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冒险,我们就能做好吗?” | 对话Mr. Miss

音乐财经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1970-01-01 08:00 点击:
【字体: 】   评论(

《春歌丛台上》音乐人沙龙第二期现场回顾。

全文1万字,认真阅读需20分钟

以下根据《春歌丛台上》音乐人系列沙龙之

Mr. Miss对谈速记整理

1

谈综艺

音乐财经特别高兴能够邀请到你们,咱们第一个话题要不可避免地从今夏最热的《乐队的夏天》开始,这个节目结束后到现在也有一小段时间了,谈谈你们现在的一些感受吧?

刘恋从我们参加完这个节目之后,杜凯就一直陷入低迷,我一直想要找各种办法开导他的状态。

杜凯你有吗?

刘恋我没有吗?方法可能就是跟他吵架吧。

杜凯我们在上面一开始就几度有一些曲折,比如说第一轮上了以后分数特别低,然后被淘汰。后来又有PK赛,然后又复活回来,上来下去,上来下去的状态。

音乐财经以前你给我们的印象是学霸,你还研究音乐的商业史,包括你平常的装扮,会感觉是一个理性的人。所以在镜头上一下子很反差很大,会感觉其实这个人的性格不是看上去的那样。

杜凯对,人有自己特别脆弱的点,有的人内心非常在乎的那个地方。对于选秀这样的事情,虽然大家都知道选秀其实不是一个真的比赛,而是在演一个比赛,但是这其中会有你特别在乎的事情。

我们被第一轮那个歌成绩不太好的时候,被淘汰下来的时候,其实当时在乎的并不是那个分数,而是在乎跟当时的观众之间的交流,那是一种情感上的交流。我们把自己最喜欢的歌唱出来给他们听,希望他们能够喜欢。这就有点像是爱情的那个关系,就是那么一个感觉,那种伤害是一种失恋的感受。并不是说分低了,输不起的那种哭,真的觉得有一种表白被拒绝的感觉。

音乐财经但是紧接着爱情就来了,全世界都知道了,是不是很不适应第一次音乐财经这么八卦?

杜凯还好。

音乐财经刘恋有什么变化吗?

杜凯她最近有点膨胀,耍大牌。

刘恋其实我一直都很膨胀,我对他非常不客气,因为他现在可以把我的不客气和对他的蛮横,把这个理由归咎于我上完节目之后膨胀了。

△沙龙现场

音乐财经上次在节目当中,你们俩人说你们互相之间没有接触,所以你们平常是怎么相处的?

刘恋因为这段时间他不住在家里了,我们没有接触,真的是物理距离上的没有接触。其实之前我们就算一起合租,只有拿外卖的时候有敲门,我们俩同时打开房门,你的外卖,我的外卖,哦,我的,然后他就回去了。

音乐财经这很不可思议,我想象当中应该是经常一起玩音乐的场景?

刘恋你想得太理想化了,我们基本上除了有工作需求的时候会一起讨论一下音乐,其他时候基本上各干各的。因为我们俩的生活习惯,包括作息都很不一样,我们俩基本上没有什么共同的朋友。

杜凯是这样,多少年一直是这样。

音乐财经没有共同的朋友?

刘恋可能是因为他没有什么朋友吧。(笑)

杜凯说回来,这次节目对刘恋,我觉得这次节目给刘恋的冲击比给我的要大。我的很单纯,我就是第一轮的PK掉,第一首歌《你怎么不上天呢》给我一个比较痛苦的感受,之后一直延续都是这样的。对刘恋来说,这里面发生了更多的事情,她有即兴表演的PK到后来的复活赛再回来,这一系列的事情,我觉得让她有很多成长。

刘恋你会发现,其实你很偶然的一个行为,当它被放大到这样一个公众媒介之后会被固化。包括我的性格,因为一开始定了“即兴”这个规则,就因为那一次在台上偶然即兴,就被大家认为我就是一个即兴人设,到哪里都要即兴,我最擅长的就是这个,给人家留下了这样一种想法,觉得挺有趣的。包括杜凯在台上那么哭了一下,他一年也就哭那么一次,在台上哭了就被大家记住了他是一个擤鼻子的人设。

音乐财经放大后的人设和真实的自己会有蛮大的差距,其实即兴也不是你们喜欢的擅长,但是可能现在到哪儿都会被cue即兴这个事情,会有点不舒服?

