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镇北京・王锦熙:冲出地牢,横行无忌 |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刘绍禹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6-21 18: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良药九炼修为丹,仙丹常驻镇妖魔。这就是丹镇北京。


“丹镇北京”主理人王锦熙,今年三十二岁,是土生土长北京人,2016年9月9日集结一帮志同道合又才华横溢的朋友,在五道营School主办一场说唱演出,同时宣布“丹镇北京”正式成立。

他们当时喜欢一个英国地下电子厂牌叫London Dungeon,觉得这个名字挺好,就将其中的“地牢”Dungeon音译为丹镇,“镇”本身就有一个共同体的意思,“良药久炼修为丹,仙丹常驻镇妖魔”,一个长居地下,又渴望冲破地牢的音乐组织就这样诞生了。

“丹镇北京”目前旗下成员有:黄硕N-Bomb,梁维嘉Saber,张千C.Jam,艾迪Odd Pluton,美朵Odd Mido,刘锐Sistakilla.l,DJ Quaver,斯威特,海啸 Rtruenahmean,刘悦Spam,还魂散DropScience。

旗下音乐人从2010年起,陆续成为北京地区地下hip-hop的主将,他们聚集在“地牢”酝酿力量,希望用说唱这种强烈的表达形式宣泄对生活的看法,用音乐律动来唤醒人们被城市深埋的激情,用正宗的style来传承与传播原汁原味的hip-hop文化,用“回到现场”来击碎都市人之间的情感壁垒。

谈到最早与音乐结缘,王锦熙说:“从小到大身边有不少玩儿乐队的瓷,但是我因为懒,只喜欢听歌儿不喜欢练琴,当时北京的高中玩儿乐队是件很酷的事儿,每个学校怎么也得有一两个乐队,我是没坚持下去,但很多朋友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他高中毕业后,和朋友在簋街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和别人一样,去动物园批发市场拿货卖女装,很早就“练摊儿”了,见识了各色人等,簋街的灯红酒绿下,有富人、名人的一掷千金,但更多是底层人的悲欢离合。

服装店开到2009年,王锦熙开始自己开淘宝店卖男装,当时他喜欢 new school punk,每个音乐风格都会有自己的一套穿衣服的范儿,有很多乐手发现自己想要的那个方向的“潮衣潮牌”,只有他这儿有卖的,因此慢慢从买衣服开始,和他有了接触,慢慢成了好朋友,他也跟着这些朋友看演出,又接触了很多演出方面的朋友,但家里人希望他能去可以给他上保险的“正规”单位上班,虽然当过几年个体小老板,但他也并不好高骛远,后来选择到麦当劳“上班”。

但其实无论是接触顾客还是打理生意,王锦熙之前卖服装的经验,是远远高于麦当劳对基层员工的要求的,因此只过了几月时间,王锦熙成为麦当劳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全公司从基层前台上升到管理组用时最快的人。

他说,时至今日,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他都有幸选择到了自己真心喜欢的,除了音乐,包括麦当劳工作都是他小时候的一个理想,最终的“催化剂”是他最爱看的动画片——海绵宝宝是一个在“蟹堡王”工作的快乐的汉堡厨师。

也是因为热爱,王锦熙后来还是进了音乐行业,起先也是做最基本的票务业务,Livehouse和乐队这方面的事儿他都相对熟悉,做起来也算顺利,也渐渐理清了音乐产业落在“音乐人-听众群”之间的基本层面时所遇到的种种机会和问题,并且自己开始尝试探索怎样能把年轻优秀的音乐人更好地推向更多的乐迷群中。因为早年的同学中有几位玩说唱的,这时他也渐渐看到了身边这群说唱朋友的艺术生命力和发展潜力。

最早是张千、刘锐两人,他们是演员,组成了“戏疯子Krayzie Actor”组合,也玩儿说唱,他们想搞一场说唱演出,王锦熙说,干嘛不叫上跟你们一块儿玩儿说唱的哥们儿一起呢,于是让大家以Cypher的形式合写一首歌。Cypher是说唱乐中一种形式,每位歌手写一段歌词顺着同一段律动接力演唱。他们将这首歌曲名“Dungeon Beijing:9.9 Cypher”,2016年9月9日在五道营School演出,“丹镇北京”就此成立了。

又过了一年,中国hip-hop的听众圈终于迎来了巨大发展,《中国有嘻哈》从2017年6月24日第一期播出,到“丹镇北京”9月9日成立一周年,总播放量累计超过27亿。

因为这种音乐形式已经被大众广泛接受和喜爱,hip-hop这时想要“地下永恒”反而成了一件难事,如何在歌迷反响好的情况下继续发展自己的音乐,如何在听众数量越来越多的“大环境”下保持表达的独立性,王锦熙在自己厂牌“厂长”兼“杂工”的工作中,以及秀动Live house演出项目运作的过程中,积累了自己对运营独立音乐的认知与经验,而关于打理厂牌,他更有着一套专属于丹镇北京的、独一无二的经营方式。

对话 王锦熙

Q:找三个词形容一下自己?

