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还未远去,美好的“明天”已在路上

音乐财经编辑部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8-11 17:35 点击:
【字体: 】   评论(

随着乐队点燃整个夏天,他们的未来也成了不少人关心的重点。

       在国内数千支乐队中,能够登上综艺舞台的毕竟只是少数。

       在300支左右乐队报名的情况下,真正站上《乐队的夏天》舞台的仅有31支乐队,而这还是在没有筛选标准的情况下,“其实比较简单,至少保证正常的演出效果就OK了”,米未联合创始人CCO、《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表示,第一季并没有大规模去甄选,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人报名。

       不过在这个火热的夏天,这些原本属于小众的乐队成为了绕不开的热门话题。微博上带有#乐队的夏天# 话题的阅读数已超过36.8亿,讨论数也达到了400多万。乐队歌曲下载量相比之前也有了较大提升,腾讯音乐人总经理、资深乐评人王磊表示,“在QQ音乐上,某些乐队的单一作品相比之前有50倍以上量级的变化”。

1565515294665.jpg

(从右至左依次为: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王磊、刘瑾、沈黎晖、牟頔)

       随着乐队点燃整个夏天,他们的未来也成了不少人关心的重点。

       8月8日,米未联合创始人CCO、《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摩登天空创始人、清醒乐队主唱、唱片制作人沈黎晖,腾讯音乐人总经理、资深乐评人王磊,太合音乐集团音乐人服务部总经理、Indie Works召集人刘瑾,北京SCHOOL Live&Bar联合创始人刘非,在水星厂牌主理人、果味VC乐队主唱刘子滔,MAO Livehouse全国运营总监李大龙,正经乐队大提琴手吴临风,中国播客教父、坏蛋调频主理人、《摩登天空》杂志主编王硕等嘉宾共同参与了由《三声》举办的线下沙龙活动,共同探讨了「乐队的明天」。

       两天之后,《乐队的夏天》第一季正式落下帷幕。

01 | 乐队的价值

       在超过6万人的评价中,《乐队的夏天》豆瓣评分高达8.6。在刘瑾看来,这档节目第一次真正把摇滚乐做到比较好的程度,是一个很正向的事情。“作为一档包含乐队文化的综艺性节目,能够还原到推广作品本身,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王磊感慨,这是值得恭喜的!李大龙认为,综艺节目做乐队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通过制作方和导演组的努力和诚意,这个节目是‘站’住了”。

       每一支乐队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背后也有着各自的故事,对于组建乐队的初衷,理解也不尽然相同。在沈黎晖心中,搞音乐的初衷都应该是源于冲动和快乐;刘子滔笑称是为了招小姑娘喜欢,而刘非除了这个原因外,也是为了在青春期彰显个性,让自己显得跟别人不一样;李大龙通过自己的经历表示,其实是为了获得尊重;不过吴临风则表示,正经乐队的组建挺偶然的,是为了推广他们研发的面向儿童的教育项目,“因为产品推出去比较困难,投资人就建议我们在抖音上做个乐队试试,同时我们也发现让80后90初这批家长先喜欢上音乐挺重要的”。

1565515542167.jpg

       面对乐队独特价值的讨论,沈黎晖觉得线上的价值体现在多年后排名数据依旧不错,线下则是谁能卖票谁有价值。在王磊的理解中,一方面能让生活比较困苦的乐队获得更多用户,平台能够给他们更多分成;另一方面是乐队文化能够让人觉得中国具备输出文化和价值观的可能性,“一个热爱音乐的年轻人,总能够在生活里找到自己的方向,所谓找精神的自由和文化上的满足,如果能够真正到那个程度,会是非常好的。”

       艾漫数据显示,《乐队的夏天》的受众超85%年龄处于18-34岁之间,其中年龄段处于25-34岁的受众占比超62%。针对这款综艺是给中年人看的说法,王硕表示认同,“这个就是25岁以上的综艺,从这档节目开始,大家会看到25岁以上的人其实也会看综艺。”牟頔则显得非常平静,“让中年人看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让很多不看综艺的人开始看综艺了,让很多没有听过摇滚乐的人开始听摇滚乐了,我觉得这就是它本身的意义。”

      “一个节目带来的燃点可能就是这么长时间,但是主要对中国的地下音乐或者独立音乐有帮助,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好事,这就是夏天”。在刘非看来,《乐队的夏天》确实是乐队的“夏天”,只是这个“夏天”可以持续多久却是个未知数。