刘恋倒没有说真的很不舒服,你让我即兴的时候,我有时候不知道要即兴什么,我怕在当中丢脸什么的,人们cue我们即兴,是因为即兴被大家记住了,能唤起人家的记忆点。人家的意图是没问题的,只是我们觉得可能,那不是我们最想让大家看到的东西,但是在节目当中阴差阳错被大家看到这一点。

节目中有时候看到,包括会被人家说人设和实际表现不符,我就觉得很搞笑。现在还有人在乐队身上去追求一个非黑即白的完美人设,我觉得非常逗。如果想要一个完美的理想化的人设,可能去看电视剧更能够得偿所愿。

音乐财经确实是,在经过一个大平台传播后,可能更多人有了这个记忆点。接下来别的节目邀请你们的话,还会考虑吗?你们如何看待综艺对于音乐事业的帮助这一点的?

杜凯综艺我们上过三次,其实不止三次,比较有影响力的是三次。

音乐财经《中国好歌曲》那一次。

杜凯《中国好歌曲》之前,在2011年上过《中国达人秀》,2014年的《好歌曲》,今年的《乐队的夏天》,感受是一直在变化的,综艺本身也一直在变化。

开头的时候非常不了解是怎么一回事情,最早对综艺的印象还是“超女”那个时代,那个时候就觉得也太俗了,我们都是文艺青年,(综艺节目)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后来《达人秀》为什么去上,觉得那个节目和音乐没关系,反而觉得好。

音乐财经一种放松是吧?

杜凯因为《达人秀》不是音乐的平台,就不会把音乐要求得那么俗,可能对音乐没有那么多规矩,我们可以‘下’来。至于参加《中国好歌曲》,我们觉得是原创音乐,我们是独立音乐人,可以上。《乐队的夏天》全都是独立音乐,那就更可以上了。本身就是一个有了分类合适的节目了以后,我们会去选择。

即便是这样,在《好歌曲》的时候,那么一个理念上很认同的节目,我们还是非常痛苦的。痛苦的那个点不在于节目到底是什么,而就是一个综艺节目,这本身让人很痛苦,我们更加适应的场合不是上节目。

刘恋(对杜凯) 每次说的都特别让人家不能理解,主持人的问题是,比如说我们现在在这种场合,大家的反映就是真实的反映,你想笑就笑,无聊了打个哈欠什么的,我们能够收到非常真实的反馈。在那种节目下,从现场的观众,你知道综艺节目都是一个什么导演先上来说大家笑,大家鼓掌,然后流泪什么的,都是安排好的。导师的反映也是,你也不知道这个导师夸你呢,真喜欢你呢?还是节目组让他夸你,一切都感觉是在一个剧本下。我站在上面没有被告知我有一个演员的身份,但是我站在上面的直观感受就是我是个演员。

音乐财经现场得到的不是真实的反馈,心里会有一点虚,或者说不真实的感觉。

杜凯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是上《中国好歌曲》那次最大的难受点,那个时候真的搞不清楚选秀是怎么回事,以为我是去表演,或者去比赛,结果怎么观众们不好好看,评委也不好好评呢?就是这样的。再之后,你接受了你是来演一个比赛,那这就好了。

还有更加严重的问题,就是选秀这件事情为了让你的节目好看,它要在这里面可劲地折腾你,折腾当事人。折腾的东西其实是你的名利,任何一个进入选秀节目的人都掉进了一个名利世界当中,而且是一个集中的、非常大的一个名利当中。就好像你一辈子也没有几次赢彩票的机会,你一辈子也没有几次出车祸的机会,他就给你连续几天又赢彩票又出车祸,集中地让你‘受’这些事情。

音乐财经人生的高光时刻突然被集中了。

杜凯集中在这儿,而且你是被观看的,是全程给你拍下来所有的反映,大家就看着玩的。因为这个玩意儿好看,就想看你接受人生高光时刻的“上来下去”。

刘恋其实我们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我们还挺担心的,如果太让这些乐队按着自己的想法来 —— 就像之前也出过一些乐队节目,最后就变成了一个乐队大连唱。大家演完一首歌就走,没有什么好看的点。

