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来寨・刘堃:认识了这点,摇滚乐才能破圈 |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刘绍禹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7-14 17: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者来寨”的品牌推广从自己独特的气质和地域属性出发。

西北的山川河流似乎更能孕育善歌者的灵魂,这里有苏阳的《大河唱》,野孩子的《黄河谣》,低苦艾的《兰州兰州》,布衣的《羊肉面》,这些歌唱着他们的血性,他们的忧愁。

西北音乐在中国,比其它地方的音乐更接近经典与传统——这里的人们不畏困苦精耕细作,操练音乐也秉着这个原则,更愿意以沉重的、精熟的方式,以洒脱的姿态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兰州是唯一一个黄河穿城流过的城市,从西到东,两山夹一河,河的灵动和山的实在,两种感觉相呼应,赋予了城市和城市里生活的人一种别的地方完全不具有的精神养料。

这里的人血质混杂,具有西北风般粗砺的狂野与直率,也有黄河水流淌的开阔与平静,“低苦艾”主唱刘堃与经纪人尹德荣合作创办的厂牌“者来寨”就诞生于这里。或许是西北音乐人里最早具有清晰运营意识的团队,从根源出发,将西北音乐的魂魄输送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让人们了解这里的文化魅力,也让和自己一样从这里走出去的音乐人恰如其分地站上中国独立音乐发展的传送带,让听众们和音乐人们相遇。

刘堃

刘堃的“低苦艾”已经是中国独立音乐中的代表乐队之一,但他认为自己最初接触音乐的方式,和其它的西北人并无不同。刘堃说他在大学时接触音乐做乐队,在兰大读新闻,但大学也没有很好地读书,都是做音乐,办话剧社,干着跟新闻没有关系的事。

大学毕业后职业做音乐,就有了“低苦艾”乐队。除了创作和自己演出的工作外,还最早参与自媒体,从起初的博客到微博再到公众平台,他除了做音乐,认为在对乐队经营上还是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他认为自己当初是在一片漆黑的情况下做乐队,十几年间通过自身的摸爬滚打,渐渐摸索出一套推广经验。

刘堃认为中国乐队的环境一直在成长,比如这些年Livehouse的壮大和乐队的成长是一体的,假如今年演出的场地是一个简陋的地下室,再过三五年六七年之后,就肯定会变成一个能容纳千人的场地,规模变大,周边运营也很好。

他说他和中国音乐界各个行业的从业者也是朋友关系,了解独立音乐当下整个大背景,很多年轻人很有才华但很容易在最好的年纪荒废掉,他愿意用自己摔过跟头的疼痛换来的经验,引导他们走上属于自己的正确道路,这也是他为什么做“者来寨”这个厂牌的重要原因,分享和奉献,一起实现梦想给他带来除却音乐创作之外崭新的成就感,他开始为此着迷。

“低苦艾”是从03年开始的,他毕业后在报纸工作了一两年,一边做报纸工作一边做乐队,他认为当时自己必须得做一个选择,最后选了音乐,不想浪费天赋。他说人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没钱或者浪费时间,而是浪费天赋,虚度天赋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而厂牌“者来寨”正式注册成立是2015年,在工作室基础上开了公司,由刘堃和乐队经纪人、导演、评论家尹德荣一起创办。

团队构建从十来年前就开始了,做“低苦艾”时就是“者来寨”这帮人,从乐队服务开始,做唱片录制,设计,企宣,演出都是团队集体作战。但最初之所以一直没有成立厂牌,是因为觉得市场没有那么大,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低苦艾”这一个乐队上。

随着独立音乐的环境展开了,他觉得身边那么多年轻优秀的音乐人,为什么不帮他们发唱片,时机到了,厂牌也就自然而然诞生了。他会让新人在“低苦艾”巡演中来作嘉宾,或者采访时提起来,觉得他们不应该被埋没,到了让他们都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者来寨”是个地名,刘堃出生在甘肃西部的永昌县,者来寨就是县城附近丝绸之路河西走廊上的一个村子,村民都是古罗马人的后裔,十字军东征的时候打到那儿战败变成战俘,战俘在那儿没吃没喝就地解散,和当地人通婚,变成“者来寨”。

现在那儿还有罗马石柱,刘堃有这里的血统,他还喜欢“者来寨”里面另外一个“来者”的意思,因为外来新人会带来新的文化冲击。这也是“者来寨”既划定地域风格,又包容一切好的文化的精神所在。

厂牌的slogan是“来者可追”,取自“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陶渊明的诗,自我激励,精进不止,无论从哪个节点开始,哪一天开始都不迟,只要有行动力。

对话 刘堃

Q:介绍一下“者来寨”厂牌现在都有哪些签约音乐人?如何将这些音乐人整合到自己旗下的?

