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音乐种草,这家公司见证音乐宣发正发生的变化|创业观察

徐瑞灏  | 音乐财经 |  2019-11-25 19:0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李映致希望“星火映画”能兼具广告公司和营销公司的特点,在广度和深度间达成平衡。

article_pic/20191125059597.png

△合作影视剧OST宣发案例

虽已和音乐打了十年交道,但李映致坦承,在入行前,自己对音乐行业“没什么概念”。

自15岁起,他便迈入社会闯荡,曾在电子公司、电商公司及广告公司实习或工作,还曾做过理财专员。

09年,李映致受所供职的台湾滚石移动任命,辗转于台北与北京,独自开辟音乐平台方的内地市场。

在与音乐平台方的接触中,他发现对方对台湾歌手的歌曲版权存在需求,而自己恰好可以帮忙对接台湾唱片公司。

由此,这段工作历程让他对音乐行业渐渐“有了概念”。

16年年底,李被一位音乐人朋友“周而复始地通过驻唱收入养专辑”的经历打动, 他开始思索,自己能否结合现有资源,为音乐人群体做些什么。

同时,有感于音乐作品在平台上线当天便要与数千首歌竞争的残酷,且宣传既是强需求,又是音乐人们的薄弱项,李动起了围绕“音乐宣发”创业的念头。

2017年5月,李映致和几位初创伙伴联合创立“星火映画”,在团队的设想中,这是一家“分众的专业音乐营销公司”。除了宣发业务,“星火映画”还提供音乐、影视配乐制作及经纪业务。

目前,“星火映画”每月宣发专辑15-20张,每年制作约50首曲目,这其中包括多部影视剧OST,如《倾世妖颜》、《印度合伙人》、《乘风少年》等。另外,其长期合作的微博号、微信公众号及抖音KOL已超过千名。

1

兼具广度与深度

初创时期,李映致在对内地音乐宣发市场做过调研后发现,市面上主要有两类玩家。

一是专注于线上下广告投放的广告公司,具有广度优势;二为具有音乐基因的音乐营销公司,能产出音乐内容,且在音乐平台内做相应推荐,具有深度优势。

李映致希望“星火映画”能兼具两者特点,在广度与深度间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

对于这个问题,他的解读是:“用广告公司的思考逻辑,去量身为客户打造定制化宣发方案,在投放渠道上做到广泛。同时又结合自己在音乐行业内的资源,重视音乐内容的投放”。

这份期望将体现在“星火映画”宣发工作的流程中。刚开始,宣传团队会先与客户接洽,明确对方的宣传目的。

他介绍,音乐人们的宣传目的各不相同,“有的人很直接,就想一炮而红;有的人想为后续的演出活动做铺垫;有的人只是想单纯地保持发行作品的状态,维持曝光度”。

article_pic/20191125067430.jpeg

随即,他以2017年9月为杨丞琳宣发的《青春住了谁》单曲为例。“这首单曲就属于第二类,很大程度上是想为之后举办的同名巡回演唱会预热。”

知晓宣传目的后,宣传团队会围绕广告投放、数据维护、二次营销和物料策划这四个环节制定方案并开展工作。

2

四管齐下

在广告投放环节,以微博、微信和抖音为首的社交媒体是线上宣传的主战场。

宣传团队根据所宣传歌曲的气质、音乐人在该平台的受关注度、点赞量大的动态的形式(文字/文字),去选择及联系相应的微博大V、微信公号、媒体人(朋友圈)及抖音KOL,以合适的形式进行传播。

期间,团队会对歌曲在不同音乐平台的宣发数据实时监控,这便是“数据维护”。“不管是对于我们还是客户,能及时地看到这首歌对受众的能见度很重要”,李映致道。

而在线下,“星火映画”不但与电台合作,还与餐饮品牌、超市和KTV合作,如绝味鸭脖、张亮麻辣烫、物美超市等,在门店内张贴海报或在其电子屏幕上投放音视频。

如果说“广告投放”体现了广度,那么“二次营销”及“物料策划”则对应深度。

用李映致的话来说,所谓“二次营销”,近乎“在音乐平台发布种草文”。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星火映画”与平台内诸多独立音乐人及写手合作,其通过撰写带情境的感性乐评、为歌曲建立对应主题歌单、短视频发布歌曲的形式吸引平台用户注意,实现在平台内部的二次营销。 

谈及物料, 李表示,多数时候,客户给到的素材都是一张封面图。“剩下的就由我们来想办法了,这时候就要有广告公司的精神,想办法把它裂变成有不同可能性、好玩的物料,H5也好,小程序也罢,再或者是抖音短视频或者vlog”,李映致道。

尽管在宣发工作中需时刻直面颇费心力的创意策划,李对团队充满信心。“我们团队成员的背景各不相同,有互联网公司出身,有的是音乐科班,也有的出自广告公司,大家经常能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而且,在我们公司,不单是宣传团队,行政和商务人员也会参与我们的头脑风暴,贡献出很棒的点子”,他笑道。

3

业务延伸:制作+经纪

对于“星火映画”,音乐宣发始终是核心业务,但随时间推移,也逐渐延展出其他业务类型。

article_pic/20191125028316.jpeg

△李映致

在长期与客户打交道的过程中,李映致发现,唱作人们普遍有编曲制作的需求。于是,2018年5月,“星火映画”开始承接歌曲及影视剧配乐制作。

除了他三顾茅庐请来的音乐总监一一知名音乐人萧旭甫外,“星火映画”还和林尚德、郭伟聪、任中强、生命树小王子等资深台湾音乐人合作。

如今,“星火映画”每年约制作50首歌曲,这其中既包括影视剧OST及音乐人的个人作品,也包括平台方如陌陌、抖音找上门来的制作案。

于今年年初,“星火”还开辟了经纪业务,包括独家经纪(艺人经纪)和非独家经纪(演艺经纪)两类,非独家经纪中又包括对中小型演出及如粉丝见面会等线下活动的策划。

李映致直言,当下公司签约的两位艺人主业暂为演员,已于今年陆续发行EP,未来计划签入更多艺人。

他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目前,“星火映画”每月宣传发行15-20张专辑,除配合发行的免费宣传外,宣发费用为10-50万元不等,长期合作的微博号、微信公众号及抖音KOL超过千名,且已实现盈利。

在合作过的宣发案例中,让李映致记忆尤为深刻的是今年8月的歌曲《落魄》(张远)。

△歌曲:《落魄》- 张远

往常,宣发周期为两到三周。这一次,从前期的方案沟通到后来的宣传期,前后历时4个多月之久。

虽在漫长过程中不免“相爱相杀”,但李映致很享受这样的互动状态,“对方对文案的每个细节、物料的清晰度、时间节点的规划这一切的一切都看得很细,在不断地消化他们反馈,再去优化方案的过程中,能发自内心地感觉到双方是一起想把这件事做好”。

最后,张远的《落魄》取得了同期网易云音乐人气榜第一、亚洲新歌榜第一,微博话题总浏览量2亿9522万的好成绩。

未来,李映致希望能把目前垂直向的“音乐营销”扩张到更多类别,“希望能扩展到艺人营销,乃至大文娱营销的程度”。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星火映画, 李映致,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