我们其实还希望能有点剧情,制造一点冲突,这样起码节目是好看的。但其实到了那里,你陷入那个剧情当中又很痛苦,其实是很矛盾,整个过程是很矛盾的心理。

音乐财经我记得之前你们去上一个节目的时候,当时演出我也在下面看了,我感觉好像只是一个演出,没有剧情,观众可能不是很感兴趣。但真的就挺两难的,你要传播到大众当中去,是以你们最擅长的部分;但是又要让大家知道你们的存在,感觉要演出来一些什么东西,或者要有剧情出来大家才爱看。

这种两难的心理状态,你们怎么平衡呢?

杜凯客观上来讲,这绝对是好事。本来在整个所有这些节目出现之前,大家的统一论调就是音乐产业已经完蛋了,唱片没有办法卖,没有办法有收入。陆续这个东西出来,一开始大家觉得毁了音乐,把音乐变故事了,变卖人设,卖惨了,但逐渐也在调整,也在变化,也在完善,等于整个音乐产业跟电视媒介进行合作,互惠的关系,不断地互相调整,互相地进行。


《春歌丛台上》

作者: 小鹿角APP 音乐财经 联合出品 / 董露茜主编

版本: 东方出版社  2019年4月

(点击进入小程序可购买)

音乐财经结合得其实更好了,至少在传播音乐性上。

杜凯我觉得还是挺乐观的,可能在过程中有一些问题,难道只做音乐就没有问题吗?没有差的东西吗?肯定也有。所以这是一种后现代混乱结合的审美,也挺有意思的。

△图片由Mr. Miss提供

音乐财经在节目上,张亚东老师评论说因为你们的音乐太高级了,对于年轻的观众来说可能很难触达,或者大家听不懂。爵士乐的消费,更多会被定义在30-45这样的中产人群。你们将爵士乐和流行结合起来,或者我们说的将大白话加进来传播出去。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

刘恋我们写大白话,写这种句子不是故意要写的。是因为那种歌你只要尝试去写一下,你就发现没有办法不写大白话,因为不写大白话根本没人听得懂,而且根本唱都唱不出来。所以这其实是因为音乐风格的一种要求,要求你要写什么类型的话,什么类型的题材,所以这其实不是我们要做一个高冷的风格,我们一定要有接地气到死的歌词跟它综合一下,其实不是这样的。

杜凯我们应该是在2011年认识的张亚东老师。当时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创作,就是在翻唱各种爵士乐,他就给我们建议,让我们写一些基于这个东西比较接地气的音乐。我理解张亚东老师是一个把自己的音乐品位和商业结合得特别棒的一个人,他一直在做有格调的音乐,大家会觉得他非常的艺术,但是他合作的都是最商业的人,都是最大牌的。

他是有一套办法的,但是他的办法会比较有大工业化音乐的痕迹在。他的设想是你这个歌手做什么无所谓。如果说是一个很工业体系下的歌手,他唱什么歌其实无所谓的,你让他演一个东西就没有问题。你说A音乐是又有商业又有艺术的,你就来A音乐吧,我管你是什么人,这是工业化处理歌手的方式。

我们很难这样。我们从刚刚出来,要拼命找自己的性格,我们并不是百变的,并不是任何一个安置给我们的课题,我们就能把自己做到那个位置,而且也不太希望那样做,毕竟自己不是偶像歌手,不是流量歌手,不是一个玩偶性质的工业产品。

我们想以自己的个性去生发,找到自己的点,所以会有一点,我们会觉得很难去配合那么工业化的思路。就是说这个冒险,那个不冒险,不冒险,我们就能做好吗?我们对自己没有这个信心。我们觉得应该做自己擅长的那一点点事情,每个人擅长的事情很少,我们就拼命地找自己擅长的那一个小点,找到以后发现恰好是所谓在商业上冒险的东西,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选择。

我们还是非常感激张亚东老师,一路上一直在劝我们,一直到节目上,有一句话没剪进去,说“杜凯,你就像个教授”。他那是骂我,听着像夸我,实际上是骂我,后半截没剪进去,说我跟刘恋商量了,让你们改改风格,听说就是杜凯不听话。

刘恋他是觉得如果我们做不冒险的,很有可能流于平庸。其实每个时期不冒险的音乐都不一样,比如说前段时间不冒险的音乐就是民谣,如果我们做民谣,我们做得过那谁和谁吗?所以我们宁可冒险,听的人少一点,也总比不冒险平庸的好。

2

关于创作

音乐财经你们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爵士乐,最后决定这可能就是最适合你们的音乐?杜凯很喜欢研究音乐剧,百老汇里的这些故事场景给予你跟多灵感,可以详细聊聊你们在音乐事业起步之初的灵感,和最后促使你们走上这条音乐之路的原因吗?