A:嗯…有“红白色”乐队,年轻的九零后电子emo。小金先生,老牌的西北音乐人。演唱,编曲和制作俱佳的乌鲁木齐创作型音乐人郭扬,近几年新疆的音乐人出了好多,这里是片沃土,多民族混居地更容易出好的音乐人,这里是我寻找音乐人的重要地点。

我希望老中青的音乐人都会在“者来寨”,有电子,民谣,指弹,摇滚。签约的音乐人不光是看到他们的作品,更多还有合作的概念。还有一位指弹音乐家叫卷子,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一个表达,是他自己特有的风格,创作的曲子非常激情,不光是吉他,还有各种效果器,他创作的曲目优美辽阔,深入人心。

这些都是很独特的音乐人,独特是我们选择艺人的标准,有创造性。只要你感受到他们的现场,你就会喜欢。

首先就是不断地看,听最新的年轻人,在网上关注,也因为机缘巧合,某个现场一下会打动你,然后跟他们聊。我希望他们通过“者来寨”这个品牌,首先是发唱片,发现自己的价值。

比如指弹的卷子,某个场地请他去,演出费不高,还要通过开办培训教室维持生计,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只是埋头创作,没有更多的打算,签约“者来寨”给他一个平台,让他从这种被动状态里出来,也让他知道他的音乐有更多机会更加丰满,对他做更多的舞台要求,让他有更多音乐上的进步。真正构建起他的价值和自信,然后延长出更多的、新的音乐水平。

Q:如何选择新的音乐人加入厂牌?标准是什么?

A:其实艺人,你是很难去要求他的,你不会让他顺从你、让他变成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没有用。这个标准我不能从音乐上去说,只能从状态上说。

我觉得艺人一定得是积极工作的,天才也是要积极工作的。他一定要是勤奋的工作状态中获得生机,有了这个概念,才能讲到你的音乐在表达什么,或者帮助别人表达什么。

人们说中国的摇滚乐这些年才好起来,之前穷的太久,是因为以前人们只认为摇滚乐是个理想,是个需要你付出生命去死磕的东西。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它更多是一个工作,你幸运做了一份你热爱的,又能挣到钱的工作,这是最好的。你要有态度,不能因为你是音乐人你就得懒散,创作当然不能强求,但你要有计划,坚持创作设计演出。

你必须是一个清醒的艺人。有些天才,有些好的音乐人,他可能就是不受控制,有的艺人是很不自控的,但天才的创作者也要生活,你在创作时不要控制自己,我也会帮助你在创作时追求那种不受控制的状态。

但是你得看他有没有做事的这个状态,看一个人能不能成事,接触时能看出来,有些人很难相处,非常艺术家的那种状态,但你知道他是那种做事的人,你让他疯狂就行了,你帮他把握。这也是我在“者来寨”的角色,就是通过眼光,去帮他们,什么时候疯狂,什么时候拉他们回来。

Q:厂牌目前的主要业务都有哪些?最核心的业务是?

A:说笼统点就两大块,签艺人的版权帮他们出唱片,还有经纪,帮艺人做演出。最核心的还是出唱片,做版权方面。我主要负责想点子,负责看人,看乐队,公司很多想法,实施是由另一个合伙人去做。

Q:“者来寨”是否有音乐风格的偏好?会选择和什么样的音乐人进行合作?

