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两轮融资,这家公司要为新兴乐队打造上升通道 | 创业观察

郑雯琳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6-13 13:5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何打造全方位的乐队服务平台,好乐互娱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未来。

“乐队”成为今年音乐行业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如何做乐队综艺,还有前例可循,但如何打造全方位的乐队服务平台,好乐互娱则需要面对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未来。

2016年,由于觉得乐队的创作能力与商业价值不匹配,曾任金牌大风(EMI大中华区)数字业务高管的樊月决定自己出来创业,成立音乐公司好乐互娱。

樊月对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目前数字音乐产业,尤其乐队市场,存在诸多变现痛点,比如新兴乐队的小型演出缺少资金进行宣发。于是,他希望可以建立一个平台,从新人成立乐队、参赛、综艺节目展示到最后行业的排行榜单,为乐队打造一个上升的通道。

怀揣这一志愿,成立两年多,好乐互娱一直专注在“乐队”这一赛道。截至目前,该公司已经完成了天使轮及Pre-A轮的融资。

乐队线下竞赛是第一件正经事

2017年8月26日,好乐互娱获得老鹰基金的天使轮融资,乐队鼓手出身的创始人樊月决定先在国内十九个城市的Livehouse进行乐队海选,为规划中的乐队综艺试水。

在Livehouse里,好乐互娱共完成了86场乐队赛事。在给乐队付费的基础上,通过卖票、酒水分成以及招商的方式达到了收支平衡。尤其最后一场比赛,七个城市的Livehouse一同开展“摇滚春晚”,据好乐互娱官方表示,当时共计1.2万的人次前来观看。其中,在东北三线城市锦州共有3000多名观众,北京糖果LIVE最多时也达到1600余人,同时糖果LIVE当天开放的视频直播在线人数为37万。

这些都让樊月看到了大众对于乐队现场表演的消费需求以及乐队1v1竞赛形式的可行性,“就是你用一个最好的表现形式,展现给用户,那用户也会愿意花点小钱去你的现场。”

于是2018年,好乐互娱将乐队赛事的海选拓展至学校和酒吧,“我们在校园里边做了将近60场,然后在酒吧里面做了将近50场”。

 “HOYO” APP想做乐队集散地

推动校园、酒吧乐队海选的同时,2018年11月,好乐互娱也进行了Pre-A轮融资。并运用本轮资金,开启了平台研发,包含移动端、电视端和大数据中心三个板块。

其中,移动端应用“HOYO”正是随着乐队海选竞演的思路在步步迭代。第一步与参赛乐队签约,让乐队用户首先入驻平台,并放上乐队竞赛、演出内容,并有定制电台访谈等辅助宣传。


根据好乐官方提供的数字,目前已有千余支乐队入驻HOYO 的平台,今年的目标是让乐队用户达到5000支以上。

樊月还对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乐队市场其实不小,在2017-2018年开展海选时,樊月曾根据乐队的报名量做过估算,国内市场的乐队量大概有10万支。

而“HOYO”期望实现的第二步,则是将乐队的演出行程、宣发管理以及粉丝聚合纳入APP中,解决开头提及的小型演出缺乏宣发资金的问题。

目前APP仍还处于公测阶段,预计将在8月全面上线。届时APP也将成为好乐互娱主办的乐队竞赛、综艺直播的投票通道。

版权保护新可能?

好乐互娱在移动端还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运用来自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超声波技术——声联码来防控盗版。

根据近年国际唱片协会IFPI的报告显示,尽管步入流媒体时代,听盗版的百分比仍然保持在35%-40%之间。

而美国市场调查公司MusicWatch最新的年度调研也显示,目前最流行的一种盗版方式翻录(Streaming Ripping)去年在美国仍增长了13%,所谓翻录,即指的是人们通过专门的网站将流媒体的音频非法下载到本地。去年美国大概有1700万人选择这样听歌。