A:好人。评价自己有点太难了,如果放在厂牌里看的话,我应该是“杂工之王”,什么活儿都干,对,还有“幼儿园老师”。要不就是“厂长”,听着像国企。“主理人”听着太洋气,厂牌厂牌嘛,就应该叫厂长,而且我们是那种遇着大事,要开会投票决定的厂子,很民主哈哈哈。

Q:厂牌目前的主要业务都有哪些?

A:个人专辑,最核心的是出歌+演出,非常传统。但也不想传统,比如品牌周边,想做属于我们自己的服装品牌和饭馆。我自己是策划,执行,经纪这些事都要做。我们只要是全员出席的演出,不论人气高低,收入全平分。

只有这些人都在才叫丹镇,如果丹镇进入别的公司,这些人却不在了,那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MV导演兼职财务,还要设计海报,写推文,而音乐人管好自己音乐就行了,把音乐做好就已经能占用一个人大部分的精力。

Q:丹镇北京是怎样体现风格“多样化”的?

A:虽然我以前所理解的厂牌是“音乐风格统一化”,我从小喜欢朋克音乐,不少朋克厂牌是这样做的。朋克和说唱的阶级是一样的,都来自于底层,反抗的东西是一样的。

我们还有一个子品牌叫“北京沙拉Peiking Salad”,想体现多元。以我们丹镇北京为主办方,邀请摇滚乐队来一起现场演出。因为现在的乐迷去看Livehouse现场,经常是晚上7点开始检票进场,他们从下午3点就开始排队,一直在前排站着从头到尾看。我觉得我们有义务让他们接触到我们以为真正好的乐队 和更丰富的音乐类别,只有接触到更多的音乐风格,才能知道什么是更好的,才能知道什么是更适合自己的。

站在整个城市文化角度,我们厂牌主要做说唱,现在说唱的市场相对不错,就想想是不是还能让玩儿乐队的哥们儿一块儿演出。当然,玩儿乐队的音乐人,有的会觉得说唱就是耍耍嘴皮子,但是他们真正来了,真正看到我们在做什么事,就能接纳和喜欢这种形式。

“北京沙拉”会包含很多歌手,乐迷也不可能每场只冲着丹镇来的,也不能让他们天天光看丹镇。可能其它风格会有些排斥说唱,但说唱一定不会排斥其它的风格,比如电子,英伦,还有硬核乐队。我鼓励多元,包容其它风格,也希望其它风格能理解我们。

在洽谈合作的时候,当然什么样的情况都会有,我们也会根据自己的特点,还有力所能及,去选择。比如也合作过游戏的音乐,还给马术比赛写过主题曲,说唱原则上肯定是会更多的站在底层阶层来抵抗不好的事,但马术又不属于不好的事,那我们还是很乐于合作的。是因为大家要抱在一起,才能把丹镇这个名字给托起来。

Q:对于Rapper来讲,签约厂牌意味着什么?

A:有更专业的公司帮助音乐人做音乐以外的事情,都是为了能做成事为主。假如歌手是自己独立的,不签任何公司,那他自己有编制有团队也行。像做音乐来说,人多可以算是一个优势。不愿意和别人一起玩的歌手也有,艺术当然必须尊重个性。但在集体里其实也能保持每个人的独立性,所以以厂牌的名义,大概还是最合适的。

Q:和其他说唱厂牌比,丹镇北京的独特之处是?

A:一个是,前面说的,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都是独特的。另外北京说唱是有传承的,我们都是从小听之前圈儿里老大哥们特别厉害的作品长大的,所以我们或多或少还是会有前辈的影子。

现在年轻观众,也许很多都是从我们这代开始接触说唱嘻哈,但最好还是知道一些根源,多少得了解一些历史,能从传承历史的乐手身上接触整个hip-hop,对于欣赏这门音乐的系统性上还是好一点。

Q:对之前的《中国有嘻哈》等说唱类综艺节目怎么看?

A:综艺节目让hip-hop类的受众基数更大了,也一定的推动了这几年中文说唱在中国的发展。但我们做说唱的厂牌,是希望把“粉丝”培养成“乐迷”,因为“乐迷”是对音乐形式,对独立音乐,都是有自己理解的,而“粉丝”是追偶像的。

我觉得独立音乐人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整个说唱音乐,看似有一些脏话什么的,其实它是希望让他歌里所反应的不好的事变好,才这么说的,如果不关注那些事,不管它不说他不就完了吗

片面认识hip-hop,会出现一些关于这门音乐历史的断层,或者比如总一直说来源于黑人文化,没必要一直停留在最基本的认知,要是喜欢一门艺术,就应该尽量弄懂它。

Q:做地方文化,比如你们是北京说唱,地域性有影响吗?