A:我认为能抓住时代脉络的作品就是好作品,必须和时代站在一起,有深刻的时代烙印。比如有些音乐人的音乐是揭露性的,表达尖锐的社会矛盾;而有些人可能就是小情小爱,时代的情绪、趋势也会在里面,这些就可能成为引领者。

风格方面,我也没有标准,觉得能打动我的就挺好。因为音乐是所有艺术中最难将自我凌驾之上的,音乐是你摸不到、闻不到、看不到,只能去感受的东西,所以也没有标准,我只能去体会里面的时代感。

我也会预判商业价值,但不完全是。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事,你不能因为一个歌,或者这一段时间他产生的一批作品,你觉得他两年后会红就一定签他。

你是为音乐人做事,是让他们成为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树,而不只是其中一朵花。独立音乐厂牌不能摘现结的果。我们为什么要做独立音乐厂牌,因为独立音乐人做出的东西,和这个时代快销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带有很独特的自我印记,我认为是一个长期的事。

我坚信他们以后会像是在国外音乐产业下的状态,有自己的创作环境和生活环境。

Q:那么怎么平衡商业和音乐呢?

A:这要看环境。从小的说,巡演和音乐节是可以赚钱的,你也可以和一些商业品牌合作,这都是有价值的。

我觉得厂牌在稳步走的路有这些,而且厂牌不是一个办活动的公司,而是拿版权、文化符号来创造价值。得为音乐人创收,给他们一个环境,能持续创作。

如果说音乐作品与市场之间,无论我是怎么看待去这个市场,和市场走得多近,我觉得作为音乐人创作这一件事来说,这是一个决绝的事,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这是条音乐的朝圣路,一辈子可能都磕着长头,在去岗仁波齐的路上。就是你一定不是为了什么别的去创作音乐,要心无旁骛。为什么独立音乐人可贵呢,可贵就可贵在他独立的态度和立场。

Q:音乐人目前的状态如何?团队工作人员结构是怎样的?

A:我们的音乐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全职音乐。除了常规的创作和演出,也有一些编曲,教授学生等。我们厂牌现在工作的侧重还是在宣发,有五六个人每天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比如自媒体的更新。同时有两三个人在做业务拓展,各种合作。

Q:对于在“低苦艾”乐队和“者来寨”厂牌中的角色转变,你认为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A:就是有一点累,哈哈。别的也没什么影响。一个创作者在做音乐时,好好做这个就行了,如果做商业有关的工作,就会有一个精力的分散。

前些年“低苦艾”没有签公司的时候,巡演每一站下来,买火车票都是我自己,这方面我是最了解的,几号到几号,买什么车的票,什么车来接,这十来年我做这些都习惯了,所以就比较熟悉所有的流程。

当然这些事情对人是非常累,现在我就没有那么分散,就是主要大的方向,我每天会留几小时处理厂牌的事务,然后剩下时间再排练“低苦艾”等等。

Q:是否感受到独立音乐领域发生了变化?具体来说都有哪些变化?

A:变化还是挺大的,主要还是资本进来了。咱们内地的音乐是没有工业化的,一直学港台,港台再学日韩,日韩再从欧美那儿来。

音乐活动是由活动公司承办,资本进来后会出现工业化。音乐这块蛋糕一直没有人切它,是因为资本没进来,资本一进来,它的产业链会形成,就会让独立音乐的领域和格局发生完全天翻地覆的变化。资本进来就会有竞争,就会有人想办法把它变得更好,变得更好就是专业化、产业化。

出现网络以后,就要把唱片工业数字化,可能一个人就能完成以前一个唱片公司的事儿,比如我用手机把我写的歌上传到网络上,这中间没有唱片公司任何事情,所以传统唱片公司的模式已经被打破了。

独立音乐现在的变化我觉得是好的变化,无论是遍地开花的音乐节还是什么,大家都进来做这个事,好的东西就会留下,以前我们是没有良性的循环机制的。

Q:这些变化对运营厂牌是否有影响?

A:这个问题我要谈的比较多。以前我关注的是怎么推销出去,现在反而不太关心这些,因为市场本身就有需求,推销这事不需要这么费力,只要你做得好,自然有人来找你。现在关心的反而是音乐本身,怎么把创作状态打理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从前音乐人想上音乐节还是主要看人际关系,现在音乐节多了,音乐节需要好的艺人,稍加一个契机就可以上。这种快速发展的结果就是,很多人会失去自己,有人会认为抓紧商业,和资本捆绑在一起是对的,这种反而是一种伤害,还是需要一种超前意识吧。

