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Apple Music再签独家发行协议:这次是法国大热说唱组合PNL

张思琪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7-11 12:4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流媒体独家协议会是音乐人争取“自主”的必要手段吗?

△PNL于4月发布的热议专辑《Deux frères》

在Taylor Swift把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的母带版权争议带入大众视野的当头,Apple Music又有了新的独家协议动作。

7月4日消息,据Rolling Stone滚石报道称,Apple Music时隔三年再次宣布与音乐人签署了独家发行协议,将与法国近期炙手可热的独立说唱二人组合PNL(“Peace N’ Loves”)达成广泛的合作协议。

该协议包括PNL的四首新曲目的定时独家发行,于6月28日已经上线Apple Music平台,四首歌曲也全部进入了Apple Music法国排行榜当周的前4名。除了在本次合作中提供联合品牌营销等推广活动之外,Apple Music还将在未来为PNL带来更多的音乐作品独家发行机会。

或许在中国这个名字还没有完全打响,但实际上这个由Tarik和Nabil Andrieu两兄弟组成的说唱组合PNL,在法国世界这片痴迷嘻哈的世界第二大HIPHOP市场里,已经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星,甚至已经享誉整片欧洲大陆。

掀起法国嘻哈狂热的PNL保持独立,与社会共鸣

仅仅2019上半年,PNL的作品成绩就已经足够耀眼了。其在4月3日释出的最新专辑《Deux Frères(两兄弟)》,一经释出就登上了法国专辑榜单的首位,并在首周获得了113214张等价专辑的销量。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让我们用世界第一大HIPHOP市场的美国做对比。由于美国的人口数量接近法国的5倍(3.27亿人和6700万人),相对应的PNL该首周销量乘以五倍后换算至美国市场,约等于552000张等价专辑。而据Billboard报道,Jonas Brothers的于6月7日释出的新专《Happiness Begins》则以414000张的等价专辑销量,登顶2019年美国市场首周专辑销量榜。这两个数字的对比也佐证了PNL在欧洲的人气。

最重要的是,PNL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保持着独立音乐人的身份,并拥有其所有音乐作品的母带版权。或许正因为拥有更多的自主权,PNL在其说唱作品中保留着“街头说唱”的纯粹性,他们的歌曲中聚焦着失业、紧缩措施、毒品、帮派、种族主义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其中PNL在2015年的突破性单曲“Le Monde Ou Rien(世界或什么都没有)”,成为法国反紧缩活动人士之间广泛传播的抗议歌曲,并在YouTube上拥有超过1亿次的浏览量。

Apple Music显然对于本次予以音乐人“个性和独立支持”的合作也很满意。Apple Music的全球创意总监Larry Jackson在7月3日在Instagram上的推文中表示,他很骄傲能够能携手PNL在欧洲再次打破流媒体的播放纪录,也钦佩PNL拒绝各大唱片公司的商业邀约以保持独立和母带自主权的勇气。

说到这里,我们难免不联想到近期Taylor Swift与老东家Big Machine之间被炒得火热的母带版权争议。

母带版权争议,两分法故事背后,是双方不断斡旋的权利地位

Taylor Swift近期在社交媒体Tumblr上控诉其前任经纪公司Big Machine,认为其把她前六张专辑的母带版权,转让给曾“欺凌”过她的知名经纪人Scooter Braun这一行为深深伤害了她。

究其根本,由于她15岁时与Big Machine签署的艺人协议,Taylor Swift前六张录音室专辑的音乐版权的确归Big Machine所有——这也是当时大部分唱片公司的签约标准,因此对于母带版权的转让和出售属于合法操作的范畴,这无可指责。

实际上,这是一个传统唱片公司和艺人之间一个经典的两分法故事了。第一部分:年轻的音乐人与唱片公司签约,同意交出他们手中作品的所有权,以换取预先支付的专辑录制和制作费用,以及公司所承诺的营销和推广;第二部分:年轻的音乐家们逐渐积累人气获得成功,却对于无法掌控自己的作品命运而感到后悔。

不过,随着诸如Apple Music、Spotify等音乐流媒体的兴盛,再加上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软件的推广渠道支持,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的关系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颠覆”,Taylor Swift在15岁时所签署的这类合约已经越来越少见了。

现如今,大部分唱片公司与音乐人的签约,往往是在音乐人已经在社交网络或各大平台上展现其能力和才华(进入职业轨道)之后,而这些合约通常只与新作品的有限许可协议捆绑在一起——比如Taylor Swift转签环球之后的合约规定,所有作品的母带版权全部归属她本人,而环球只是在一定期限内进行对其进行独家代理。

△Chance The Rappe开创性MixTape《Coloring Book》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互联网掌握更多话语权的时代里,仍旧有大批音乐人选择割让自己的权利而签约唱片公司呢?很简单,因为厂牌所拥有的包装、推广和营销资源仍然是那些缺乏经验的年轻人们最佳的选择。在滚石最新出炉的艺人500排行榜中,前十位基本清一色签约了主流唱片公司,只有一个意外——Chance The Rapper。