可见,尽管现在流媒体大大提升了聆听正版音乐的方便程度,还是无法终结盗版下载的存在。

而好乐互娱想到的声联码,则是将自有版权歌曲在发行之初就进行打码,如果之后在某处听到相同曲目,但用APP无法通过超声波识别出版权信息的话,那么99.9%的概率它是盗版作品。

为何会想到用超声波?樊月表示,现有声码方面的技术,比如声纹识别,在嘈杂环境就难以发挥作用,而超声波由于是高频,受到周围环境音干扰较小。

好乐互娱目前已同音著协、音集协处于测试这项技术的阶段,在将自己的平台歌曲都进行版权保护之后,樊月希望能与其他版权平台进行对接,实现更多歌曲的“打码”。

当然,这一识别功能除了用在版权保护外,还将辅助乐队周边的开发以及广告的投放等,比如用户可以用手机对视频中出现过的服饰、乐器的品牌进行识别等。

内容分发,要走入人们的客厅

基于以前在唱片公司数字业务线、TOM彩铃业务的工作经历,在内容分发上 ,樊月一开始就达成了与运营商的合作。

而运营商这几年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家庭客厅场景中发展IPTV。IPTV,简单来说,是指由电信等运营商建立有别于传统有线电视的专网,来承载视频内容。

近年,为了提高市场占有率,运营商通常会将IPTV与宽带业务绑定的形式进行推广,比如送机顶盒、第一年免费等。

另一个相似的“新兴物种”则是互联网电视(OTT),也是通过互联网传输内容,但服务由7家互联网集成平台牌照商提供。

根据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发布的《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2018年,OTT用户同比增长12.08%,总量达到1.64亿户;IPTV用户同比增长7.39%,总量达到1.55亿户。

据樊月表示,在这两种模式上,好乐互娱的内容已经覆盖全国28个省市,用户量达到2.6亿。

而上周,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广电四家运营商分别获得5G商用牌照,随着5G商用时代来临,即使只谈最缺乏想象力的传输速度与清晰度的提升,这两点即足以刺激音乐点播和直播业务的需求。

樊月还谈到,产业迭代后,更宽广的赛道上需要更多的内容生产者,而乐队显然是一个非常庞大又清晰的集群。

乐队综艺+百大乐队榜

线下乐队竞赛试水、APP包括版权等服务的辅助、内容分发渠道的搭建,最终都是为了乐队综艺和乐队排行榜能够一齐“点燃”市场。

据樊月表示,这次的乐队综艺将与北京卫视合作,首次以三网同播——卫星台、互联网、IPTV网的形式呈现。

同样地,好乐互娱会先进行线下海选,面向已具备一定资历的乐队、刚成立的乐队及尚未成立乐队的乐手。目前已确认加盟的导师是挖掘了Beyond、王菲等艺人的伯乐——陈健添。

不过,今年的乐队综艺是场“混战”。

随着爱奇艺与米未联手的《乐队的夏天》先发制人,接下来行业还将迎来优酷与灿星合作的《一起乐队吧》,芒果TV也发布了招募乐手的海报,好乐互娱与北京卫视的这次合作,能否脱颖而出还是一个未知数。

但好乐互娱的愿景并不止于做综艺。樊月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综艺之后,好乐互娱希望集结演出、综艺等数据,和百大DJ一样,发布一份百大乐队榜。

目前来看,好乐互娱的业务线繁多,包含演出赛事、综艺节目、版权管理、内容分发等等,不过樊月表示,其实做法很简单,他是用一个平台聚合,将原本唱片工业里“断的珠子”串起来。

而今年,随着音乐综艺风向的转变,曾与“地下”、“独立”这样的形容词密不可分的乐队, 开始与主流和商业有了更多接触。在目前这场仍显得温和的变革中,担心乐队的本来面目将在商业的冲刷下变得模糊或许还为时尚早。在樊月看来,作为音乐产业内创作力极强的群体,乐队应当能创造更多的商业活力。

文中部分图片由好乐互娱提供

编辑:宋子轩

微信:18301091815

邮箱:zixuan.song@chinambn.com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好乐互娱, 乐队综艺, 音乐版权保护,
分享按钮