“者来寨”还是根植西北的厂牌,它是有特质的,是西北的特质,粗狂,细致,又敏感。所以得有独树一帜不一样的东西。

它所传递的全部签约艺人的音乐,传递的内核是很“正”的一个东西,它是跟老的摇滚乐有一点相似的,传递大爱这样的。

做厂牌和做音乐是一样的,得有精神内核,有了精神内核后,其它像是稍加推敲的企划、文案,也都好写。

说回前面提到的“水源地”这个概念,因为很多优秀的独立音乐人,都是从西北出来的, 为什么“者来寨”一定要根植于这儿呢,因为你占住水源地,也可以第一手选择更好的人,这也是我的一个私心。你的眼界一定是要开的,但有了内核,你的厂牌才能有特质。

厂牌内不同风格的艺人,从音乐风格上“区分”他们的特质,从内核上“统一”他们的特质,再分别从他们的特质入手做他们各自的企划、宣推。一个东西有了特质你才能记住它。

Q:那么如何创造其它的商业价值呢?

A:我有些经验是从幕后开始,编曲,帮助电影、游戏、独立电影,这些去做配乐,帮艺人寻找这方面的资源。

第二个是,因为厂牌在兰州是有业务支点的,如何能体现城市年轻人的文化,需要靠乐队体现,每年这个城市有很多类似的文化活动,需要艺人们出现,研讨也好,演出也好,比如后面会有兰州马拉松,就会有独立乐队的演出。音乐要跟一个城市的旅游在一起,音乐要跟青年生活方式在一起。

所有的音乐,创造的也不仅仅是音乐,而是一个文化符号,你只有创造了鲜明的文化本身你才能成功。比如花粥、喜茶,都是文化符号。音乐节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卖的周边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商业合作的品牌、潮牌,需要和艺人、厂牌三者气质符合。比如我们的“红白色”乐队,本身就是电子的很酷的类型,和潮牌就能匹配。而卷子看似是一个很规矩的指弹,但它其中也有很另类的东西,而这种另类也是引领潮流的。

红白色乐队

Q:如何看待如今火热的音乐类综艺节目?觉得对音乐人和独立音乐有帮助吗?

A:我觉得没问题,都OK,因为这是过程。作为音乐人来说,我不排斥商业合作,有良好的、正确的商业合作,这是对你来说发展必不可少,或者发展推波助澜的好事。

音乐类的综艺现在是一个很火爆的状态,你让你的独立音乐赶上这个新鲜的事,让它扩大影响力,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对独立音乐人是有帮助的,但希望综艺不要消耗音乐人独立的状态

因为中国传统音乐人很不注意对自我的打理和自我修养的要求,一直以来门槛是很低的,任何人都可以去,大部分是没有内核的东西。反而这种综艺类的东西,这个时代有那么多高智商的人在做这件事,对艺人的修养是有好处的,包括对品味的追求,对美的追求,对音乐的较真等等,并不是你觉得你很酷就行,需要主流视野看到你。

那么综艺节目就是很好的能力晾晒平台,高级的东西就是高级的,最终会被当作精华认可和传播。有人觉得独立代表高级,这是误区,独立也可能是盲目叛逆,类似真理是经过实践检验的,那么高级就是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

所以,你认为你很高级,那么你就表现出来,无论是在音乐里还是综艺节目里,不是上了综艺节目让你不高级了,这是个极大的误区。所谓破圈,这是认知的关键点,认识了这点,摇滚乐才能破圈。

Q:为什么要加入Indie Works独立音乐联合体?如何看待独联体的作用与意义?

A:我觉得最大的意义是把没有话语权的很多音乐人联合在一起,让他们有了议价的权利。

虽然我知道如何把我的厂牌打理好,我知道怎么让我的厂牌越来越大,但是在中国这个版权价值没有得到规范的时刻,还是需要大家聚集在一起,才有这个议价的力量和价值。

这是我加入的意义,也是我认为的联合体存在的意义,这是非常好的,我非常认可。

Q:觉得国内独立音乐现在最需要的帮助与服务是哪些?