刘恋一开始就特别简单,我唱这种音乐是嗓音适合。

在高中以前,我都觉得自己唱歌非常难听,就是我的真声音域很窄,又很刺耳,所以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唱歌,觉得自己唱歌难听。当时有小野丽莎出来,听小野丽莎,尝试用她唱歌的方式去唱,发现好适合自己。上北大之后去参加了学校的比赛,当时杜凯是评委,然后就认识了。

那个时候为了展现一下自己也是有才华的女青年我就写了一首歌,我就给杜凯看了,你看多好听,你都不会吧?然后他说我是不会,我去研究一下,然后他也开始去研究这种风格。当时做的第一首歌,但那个时候我们其实都还对这些领域一片模糊,只是按照风格做了这首歌出来。

接下来我们一直陷入创作的困境。

我们虽然一直在酒吧里唱爵士的歌,但爵士风格不是最原创的,一般爵士乐都是翻唱标准曲,我们听到的大多数爵士乐都是被改得稀里哗啦,霹雳啪啦的那种,你甚至听不清楚原曲是什么。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陷入迷茫,我们到底是要学即兴还是什么别的?有一段时间杜凯就开始研究人家的,也让我听。后来觉得这玩意儿太无聊了,我们自己唱着都觉得尴尬,我们之前有一首歌里面有各种这个,人家说我听到这一段就想跳过去,我们其实唱到这里也想跳过去。

后来想我们翻唱人家的歌很无聊,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原创的途径。某一次看音乐剧,看电影的时候,就发现在音乐剧里面的那些歌,之后爵士乐所翻唱的那些歌原来的曲子,有点像现在大家听到的都是“小苹果”的remix版。你突然听到一个原版,原版原来长这样,当时我们在音乐剧里发现那个歌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情绪。

然后我们就开始研究那一批音乐剧里面的原声,才发现我们想要写的音乐究竟是什么。所以不是说我们翻阅史料,我们要从众多史料里发现这个人没有做过,这个没有做过,我们就要做这个,然后就开始研究,不是这样的。其实就是一个很顺畅的过程。

我们之前一直在酒吧里唱,后来想要写这种歌,然后再通过寻找,找到了这种风格。

杜凯国内爵士乐我们当时发现很少有人做这个事情。因为基本上爵士乐圈的教育比较统一,都是从国外过来的,主要集中在即兴演奏上,基本上爵士乐教育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器乐教育,如何做即兴演奏的教育。

我们发现不光是中国没有人写这种歌,国外也没有人写这种歌,爵士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再创作老歌的东西。我们觉得这个好有意思,等于曾经在六七十年之前大家全在做,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在做的一件事情了,我们拿中文来做我们觉得特别好玩。

音乐财经真的就是原创的路,非常特别,最后走出了自己的路。

杜凯对。

△图片由Mr. Miss提供

音乐财经我蛮好奇的,你们各自擅长的部分不太一样。比如说《先生小姐》这首歌双方都有一些妥协,但在唱《秋别》这首歌的时候,杜凯会更多的考虑到刘恋的特色。再详细地展开讲讲你们两个人之间在音乐上的差异,现在已经升级到了可能就各自发挥自己最擅长的那一部分,还是依然要有一些妥协?

