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派对,迪斯科的场景化实验 | 案例池

吴凌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9-10-28 11:42 点击:
【字体: 】   评论(

“霹雳派对的初衷,就是想做一个就在大家身边,但从未被重视的东西。”

“霹雳派对的初衷,就是想做一个就在大家身边,但从未被重视的东西。”

从上世纪60年代流行的意大利民歌《啊,朋友再见》,邓丽君的金曲《甜蜜蜜》,再到8090的童年回忆《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主题曲……

10月20日,2019重庆长江草莓音乐节在难得放晴的雾都上演,作为首次进驻重庆草莓的“霹雳派对”,晚8点在爱舞台准时交接变身迪斯科舞池,旋转保龄、DJ Demone、达闻西乐队与霹雳大乐队带领着台下乐迷劲歌热舞。

△成都霹雳派对花絮

作为摩登天空旗下主打复古音乐的霹雳派对,从今年年初的成都,到进驻重庆草莓音乐节,已经举办了5场。聊起火热的成都,摩登天空副总裁,同时也是新裤子、马赛克经纪人的胡嵬依然记忆犹新。除了阵容上拥有张蔷、新裤子乐队、马赛克乐队领衔,身穿旗袍的广场舞阿姨自信的气场更是让现场爆炸。

都说流行时尚是个圈,近年来,不管是时尚元素、穿衣风格、年度流行色都开始复古回潮,当然音乐也没有例外。

近年来好莱坞电影原声中开始流行采用上世纪经典流行乐,一首A-ha的《Take On Me》在各支影片中仿佛“彩蛋”一般的存在;漫威系列影片《银河护卫队》更是发行了名叫《劲歌金曲合辑》的原声碟;美国人也开始听上世纪80年代的日文CITY POP;《乐队的夏天》之后身边的人仿佛都开始听新裤子。

迪斯科是否就是下一站流行

△成都霹雳派对

胡嵬表示,霹雳派对的初衷,就是想做一个就在大家身边,但从未被重视的东西。

2017年,嘻哈音乐风暴因一档《中国有嘻哈》席卷全国又逐渐远去,行业也开始预测下一个浪潮将是何种音乐元素。从容易被大众接受的低门槛,能够迅速转化可消费场景角度考虑,胡嵬选择了迪斯科。

Michael Jackson对近三十年来世界流行乐的贡献都是不言而喻的。他的音乐风格多样,disco、funk曲风对8090后都影响深远。胡嵬觉得很可惜,国内几乎已经找不到这类音乐的消费场景。他希望通过霹雳派对,让更多年轻人了解这种很棒的风格化音乐类型。

从这种复古、迪斯科音乐的角度来讲,摩登天空也有现有的签约艺人资源:新裤子和马赛克。霹雳派对就如同量身定制,让他们在这样的产品和活动里面去体现音乐的魅力。

《乐夏》之前,新裤子就可谓是这个风格音乐里的先驱。2013年,80年代流行乐代表人物张蔷发行了她时隔8年的新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新裤子几乎包办了整张专辑的制作,甚至是专辑的封面设计。同年,张蔷也与新裤子一起,在北京糖果三层举办了一场致敬复古潮流的演唱会。

用胡嵬的话来说,新裤子让一个老歌手突然又变时髦了。他希望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迪斯科是一个可以流行的东西。

△阿那亚霹雳派对

阿那亚那场霹雳派对来了大概5000名乐迷。收到的反馈都非常好,阿那亚品牌创始人兼CEO马寅告诉胡嵬,这是阿那亚举办过最好的音乐活动之一。

胡嵬眼中的阿那亚有点像“资产阶级共产主义村”。它的业主群是一个很大的社交圈,从马寅的角度来讲,他也特别在意业主的感受,一切都是为阿那亚地产产品本身的这些受众们服务和负责的。岛上有文艺青年喜欢的电影院、咖啡馆、书店、艺术活动、Pop-up Store,但他更想给这里一个在音乐精神上的核。

△阿那亚霹雳派对

但是阿那亚的观众很挑剔,因为这里的活动太多了,而且平均年龄层也会比草莓音乐节和平时的livehouse演出稍微大一点。但同时还是有很多北京、天津赶赴参加的年轻人。胡嵬也希试水更多的活动,在草莓音乐节17-23岁喜欢复古音乐的年轻人群基础上,扩大受众人群。“我甚至想了一个口号’希望你带着你的爸爸妈妈来蹦迪’。音乐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是最没有门槛的。”

