像市场严重不匹配的时候。市场环境不成熟,很多人宁可花钱看直播,也不会花钱去看偶像活动。

于是,李方明和团队就在那几年里强迫自己做强内容。

对于日本,动漫、日剧和游戏是首选的契合场景。以腾讯为例,漫改和游戏已成为其产业生态中的两个大头。这些平台也逐渐有漫改作品主题曲交给日本偶像团体演唱的倾向。这样的合作也能够方便其与自己的线下活动做结合。

近两年,国内涌现了一批类似《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等经典日漫IP的动漫演唱会。但李方明看来,日漫场景在中国终究不能达到垄断地位。

推广旅游也是同样,目前来说,想让中国普通游客去到日本地方的因果逻辑非常弱。首次去日本旅行,首选目的地一定会是东京、大阪、北海道、冲绳。如何让游客愿意辟出1-2天去地方县?日次元提出了分行业、体验式的概念,“不来这里你干不了这事儿”。

涉及文化,团队也开始思考,到底应该怎么将这些日本艺人带来国内?

总体来讲,日本艺人的推广跟国内的做法差别不是很大。但关键在于,单靠平台或者线上单推歌是有困难的,所以日次元才选择将线下作为第一大主体。国内艺人、歌曲,想火有偶然性,日次元也在做偶然性。

article_pic/20191213078143.jpg

△NeoBallad

日本另一特点是发达的祭典文化。日次元目前管理的艺人中,就有一支名叫NeoBallad的创作型民谣摇滚组合。组合由歌姬若狭さち,与上世纪80年代电子摇滚乐队P-MODEL鼓手上領亘组成,以日本各地方民谣风改编西洋乐等著称。组合翻唱并改编了国内30余地区的地方民谣,也因此在全国各地的祭典上炙手可热。这种“日本文化的新形态”,致使他们除了livehouse演出、常规歌曲发行和销售外,增加了另一特定盈利场景。

李方明强调,现在想把日本艺人带进国内,场景真的很重要。日次元为这些人创造了一个场景,可以不考虑艺人之前的各种业绩和经济价值。这对双方来讲都是一个非常低成本、低风险的做事方式。

article_pic/20191213031514.jpg

△日次元团队与艺人合影

3

艺人挑选

李方明说到,其实很多日本独立音乐人的生存不成问题。更多有需求的,是音乐质量高但国内市场认知度不理想的艺人。他也表示,在国内,包括一些知名艺人都很难去强推,除非那些8-10年前最开始进入中国火过的一批。新人想进到国内非常困难,基本上做不出经济效益。 

第一日次元要保证挑选的艺人都是有强烈识别度或是反差的艺人。李方明举例了一位名叫岸田高明的歌手,童年都是在体育运动中度过,大家就容易有先入为主的认知,认为他的歌曲风格会很硬朗,而真正听到才会发现,风格差别非常大。

第二就是艺人能够融入日本元素的场景。J-POP中有一种“日剧风”,听这种风格的歌曲,你就会觉得它非常适合日剧的主题曲。日次元现在有一类选歌风格就是这样。这种歌容易推广,用户容易喜欢上这样的旋律。在李方明看来,这是目前最可能不靠任何演艺等线下活动就能够成功的J-POP歌曲类型。

第三是一批“老人家”。上世纪8、90年代日本摇滚乐鼎盛时期,陆续脱颖而出了不少引领潮流的乐队艺人。在日本有两个衡量艺人是否成功的标志:是否在大型音乐制作公司出道,以及是否取得过百万专辑销量。这一类的艺人目前年龄在50~60岁,但有一大特点是技术炉火纯青。彼时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梦想是去欧美巡演,但现在市场变了,又非常想来中国走走。

4

城市选择

“互联网、新媒体发展到这种程度,一个人一天能接触到20个新人。”李方明提到上海的统计数据,本地平均一周就会有一场日本相关的小演出。如此高频落地中国市场,livehouse并不缺内容。

但“二、三线城市缺少夜文化生活。”李方明提到,日次元首先会挑选经济发展比较到位,也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二线城市。不做大活动,仅先在这些地方打出知名度。西部例如武汉、成都、长沙,东南部的厦门、泉州、佛山,或者是其他经济单列市。外省市、外国元素总会比以地方元素去服务本地市民更有吸引力,更能提高城市的夜经济消费。 

article_pic/20191213023435.jpg

这种操作模式给日本的中小级别艺人提供了比较优质的和观众交流的场景。日次元想要为这批日本艺人与国内的音乐用户,搭建起一个具有日本音乐元素的“路转粉”场景。

以明年(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5年大阪世博会为契机,日次元将从明年起在全国各地开展城市音乐祭活动。

每年3月是武汉的樱花季,武汉大学也是城内著名的樱花打卡地。明年,李方明想要将音乐祭的活动落地这里。此外,成都也是公司接下来战略上想要尝试的城市。今年是成都同山梨县首府甲府市缔结友好35周年,李方明想借明年双方访问的机会在这里举办音乐祭。

2020年,日次元的第一大任务就是在全国铺更多场次。李方明也希望在不同的城市、地区能接触到合适的城市级别合伙人,再以音乐+旅游、音乐+教育或者音乐+地方特产、音乐节+城市交流等内容,将日本产品和艺人的实验田模式实现得多维度,也更加完整。

“我们的目的还是把日本的艺人和产品介绍到国内市场来,建立能够让一般用户接触日本文化和日本音乐的这种场景,这肯定是第一目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日次元城市音乐祭, 文旅,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