刘恋他是美其名曰说要发挥我的特色,实际上还是很倔的让我将就他。(笑)

杜凯没有,一个人喜欢的东西和擅长的东西不一样,刘恋擅长唱爵士,喜欢唱摇滚,她唱的摇滚其实也不如人家那些摇滚乐队。她唱爵士又不太喜欢,唱够了,唱摇滚唱不过人家,还是乖乖唱爵士吧,她就认为是我强迫她。

其实我又是另一路,我喜欢的音乐老在变化。我认识她之前是在学校乐队唱黑人音乐,后来我们合作了,我一路越来越喜欢各种各样的经典音乐,我现在基本上只听古典音乐和民族音乐,相关的领域特别喜欢老上海的时代曲。

我们后来商量之后的专辑,可以有一部分是偏她的风格。一方面她喜欢摇滚,喜欢酷的感觉,喜欢有一点冰冷的、阴暗的,别太傻白甜的,最好坏坏的女生的样子,那就坏坏呗,我们可以一部分歌让她坏坏的。我可以唱一点像老上海的、偏民族的东西,我们俩初步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这样的话这张专辑可能就会极度的分裂,天上一脚,地上一脚,也挺有意思,没想好。

音乐财经还是很期待,比如说像那首歌就很意思,叫《男人们围在我身旁》。

刘恋对,那首歌算我们最邪恶的一首歌吧,其实到杜凯接受的底线了。他是唱讽刺都不愿意讽刺的,别说邪恶了,就讽刺一下人家他都不愿意。比如说唱《你怎么不上天》那首歌,其实他心里一直有顾忌,因为那首歌里有讽刺自己另一半的,他唱那种歌都有心理障碍。

杜凯之前像大师的经典作品,他们有那种专辑,白色双张,四个人各有各的歌,差别非常大,那也是他们最棒的专辑,也挺有意思,当然他们做完那张专辑就解散了,只要我们别解散。就那么写着也挺好的,我觉得可以试试。因为突然前面一个很邪恶的独立摇滚,后来突然出来一个民歌,这个专辑也挺有意思的。

音乐财经你们这一次的巡演唱的新歌《在你的婚礼我多喝了两杯》,来自什么场景呢?

刘恋这歌其实就是我在去年,不知道哪来的灵感写的一首歌。当时我本来是想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发的歌,后来我给杜凯听了一下。我每次写完歌会给他听一下,这次写的怎么样?他说这个还不错。

之前我写歌他都是笑而不语,我知道他心里觉得这是什么玩意儿,只有这次这个歌他觉得还可以,他就和我一起改,我们就把它弄成了一首歌。

音乐财经这首歌你们比较统一,没有分歧?

刘恋主要是看他,他可能也没那么喜欢。

杜凯勉强接受。

音乐财经别的歌呢?

杜凯别的歌刘恋自己写的,比较个人化了,可能就跟我们Mr. Miss没有什么关系。她自己的音乐发展也挺有意思,我有时候也写点跟Mr. Miss没关系的歌,这个歌感觉就可以纳入我们组合的概念了。

音乐财经因为你在广告公司工作,做策划比较多,比如那种调侃的幽默,这获益于你在广告公司的工作经历,还是你平常就很喜欢观察这种现象,用在你写词的过程当中?

刘恋其实调侃主要基于我的性格。因为成都人嘛,我们说话从来不会好好讲话的,无法对一个人直白的、用正向的语言表达喜欢,表达祝福,所以就养成了正话反说这样的说话方式,杜凯应该深有体会。

杜凯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好话,一直都是夹枪带棒的,各种骂我,每天都是这样的,写歌也是一样。我写的歌词都是“你爱我,我爱你,爱得不行”。她就不爱唱,她说“这怎么唱,我生活中也不说这种话”。第一张专辑音乐节一直在演,每次演完她就说可算演完了,实在是别扭。

刘恋当然做广告文案是在帮助我有更好的提炼能力。我在上高中,考高考之前,我语文是最弱的一科,老师就天天愁,被班主任派来要督促我好好学习语文,好好写作文。

音乐财经反差有点大。

刘恋没想到,我觉得我语文老师要是知道我现在在做文案,还写歌,肯定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其实写词的文案能力,很多也是在后面做广告积累出来的一些经验。

音乐财经我们之前从未聊过你在广告公司的工作经历。你同事们会觉得,你在工作上的状态和音乐圈的状态,会不太一样吗?就比如说你其实在办公室是不化妆的。

刘恋我现在也化了(笑),我现在去开会也化妆了。他们很早就知道我做音乐,也会来看我演出。上次提案的时候,对方说要给某汽车品牌的女性平台做一个新的广告,他们说其实拍你就挺合适的,你不就是一个典范嘛,拍你吧。

3

关于巡演

音乐财经(对杜凯)你们这一次巡演的主题叫做“娱乐世界”,我看了有开篇文案的解释,我想问问文案是不是你亲自写的?