复古场景的打造

迪斯科的风格当然不新鲜,但是霹雳派对将其场景化。“我觉得仪式感很重要。”

△成都霹雳派对团队大合影

“霹雳”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很视觉化、有识别度的词,看到这个词就能想到这种音乐类型。团队也在过程中不断试验,怎样的演出形式、音乐内容和视觉装置,例如现场的滚轴溜冰、台球、古着等具有复古感的东西,能在过程中带给大家回到过去的沉浸体验感。

霹雳派对筹备的时间经历了一年多,期间,胡嵬也找到了一直致力于做复古派对活动的糖蒜广播创始人DJ Demone,Demone自己也有一个叫做“复古电工团”的厂牌。DJ身份的他也为团队提供了很多产品设计、舞台氛围呈现方面的建议,少走了很多弯路。

霹雳派对的每个环节都是精心布置的。迪斯科是很动感的音乐,开场由dancer来领舞,音乐响起,大家的身体都不难律动起来。

一般来说,单场演出会有三、四支乐队,国庆假期时,阿那亚场的霹雳派对就有旋转保龄、大波浪、马赛克和新裤子等艺人。旋转保龄不算disco风的乐队,但其old school、rockbility的音乐和迪斯科又有点“亲戚关系”。一首改编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瞬间让乐迷们get到,霹雳派对想要给观众传递的这种复古的信息,是属于传统摇滚乐里的复古文化。胡嵬希望有意识地retro这些摇滚乐的信息,让观众回到那个时代。

演出一般分为两个舞台,主舞台的乐队演出和DJ台,DJ会在演出换场时在那里打碟。但观众经常都是流连忘返,DJ台要拉音量下来了大家都还玩得特别开心。“看演出,你是一个观察者,而参加派对,和DJ的音乐互动的时候,你是一个表演参与者,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

胡嵬的想法是,未来一场演出只有一支乐队,其他全是DJ的时间。可能会有不同风格的DJ,复古、蒸汽波、retro wave,通过DJ的变化来做全场的起伏,让大家参与进来,玩起来,培养和引导这些年轻用户释放自己。当然这样的玩法还需要不断摸索。

霹雳派对的1.0模式

除了音乐类型,从公司战略考虑,摩登天空大型的草莓音乐节、乐队livehouse巡演,千人场到万人场之间,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其实缺少一个3000-5000人的中体量线下活动。

复古派对也有不少人在做,包括同公司的“百灵鸟歌舞厅”。但相对来说体量小的,整个宣推覆盖也是小型化的。小型化就很容易被夜店和livehouse巡演这些产品竞争掉。霹雳派对的优势就在体量大、宣传力度大,不缺广告赞助商以及自有的艺人资源。

△成都霹雳派对

首场成都的霹雳派对就在东郊记忆演艺中心,一个3000人规模的演艺厅。而进驻草莓音乐节,也是选择了5000-10000人规模、相对主舞台要小一些的黄昏时段的爱舞台。室内3000人的规模风雨无阻且聚人气儿,室外的体验也更开放,可以加入更多复古相关的活动内容。

落地城市的筛选上,胡嵬也非常慎重。在不同的城市有人落地合作、联合投资是胡嵬最向往的模式。团队投内容,对方负责落地运营,大家共享招商红利,同时也能够真正将本地化的优势资源做起来。有些有意愿的地区,奈何年轻人的聚集程度和活跃程度都不够。“我不希望做一个半推半就、业主买单的产品。我希望大家后赢得了尊重和掌声,同时还可以共同获得收益。”

接下来,霹雳派对还将继续以中心城市为据点的1.0模式:北深广上、成都、武汉,一年一次或者一年两次。胡嵬看来,目前还是需要以更稳妥的商业模式,比如票价、赞助、周边售卖等,都调整到良性的标准后,再下沉到下一级城市。他还希望能够更场景化,细节还可以更丰富,先将口碑和行业内的认可度做出来。

△阿那亚霹雳派对

“由迪斯科延伸而来的「蹦迪」这个词,就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去club/舞厅跳舞的新名词。”胡嵬期待以霹雳派对的形式,去承载这样一个对中国几代年轻人都有影响的音乐风格。这些人群也可以变成种子去蔓延,让更多人来到霹雳派对。

图像、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霹雳派对, 新裤子, 马赛克, 胡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