越过唱片公司束缚,音乐人自发行浪潮的到来

Chance The Rapper这个“独家意外”,实际上开启了音乐人绕过唱片公司,直接通过发行商与流媒体服务商签署独家授权协议的自发行浪潮,而这就要追溯到2016年他与Apple Music的合作。

2016年5月,来自芝加哥的说唱歌手Chance The Rapper通过Apple Music独家发布了他的开创性MixTape《Coloring Book》,而其他流媒体平台必须等待两周才能上线该专辑。除了营销和推广方面的支持,Chance The Rapper还从Apple Music获得了50万美元——类似于传统唱片公司为艺人支付的预付款,但却避免了与主要唱片公司合作协议的其他附加条款;Apple Music获得了作品的独家授权窗口,而音乐人则保留了自己的权利和独立性。长期以来,业界对苹果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插手主要唱片公司业务的顾虑,也终于成为了现实。 

△PBR&B天王 “法海”Frank Ocean

似乎是尝到了独家发行的甜头,三个月后,Apple Music再次发力加大筹码,与有着无限潜力的Frank Ocean建立了合作关系。PBR&B天王Frank Ocean于2016年8月19日通过Apple Music独家发布了他的全新“视觉”专辑《Endless》,这张颇具实验风格的专辑,也成为了Frank Ocean履行合约为老东家环球音乐旗下Def Jam所制作的最后一张专辑。然而,就在《Endless》发行后的第二天,Frank Ocean以“自由人”的身份在个人独立厂牌Boys Don’t Cry旗下,再次通过Apple Music发布全新专辑《Blonde》,而这笔交易据传高达数百万美金。

这张“惊喜”专辑的成绩也没有令人失望。据尼尔森数据显示,《Blonde》首周销量就达到了27万6千张,荣登Billboard 200专辑榜第一位。在当年,这个成绩仅次于流媒天王Drake破流媒体记录的《Views》和在流行领域具有强大号召力的女皇Beyonce的《Lemonade》。

除了强大的吸金能力,拥有这张专辑的独家授权对Apple Music而言还有更加特殊的意义,毕竟其关键对手Spotify三周后才得以上线《Blonde》,这对适时刚刚起步的Apple Music意味着第一次弯道超车的可能。 

△法海的“突击“专辑《Blonde》

环球音乐当然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一天之差的“巧合”。《Blonde》大火还不到一周,环球音乐的首席执行官Lucian Grainge就向旗下所有子公司发布备忘录,彻底禁任何与Apple Music以及其他流媒体平台达成独家交易窗口的行为,这一规定当然也很快得到了行业内其他唱片公司的响应。

或许是因为众多唱片公司的围追堵截,Apple Music在与Frank Ocean合作之后的三年里,都没有再为音乐人进行独家发行的合作——直到本次与PNL签署独家发行协议。

商业or艺术赞助,流媒体独家协议,背后究竟有多少机会?

目光转回这次的交易本身上。对于习惯“独善其身”的PNL而言,尽管在2016年他们与法国发行商Believe Digital的成功签约为其音乐作品带来了更多营销可能,但本次和Apple Music的合作意味着PNL在全球舞台上更为宽广的曝光和商业机会。在上线其新作品之前的周日(6月23日)晚,Apple Music与路易威登的男装艺术总监Virgil Abloh合作,在巴黎时髦的Sinner酒店为PNL兄弟举办了专属派对。当场大约迎来了约400名的年轻粉丝,另有约200名粉丝在酒店外等候着这对儿超级新星。

而对Apple Music来说,在流媒体拥有越来越多话语权的时代里重启和音乐人的独家发行合作,也呼应着它希望将自己打造成“真正的艺术赞助人”的宣言。苹果服务高级副总裁Eddy Cue在上周与法国媒体交谈时特别提到了PNL合作伙伴关系,同时还透露Apple Music已经抵达了全球超出6000万用户的里程碑。 

△PNL在巴黎派对上与Virgil Abloh的合影

通过Apple Music等流媒体渠道进行合作独家发行作品,确实是艺人保护自己作品的最好选择吗?Eddy Cue在接受法国媒体Grazia采访时也给出了他的一些看法。他认为,这样的合作对音乐人而言是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而他也希望与这些曾经合作过的音乐人建立更进一步的联系。同时,他还表示,这并不代表唱片公司被排除在外——他们仍旧对音乐人有着很大的帮助;但是不同的是,如今音乐人们有了更多的权利,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想如何实现自己的职业路径,这无疑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的确如此。据MIDia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录制音乐市场总收入达到了189亿美元,其中“三大”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掌握着70%的市场总收益,而他们所拥有的行业资源和专业推广团队,也仍旧是赢得音乐人信任的核心竞争力。然而,在这份报告中我们也看到,虽然音乐人自发行的收益市场占比虽然只有5%,但是实现了36%的逆袭增长,而流媒体收入也增长了29%,这些增势都预示着音乐人未来具有更多自主选择的可能。

Apple Music与PNL的合作给出了苹果公司对于音乐人独立性的支持态度,这给了音乐人们更多“自食其力”的信心。不过,签不签公司、怎么更好地利用流媒体、如何更好的掌握自己音乐事业的主动权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未来势必还是将考验无数年轻音乐人的必选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Apple Music, PNL, 流媒体独家协议窗口, 母带版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