杜凯我写的。

△沙龙现场

音乐财经还蛮学术的,能再解释下这个文案的来源吗?

杜凯那样就小多了。其实是她起的题目,我们两个以前有很多学习资料,刚才也还在说那些歌舞电影。“娱乐世界”是因为我们看的有一个电影叫这个,还有一套纪录片也叫这个,当时就在说这玩意儿起什么题目,杜凯你快想想。我没来得及想她已经定了,她定完了就出去旅游去了。我们公司说“杜凯,这个东西什么意思,什么就叫娱乐世界,你赶紧解释一下,写一个介绍”。我一想刘恋定的题目怎么就让我去介绍?

刘恋因为他忙着谈恋爱,我在群里发了他不回,我走了他突然反映过来这个事儿,那怪谁?

杜凯然后我就勉为其难要介绍一下,生要把这个东西拔高一下。

我们很喜欢黄金时代的歌舞电影,因为我们的歌很多都是跟那个学的,他们有一套歌舞片的纪录片,名字叫《雨中曲》,他们的一个片子叫《Singing In The Rain》的一首歌,后来这个歌成了他们公司的招牌,逐渐就成了娱乐业的招牌。在他们的概念里,娱乐这事不是一个坏事,所以现在我们说娱乐至死,好像是偏负面的词,没什么深度。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娱乐本身是一个非常职业化,很敬业的东西。比如说像迈克尔·杰克逊,他的音乐。他跳舞跳得那么好,唱歌唱得那么好,兢兢业业,每个东西都特别敬业,他成了一个技艺上高峰的精品。

娱乐本身是可以出现技术精品和艺术精品的,没有问题的。我们的音乐其实是有这样的追求,美学的诉求。我们认同自己的东西是娱乐化的,而且希望是高度精致、精美的娱乐化的东西。

音乐财经就像音乐剧电影,或者说是歌舞片,能够做到画面很精致、故事很经典,同时流传度也很广。但我可以将此理解为你们未来想在自己的音乐路上所能达到的效果吗?

杜凯对。像我们最开始喜欢音乐,上学的时候大家学业压力很大,我们就是想娱乐一下,并不是说你吭哧吭哧做完那么多作业再拿音乐思考一下人生,没有那个心力了,就是娱乐一下。娱乐没有任何问题,古典音乐时期,海顿的音乐,莫扎特的音乐都是娱乐的,都是给人非常棒的体验,让人开心。我们想回报这种音乐给我们带来的娱乐享受,我们想好好地做一个音乐的娱乐世界给大家带来快乐。

音乐财经成功地出圈,成功地吸引了年轻的观众。

杜凯希望是这样。

△图片由Mr. Miss提供

音乐财经这次巡演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是在节目之前定的还是节目之后?

刘恋节目之后定的,定的非常仓促,所以很多地方的Livehouse都已经定没了。今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开始疯狂地巡演,我们去各种地方定,硬找时间才找出这些Livehouse。

其实我们不敢去更多城市,我们不敢保证会有很多票房的,因为我们要雇佣乐手,所以成本可能会比普通乐队更高。因为我们要付乐手费用,不管票房能挣回多少,我们付出的成本是一样的。我们一直对于巡演这件事情非常慎重,主要就是因为上一次巡演,我们在2016年发那张专辑之后的那次巡演,给我们制造了非常深刻的心理伤害。

音乐财经上一次巡演最差的情况是?

刘恋去长沙的时候台下8个人,旁边有两排沙发,就两排沙发上坐了人。

杜凯我们俩在那儿演,那儿坐一排观众,那儿坐一排观众,前面是空着的,弹琴不知道弹给谁,是这样弹还是这样弹,特别悲凉,刚刚发专辑。

音乐财经那会儿应该还没有金曲奖的效应。

杜凯没有,转年才有的。

刘恋今年我们看到票卖的比我们之前起码好了十倍,二十倍的程度。

音乐财经最好的城市是哪里?