A:北京话并不是优势,但人人都能听懂。我们很关注内容,歌词,我们表达最核心的东西肯定会依靠于歌词。巡演的话,当然不可避免有地域问题,我支持方言说唱,也支持风格互通。

Q:觉得打理厂牌最重要的是什么?

A:音乐质量。当然,宣传也要做,但真正好的音乐是不用“宣传”的,自然能打动听的人。对音乐人的创作尽量不去干涉,不会建议他们什么更商业,什么不商业,因为我觉得要是干涉他们,那样就不hip-hop了。怎样在现有的条件、规则下,尽可能地表现自己的才能、个性,这才是hip-hop。

Q:为什么要加入Indie Works 独立音乐联合体?如何看待独联体的作用与意义?

A:最实质的帮助是,版权保护的更好,能获得更好的平台。可能我们属于能自己解决演出问题的,像其它厂牌,Indie Works 能解决这些实质问题。我们把我们觉得好玩的事情都做了,把我们想做的事情都实施了,其它的,他们能给我们提供保障。

Q:觉得国内独立音乐现在最需要的帮助与服务是哪些?

A:最基本的,需要资金。无论是制作、宣传、发行还是现场演出,任何环节都要资金支持,钱能让人做出更“好玩”的东西。还有就是人手,一个人能把音乐做好,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法要求谁既做这又做那。时间也是问题,有很多想干的事儿,但有时确实没有精力去做。

Q:那么厂牌在未来一到两年即将运作的项目都有哪些呢?

A:“北京沙拉”和“肆意开火”这两个演出类的子品牌还会继续开展。北京沙拉第四期想在愚公移山做,希望新愚公移山能早日找到新址开业,因为丹镇大部分成员人都是从愚公移山走出来的,当时北京老牌的Hiphop Party“Section6”就是一直在愚公移山,那的哥哥姐姐们也是看着我们这些人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互相都有感情。

也想做户外的演出。另外像演出的现场DVD,音乐实体的周边等,也在继续发展,我从小就爱买自己喜欢的乐队的东西,穿他们的衣服,有归属感。

像和其它品牌的常规商业合作,我们通过这些带来的收入不算多,甚至是没有,但合作我们只选我们喜欢的,对口儿的,别人也总劝我们应该多尝试,别总感情用事,但其实这才是丹镇。

Q:除了厂牌音乐人的作品、演出之外,还有哪些事情是你想依托现有资源来做的?

A:想开饭馆儿,开一个丹镇饭馆儿,或者主题餐吧那种的,是一个音乐文化实体。另外还想做丹镇的服饰品牌。视频方面,在有vlog之前,我们就弄了一个视频节目叫“嘛呢”,就是我们大伙儿平时的一些视频随记。现在在策划一档新的视频小节目,详情暂不透露,哈哈。

Q:有没有相关经营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

A:Just do it!执行力最重要。

Q:你希望以后丹镇会是什么样子?

A:大家开开心心地做音乐。

Q:如果不做主理人,你会去做什么?

A:像海绵宝宝一样,做一个快乐的,没心没肺的汉堡厨师。 

厂牌INTRO

丹镇北京

(Dungeon Beijing)

Dungeon译为地下城,其含义表达厂牌所属的音乐风格。

旗下艺人演出经验丰富,从2010年开始逐渐成为北京Hip-Hop演出的主力军,直至现在成为北京地区Hip-Hop演出市场的中流砥柱。

2016年,共同的信仰和理念如同集结号一般吹响,将几位实力战将聚集到了一起,为在中文Hip-Hop音乐领域中竖起一面崭新的旗帜。

他们的说唱风格多样,每位艺人都有着独挡一面的说唱能力和特有的表现方式,彼此借鉴、相互合作的过程中常会产生出意料之外的化学反应,加上音乐制作人对beats的准确把控,更保证了作品的音乐质量。

除此之外,在演出题材和环节设置的选择上,丹镇更是精益求精。将每位艺人极有张力的性格特征营造出具有深刻记忆点的舞台人设。不仅丰富了hiphop演出的舞台效果,更是满足了各类受众人群的试听需求,粉丝覆盖面非常广泛 。而厂牌的摄制团队也以独特的视角第一时间呈现艺人的最新动态,为线上的信息传播打下坚实的基础。

良药久炼修为丹,仙丹常驻镇妖魔。这就是丹镇北京。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丹镇北京, Indie Works, 王锦熙,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