02 | 乐队的明天

      在获得名气的同时,不少乐队的演出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出场价格也随之上涨。虽然果味VC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但是同以往相比,演出的次数还是有所增加,“往年这个时候我们平均有3场演出,今年我们是7场,数字上确实是提升了”,果味VC乐队主唱刘子滔表示,刺猬和CLICK#15的商业价格基础比之前上涨超过了10倍,费用更低的乐队价格方面提升更大。

       在不同人眼中,乐队可能是一种爱好,也可能是一份职业。从商业角度打量,真正能成为头部的肯定是极少数,多数乐队只能占据中下部位置。这也导致会出现像新裤子这种级别的乐队过得非常滋润,但不少乐队可能没法只靠音乐来养活自己的现象。牟頔就觉得“贫穷”的乐队有不少,这也得到了沈黎晖和刘瑾的认同。不过在沈黎晖看来,不一定非得靠组个乐队来养活自己。刘瑾补充道,“有些乐队在成长的过程当中,靠音乐是没有办法养活自己的,这些音乐人还有别的与音乐有关或无关的工作,但是他们能够靠这个工作活”。

       对于从业者而言,一边做着乐队,一边也做着其他工作的现象并不少见。盘尼西林乐队的贝斯手就是字节跳动的一名员工,刺猬乐队的主唱,也还同时是一名程序员,只是为了保证《乐队的夏天》的录制,选择了辞职。

       因为生计的问题,乐队也往往容易走到解散的地步。一方面是对理想的坚持,一方面是面对现实的困境,如何帮助乐队更好地走下去,成为不少从业人士心中的困惑。

1565515619476.jpg

(从左至右依次为:王硕、刘非、李大龙、刘子滔、吴临风)

       在刘瑾看来,这个行业需要更多专业的人才,同时乐队应该给自己一定的职业标准,不能像以前那样“散养”,“你应对媒体是什么样,你做唱片是什么样,演出的时候是什么样,这些职业化的标准之前都是模糊的”,他觉得音乐人应该树立起一个观念,既然自身已经做了这个职业,就应该变得更职业一些。

      身为正经乐队的主唱,吴临风坦言,乐队职业化是他们发展的方向之一,“可能更多给自己定位是严肃音乐,或者需要更多投入去研究才能明白的音乐传播者。”

   “有的乐队确实太懒了,把乐队音乐玩好,有很多手段挣钱。”在王磊看来,乐队应该用一个纯净的心态去创作。至于乐队的处境,他却没有那么担忧,“一首歌在一年内纯靠流量可以分成2000万元,平台给唱片公司的版权费也不少,如果作品流量高,我们也会给到一个很好的分成”,他表示,平台会尽最大努力给乐队和好的音乐进行推广,“我们从现在到年底的预算够签20组左右乐队,这笔钱会根据作品的流量来给这些音乐人进行分成”。

       在乐队后续商业的运作方面,沈黎晖觉得品牌的属性可能非常重要,必须要有一定的坚守,从商业角度来看,如果只关注短期的流量价值是非常短线的。“(对这些乐队)我们有一年的商业独家代理,我们可以做这个事,对乐队来说也是好事”,牟頔也表达了关于乐队在商业方面的想法,“我们做巡演不是为了赚钱,最理想的状态是不赔,最差的状态是赔10%或者20%,没有想着割韭菜,也没有可以割的韭菜”。

       在当天活动现场,牟頔表示,该节目的第二季已经启动,“有很老牌的乐队现在已经在报名了,我们还在选的过程中。”

       其实早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录制结束时,关于第二季的讨论就已经开始。刘非和刘瑾就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原本不打算上综艺节目的乐队开始主动打听该节目第二季如何报名。刘非表示,最近在北京SCHOOL Live&Bar,已经有成名的或年轻的乐队朋友在问他,他们有没有报名(成功)的可能。刘瑾则称,之前很多乐队原本是拒绝的,现在变成他们也要去参加。

       当王硕问吴临风,如果《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工作人员让正经乐队去参加这个节目,他们会不会去时,吴临风没有犹豫,几乎是喊出来的,“去,现场我能说出第二个答案吗?下面(观众)说的也是去。”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乐队的夏天, 三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