刘恋北京吧。

音乐财经最差的呢?

刘恋秦皇岛比较差吧,好像比较偏远。

杜凯秦皇岛差还是长沙差?

刘恋长沙虽然现在还是最差的,但是也比我们当时好多了,20倍吧。

音乐财经有什么期待吗?这一次在路上,去这么多城市。公司会给假吗?

杜凯你的广告公司。

刘恋会,我走了他们知道我请假了,看到我没有出现在公司就知道我请假了。

希望这次演出大家能听得开心吧,我其实一直觉得我们的音乐更适合剧场这种场合。大家坐在椅子上听,有时候我看到大家在Livehouse挤在那里一晚上,我挺心疼的。希望我们能够越战越勇,变得更好,可以让大家某一天在剧场里听我们唱歌。

4

关于生活

音乐财经杜凯毕业之后就不找工作,曾经压力也很大,甚至说获得了“金曲奖”之后,你跟我们讲的也是劝刘恋不要辞掉工作,不要全职。现在音乐在养活你们了吗?还会劝刘恋全职吗?

杜凯我们比较幸运,我们出道以后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入,但是所有音乐人一开始都没有收入,你选择这个职业肯定是这样的,不是上来就有回报的。

但你耗过去那段时间,有的人就不做了,有的人就再没有收入了,离开这个行业了,有的人可以一直坚持一定要有一个别的工作。我们已经算这个行业里很幸运的人了,可以有一点收入,我现在等于全靠着Mr. Miss的收入在生活。

刘恋所以几个月没有工资了?

杜凯也还好,能吃饭,能生活,但是我就不舍得让刘恋也那样。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合作,人家就不是像我一样从小就立定想走这条路的。她是突然跟我合作,一不小心有了这个机会,然后被我拽进来的,我不敢保人家一辈子,人家如果不是像我这样的冤大头“故意”的。我是活该,我爱怎么着怎么着,穷死也是我自己的事儿,但她是被我拽进来的,所以我绝对不能那样。

刘恋他说的很伟大,其实他就是怕我辞了工作做音乐给他太大的压力。

杜凯对呀,她如果要是辞了工作,赶紧的写歌,赶紧火,什么火写什么,我就怕这个。

音乐财经怕节奏太快了。

杜凯会变得非常功利,不讲道理。

音乐财经像平常你给我们的感觉,从节目上看,可能会不太一样,但是会比较较劲,或者会比较的细腻。反而刘恋给我感觉是比较大条,可能日子过的还挺开心这种,不知道你们怎么样形容自己的性格?

杜凯非常准确,就是这样。

刘恋是吧。

杜凯我的较劲主要还是在工作上,刘恋平时喜欢的音乐是比较丧的,比较不开心的,但是她其实生活很安逸,我比她过得惨多了,但我喜欢的音乐都非常开心、快乐。人就是拿这个来找补,所以她这个就叫做“为赋新词强说愁”,这就是闲出来的。

△沙龙现场

音乐财经(对刘恋)你有什么要反击的吗?

刘恋没毛病嘛!真的,得了病的人不会去装作我这儿又疼,你肯定努力想表现出来我还健康,可能健康的人就又觉得…(被打断)

杜凯健康够了,得点病解闷。

音乐财经最后问问刘恋,现在华语乐坛的爵士乐方向的女歌手很少。之前在《乐队的夏天》里也有讨论关于性别的话题。你在做音乐的时候,有遇到过一些独属于女性的困惑吗?

刘恋之前稍微有点困惑,因为在乐队这种产业里,女性确实属于比较边缘的。可能大家也不会明着鄙视女性,但你能隐约感觉到一点区别。在乐队圈男性和男性聊天的时候会聊音乐人喜欢谁,买了什么设备,用了什么乐器,最近在研究什么。但是当一个男性和女性聊的时候,就开始聊些有的没的,这是经常出现的一个会让人感觉稍微有点不舒服的情况。

除此之外其实还好,刚才你说的爵士乐坛的女主唱,其实唱爵士乐的女歌手很多,但是因为这个门类不太为大家所关注,所以印象当中能够想起来的人名是很少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Mr. Miss, 音乐人沙龙,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