A:这个事情我要作为音乐人来说。我希望能提供给对自己非常有要求的、好的独立音乐人,一个他们想要的创作空间。

当我们让自己进入一个创作空间的时候,是很难的,比如出一张唱片需要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们需要一座大房子,可能在北京边缘,燕郊之类的,有一个房间,里面堆满了乐器,音乐人在里面要做每天的规划,我们需要这种服务。

说得具体一点,我觉得需要有一个定向的服务团队出现,帮助艺人做后期保障,作品已经成型了,但需要一段时间来打造,能让音乐人心无旁骛的什么都不去想,只负责把音乐打磨成一个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的程度。

另外需要跟进和服务的还是版权。现在只能得到一个笼统的表或者数据,还需要一个透明的版税。

Q:除了厂牌音乐人的发行、演出之外,还有哪些事情是你想依托现有资源来做的?

A:我想做一个场地,是多媒体交互场地,在兰州做一个窗口,由“者来寨”的艺人营造的独立音乐展示和了解性的窗口,全息影像、多媒体互动、乐器展示、演出体验、参与乐队排练这些,没有距离的综合性场馆。让听众有最近的体验,也能体现厂牌的气质。

它也可以是包含一个售卖和活动的立体空间,并不是Livehouse那种,是视觉艺术家和电子音乐人合作这样的形式。“者来寨”的品牌推广,还是会从自己独特的气质和地域属性出发。

Q:你认为,在兰州的音乐场景,和其它地方的音乐场景有什么不同吗?差异点在哪?

A:差异点就是人本身吧。不管是从事音乐工作本身的人,还是观众,都有一种属于这个地方的人一个个人习惯,和北京肯定不一样。

比如兰州人比较随性,生活节奏比较慢,音乐在这个慢里面表现的东西,也是不紧不慢更细腻的东西。

如果换一个不同的创作背景、创作指向的话,比如北京上海,和这个不紧不慢可能就有不一样。

而且创作形式和创作眼界的话,兰州的音乐人又不及北京上海这些,肯定是有利也有弊。生活在这里的人,每天的吃穿、工作节奏,都是不一样的,身上留着的血都是不同的,创作都是依托生活,所以创作出来的气质就是不一样。

Q:那么厂牌现在做的项目和未来一到两年的计划都有哪些呢?

A:最近还是跟政府有一个合作,城市文化输出的展览+演出。还有一个小型音乐节,在山上,和一个花艺工坊做一个合作,场地类似西式婚礼,做一个不插电演出,还要做影像,希望留下来一个经典的视频,作为“者来寨”的一个工作的记录。

Q:如果不做主理人,你会去做什么?

A:我做不了录音师,做不了一直待在一个地方的匠人,我更适合跳跃性思维的事情,可能会做一个经纪人,会带某一个艺人或乐队。这个事是很有意思的,经纪人很需要情商,我挺喜欢那种挑战的。

者来寨 INTRO

者来寨厂牌创建于2003年,衍生于低苦艾乐队工作室团队。厂牌成立依据分工不同分为经纪团队,舞台执行团队,宣传团队,摄影师团队,商务团队,为乐队提供全面的周边商品运营,乐队发展规划,演出策划,商业合作等。

其中低苦艾乐队作为一支已经成立15周年的乐队,为了乐队长期稳健的发展,十分注重专属团队的培养,作为创始团队为主力的者来寨厂牌负责发表了低苦艾乐队早期唱片,其中2006年的《苦艾酒》、2008年的《五指》以及《黄河上游》均由者来寨厂牌负责唱片录制、实体唱片制作、文案宣传等,并且由者来寨厂牌负责的低苦艾乐队自媒体运营。

自2012年开始至今,在独立乐队中以具有知名度,自成风格而受瞩目,同时在2011年创造了兰州“春节破五”演出品牌,每年春节正月初五会在兰州各大剧场举办一次演唱会,以低苦艾乐队邀请著名嘉宾的形式呈现,已经连续演出七年,成为兰州本土高水平的金牌演出,活跃的演出经历让乐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培养了自己的稳定粉丝群。

2016年与兰州市委宣传部合作,承办并策划了代表兰州城市文化输出形象在全国文博会深圳大学分会场举办《兰州兰州》专场演出,6月在甘肃省大剧院举办马拉松之夜《兰州兰州》专场演出。

2017年12月参加“2017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周”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举办成立15周年纪念专场演唱会,全程均由者来寨厂牌负责。2016年,厂牌在北京正式注册,致力于为音乐人的版权代理,演出经纪,唱片签约。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IndieWorks, 者来寨, 刘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